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天已经黑了,想找别家也不能够了,淳于珟无奈,也只好住了下来。

    客栈里一共只有四个房间,都是大通铺,沈若兰和淳于珟各自一个房间,沈若兰雇的那两个马车车夫一个房间,罗城等人一个房间,只他们这一伙儿人就把客栈给住满了。

    忍着令人作呕的臭脚丫子味儿,沈若兰躺了下来,刚躺下不就,忽然觉得身上一阵痒痒,她激灵一下子想到,这么脏的客栈,该不会有跳蚤虱子的吧。

    这个想法把她给吓了一跳,连觉都没了,于是悄悄的起了身,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外头的月光依旧皎洁、明亮,她借着月色走到马车旁,钻进车里躺下了。

    虽然车里没有被子,有点凉,但是胜在干净,整洁,她抱着自己的肩膀,蜷缩在车子的角落中,很快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

    沈若兰揉了揉睡眼,从座椅上爬起来,刚坐直身子,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盖着一条绣着青竹的织锦被子,被子簇新簇新的,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麝香味道。

    沈若兰吓了一跳,这条被子她认得,是齐爷的。

    这位大爷素有洁癖,在外面住宿时都是自己带着行李。在七松镇住宿那天,沈若兰就看见他的手下帮他往房间里抱这床被子了,昨天在哈拉海镇住宿的时候,也看见他手下往他的房间里搬这床被褥。

    只是......他的被子,为什么会盖在她的身上呢?

    沈若兰赶紧把被子叠好了,从车上走下来,见到罗城正抱着膀儿守在车外打盹呢!

    听到沈若兰出来了,急忙站直了身子,叫了声:“沈姑娘!”

    沈若兰轻咳了一声,说:“罗侍卫,你怎么在这儿呢,还有,齐爷的被子为啥会在我身上?”

    罗城道:“主子昨晚也想去车里睡来着,后来进去时发现姑娘已经睡在里边了,主子就把被子留给姑娘,叫小的在这儿守着姑娘了。

    “那,齐爷呢?”

    “主子嫌着客栈里脏,又没地方住宿,就去酒馆呆了一夜,想必马上就能回来了。”

    “他上酒馆儿呆了一夜?”沈若兰惊道。

    “是的,就是咱们昨晚吃饭的那家酒馆,这镇上也就只有那一处干净的地方了。”罗城道。

    沈若兰听了,心里很是感动,那位骄傲的大爷,竟然把车和被子都让给了她,自己跑去酒馆待了一夜,真让她有点儿.....诚惶诚恐、受宠若惊啊!

    “罗侍卫,我已经起来了,不用你守着了,趁着现在还有点儿时间,你去屋里睡会儿吧,我去找齐爷去!”

    沈若兰是现代人,和注重人权,在她的眼中人人都是平等的,听到人家守了她一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感动之余又非常内疚,感觉像对不起人家似的!

    没等罗城说话,淳于珟已经从外面进来了,他沉声道,“回吉州再睡吧,咱们这就出发,晌午时应该能赶回到吉州!”

    英战跟在他的身后,手上提着几个油纸包,里面像是包着包子馒头似的。

    罗城立即道:“是,属下遵命!”说着,赶紧进屋去通知其他人起来赶路了。

    沈若兰抿了抿嘴,说:“齐爷,昨晚谢谢您了!”

    淳于珟见她精神饱满,面色红润的,眼底闪过一抹柔色,嘴上却不冷不热的说,“不必谢爷,爷也是想去喝酒,不然爷才没那么好心呢!”

    沈若兰道:“不管怎样,还是谢谢您!”

    英战带回了些包子馒头,大家简单的吃了点儿,很快就出发了。

    沈若兰本打算骑马,把马车让出来给齐爷补觉,但是这位爷却不答应,非让沈若兰跟他一起坐车不可,还让沈若兰给他讲故事听。

    没办法,沈若兰只好又坐进车里,给他讲《三十六计》的最后几计。

    快到吉州的时候,《三十六计》终于讲完了。

    淳于珟听得意犹未尽,就像现代人狂热的追一本,而那本却完结了似的,让他很是不舍,于是跟沈若兰约定,让她明天就把《三十六计》的手稿给他送过去,顺便儿再把那三套房子的房契收了。

    沈若兰答应了,可心里边儿又有点儿过意不去。

    她这本出版的时候,口口声声说是《三十六计》,可现在连六计都没发行到,就要中途夭折了,感觉很对不起那些追文的读者们。

    她的行为无异于现代网络的作者忽然弃坑,把花钱看书的读者扔在半路上,是一种很不讲究也很不道德的行为。这种行为不仅伤害了读者的感情,也伤害到了他们的经济利益,是很招人恨的。

    沈若兰在答应卖稿后,就一直在考虑该怎么补偿他们,又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她中途断更的事,怎样才能把他们的损失降低到最低,并且不让他们对她弃坑的事感到气愤。

    淳于珟知道她的想法后,很爽快的说:“这个简单,爷出面让官府**,另外再原价回收已经发行的那些书就是。”

    沈若兰一听大喜,这个办法简直再好不过了!

    让官府禁止此书发行,读者们就不会对她有怨怼的心理了,说不定还会同情她呢,那么好的书不让发行,她得损失多少钱啊?

    而她在天下知之那儿也好交代了,官府不让,小老百姓又有啥办法呢?

    齐爷这个办法简直完美!

    呵呵呵......

    回到吉州时,已经是晌午了,沈若兰拿出两箱柿子和两袋子黄瓜送给了淳于珟,并承诺明天一定给他送稿子去。

    淳于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收下了她的东西,随后两人就分开了。

    沈若兰把余下的柿子和黄瓜运到了火锅店,还特意在火锅店的门口儿摆了一箱柿子一箱黄瓜做幌子,都敞着箱子盖儿,既拉风,又能引诱大家来火锅店消费。

    虽然柿子和黄瓜算不上啥好吃的,但物以稀为贵,现在地里的柿子秧黄瓜秧都才刚出来,她这儿就有黄瓜柿子卖,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吃鲜的。

    另一方面,淳于珟的办事效率很高,沈若兰刚回家不久,沈福存就急匆匆的找来了,把官府已经禁止《三十六计》发行的事告诉了沈若兰。

    “兰儿,刚才天下知之的掌柜过来找我,跟我说官府要禁止咱们在出版印刷《三十六计》了,这可怎么办啊?”

    知道二婶儿身体不好,怕二婶听到这个消息受到刺激,沈福存特意把沈若兰叫到门外说的。

    沈若兰淡淡的说,“不让发行咱们就不发行呗!”

    “可是,不让发行咱们上哪儿赚钱去啊?”

    沈福存急的只转磨磨,这段时间《三十六计》卖的大火,赚了不少钱,他还以为会越来越好呢,哪成想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沈若兰不慌不忙的说:“不让发行《三十六计》咱们就印别的书赚呗,只要书好,就算不是《三十六计》也一样赚钱的。”

    至于印刷厂以后的路,她这两天都想的差不多了,往后坚决不能出大作品,像《红楼梦》《三国演义》之类的能引起轰动的文文了,坚决不出,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次道济先生让她找借口给搪塞过去了,下回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所以,还是低调点儿的好,以后,她就写一些不起眼儿的杂文,就像这个时代流行的话本子似的,简短有趣的,既能卖上价钱,又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杂文她肚子里有的是,从前看过的《聊斋志异》、《惊世恒言》、《封神演义》《喻世明言》等,还有她看过的无数网络,随随便便在里面找几个故事出来,都比现在流行的那些才子佳人、无病呻吟的话本子有意思,也肯定能比那话本子卖的好,虽然赶不上《三十六计》火爆,但每月赚个三百两二百两的应该不成问题!

    “那,印啥书啊?上哪找好话本子去印啊?”沈福存依旧是着急。

    沈若兰道:“你把柳寒香她们几个给我带来,很快咱们就会有话本子印了。”

    她打算口述,给那几个姑娘每人讲一个故事,让她们记录下来,汇成文字,然后印刷出来,再出版发行,话本子不就有了吗?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