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给齐爷讲故事
    第289章 给齐爷讲故事第(1/2)页

    天:

    沈若兰出书就是为了赚钱的,有钱赚当然不会拒绝,她预计这套《三十六计》能给她赚七八千两银子,但是齐爷给她的价钱远超过她预算的价格。

    齐爷给她的,是她家现在住的这座房子的房契、火锅店的房契加上印刷厂的房契,三座房子加起来,总价值一万两有余,比沈若兰预算的多出三四千两。

    沈若兰很高兴,一下子赚了这么多,房子铺子和厂子都是自己的产业了,换谁都会开心的!

    齐爷也暗暗高兴,没给她钱而是给她好几座房子,就是为了让她在这边儿扎下根儿,也省得她跑别地方去,这下子她在这边儿置了这么多产业,肯定跑不了了……

    “齐爷,那些手稿现在不在我的手里,等我回吉州在拿给您吧!”谈好价格后,沈若兰随口说了一句。

    其实,稿子现在就放在她的空间里,她怕把稿子弄丢了,每次收到稿子后就直接放进空间,以防万一。

    不光是稿子,银子和一些贵重物品,也都被她存放在空间里了,省得丢失了。

    淳于珟淡淡道,“行,不过,爷急着知道下面的计策,你来给爷讲吧!”

    多赚了三四千两银子,给他讲故事而已,沈若兰当即慨然应允。

    于是,两人一起进了一家酒楼,在一间包房坐下来,吃过晚饭,沈若兰就开始给他讲《三十六计》。

    一口气讲了《以逸待劳》、《声东击西》、《无中生有》和《暗度陈仓》等四五个故事……

    齐大爷听得很认真,随着故事情节的起伏,那双眸子里多了一抹奇异的光彩,似惊叹在这一个个绝妙的计策里,像个迷弟似的,认真的看着她,听着她讲,直到……

    沈若兰讲的口干舌燥,嗓子都冒烟儿了,齐大爷依依不舍的才放过她!

    “你讲的很好,爷很喜欢听,今晚早点睡,明天接着爷讲!”

    沈若兰一听,简直欲哭无泪,“齐爷,人家明天还要去县城呢,恐怕……”

    “正好我也要去县城,咱们一起!”淳于珟打断了她,将她到了嘴边儿的借口直接封死。

    沈若兰捏了捏自己的喉咙,苦着脸说,“齐爷,我在考虑,给你讲故事要不要收点儿费了!”

    淳于珟闻言,呵呵一笑:“财迷东西,刚挣了三套房子还不知足,就不怕撑死你!”

    “不怕,有利益才会有动力,不然您白让我给你当说书的,我会有被占了便宜的心里,有了那种心里,讲起故事来肯定会带着负面情绪,讲出来的故事不会那么生动有趣了!”沈若兰哑着嗓子据理力争,振振有词。

    淳于珟笑起来,懒懒的道:“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既这么着,爷便把去年在乌孙捡到的一车东西送与你当谢仪,如何?”

    沈若兰一听,眼睛一下子扩大了好几倍!

    在乌孙丢的那些东西,一直是她心底的一大憾事,好几十颗上等的珍珠,一棵百年老参,还有她好几套衣裳、一套被褥和一些零碎八碎的东西,加起来很值钱的啊,她都心疼死了好不好,好几回做梦都梦到那些东西失而复得了,醒来后不禁泪满衣襟,唏嘘不已!

    现在,那些东西终于有机会失而复得了,她自是把握机会,不会放弃!

    “行,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沈若兰切切的看着他,一锤定音道。

    淳于珟揶揄说,“不信的话咱们就拉个勾,或者,签一份协议可好?”

    沈若兰愣了愣,听出这位爷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呢,可是,他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一个一直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人,忽然对自己开玩笑,那感觉很恐怖的有木有啊?

    见她傻愣愣的看着自己,像不认识自己了似的,淳于珟突然抬手拍了她的脑袋一下,“傻了?”

    被他这么一拍,沈若兰一下子如梦初醒,她倏地坐直身子,神色有点儿尴尬了。

    刚才齐大爷的那一下子好像摸头杀啊,难道就没人告诉他男女授受不亲,男人不该随便对一个女人动手动脚吗?

    这家伙的家教,绝对有问题!

    淳于珟也是一时没忍住才动的手。

    沈若兰现在营养跟上去了,脑袋上又生出了很多浓密的黑发,这些头发头还没长长,梳不起来,就那样乱糟糟的参杂在她原来那把稀疏枯黄的头发里,使她看起来毛茸茸的,像个小雏鸡似的,配上她那对儿水汪汪、毛茸茸的大眼睛,傻乎乎的表情,看起来萌极了,所以就想都没想的就上手了。

    “呃…。不用了,我信得过您。”沈若兰尴尬的说道。

    她面色微囧的看了看外面,又说:“齐爷,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淳于珟看外面天都黑透了,就问:“你要回家吗?”

    沈若兰犹豫了一下,说:“不了,天太晚了,我就在这镇上找一家客栈住下算了,明早上还得去县城呢!”

    淳于珟立刻对门外道:“罗同!”

    罗同闪了进来,抱拳道:“主子有什么吩咐?”

    淳于珟说:“客栈可安排好了?”

    罗同道:“回主子的话,属下已经把龙兴客栈包下来,打扫干净,里面的被褥也已经换了新的,主子随时可以去歇息!”

    淳于珟看着沈若兰:“跟爷一起住吧!”

    沈若兰嘴角一抽,虽然她明白齐爷是邀请她去他包下的客栈住宿,但是他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让她觉得别扭呢?还跟爷一起住,这要是不明白的,肯定以为这位大爷在约她呢!

    淳于珟说完,也自觉失言,又道:“客栈里很多房间,除了爷那间,随便你住!”

    这是在给她解释,他不是要跟她一起住,只是口误罢了。

    对这位大爷,沈若兰还是比较放心的,她去过他的庄子,监视过这位大爷的富贵至极,人家庄子里随随便便的一个丫头,姿色都不再她之下,所以,断不会对自己有别的心思的!

    因为放心,她也没多想别的,就跟着他去了龙兴客栈。

    选房间的时候,她特意选了一间离他较远的,不为别的,只为避嫌!

    进房后,沈若兰跟小二要了热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淳于珟没有睡,他立在窗下,望着天上的明月,回想着她给他讲的那些精彩绝伦的故事……

    那一个个生动精彩的故事,一条条出人意料的奇思妙计,还有她软软柔柔却带着坚韧从容的声音,专注认真的表情,每一样,都触动到了他的心底,搅的他心神不宁,难以入睡。

    他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沉浸在了那些精妙的故事里,还是沉沦在了她的温柔动听的声音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