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老丁家的态度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沈若梅本以为,制服了她娘,这事儿就算过去了,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等她跟她娘回到家时,她爹已经不在了,不知去哪了!

    “娘,我爹呢?他去哪了啊?能不能是去丁家闹去啊?”沈若梅一看她爹不在,顿时有点慌了,就怕她爹去找老丁家。

    沈大娘也不知道老头子去哪了啊?但是直觉告诉她,肯定是去老丁家给闺女讨公道去了。

    “梅儿啊,你别慌,娘出去找找他。”

    沈大娘想想稳住沈若梅,再出去打听一下。

    沈若梅哪能不慌啊,都急哭了,跺着脚说:“那你快去吧,不管咋地可千万别想办法拦住我爹,千万不能让他跑人家闹去啊?他要是去了我就完了啊……”

    然而,这话她说晚了,在她在后山做猴儿的哪会儿,沈大爷已经去了镇上,搭着大春儿的顺风车去的,等她们娘俩发现他不见的时候,他已经到镇上了。

    只是,沈德俭不是像沈若梅想象的那样跑去找人拼命干仗的,而是去帮她求情的。

    沈德宝虽然气小丁掌柜骗他们家,但也知道错不全在人家,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要是自家闺女是知廉耻守规矩的,人家就是想骗她也骗不了啊?

    所以,找到丁掌柜两口子后,他没跟人家大吵大嚷的,更没提要人家赔偿负责,只提出自己闺女已经身怀有孕,让老丁家接她进门儿。

    然而,这个看似合情合理的要求,却遭到了丁掌柜两口子断然的拒绝。

    “不可能,我们丁家在镇上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门风一向严谨,像你闺女这种没成亲就跟男人不干不净的女人,别说是进我家做姨娘,就是想进我家做婢子都不能,你们还是别做那春秋大梦了!”丁掌柜高高在上的端着有钱老爷的架子,很没把沈德宝这个泥腿子放在眼里,说出的话也格外难听。

    丁夫人也没好到哪去,阴阳怪气的说,“真不知道你家那闺女是咋教养的,这么点的年纪就知道勾搭男人跟她睡觉,你这做爹的就不知道管管她吗?还是你们家的家风就是如此呢?”

    沈德宝让人家埋汰的老脸通红,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他还能说啥啊?自己的闺女不要脸,青天白日的就跟男人上炕了,还让全屯子人把身子也叫人给看光了,人家瞧不起她不也正常吗?

    连带着瞧不起他这个爹也是正常的啊!

    他臊得都快站不住了,恨不能找条地缝儿钻进去,但到了这个地步,也仍没忘记替自己闺女争取一下,“丁掌柜、丁夫人,我闺女从前是浮躁了些,可不管咋样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你们老丁家的种儿了,你们不让她进门,难道就忍心你们老丁家的孩子流落在外边儿吗?”

    丁夫人听到沈德宝的话,轻蔑一笑,嘲讽说,“老丁家的孩子?你咋就知道他是老丁家的种?你闺女这么不检点,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姓张姓王啊?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们家可不缺那杂种羔子,再有俩月我们儿媳妇就要过门儿了,大家闺秀,清清白白的,过个一年半载的生个货真价实的老丁家种,那才是我们自己家的孩子呢……”

    “可是,我闺女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你儿子的,你们不能不认账啊……”沈德宝一看老丁家不光不要他闺女,连他闺女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要了,不觉悲从中起,悲怆的喊了起来!

    丁掌柜不耐烦道:“你喊啥呀?你说是我们家的就是我们家的了?你拿啥保证?就你闺女那品行,谁能保证得了呢?别说不一定是我们家的,就真是我们家的,有那么个娘也养不出啥好孩子来,我们不要,你们爱咋地咋地吧!”

    丁掌柜两口子还急着去找小丁公子,没空跟沈德宝磨叽,损哒了他几句后,就把他赶出来了。

    沈德宝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一路走着回了靠山屯儿,到家时,老婆子和沈若梅正等着他呢,一见他回来了,沈若梅立刻捅捅咕咕撺掇她娘去问问是咋回事儿,他爹到底干啥去了?有没有去老丁家?

    早上她爹刚骂过她,啐过她,她现在还不敢往她爹跟前儿凑。

    沈大娘已经被沈若梅给吓唬住了,让她干啥就干啥,沈若梅捅咕她,她就赶忙就上前去问了,“老头子啊,你这一小天儿干啥去了?咋一天都没着家呢?是不是上老丁家去了?”

    提到‘老丁家’几个字,沈德宝像被刺激到了似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得老大,他瞪着沈若梅,哆哆嗦嗦的指着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两眼一翻,咕咚一下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哎呀老头子,你咋啦?你了别吓我啊……”

    沈大娘被沈大爷给吓了一跳,鬼哭狼嚎的喊起来。

    沈若梅也被吓到了,跟她娘俩手忙脚乱的把沈大爷扶上炕,就慌慌张张去找茂学了。

    茂学来了以后,帮沈德宝诊过脉,说是急怒攻心,给开了药,又扎了银针,舞扎了半天,沈德宝才醒过来。

    醒来后,沈德宝就开始呜呜的哭,一边哭还一边自打嘴巴子,跟疯了似的,把沈大娘和沈若梅都吓坏了……

    沈若梅这边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的,沈若兰这里却好的不得了。

    上午,她给齐大爷讲了一上午的故事,本来以为晌午吃完饭后还得接着给他讲呢。谁知齐爷吃饭完后,竟然说坐车坐累了,要骑马,把车子让给了她一个人坐。

    沈若兰昨晚跟跟他在山上烤了半宿的兔子,今早又起大早摘柿子摘黄瓜的,早就倦了,齐大爷不坐车正好,她就把小几和红泥小火炉都挪到一边儿,将两张椅子并在一块儿,做成了一张简易的小床,躺在这张简易的小床上很快睡着了。

    她现在的身子已经调养好了,睡眠质量也提升了,这一睡竟睡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傍晚时才醒来。

    睡饱后,她拉开车帘,看看外面的天色,正好看到了骑着高头大马走在车旁的淳于珟。

    他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身黑色暗纹镶边儿长袍,外束金色腰带,高大的身躯,无声撑起一种气场,霸道、张扬,贵气,又令人敬畏。

    此刻,她只能看见他的侧颜,只觉得那半张侧颜英俊得不像话,他个子很高,两条长腿分跨在骏马的两侧,慵懒而随性,却还能给人以笔直而利落的感觉。

    不过,不管他有多帅,多有型,此刻的沈若兰都无心欣赏了。

    因为这会儿她正处在刚睡醒的人常有的一种状态中——有尿了!

    淳于珟感觉到了她,回过头,姿态闲散,深色温和,道:“醒了?”

    “嗯!”

    沈若兰一边回答,一边眼波流转,四下观看。

    倒霉催的,这儿竟然是一大片平原,到处都是一捺多高的庄稼地,虽然地头儿也有树,可都是像她大腿那么粗的小树儿,根本挡不住人,她要是在这儿嘘嘘的话,肯定啥都让人家给看去了!

    沈若兰头上一片黑线,这可咋整,总不能跟他说自己要去尿尿,让人家回避她吧?

    她还没跟人家熟到那种地步呢!

    正发愁,忽然又看到了淳于珟胯下的马匹,不觉眼睛一亮。

    “齐爷,您累不累?要不要到车里坐会儿?”

    她仰着脸,笑意盈盈的热情相邀。

    淳于珟瞥了一眼那张期待满满的小脸儿,心里多跳了两下,微微一笑,嘴角上扬,眉目生花。

    “爷虽然不累,但是——既然你诚心相邀,爷便回车里陪陪你罢!”

    淳于珟勒住马,长腿一抬,利落的跃到了马下。

    只是,回身时,她已经人在车外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打赏520潇湘币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9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投了5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两章一起发了,从此以后每天都是两章一起发,就酱愉快的决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