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分家
    “我不听我不听……”

    沈若梅捂着耳朵,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似的,哭声也又拔高一个调调,把沈大娘哭得脑瓜仁儿直疼了。

    “娘,我的亲娘啊,都说好女不嫁二夫,我现在都是丁公子的人了,你让我再去嫁给别人,还让我怎么做人啊?我不管,反正我不去吉州,也不随便家人,你们要是((逼))我,我就一头碰死——”

    沈大娘一听这话,气得直咬牙,“你个臭不要脸的,都干出那样的事儿了,你还装什么‘好女’?你也不寻思寻思,你们这点儿烂事儿都嚷嚷的满城皆知了,老丁掌柜和他夫人也肯定知道了,就算你嫁过去了,人家会瞧得起你?会让你有好(日ri)子过?长点心吧你!”

    “不会的,他不会让我受委屈的,他为了((逼))他爹娘同意娶我过门,绝食了七八天的,差点把自己给饿死,这样真心对我,又怎么会舍得我受委屈呢?”沈若兰一骨碌从炕上做起来,十分笃定的向她老娘保证道。

    “娘啊,我们俩是真心相(爱ai),至死不渝的,你跟我爹干啥非得要拆散我们呢?看我们能恩恩(爱ai)(爱ai)的过(日ri)子不好吗?”

    “你看着他绝食啦?你个虎孩子,咋那小子说啥你就信啥呢?娘跟你说,他就不是个好东西,就冲他出这个事,就是个下流胚子,哪有像他这样的,跑人家家里来干这种磕碜事儿的…。”沈大娘又开始苦口婆心地数落小丁公子不是。

    沈若梅哪听的进去啊?没等她说完,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娘,你别墨迹那些了,他那么做,还不是让你们给((逼))吗?人家也不是没正经八百的请媒人来求娶,不是你们非得不同意,才把我们给((逼))急眼了吗?”

    “你还赖上我们了?合着你干了丢人现眼的事儿都是我们((逼))的呗?”沈大娘被她的谬论给气坏了,也(情qing)不自(禁jin)的拔高了声音。

    沈若梅毫不含糊的说:“不赖你们赖谁啊?你们要是不搅合,我俩现在早就名正言顺了,我又何必背上((荡dang)dang)妇的名头?遭人家指指点点的?他也不至于被人家说三道四,坏了名声啊?还不都是你们干的好事儿,你们可坑死人了!”

    “艾玛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沈大娘捂着(胸xiong)脯子,脸气得煞白煞白的额,半天才缓过来,喘着气骂道,“你个缺心眼子的虎玩意儿,还拿那个小白脸儿当好人的,我告诉你吧,那犊子玩意儿根本就没安好心,他不是跟你埋汰他那个未婚妻又丑又病的,将来还备不住不能生育吗?昨儿我让你大哥去打听了一下,结果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沈大娘咬牙切齿道:“他那个未婚妻长的一点儿都不丑,可俊了,(身shen)子骨也一点儿毛病没有,人家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shen),从小就念书弹琴,识文断字的,姓丁那瘪犊子就是为了哄你答应才故意那么骗你的,好让你抱有希望,你说,这样的人能可信吗?再说,他自个儿的媳妇长的好家世好又是个识文断字的,等娶过门儿了,就你这样的他还能放在眼里了吗?”

    “你说啥呢啊?”沈若梅受不了的大喊一声,“我这样的?我咋样了?我哪不好啊?论模样,这十里八村的哪个姑娘比得上我啊?你凭啥就看不起我啊?就算他未婚妻真有你说那么好,也不见得就比我强啊?没见过你这么当娘的,人家那些娘都是看自己的孩子好,就你先看不起自己的孩子了!”

    “这不是看起看不起的事儿,而是姓丁的糊弄你,骗你的事儿!”沈大娘一看沈若梅没抓住主题,急忙帮她往过掰,“你寻思寻思,他要是心里没鬼,干啥要撒那慌呢?可见是个心怀不轨的。”

    “那也是因为他太在意我,怕我不同意才那么做的,我理解他!”沈若梅已经陷进去了,还没等小丁公子给他解释,就自己先帮他找好借口了。

    沈大娘一看这都不能让她回心转意,气得差点儿扇她一个嘴巴子,“你个油盐不进的糊涂东西,你就蠢吧,早晚儿有你哭那天儿!”

    “不会有那一天的,你就放心吧,丁公子对我可好了,是真心的好!”沈若梅言之凿凿,说得十分肯定,看来对那个小丁公子是打心眼儿里相信。

    跟她娘说这些话的时候,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还忽然露出了甜蜜的笑意,“再说,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我们俩不是头一回在一起了,从前兰丫家盖房子时我俩就在一块了,都好几回了,说不定我都那啥了呢!”

    她说着,神色温柔的抚上了自己的肚子。

    沈大娘给她的话给吓坏了!

    这是啥意思啊?

    未婚先有啊?

    要是这样,那不就彻底毁了吗?就算去了吉州也没用啊?谁家能娶个带崽儿的媳妇啊?

    沈大娘这边还没从震惊和恐慌中走出来,那边儿媳妇却闹起来了。

    事(情qing)是这样的——

    那天李巧莲把沈若梅跟小丁公子的事儿吵吵开后,沈德宝两口子和沈福存都对她很有意见。

    他们也都知道沈若梅平(日ri)里(爱ai)抓尖卖乖的欺负人,经常欺负李巧莲,姑嫂俩不咋对付,但都以为是一家人,就算不对付,嘴上锵锵几句哪不是了,到真章的还是自家人,没想到李巧莲竟那么毒,发现沈若梅的事儿后,不仅把沈若梅的(奸jian)(情qing)公布于众,还引着全屯子人到家里去捉(奸jian),害得老沈家名声一落千丈,几口人都没脸出去见人了!

    沈福存气急之下,当天晚上就揍了李巧莲一顿,李巧莲自认为给老沈家生了儿子,是老沈家的大功臣,岂能甘心挨揍?当天晚上就抱着孩子回了娘家,也不知在娘家说了些啥,第二天娘家一大帮人就杀上了门,非((逼))着沈福存跟李巧莲和离不可。

    而且,还有一个条件,那就上和离后孩子得归李巧莲,因为李巧莲不能看儿子呆在这样的不要脸的人家,怕名声污了将来长大了娶不上媳妇。

    沈德宝老两口子和沈福存虽然都很恼李巧莲,但是并没有想要休了她或者和离怎的,见她闹得利害,便是和离也依她,只是,老沈家的孙子必须留下,因为这孩子是老沈家的长孙,也是老沈家的根,决不能留到别人家去。

    但是,李巧莲的态度非常坚决:和离,孩子必须归她,要不就告到镇衙门去,让官差大人来处理此事。

    一旦告到衙门,就意味着沈若梅的(奸jian)(情qing)要曝光了。

    这个时代,女子与人通(奸jian)是伤风败俗的大罪,不光要脱裤子打板子,还要挂破鞋游街,更是要蹲好几年大牢,生不如死…。

    据说,凡事因通(奸jian)下大牢的女子,在监狱那几年就都被狱卒给祸害死了,很少有哪个女子能活到出大牢的。

    想想也是,一个年轻女子,因为那种事儿被关在大牢中,狱卒们还都是男的,大牢寂寞,不玩弄玩弄她们排遣寂寞,都对不起他们的职业了!

    何况,因为这事儿下大牢的女人,也不是啥正经女人,活该她们被玩儿死……

    沈德宝两口子一听儿媳妇要经官,都吓坏了,自然是一百个一千个不肯的,可又不想把孙子给儿媳妇带走。

    儿媳妇还这么年轻,离了他们家肯定还得再嫁的,这就意味着他们家的长孙要改姓变人家的孩子了。

    想到这儿,老两口子的心都像被刀子捅了似的,对儿媳妇也不敢硬气了,找了好几个说和人去劝媳妇,也勒令儿子给她道歉了,可儿媳妇就是不依。

    折腾了两天,说和人也动了一大车,最后儿媳妇终于吐口了。

    可以不和离,孩子也依旧是他们老沈家的孩子,但有一点——必须分家!

    因为她可受不了这样不要脸的家庭,也不想孩子的从小就因为这样的家庭被人不耻,必须分家,不然就得把沈若梅赶出家门去,并开祠堂把她从族谱中除去,更不许她再进家门一步!

    沈若梅虽然犯下大错,但毕竟是沈德宝两口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他们再气也断断舍不得把她赶出家门去,思来想去,最后,也只好同意分家了。

    李巧莲是跟婆婆小姑的过够够儿的了,分家时既不要房子也不要地,就要她男人这回带回来的七两银子,她想好了,等她男人回吉州时,她就带着孩子跟过去,从此以后再也不回这个破家了,该死的老婆子,心眼儿都偏到肋巴缝子去了,家里啥好的都给她那个破鞋闺女吃,她再娘家时也是爹娘手心儿的里的宝,可到了他们家,愣是成了个小受气包子,不光受婆婆的气,还得受破鞋小姑子的气,这些气她可一样都没忘,都攒着呢,这一下子都发泄出来了,真解恨啊!

    沈福存带回的七两银子除去给老太太过寿花了一两,给沈若梅做衣裳也花了四百多文,已经不够七两了,沈大爷叫沈大娘把家里原来存的银子拿出一两四钱来补上,给了福存媳妇。还找人写了文书,立了字据,往后沈福存跟沈德宝就是两家人了。

    签完文书,沈大娘大哭了一场,很是伤心,沈大爷也伤心的大醉一场,只是男儿有泪不轻禅,虽伤心,却把苦都咽到了肚子里,没有表达出来。

    沈福存原本不想分家,但是媳妇闹得太厉害,加上他也有点儿受不了沈若梅,不满意爹娘对沈若梅的偏心了,也就没太坚持的,分了家也没像他爹娘那么难过,只是心里稍微有点儿不好受而已。

    至于那个害得爹娘和大哥分了家的主儿,却她一点儿内疚的(情qing)绪都没有,甚至还有点儿还幸灾乐祸和解恨,谁让他们老两口子不让她嫁给小丁公子,阻碍她的幸福人生了,哼,把她留在家里,她就搅得他们家宅不宁,看他们还糊不糊涂了?

    沈若兰得知大爷家分家后,也没多说什么,她是现代人,没有古代人这么强烈的大家族意识,她倒觉得分家了(挺ting)好的,要不好几个小家聚在一起过(日ri)子,肯定会有矛盾的,比如劳动分工的轻重,资源分配的多寡等,要是大家长是个公平正气的,这个大家庭还能维持平和的生活,可大家长是个偏心的,一定会让子女们产生怨怼的心理,时间久了,难保不会因怨生恨,本来(挺ting)好的亲戚关系,最后都变成仇人了!

    沈若兰这几天也(挺ting)忙的,她买了一块地,就是她家北园子墙外的那个山坡,村子里有规定,村民们可以开荒地,但是没开一亩要上交一两银子,沈若兰趁着现在还没开始种地,村民们都有空,雇了十来个人,又雇了好几头老牛,一口气开了六七亩地。

    山地的土质不是很好,但是地也得靠样的,只要下足了肥料,再种上几年,就能变成好地了。

    她之所以选择在自家的后山开地而没有直接去买上等好田,也主要是图稀这儿离她的家近,只要坐在屋子里就能看到自家的地了,不管在地里种啥,都不用怕被人偷,哪怕是种瓜,只要坐在屋子里就能看着瓜地了。

    ------题外话------

    谢谢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4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投了8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8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