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火锅店开业
    沈福存压低声线,瓮声瓮气道:“咱们拖家带口的,咋好意思都住二叔家呢?还是自己在一边儿消消停停的住着稳妥。”

    李巧莲咬牙说:“你就傻吧,跟个人亲叔叔亲婶婶有啥不好意思的?放着这么好的房子你不住,花钱去住那破狗窝去,真是让你给气死了!”

    老爷们不开窍,李巧莲决定靠自己,二叔公家这么宽敞,前后两进八间大屋,连招娣姐妹几个下人丫头都一人住一间屋呢,咋也能有他们这亲侄儿亲侄孙一间屋吧?

    这边,沈德俭夫妇正在炕上逗沈福存家的小(奶nai)娃子呢,五六个月大的孩子,正是招惹稀罕的时候,小东西扔哒这小胳膊小腿,正在表演翻(身shen)的本领,把沈德俭夫妇逗得哈哈直笑。

    沈福存跟媳妇嘀咕完,就过去和二叔二婶一起看孩子,顺便儿把自己今儿回来时已经租了房子的事儿告诉了二叔二婶,还说他往后就搬出去住了。

    李巧莲本以为二叔公和二婶婆听到这话会让让他们,让他们搬回来住,她都想好了,只要他们开口,她就立马就坡下驴搬回来。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沈福存说完后,二叔公竟然连一个字都没让,还直接点头赞同:“行,既然你们都决定了,二叔就支持你们,待会儿让招娣帮你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一会儿走的时候顺便儿都带走了吧!”

    李巧莲一听,简直(欲yu)哭无泪了。

    二叔公咋不按(套tao)路出牌呢?他不是应该让让他们,不叫他们走吗?要是他那么说了,只怕只说一句,她也能心安理得的搬回来啊!

    李巧莲不知道,二叔公之所以这么爽快的让沈福存搬走,甚至还主动说让招娣她们帮沈福存收拾东西,做出一副恨不能让他现在就走的样子,其实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她。

    从前,沈德俭还是个醉生梦死的酒鬼的时候,她这个侄媳妇可从来就没正眼瞧过他这个叔公公,嫁到老沈家好两年,她从没叫过他一声二叔,就是路上走个碰面都不搭理他,脸上还露出厌恶的表(情qing)。

    沈德俭好歹是她的长辈,又是直系亲属,在他落魄的时候,她这个侄媳妇要是能给他点儿温暖,哪怕只给他一个笑脸,沈德俭也会感激她的

    可惜,她没有,从她嫁到老沈家那天起,她就从来没把沈德俭当成叔,而是当成一个家族的垃圾,废物,从来都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很是不屑一顾。

    沈德俭虽然从来没表示过不满,但并不表示他心里不在意,(身shen)为一个长辈,非但不能得到晚辈的尊敬,还被晚辈鄙视、厌恶,再大度的人也不会无动于衷的。

    何况,沈德俭也不是什么(胸xiong)怀宽广的人,李巧莲做的这些,他一直都记着呢,只怕到死都忘不了呢!

    所以,他不愿意跟她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也不愿意看见她(日ri)(日ri)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动,正好福存提出搬走,他也就顺水推舟了。

    其实就算福存不提出来,他也会想法把他们赶出去自己单独住的。

    没办法,谁叫李巧莲从前做的那么过分呢!

    李巧莲一看叔公公这么不上条道,又开始打婶婆的主意,她抱起炕上的孩子,装模作样的说:“儿子哦,看看,二爷二(奶nai)家多好看哦,比咱们家强多了,也不知道咱们娘俩能不能有福气也住上这么好的屋儿呢!”

    穆氏也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假没听懂,温婉一笑,说:“怎么不能呢?好好培养孩子,让他好好念书,将来考个状元探花的,没准儿住的比这还气派阔绰呢!”

    一杆子支到二十多年后了,还不知道有影没影呢,李巧莲脸上的笑容都僵了,见二叔公二婶婆都这么不上道,她只好求助自己的爷们儿了,于是又是咳嗦又是使眼色的,想叫他开口跟他二叔二婶说。

    可是,沈福存就是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跟本不肯配合。

    李巧莲咳嗦了半天也不见他有反应,倒是把二婶婆的目光给吸引来了,“巧莲啊,嗓子不舒服吗?怎么一个劲儿的咳嗽?是不是得伤寒了?”

    李巧莲扯了扯嘴角,刚要说话,那边沈德俭就开口了,“福存啊,你们今儿个刚安家,肯定还有不少活儿没干呢,快回去归置东西吧,叔这打个招呼就行了,就别在这儿陪着我们了,快带巧莲回去歇着吧!”

    沈福存一听,站起(身shen):“那行,叔,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接过李巧莲怀里的孩子,起(身shen)往外走去。

    李巧莲十分不(情qing)愿的跟他走出屋,边走边回头看那气派的宅子,飞檐碧瓦,雕栏轩窗,青砖院面,鹅卵石甬路,再想想他们租的那座小破房子,感觉自己扎心了。

    哎,要是她也能住这儿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她再次跟沈福存提起此事,“福存啊,要不你跟你二叔说一下,咱们也搬过来住呗,你看他们家那么大的房子,完全能住的下咱们三口嘛!”

    沈福存很严肃的说,“这事儿你就别想了,二叔已经够照顾咱们的了,咱们不能得寸进尺,处处都想着占人家的便宜了,要是那么贪心不自觉的话,再好的亲戚关系也迟早得弄掰了!”

    “可是,金存不是还住在那儿吗?从前你不也住在那儿吗?咋我一来就得搬出去呢?和着就是因为多了个我?”李巧莲心中不快,就想挑歪歪理找茬了。

    没想到,沈福存居然说:“还真叫你给说对了,真就差多个你,你从前咋对二叔的你自己心里有数,没看今儿二叔一直对你不冷不(热re)的吗?那就是还记着你从前那些事儿呢?老告诉你做人留一线,(日ri)后好相见,你就是不听,要是你从前拿二叔当个长辈,好好对待他,你看今儿他让不让咱们搬走?”

    李巧莲一听这话心都凉了,刚才二叔公对她的态度,可不是像福存说的似的,不冷不(热re),待理不理的咋地!

    完了,这么说二叔公是记她的仇了,二叔公要是记了她的仇的话,她还咋占到他们的便宜啊?

    她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中,哎,早知道他们家还有发达的这一天,当初说啥也不能那么对二叔公啊?弄的现在本该唾手可得的东西都变成遥不可及了。

    好后悔呀!

    李巧莲不吱声了,严格的说,自家男人搬出来还是被自己给连累的呢,人家不来怪自己已经是好的了,她还敢说巴巴啥啊?

    只是,心里还是不得劲儿,没看见二叔公家的房子前,她还觉得自家租的房子(挺ting)好的,可看了二叔公家的房子后,就咋看自家的房子咋不顺眼了,哎…。

    沈福存两口子走后,穆氏倚在炕枕上,对沈德俭说:“我看福存媳妇不像福存那孩子那么厚道,说话都带着弯弯儿的,刚才跟我说话时还话里行间的提起,想住到咱们家来呢,我怕她是个事儿多搅家的,被把她给搪塞过去了。”

    沈德俭说:“那就对了,往后凡是遇着这样的,不用惯着他们,一律怼回去,不然成全了他们,遭罪的就是咱们自己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穆氏说,“家里要是就只咱俩的话,让她住进来也无所谓,可是家里还有孩子们呢,我不想弄了搅家的进来惹孩子们不开心。”

    因为孩子们,一向温柔软弱的穆氏也变得强硬起来,正是所谓的为母则强吧。

    沈德俭见到她的变化,也(挺ting)高兴的,为了孩子们,为了这个家,他也变了很多,变得比从前上进,也比从前更有责任心了!

    **

    经过多(日ri)的筹划、奔波,沈若兰的印刷厂终于开起来了。

    两进的宅院,十一个人干活儿,看起来还颇具规模呢。

    这十一个人中,除了那六个女子,周正和绿芜救回的那两个女子也选择在印刷厂工作了,沈若兰还雇了一个刻字的师傅,有缺字少字的时候可以随时找他刻,此外,她把沈福存和沈金存也调到印刷厂去了,让他俩在印刷厂里负责装订。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沈德俭和穆氏才知道,他们的女儿竟背着他们悄悄的弄了这么大一个工厂。

    之前这孩子就说过要给他们两个惊喜,没想到还真是个大惊喜呢,惊喜之余,他俩更多的是欣慰和感动,这孩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由一个不起眼儿的小草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了,如今家里的人,包括他们这做爹娘的,都得靠女儿这棵大树荫庇呢。

    这让他们感觉既骄傲又自豪,同时又有点儿愧疚,(身shen)为父母,他们本该跟女儿互换一下,由他们为她打一片天下,给她遮风挡雨,让她安心快活的做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该做的事儿,每天无忧无虑的看书、绣花、弹琴、品茶……

    可在他们家,这一切都颠倒过来了!

    女儿忙的像陀螺似的,天天忙着为家里赚钱,筹划家里的未来,而他们,什么都帮不上忙,只能静静的看着她,给予她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了!

    印刷厂开工后,沈若兰便拿出《三十六计》的手稿中的第一计,让她们先把第一计先印出来。

    因为刚开始做,大家业务都还不怎么熟练,排版,校对,印刷等过程都是笨手笨脚的,按照他们这样的速度,只怕一计只印三千本的话,那也得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沈若兰不着急,不都说熟能生巧吗,他们才刚开始做,大家的技术生疏,等慢慢的找到门道就好了。

    这边,印刷厂如火如荼的工作着,那边,火锅店也轰轰烈烈的开业了。

    因为这两天光顾忙着印刷厂的事儿了,沈若兰没有搞轰轰烈烈的开业仪式,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因为深信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道理,她觉得不用费事费神的搞宣传,也不用浪费钱财弄什么开业仪式,只要有人吃到她的火锅了,肯定就会来第二次,第三次的……

    慢慢的,像滚雪球似的,顾客会越来越多,生意也自然会越来越兴隆的,所以,开业当天,她就只放了一挂鞭就宣告火锅店正式开始营业了。

    沈德俭夫妻俩再次被女儿给的惊喜震惊住了,这才几天的功夫啊,这孩子咋又开了一家铺子?这也太能折腾了吧?

    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俩这回已经淡定多了,只是在看到那气派非凡的大酒楼,再想想这大酒楼竟是他们闺女开起来的,又难免有些激动。

    开业这天,李巧莲也来了,当她知道这个二层楼的火锅店竟是沈若兰开起来的时候,下巴差点儿掉下来。

    这个兰丫也太厉害了吧?前几天开了个十多个人的大印刷厂,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又开了个这么大的酒楼,她,她咋就这么能耐呢?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兰丫吗?

    有时候,她都不敢相信这个兰丫跟她从前认识的那个兰丫是一个人了!

    沈若兰本以为,她今个没有大张旗鼓的做广告,也没有请什么有头有脸的人来捧场,今儿的顾客不会多呢。

    然而,鞭炮过后,就有一波接一波的顾客不断涌入,大家多半都是被火锅店异于别家的装修给吸引进来的,也有是因为对火锅感到好奇,想知道知道啥是火锅,特意进来尝尝鲜的。

    进来后就发现有惊喜!

    这家火锅店里的跑堂居然是四个美貌的女子,她们穿着一样的衣衫,一样的打扮,笑意晏晏,楚楚动人的。

    这下子,不光能吃到美味的火锅,还能看到美人,大家都觉得这次算是来对了。

    很快,楼上楼下的(热re)闹起来。

    “二楼招财阁,点菌汤锅儿,要两盘牛(肉rou)、一盘羊(肉rou)、一盘大虾、一盘木耳、一盘儿土豆片加地瓜片,一盘山野菜……”

    “一楼六号桌,清汤锅,要一盘儿五花(肉rou)、一盘儿鱼(肉rou)、一盘血豆腐、一个青菜大合盘……”

    “天字间点海鲜锅,要一盘虾滑、一盘儿蟹柳、一盘鱼丸、一盘儿菠菜…。”

    菜单源源不断的传到后厨,后厨里的两个大师傅都忙得头不抬眼不睁的,沈若兰看这么忙,也过去动手帮忙,又是帮着切(肉rou),又是帮着装菜的。

    虽然忙得脚打后脑勺,但是心里乐呵啊!

    越忙活,就证明生意越好,也就意味着她赚的银子越多,如此,她的心血也就没有白费了!

    从上午开业一直到晚上打烊,店里的客人就没断过,一桌接着一桌儿,大伙儿都被这个奇怪的吃食给吸引住了,很多人是听了吃过的人说起特意赶来品尝的,吃到后发现果然好吃,就一发甩开腮帮子可劲儿造了。

    到了晚上,店里储备的(肉rou)、菜基本上卖完了,也就剩下点儿山野菜,没有东西卖了,才不得不打烊的。

    结账的时候,赫然发现一天竟卖了六十多两银子,去除本钱和费用,这一天豪赚了三十两之多,简直逆天了!

    一天三十多两,一个月可就是一千多两,一年那就是一万多两啊!

    这么一算,还真是吓人呢!

    沈德俭夫妇见店铺这么红火,也笑得合不拢嘴,家里现在是越来越好了,这(日ri)子也是越过越有奔头了!

    印刷厂和火锅店都开起来了,沈若兰也更忙了,每天都要印刷厂火锅店来回的跑,还要抽空到申由甲家去讲故事。另外,家里预定的三个烤箱做好了,沈若兰又潜心的研究出了烤饼干和烤面包,饼干是加了蜂蜜和鸡蛋的,面包做成了三明治和汉堡,都是有滋有味的美食,比点心铺子里那些干巴巴的点心强多了。

    ------题外话------

    谢谢

    送了10朵鲜花

    投了6张月票

    投了10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送了1朵鲜花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谢谢亲(爱ai)的,你已经是贡士了,也是幺儿粉丝榜上唯一的贡士,很感激,谢谢你╭(╯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