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主子这是在讨好沈姑
    “那就是说,你爹娘根本就不知道你娶了我的事儿?你是拿我当外室养着的呗?”沈若梅难以置信的喊道。

    “什麽外室?你可不许这样作((贱jian)jian)自己!”

    小丁公子一脸痛心的说道,“梅儿,你也知道我心里只有你,现在不是没办法吗,这也是权宜之计,你且忍忍,我早晚会接你进门的!”

    换作往常,小丁公子的表(情qing)加上这些花言巧语,一定能糊弄住沈若梅这个没脑子的,但是因为目前的处境跟她想象中的美好婚姻生活相差太大,她受到了这严重的打击,丁公子的安抚也不能让她安静下去,捂着脸跳着脚的哭嚎起来。

    “你骗我你骗我,你说娶我过门儿,叫我穿金的戴银的,吃香的喝辣的,可你看看你现在给我住的是什么鬼地方,还有,怎么一个丫头婆子都没有呢?这院里就我一个人,可谁来伺候我呢?”

    小丁公子看着她这副农村泼妇撒泼的样子,很是无语,特别是听到她说没人伺候她的时候,眼底更划过一抹讽刺。

    一个农村的土包子,从前连件儿见人的衣裳都穿不起,还敢妄想叫人伺候她,还真拿自己当盘儿菜了!

    不过,等沈若梅看向他时,他眼底的那抹讽刺已经倏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心痛和内疚。

    “梅儿,我本想给你找个好房子,再买两个丫头过来服侍你的,可是,我爹娘知道了咱俩那事儿,一气之下把我的私房钱都给搜去了,就是给你家那十两银子的聘礼和那两匹缎子,还是我找了好几个人借的呢。我现在也想给你换好房子,买奴才使唤,可是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梅儿,你能不能先忍忍,等我慢慢的哄我爹娘消了气,再设法给你换个好房子,再给你买两个丫鬟使!行不行?”

    “这么说,你是叫我一直就住这破房子,也没人伺候我喽?”沈若梅颤声问道,汩汩而出的眼泪,把脸上的妆都给弄花了,一张脸上一到黑一道白的,难看极了。

    “我都说了,这不是权宜之计吗?你放心,等孩子生出来,我爹娘肯定会同意你们进门儿的。”

    小丁公子看她这天塌了的样子,又不依不饶的,有点儿不耐烦了,他花了二十两银子把她弄到手,可不是为了给她伏低做小的。

    他一伸手,把她揽在怀中,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又是揉又是捏的。

    跟她在一起几次,他多少有点儿了解她了,表面上装的跟个贞洁烈女似的,实际上对被窝里那事儿的兴致一点儿都不比他少,要不上回在她家时他也不能得逞!

    呵,水(性xing)杨花的((贱jian)jian)货,稍一撩拨就浪的不行,恨不能立刻躺炕上让男人玩儿弄,就她这种货色还妄想进他家的门儿呢,真是好笑!  沈若梅正闹着呢,忽然(身shen)上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她一怔,低头看时,自己的衣裳已经被解开了。

    “你,放手......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沈若梅见他如此,就晓得他要干啥了,换作以往,她定会含羞带臊,半推半就得答应,可现在她的心里还有事儿呢,没兴致跟他做。

    小丁公子哪里耐烦听她又哭又嚎的说那些扫兴的话啊?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一边撩拨一边(诱you)惑着说:“梅儿,我想了怎么办?这几天想你想的都吃不香睡不着的,咱们先别说那些扫兴的事儿了,今儿可是咱们的成亲的好(日ri)子呢!”

    沈若梅本来还想再闹一闹的,可(身shen)体的本能反应又让她失去了理智,也顾不上那些了,在一丝理智消失前,她嘤嘤哭道:“你个冤家,可不行再骗我!”

    小丁公子一边翻着白眼儿,一边敷衍着说:“我疼你(爱ai)你还来不及呢,哪里舍得骗你呢?”

    沈若梅本就是个没脑子的,被他这风月场上的老手一撩拨,已经失去理智了,在被他花言巧语的一顿哄,也就忘了自己的难堪处境了,跟他一起舞扎起来......

    事毕后,小丁公子让她去烧水,俩人洗了澡,又叫她去把那根大肠煮了,蒸些饭,再把酒烫了,俩人边吃边喝,酒足饭饱就滚在一起放浪......

    就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方式,加上小丁公子信誓旦旦的保证,倒是让沈若梅消停下来了。

    这儿虽然破了点儿,但是有好吃的好喝的,还有他能哄她开心,叫她快活,咋地也比在家里强,还是暂且安心住下来吧......

    *****

    沈若兰回到吉州后,把那一车山野菜直接拉到了火锅店,火锅店已经彻底装修完、收拾好了,就等着她回来开张了。

    沈大(春chun)帮着沈若兰把那一袋袋的山野菜搬进火锅店,看到一位掌事模样的(周正)的人对沈若兰毕恭毕敬的,还说就等她这个东家回来开张了,听到这话后,沈大(春chun)不由得暗暗震惊,偷着问沈若兰,“兰丫,这铺子是你们家开的吗?”

    沈若兰笑道:“是呀,待会儿大(春chun)哥别急着走,吃一顿我家的特色火锅再走也不迟。”

    沈大(春chun)闻言,不由得瞠目结舌!

    他看着这气派豪华的两层楼,结结巴巴的说:“兰丫,你家可真,发达了!”

    沈若兰抿嘴一笑,“还行吧!”

    看着她这副淡然自若的样子,沈大(春chun)不(禁jin)暗暗感慨,现在的兰丫跟从前那个饿殍似的小丫头真是一个人吗?想当初他还以为沈老二家那个瘦猴子似的小丫头活不到成年了,没想到是他看走眼了,小丫头不仅活了下来,还活得比谁都好,比谁都有出息,那他们这些大人都难望其项背了!

    沈若兰叫人准备一只火锅,请沈大(春chun)吃了一顿。

    沈大(春chun)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呀?吃了几口后就香得不得了,简直停不下来了。

    他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一边遗憾。

    可惜了,火锅没法往家拿,不然非想法子拿回去点儿给彩霞吃,她一定喜欢吃!

    沈若兰像看出他的心思似的,说:“这火锅咱们农安县城四海酒楼也有,大(春chun)哥有空带我大(春chun)嫂子去尝尝吧,我嫂子也一定(爱ai)吃!”

    沈大(春chun)一听农安也有,高兴的说:“那可太好了,等我回去了我就带她去吃,你嫂子这个人最大的喜好就是吃了,呵呵.....”

    沈若兰笑道:“能吃是福,大(春chun)哥娶个能吃的媳妇,也跟着有福气了!”

    闻言,大(春chun)不置可否的笑了。

    老实说,他也是这么觉得的,娶了彩霞,他不仅(日ri)子越过越红火,还越过越有滋味儿了,这些都是彩霞给他带来的,可见彩霞是个有福气的好媳妇,他也跟着媳妇沾光了!

    吃完饭,沈大(春chun)跟沈若兰告了别,心满意足的走了。

    随后,沈若兰和周正商量起开业的事儿来。

    店里已经装修好,收拾完了,人手招得差不多了,包括四个跑堂的小二,两个洗菜打杂的,两个厨子和一个掌柜的,周正做买办。

    一切也都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开业了。

    周正说:“我去算卦的那儿查了(日ri)子,初五和初九都是好(日ri)子,易于开业。

    沈若兰算了算,今儿是二十九,初五开业的话还有六天,什么都来得及,就把开业的(日ri)子定在了初五。

    随后,她又亲自上阵,教那两个厨师怎么调底汤,怎么调蘸料,(肉rou)切多大的片儿,厚度为多少......

    在这边忙完,天都快黑了,她又去了趟申由甲家,这次回靠山屯多呆了些(日ri)子,已经十几天没写三十六计了,误工了。

    申由甲见沈若兰多(日ri)不来,惦记着下面的章节,急得茶饭不思的,今儿见到沈若兰突然来了,把他激动的差点喜极而泣。

    就他那执拗的(性xing)子,要是沈若兰真讲个一半儿的故事丢在那儿,都能把他给憋死了。

    沈若兰看他着急听故事,没说几句话,就开始讲故事。

    讲完,申由甲回味了一番,又赞叹了一回,忽然提议说:“沈姑娘,我还有几个同窗,都是寒门子弟,可以给您代笔的,不如您一次多给我讲几个,我再去讲给他们听,让他们写出来,这样就可以提前把您的《三十六计》完成了。您放心,在下的嘴巴严着呢,绝不会把姑娘露出来的。”

    沈若兰笑道:“那感(情qing)好了,只是我一次多讲些,你能记住那么多吗?”

    申由甲自信的一笑:“姑娘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沈若兰也发现申由甲这个人确实(挺ting)聪明,记忆力也棒棒的,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就肯定能记住,不如酒照他说的做吧!

    于是,沈若兰就又讲了一个。

    申由甲听得十分过瘾,连连说:“沈姑娘这故事讲的,比说书的讲的都好听,现在您就是不给我钱,白让我给写,我也是乐意的!”

    沈若兰莞尔,这话她信,按申由甲这不通世务的书呆子(性xing)子,这事儿他确实干得出来。

    申由甲这个人其实(挺ting)好的,正直、善良,就是有点儿书呆子气,还有点儿唠叨,不过一点儿都不影响他在她心中的良好印象,沈若兰甚至已经决定,往后印刷厂开起来,一定跟他长期合作!

    *****

    湛王府,听雨轩里

    “主子,属下已经按您的吩咐,照着名单挨个去走访了那些被救回来的姑娘们,她们中不被家里接受的大约有三十多人,其中大部分被嫁了人,还有各别被送到庙上的,属下又仔细的查了查,这些人里也不全是过得不好,虽然嫁的仓促,可有不少女子的丈夫待她们都是不错的,严格说来,只有十几个是过得不好,(日ri)子凄惨的,属下已经把她们都救回来了,目前都安置在外面,具体怎么安排,还请主子吩咐定夺。”

    罗城说完闭了嘴,垂手侍立。

    罗汉榻上,淳于珟从一堆公文中抬起头来,神色淡淡,语气冷漠,“都送到她那儿去!”

    罗城秒懂,这是要把那些姑娘们都送到沈姑娘那儿去啊!

    他揖了一下,转(身shen)出去办了。

    到了外面,英战低声问道:“主子怎么说了?怎么安排那些人?”

    罗城挑了挑眉:“给她送去!”

    闻言,英战往里面看了一下,压低了嗓门儿,悄悄的八卦说:“你说,主子这是在讨好沈姑娘吗?”

    罗城也警惕的往门里看了一眼,菜小声道,“应该是吧,不然就主子的脾气,断不会管这种闲事儿的!”

    在方圆几百里的范围内,去走访七八十个姑娘,问人家过得好不好,过得不好的再带回来,这种显得蛋疼的事儿,绝不是主子这种(性xing)格的人能干出来的。

    可是,就因为沈姑娘一句话,或者说,就因为她又登门来求他,主子就绷不住了,犹豫了一晚上后,就什么(性xing)格,什么原则的都忘了,直接下令叫他们去办了.....

    一下子救回来这么多姑娘,这下子沈姑娘一定更感激王爷,更敬重他的为人了吧!

    不知道王爷做了这么多,会不会打动了她,会不会让她不记名分,心甘(情qing)愿的嫁到王府来......

    *****

    沈若兰从申由甲家回到自家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自家的大门外站着一群花红柳绿的姑娘,姑娘们个个挎着包袱,看起来像打远道儿来的似的。

    沈若兰走过去,一个姑娘眼尖,看见她后,立刻道:“姑娘可是沈大姑娘吗?小女子柳寒香,在这里谢过姑娘的救命之恩了!”

    沈若兰怔了一下,说:“姑娘误会了吧,我是沈姑娘不假,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何来救命之说?”

    另外十几个姑娘一听她承认自己是沈姑娘,齐齐福下(身shen),说:“我们都是湛王从乌孙救回来的,可惜回家后不被家中接纳,是姑娘向王爷进言,替我等求(情qing),才将我们拯救与水火之中,姑娘的恩(情qing),我等没齿难忘!”

    沈若兰顿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去湛王府那一趟是白跑了,没想到湛王还真的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了,还真把人给救回来了,可真是个(爱ai)民如子、广言纳谏的好王爷啊!

    在心里着实的感激了一番,又感慨了一番,沈若兰才对那些还拘着礼的姑娘们说:“我不过是听到你们的处境,尽点儿绵薄之力而已,你们要谢的话还得谢王爷,拯救你们于水火之中的人其实是他,与我并没有多大的干系。”

    一个圆脸蛋儿的姑娘道:“沈姑娘莫要谦虚了,我们都听说了,想当初就是您给王爷写信,王爷才派人去乌孙救我们的,这次又是您出面替我们向王爷求(情qing),王爷才知道我们的处境出手相助的,姑娘一连救了我们两次,就如我们的重生父母、再长爷娘一般,如今我们都(情qing)愿一辈子服侍姑娘,还望姑娘收下我们。”

    “是呀,还望姑娘不要嫌我们愚笨,收下我们!”

    十几个花枝儿般的姑娘齐齐的福在沈若兰的面前,感恩戴德,要给她做丫鬟。

    沈若兰是现代人,不习惯被人服侍被人伺候的,再说,就算她习惯,她(身shen)上也就几百两银子的(身shen)家,也使唤得起十多个丫头啊?

    “大家都起来吧,别拘着礼了!”

    “是!”听到她的话,姑娘们站起(身shen),围在了沈若兰的四周。

    沈若兰看了看这些花枝儿似的美人儿,说:“实不相瞒,我也就是个乡下丫头,不习惯被人伺候,诸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伺候的话就不用了,不过要是大家在这里没有什么生计的话,我倒是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只要大家能好好的干活儿,我可以保证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ri)子,当然,要是你们自己有生存的门路和法子的话,也可自行离去,不用因为我对你们的一点儿恩惠就勉强自己在我这儿干!”

    话出后,姑娘们纷纷表示,愿意接受沈若兰给大家提供的工作,因为她们在这边也都是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个年轻的姑娘家,要是自己出去讨生活太危险了,谁知道会不会遇上啥变态的人呢?

    ------题外话------

    谢谢:

    送的99朵花花,亲(爱ai)的,元旦快乐,也住其他的小伙伴们元旦快乐,万事如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