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章 彩霞的心思
    其实,沈若兰今天本来也想去镇上的,想去给(奶nai)(奶nai)买一件体面的衣裳留着明天过生辰时穿。

    但是,大(春chun)儿家的马车被大爷雇去了,沈若梅也跟着去镇上做衣裳去了,沈若兰可不想跟她同乘一车,倒不是怕她,而是一看见她就心烦、膈应,故而才临时改变了计划,改去挖野菜了。

    她要给老太太买衣裳,可不是出于孝顺的心理,而是因为面子才不得不这样做的。

    现在无论是她还是大爷一家,大大小小的都穿着簇新的棉布衣裳,只有老太太还穿着粗布的衣裳呢,这些年来,老太太把她所有的钱都拿去供沈德贵念书了,自己一直节衣缩食的,连件儿像样衣裳都没有,(身shen)上这件儿已经不知穿了多少年,不仅褪了色,还补丁罗补丁的,跟个叫花子差不多。

    他们都穿得新增的,老太太却穿得跟个叫花子似的,叫外人看见了也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这些儿女不孝顺呢,她倒是不在乎名声不名声的,但是得为爹和竹儿菊儿考虑啊?要是他们家被传出不孝的名声,竹儿菊儿也会跟着遭人诟病的,所以,为了他们着想,老太太这(身shen)衣裳也是非买不可的。

    为了避免跟沈若梅交集,她决定第二天起大早去镇上,买完衣裳就干回来,赶在客人来之前让老太太把衣裳给换上,也就万无一失了。

    挖野菜回来后,她特意去了一趟大(春chun)家。

    去时,彩霞姐正坐在炕沿儿上给沈大(春chun)缝衣裳呢,看到沈若兰,彩霞分外(热re)(情qing)的把她拉到炕沿边儿坐下来,又是张罗着倒茶水,又是张罗着找瓜子儿的。

    “彩霞姐,你就不用忙活我了,我就是过来问问,我大(春chun)哥明天能不能早点儿出车,我要去趟镇上,到那儿买点儿东西就回来。”

    “能,当然能了,别说能,就算不能,妹子你要用车,他也得去出啊?”彩霞姐笑着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打开炕柜儿,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笸箩,小笸箩里装的都是炒熟了的瓜子儿,彩霞抓了一大把瓜子儿,塞进她的手里。

    “谢谢彩霞姐了。”

    沈若兰接过瓜子儿,‘咔倍儿咔倍儿’的嗑起来,一边嗑一边儿笑嘻嘻的八卦说,“彩霞姐,你跟我大(春chun)儿哥成亲这么久了,咋还没要孩子呢?”

    彩霞的脸倏地一红,目光有点儿躲闪,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嗔怪说:“小丫头蛋子家家的,打听这些干啥?吃你的瓜子儿喝你的茶得了,有那份儿闲心,还是琢磨琢磨往后咋跟你婆婆相处吧,我可跟你说,你那个婆婆可不是个好相与的,还有你大伯嫂子和你小姑子,都不是善茬子,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省得将来嫁过去受欺负。”

    提到崔氏和张金凤等,沈若兰的好心(情qing)瞬间无影无踪,她翻了个白眼儿,说:“彩霞姐,你可真会煞风景!”

    彩霞一看她这样儿,‘噗嗤’一声笑了,说,“我逗你呢,就算你婆婆小姑子和大伯嫂子都不是好相与的,你公公和二勇却都是好的,放心吧,你家里你公公当家,他最有正事儿了,不会让你婆婆和你小姑子作妖儿的。还有二勇,那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憨厚老实踏实稳重,你嫁给他,将来肯定不能受苦。”

    沈若兰呵呵一笑,“你才比人家大几岁呀?就看着人家长大的,叫你那么一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都三四十岁了呢!”

    彩霞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儿郁闷的说,“我长得胖,显老,乍一瞅可不像三四十岁的老娘们了咋地?”

    “才没有呢,你要真跟三四十岁的老娘们似的,我大(春chun)儿哥能把你当宝儿似的吗?”沈若兰捂着嘴笑,又忍不住把昨儿她给沈大(春chun)吃螃蟹,沈大(春chun)舍不得吃,要拿回来给她吃的事儿学了一遍。

    彩霞听了,也跟着笑起来,脸儿红红的,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脸上却是一副幸福的表(情qing)。

    大(春chun)儿现在心里眼里就只有她一个,再没有别人半拉影子了,每天挣的钱都一文不少的交给她,有点儿啥好吃的也是自己一口舍不得吃,都留给她吃,家里的活儿也抢着干,就差没扛个板儿把她供起来了。

    彩霞觉得很幸福,能把自家的男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也就不枉她吃那副伤(身shen)子的药诈孕,装流产陷害尤氏了。

    彩霞是个聪明通透的,大(春chun)对她好,她也以同样的感(情qing)回报他,因为感(情qing)都是相互的,若人家对你好,你理所当然的接受,却不知道付出,时间长了,不管多深的感(情qing),也会被消费光的。

    大(春chun)那个破败的家,自从她嫁过来后,就变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了,家里家外都被她装扮一新,墙上贴着五颜六色的剪纸画,窗户上贴着漂亮的窗花,窗台上还养了许多从段家要来的花卉植物,把从前那个灰扑扑的家装扮的生机勃勃,(春chun)意盎然的,让沈大(春chun)格外喜欢呆在家里。

    不仅如此,在生活中对沈大(春chun)也是关心备至,沈大(春chun)没娶她之前,就是一个没人瞅没人看的鳏夫,有时候几个月都不洗一回澡,也不换一回内衣,就那么脏着,现在有彩霞经管着,三天两头的给他烧洗澡水,叫他、洗头,换衣裳,把他洗的干干净净的,可得劲儿了,还总换衣裳,从前他的衣服总是埋汰的看不出颜色来,臭烘烘的,但是现在的衣服上却总带着皂粉的香味儿,让他一闻到这味道就想起他媳妇来。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从前跟尤氏鬼混的时候,尤氏可从来不给他洗一回衣裳,就知道管他要钱要粮食的,他(身shen)上不洗澡,脏着臭着她也不嫌弃,因为她自己也不大(爱ai)讲卫生,冬天一脱衣裳的时候(身shen)上都直往下掉皮子,哪像彩霞似的,总把他伺候的干干净净,自己也(身shen)上洗的香喷喷的,无论闻起来还是摸起来,都比尤氏舒服多了。

    再不知不觉中,彩霞已经完完全全的取代了尤氏,占据了沈大(春chun)心里所有的空间,成了沈大(春chun)命里必不可缺的一部分了。

    沈若兰又跟彩霞说了会儿话,就起(身shen)回去了,并跟她约好了明天五更让沈大(春chun)来接她。

    当天晚上,沈大爷从镇上回来了,还特意上沈若兰家报一次账,这回他买了八十斤猪(肉rou),二百个鸡蛋,三十斤白酒,还买了些萝卜土豆等蔬菜,总共花了二两银子,就是照着两家人一家一两银子花销的。

    虽然在有钱人眼里看这二两银子的酒席不算啥,但是在乡下认得眼里,二两银子的酒席就算的上数的了。

    沈大娘很心疼那一两银子,开始的时候看老头子也儿子要买酒买(肉rou)的,也是横把竖挡的,但是儿子的一句话,让她顿时灭火,撒手不管了。

    沈福存说:“等将来您过六十大寿时,我也按今儿咱们给我(奶nai)准备的标准给您准备。

    沈大娘一听这个,顿时不敢拦着了,不然给孩子做个坏榜样,将来报应到自己(身shen)上,那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于是,沈大爷和沈福存才顺利的把酒菜置办回来。

    沈若梅和李巧莲的新衣裳也都做出来了,两人儿得了新棉布,都高兴的什么似的,因为明天要出席场合,全村子的人都能看见她们了,姑嫂俩都希望自己能惊艳出场,好尽兴的显摆显摆。

    所以,沈大爷把菜买完后,她俩也说啥都不回来,非要在那儿等着,一直等到裁缝把她们的衣服做完,才贪黑赶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