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敢算计爷的人?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这两样点心推出去后,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订货的更是不计其数,沈德俭已经送不过来了,干脆就开始在家卖货,有谁想要就自己上门而来取,这样就能节省不少时间,他也能松口气了!

    眼下,家在这边儿算是安定下来了,沈德俭和穆氏都想到了竹儿的教育问题,虽然竹儿现在每天都有跟穆氏学习,但是家里天天来买点心的络绎不绝,吵吵嚷嚷的,这种环境根本就没法安心学习,两口子商量了一下后,决定送他去学堂念书。

    吉州有不少出名的学堂,但是越有名气的学堂里纨绔子弟就越多,沈德俭知道自家只是商户,要是去那些好学堂里,儿子肯定会被那些权贵子弟看不起的,就选择了一家名气很好,但都是寒门子弟的学堂,叫文远书院,择了个好日子,把他送过去,拜见了先生,交了束脩银子,算是正式入学了!

    一切都步入正轨了,沈德俭夫妇也都松了口气,沈若兰却放松不下来,因为三十六计的第一计马上就要印刷、装订完毕,就要被投入到市场上去了,她还不知道这本书的销量如何,能不能达到心里的目标呢!

    为了给自己的新书造势,她还特意画了一副海报,油画形式的,画面上是一群披着铠甲的男子,这些男子的脸都是她那个时代的硬汉明星,各个俊朗霸气,气场十足,或气宇轩昂,或威风凛凛,或杀气腾腾,或英姿勃发,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群沙场上的勇士。

    大篇幅的海报,加上鲜明的色彩对比,人物形象的俊朗硬气,以及画法的独特逼真,她相信,只要这幅画挂出去,绝对会吸引一大批人的眼球,到时候,就不用怕没人注意到自己的书了。

    **

    几天后,吉州的百姓们从天下知之路过时,就看见天下知之的外面挂着一副色彩艳丽的画,一米多高,两米见方的画板上,七八个身披铠甲,手执兵器的铁血男儿,以中间那个银色战袍的男子为中心,向两边排列而立。

    画面的背景是大红色,隐隐还有狼烟旌旗,似在战场一般,让人一看就热血沸腾,心潮翻滚,情不自禁的对这画面产生一种敬畏之意。

    画面的下方,是四个醒目的大字——《三十六计》

    再往下,就是一些小字,‘最新奇谋兵书《三十六计》开启连载,数量有限,售完为止!’

    大家看到这样刺激人肾上腺素的画面,再看到那‘奇谋兵书’几个字,哪有不好奇的道理?于是,纷纷走进天下知之,询问《三十六计》!

    因为第一次发行的只有一计,虽然广告设计吸引了不少人眼球,但单独的一计在绝大部分人的眼里就是一个智慧故事,还没有达到让人拍案惊奇的目的。

    因此,第一期的发售效果并不是很突出,发行三天也只买了四百多本。

    尽管不多,但是已经达到了沈若兰的预期目标,她预测,这本书会越往后越火,越往后越势不可挡,第一期卖四百本,等到第二期就有可能是六百本,第三期可能就是上千本,等到后期的时候,就该是风靡全国了,那时,只怕兵士都会人手一套呢…。

    她叫福存哥和金存哥把没卖了的书收好,准备等火起来时再卖。

    福存哥和金存哥却没有她这样的远见,见到印刷出这么多书,只卖了一小部分,还都挺着急的,印刷第二计时,哥俩就强烈的建议她减少发行量,免得折本。

    沈若兰没听他们的,依旧发行三千册。

    她深信,不管印出来多少本,最后肯定都会被卖光的,排版一次不容易,不多印出来点儿多可惜?

    第二册还没等印出来,突然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那就是,沈若兰忽然自己被人跟踪了。

    确切的说,是被人给监视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错觉,可是留心观察了两天后,确定这不是错觉,而是真的。

    跟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监视自己的人不止一个,至少有三四个人,有老又少,有男有女,应该是一伙儿的,而且看身手都是练家子,想必是看她家的火锅店红火,点心也是大卖,眼红她家大把大把的赚银子,想打她家银子的主意呢!

    沈若兰冷笑:正好,她的枪做出来这么久,还一直没有用武之地呢,正好拿他们几个试试自己的新武器!

    这个想法让她感到挺兴奋,挺刺激的,就像上辈子所里组织人力去抓坏人前夕的那种心情似的,心跳,激动,还迫不及待。

    这段时间虽然忙碌,她也一直没放松锻炼自己的身体,正好这回可以大显身手,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只是,收拾这些人不能在这城里动手,因为城里人多眼杂,万一被人看见她的秘密武器就糟了,她可不想徒惹麻烦。最好的法子十八他们引出城去,在城外动手,一次性解决,一劳永逸。

    正好,她打算这几天要回靠山屯儿一趟,把家里的那几亩地种了,再找几个能进山采药的人,等到七八月份的时候好跟他们一起进山给娘采药去,借此机会,把他们引出去,在好不过了。

    她特意留意了一下,发现这些人只跟踪自己,没有监视和跟踪家里其他的人,大概是相中自己的这身本事了吧,如此更好,她也就能放心离开了。

    爹娘听说她要回去,就给她雇了一辆好车,又给她准备好了出门用的东西和银子,千叮咛万嘱咐的把她送上了车。

    却不知,百里之外的军营练武场里,有人正在谈论自己。

    “主子,京城来人了,是荣嘉大长公主的人!”

    “何事?”

    淳于珟回过头,深情冷峻,银色的铠甲衬得那张俊脸越发的俊美无匹,只是稍微有点黑,这几日练兵,难免风吹日晒,皮肤晒黑些晒粗些也是有的。

    “这个……他们不是来找您的。”英战继续道。

    “哦?那他们来干什么?”淳于珟眯起眸子,语气有些阴森了。

    “他们,他们是来跟踪沈姑娘的!”说到这里,英战忍不住抬头,观察了一下主子的神色。

    却见主子眸光冷厉,薄唇抿起,发出一声嗤笑:“在爷的地盘儿,也敢算计爷的人,他们还真看得起自己啊!”

    这一句‘爷的人’,顿时让沈若兰在英战心中的地位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主子亲口承认的她是他的人,不容易啊!

    沈姑娘也算是主子这辈子第一个主动认可身份的女人吧!

    “那,主子,咱们怎么办?”

    既然是爷的人,最然得由爷自己做主了。

    淳于珟眯了眯眸子,废了,丢出吉州去!

    英战张了张嘴,很想说,“这样做是不是太打大长公主的脸了?也让安安郡主没面子啊?”

    但是,一想想多嘴后的下场,还是英明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咽进了肚子。

    算了,主子又不是第一回这么任性了,再说,这回的事儿也不能怪主子,谁叫她们自己巴巴的找不痛快呢,在主子的地盘儿,算计主子的人,主子不连她们一起收拾,已经很给面子了!

    沈若兰本以为,她出了城,那些人就会对她动手,要么绑了自己,要么抢了自己,可是,直到回到靠山屯,那些人也没有出现过,别说是绑了自己或抢了自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沈若兰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人在吉州时鬼鬼祟祟的跟踪了自己好几天,不就是为了绑了自己或抢了自己吗?现在给了他们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咋不知道珍惜呢?

    这不科学啊!

    ------题外话------

    谢谢

    投了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