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婚礼
    沈德宝看着闺女又是跺脚又是哭啼啼的样子,心里烦的慌,拧着眉头道:“姓丁的还没给咱们家送聘礼呢,等他把聘礼送过来,就可着聘礼给你置办吧,咱们家一文都不留你的;另外,家还有二两银子,给你弟弟留一两,那一两让你娘拿出来,留着给你压箱底儿吧!”

    沈若梅本来也没打算要把老丁家给的聘礼留娘家一文,她就是寻思着除了把聘礼都带走外,再让爹娘给她置办个十两八两银子的东西,好给她撑门面,也省得嫁过去别人瞧不起自己。

    现在一听爹说就一两银子的嫁妆,她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一两银子好干啥的啊?还不够她打赏下人的呢?她想在老丁家立住脚,不拉拢几个心腹哪成啊?心腹是靠啥拉拢的?不就是靠银子吗?没有银子,她搁啥去收买人心啊?

    “爹,娘,要不你们看这么的行不行,你们帮我借个……”她想说‘借个十两八两的’,但一想她爹肯定不能同意,就改口说,“五六两,等我回头有了就还你们,你们放心,我指定还你们,绝不带赖账的。”

    沈大爷抬了抬眼皮,声音凉凉的说:“你就是嫁过去当个妾,又不是去当正经的(奶nai)(奶nai)夫人,谁又会看你带过多少东西去?再说,老丁家也肯定知道咱们家就是庄户人,就算啥也没带过去也不会挑咱们的理的,你要是一下子带过去五六两银子的东西才会叫人觉得奇怪呢?没的让人以为你为了当上人家的小妾,把半个娘家的家底子都给倒腾人家去了,显得像咱们有多((贱jian)jian),非得倒贴人家似的。”

    沈德宝说得很不客气,可以说是言辞犀利,效果堪比打耳光。

    沈若梅一听她爹不肯给她置办嫁妆,还嘲讽她,瞧不起她,委屈得差点没掉下眼泪。

    她咬着嘴唇,委屈道:“当妾怎么了?当妾也比嫁个穷汉当妻的好,再说了,谁说当妾就一辈子是妾了,没准我就能扶正了呢!”

    沈德宝一看他这傻闺女现在还做梦呢,冷笑说:“咱们楚国国法规定,男子凡以妾为妻者,仗三十,徒八百里,你认为姓丁的能为你受那份儿苦楚去?”

    “怎么不能?他为了我还差点儿把自己饿死呢?那点儿苦楚算个啥?”沈若梅对丁公子对她的(爱ai)可是很有信心的,对丁公子跟她说过的绝食一事也一直深信不疑。

    沈德宝看他闺女已经蠢的不可救药了,也不想跟她多说啥了,反正说了她也不信、也不听,还不如不说的好呢。

    他吧嗒了几口烟袋锅子,道:“你这么确定那就更好了,姓丁的要是真有你说的对你那么好,就不会因为你没嫁妆看不上你,也不会因为你没钱就让别人欺负你,说不定还得给你点儿花呢,不过,要是他对你不是真心,那就是你带一座金山过去也是枉然,最后还得落到人家的手里便宜了别人,所以,嫁妆就这些了,你也不用寻思别的了,我跟你娘都这么大岁数了,也就这么大的能力了,可不想在值为你去当个妾遥哪借钱拉饥荒去!”

    沈若梅一看他爹说得斩钉截铁的,没有分毫的转圜余地,又泪眼汪汪的看向沈大娘。

    沈大娘无奈的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她不是不想给闺女置办点儿好东西装脸面,可是,真没钱啊!

    沈若梅一看爹娘都指不上了,捂着脸,哽咽着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都瞧不起她,连爹娘都瞧不起她,这让沈若梅很伤心,哼,妾室怎么了,她要向所有人证明,混得好的妾室,比不得宠的正室强百倍千倍!

    沈若兰本打算这两天就回吉州去,家里的火锅店现在一定已经收拾好了,就等着她回去一声令下,好开业大吉呢,还有她在‘天下知之’刻的那些字,肯定也已经刻完了,等他回去了,他的印刷厂就可以开起来了,这么多的事儿等着她呢,她当然着急。

    然而,因为月经初至,她的(身shen)子有点儿不适,不适合长时间坐车,只好等月经结束再走。

    结果,第一次月经的数量有点儿多也有点儿不正常,一直到第五天才干净。

    已经等了这么多天,在有三天就是沈若梅大婚,不,是出嫁的(日ri)子了,沈若兰考虑了一番,决定再等几天,等沈若梅嫁出去再走,正好她还好奇沈若梅到底嫁到一户什么样的人家呢?

    (咳咳,原谅兰儿那颗八卦的心吧,主要是她太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值得沈若梅不顾廉耻,白(日ri)宣(淫yin)了……)

    很快,到了大爷家预备的那个(日ri)子。

    因为有沈若梅丢人现眼的前科,沈德宝没有大((操cao)cao)大办,就只摆了四桌酒席,请直系亲戚过来吃顿饭,算是打发姑娘出门子了的酒席了。

    那天,沈若兰特意早早过去的,自从真沈若梅出事儿,沈若兰就一次都没去过,一来是怕沈若梅以为她是来看(热re)闹的,二来也怕有什么尴尬的事儿撞在她的眼里,所以一直眯着呢,就等今天过来好好瞧瞧了!

    不过,虽然这些天一直没过来,但是大爷家的所有动向沈若兰都了如指掌,因为有李巧莲那个耳报神在,想不知道都不行啊!

    首先,她听说老丁家就给哦沈若梅送来十两银子的聘礼,还送过来两匹下等的缎子给她做嫁衣,除此之外就啥都没有了。

    记得去年请张四妈过来说媒的时候,老丁家还承诺有二十两银子的聘礼,这才几个月的功夫,就变成十两了,看来,沈若梅在那位小丁公子的心目中,也就值十两银子而已,再多也就多出那两匹下等缎子的价钱吧!

    或者,他把之前给张二勇家那十两的退亲银子也加在了里头,这样算起来也是二十两银子。

    要是这样的话,这个小丁公子就不光是不拿沈若梅当回事儿,而且还是个(爱ai)斤斤计较的小心眼儿男人呢!

    沈若梅还以为自己靠上这个有钱的公子哥,从此以后就过上吃香的喝辣的(日ri)子,天天穿绫罗绸缎,插金戴银,使唤丫头婆子,风光无限……

    可没想到,这还没等嫁过去呢,就给了她当头一棒!

    得知自己的聘礼就这么点儿后,沈若梅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一天,第二天才出去。

    出去后,她什么都没说,就开始用这十两银子给自己置办嫁妆。

    她买了四季的衣裳,都是绸缎的褙子,还做了一(床chuang)新被褥,新枕头,又打了几件簪环首饰,还买了些胭脂水粉。

    哼,她就是想过少(奶nai)(奶nai)的(日ri)子,哪怕是把家底儿都花没了,也要过。最后,她把买来的东西都放在了他爹给她打的当嫁妆的那四口箱子里,装得满满登登的,看起来很像那么回事儿。

    沈若兰来后,看见沈若梅穿着大红色的绸缎嫁衣,头上梳着高髻,带着红色的绢花和银镀金的步摇,腕上还(套tao)了一只成色一般的玉镯子,乍一看时,还怪像个贵妇的。

    李巧莲偷偷跟沈若兰说:“没心没肝的东西,就知道打扮自己,谁家姑娘出嫁前不给自家爹娘兄弟买点儿东西留个念想,偏她不的,自己倒是买了满满登登的四大箱子,给她爹娘哥哥嫂子和侄儿,连一根针都没舍得买,真是个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东西!”

    沈大爷和沈大娘早就知道沈若梅被他们给惯坏了,但是还被没想到她竟冷血自私到这般地步,老丁家给她的十两银子全被她花光了,竟没舍得往他们老两口(身shen)上花一文。

    倒不是他们图稀她那点儿钱那点儿东西,就只是她的这个做法,着实让伤了他们老两口儿的心啊!

    沈若兰看到盛装打扮的沈若梅,不觉暗暗好笑。

    沈若梅一个妾室,竟然也敢穿红的,把自己那点儿心思穿(身shen)上了,等小丁公子的正妻过了门儿,不拿大嘴巴子抽她都怪了!

    妾室时没有资格穿红的,也没有资格先于正妻产子,沈若梅的所作所为都是僭越,不晓得她是有意挑衅正妻还是真蠢,反正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将来必定会付出代价!

    还有一点,沈若兰觉得(挺ting)疑惑的,古代不都得是先娶了正妻才能纳妾吗?小丁公子这儿咋就先纳妾后娶妻了呢?难道老丁家的大家长们都不管?还是老丁家就是一个不遵循旧理的家庭?

    沈若梅看到是沈若兰后,特意上她跟前来炫耀了一番,今儿沈若梅穿的可是绫罗绸缎,头上插的是银镀金的簪子,腕上戴的是一只成色一般的玉镯子,这一(身shen)行头,可沈若兰的一(身shen)布衣贵多了!

    “兰丫啊,你看我今天这(身shen)打扮咋样?”她得意的抬起了下巴,等着沈若兰夸奖自己。

    沈若兰却压低声音,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说:“我听说小妾不能穿红的,要被正室夫人打大嘴巴子的,堂姐,待会儿你跟你夫主回去的时候,记得换上吧,看老丁家的长辈见到你穿红的不乐意,以为你僭越不守规矩呢。”

    沈若梅被戳到痛处,一张俏脸脸刷的一下红了,想要发火大骂这死丫头一顿,偏偏这个死丫头说的还都是事实,让她想发骂人都无从骂起。

    她咬了咬牙,冷笑几声,说:“那有什么?就算是小妾,只要丈夫宠着,照样也能活得比正室滋润舒服,更不用说比那些找泥腿子的女人享福了!”

    沈若兰点点头,附和说:“堂姐你说的是,想必姐夫很宠你吧?看你穿得绫罗绸缎的,想必姐夫给了你很多聘礼吧?我听说男人给女人多少聘礼,就证明这个女人在他心里值多少钱?他给你多少啊,说出来让我们也跟着高兴高兴呗?”

    沈若梅的脸更红了,不是是气的还是囧的,捏着帕子站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小姑娘家家的,问那些干什么,你只说你姐夫这人物怎么样就行了?”

    沈若梅指着在另一张桌儿上敬酒的小丁公子,向沈若兰炫耀,这大概也是她唯一能显摆出手的地方了。

    因为小丁公子长得确实好看,桃花眼,鹰钩鼻,长人中,白面皮,可惜这副面相正是卦学中好(淫yin)的面相,嫁给这种人,只怕这辈子也不能省心了!

    看完,沈若兰收回视线,皮笑(肉rou)不笑的说:“姐夫长的很漂亮,跟你很般配啊,你们两个简直是绝配啊!”

    一个没脑子的,一个靠下半(身shen)儿支配思维,可不就是绝配吗?

    沈若梅也不晓得她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虽然很喜欢听她说她跟小丁公子般配,但是一看她那皮笑(肉rou)不笑的样子,又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儿,就冷笑两声,尖刻的说:“我们两个是很般配,不过你跟桃花村那个种地的也很配,不都说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儿,这话果然不虚。”说完,捂着嘴巴咯咯的笑起来,大有嘲弄讥讽之意。

    沈若兰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说,“是呀,只可惜小丁公子这口锅早就配好盖儿了,你也顶多算个锅箅子而已!”

    ------题外话------

    推荐《盛世农宠:毒舌夫君,傲(娇jiao)妻》著:觉醒的虾米。

    12月31号—1月3号pk期间,求收藏。

    简介:二十一世纪的陈嫤倾赴约相亲的路上遇车祸莫名地穿越了。

    架空的朝代,一穷二白的家庭,还欠了一(身shen)债,温柔的母亲,懂事的大哥,惹祸的二哥,调皮的小妹,还有一个自己。

    父亲呢?据说上京赶考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陈嫤倾表示很忧愁,漫漫的奋斗路,好不容易家富了,极品亲戚也上门了,幸好偶然间陈嫤倾得到了一神奇空间,陈嫤倾表示我是现代人我怕谁,四个字‘揍他丫的’。

    只是后面这二货是谁?天天偷窥自己就算了,竟还明目张胆地想将她拐回家。

    请问,我同意了吗?

    简介无能,更多精彩移步正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