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沈大姑道歉
    早上,沈若兰吃完早饭,就拎着个筐子,找了把镰刀,到山上去挖她心心念念的野菜了。

    倒不是她有多(爱ai)吃野菜,而是想试试野菜涮火锅好不好吃,要是好吃的话,她家的火锅店里倒是可以大量的引进些,一定好卖!

    当然,还可以缅怀一下小时候挖野菜时的那种(情qing)怀,顺便装一把文艺女青年得瑟得瑟,以抒发一下(春chun)天到来的喜悦之(情qing)!

    瘦丫也跟着她一起去了,现在家里多了冬儿和冬儿(奶nai)(奶nai),有人看着,她就可以放心离开,去做点儿自己想做的事儿了。

    “兰丫,咱们上小东山儿去挖,那的芹麻菜厚,苦麻菜也不少,还有婆婆丁和小根蒜呢!”

    对挖野菜,瘦丫简直可以堪称行家了,从前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是起早贪黑的挖,然后晒干了留着冬天家里没粮食时充饥。

    可惜,不管她有多卖力气,挖多少,家里揭不开锅时,第一个挨饿的一定是她,她挖的那些野菜,都理所当然的进了她(奶nai)(奶nai)和爹娘弟弟的嘴,她和妹妹们只有看着眼馋的份儿.....

    想想从前的(日ri)子,简直都不是人过的,现在回头看看,她都好奇,真不知那些年她是咋熬过来的?

    再在看看现在生活,跟过去比起来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啊!

    到了小东山儿,也就是村子东面的山,看到很多女人和半大孩子在山上呢,有的在挖野菜,有的在拾柴火,还有几个小不点儿是来玩儿的。

    看到沈若兰,大家都(热re)(情qing)的跟她打招呼。

    桂生子媳妇说:“兰丫,你咋还来了呢,不是大庆媳妇给你们家挖野菜吗?咋地,她挖的还不够你们吃啊?”

    原来,自从野菜出来了,秋萍嫂子就自动的帮沈若兰家挖野菜,喂那些小鸡崽子和小鹅崽子,秋萍嫂子和大庆哥总觉得沈若兰一天给他们五十文钱太多了,不好意白拿人家的,就尽可能的帮她干活儿,这不,野菜一出来,正好赶上家里的小鸡小鹅出壳,秋萍嫂子就把挖菜的活儿给揽下了,天天都挖上溜满一筐菜送过去,一直到现在还坚持着呢。

    沈若兰笑道:“秋萍嫂子给挖的是喂小鸡小鹅的,我挖的,是留着我们自己吃的。”

    “艾玛呀,你家还用吃这个吗?”

    沈若兰一说是自己吃的,半山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愣愣的看着沈若兰。

    在她们的心目中,野菜是只有吃不起粮食的人才会吃的东西,像兰丫这么有钱的人,是不会去稀搭吃这玩意儿的。

    沈若兰呵呵一笑,哪好意思说自己就是来得瑟的呀?只好说:“我喜欢吃,就过来挖点儿,想等过两天回吉州带过去吃。”

    “哎呀,你喜欢吃这玩意儿啊?早说呀,早知道你喜欢吃,我早给你送过去了。”

    桂生子媳妇一拍大腿,像后悔多大个事儿似的,又大踏步的走过来,把自己篮子里半土篮子的野菜都倒进了沈若兰的篮子里,另外几个挖野菜的媳妇们也不甘示弱,争着抢着的要给沈若兰野菜。

    沈若兰的内心是拒绝,但是这些(热re)(情qing)的嫂子大娘们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哎呦,你就拿着吧,跟我们还客气个啥啊?”

    “就是,这也不值钱,满山都是,我们再挖不就得了吗?”

    “这些你先拿着,等我回头挖了再给你送过去哈!”

    “还有我还有我,回头我也给你送去,你等着啊——”

    她大姑沈秀云也在,看到大伙儿对沈若兰如此亲近(热re)(情qing),一张脸上顿觉火辣辣的,眼睛都不知该往哪看了。

    哎!

    这会子,她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个侄女儿能出息成这样,打死她也不会去得罪她啊?

    现在好了,差不多全屯子的人都受到这个侄女的恩惠和好处了,她这个亲姑姑却只有在一边儿干眼馋的份儿。

    跟她一起挖菜的这些老娘们,都是在她家盖过房子的,都在她那儿没少挣,家家都钱儿是钱儿,粮是粮的,来这儿挖野菜也不是为了救(春chun)荒,这里边儿为了救(春chun)荒挖菜的,大概只有她一个吧!

    一个跟她走的还算近的妇女,小声儿跟她嘀咕说:“兰丫现在这么出息,你咋还端着绷着呢?你是她亲姑姑,跟她道个歉认个错儿,她还能真记恨你一辈子咋地?你看看你大哥多(奸jian),人家就跟着你二哥家发财了,今儿一早上我就看见他雇了大(春chun)的马车上镇上置办你老娘的寿宴嚼裹去了,穿一(身shen)纯棉布的新衣裳,你大嫂也穿那么一(身shen)儿新的,人家借光发达了,你们家还挨饿呢,也不知你端着那臭架子有啥用?”

    沈秀云咬了咬嘴唇,低声说:“我这不是抹不开吗?你说我(挺ting)大岁数,还是她的长辈,上赶子跟她贴贴乎乎的,她要是不勒给我咋整?多丢脸啊?”

    那个女人撇撇嘴:“脸值多少?不饿肚子才是真格的,兰丫不是那种(爱ai)计较(爱ai)记仇的,只要你拿出诚意道歉,她不会揪着你们家那点儿过错不放的。”

    “但是,你要是道歉的话可得诚信点儿,兰丫的心眼儿多着呢,你要是想耍花花心眼子,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她不能原谅你不说,没准儿还更看不上你了。”

    沈秀云低下头,看着沈若兰站在那里,笑意晏晏的跟大伙儿说话呢,就咬了咬牙,走过去。

    “兰丫,你这些菜能拿动吗?姑帮你拿回去吧!”说着,伸手就要接沈若兰的篮子。

    沈若兰(身shen)子一侧,让开的她的手,不冷不(热re)的说:“谢谢,我能拿动,不用你了。”

    沈秀云一看沈若兰的态度,客气、冷漠,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似的,对她都不如对这些邻居老娘们们亲,心里不(禁jin)酸酸的,懊悔,难过,失望,沮丧,各种(情qing)绪交织着。

    虽然她(性xing)子强势,但是这会儿真的硬不起来了,自从二哥家盖起那座气势恢宏的大房子,或者,自从二哥带着大哥家俩小子出去做买卖,大哥家现在过得红红火火的,她就知道自己在兰丫这儿再也耍不起威风了,现在她心里唯一想的,就是咋能让她原谅自己,接纳自己这个姑姑。

    沈若兰本来跟大伙儿聊的(挺ting)开心的,见沈秀云来了,顿时失去了聊天的兴致,就跟大家说了一声儿,带着瘦丫往回走了。

    走了一段儿后,瘦丫低声说:“你大姑在咱们后边儿跟着呢!”

    沈若兰冷哼一声:“别回头,也别理她,要跟就让她跟去。”

    俩人又走了一段儿,沈大姑忽然出声了。

    “兰丫——”

    沈若兰立住脚步,回过头,态度依旧是冷淡疏离:“你有事儿?”

    沈大姑揪着衣角,红着脸说:“姑想跟你说,从前是姑不好,做了不少你看不上眼儿的事儿,姑知道错了,姑对不起你,姑跟你认错儿......”

    沈若兰挑了挑眉,“就这些?”

    沈大姑愣了一下,“呃......”

    沈若兰淡淡一笑,“好,我知道了。”

    她没有说原不原谅她,沈大姑也不知道她这样是原谅她了还是没原谅,见她转(身shen)又要走,急忙上前几步,焦急的说,“兰丫,姑还想跟你说,你能不能看在咱们亲戚一场的份儿上,帮帮姑姑姑父和你弟弟,我们家都断粮七八天了,这些天光吃野菜都吃得跑肚拉稀的,屯里人都知道姑过去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谁也不肯借粮食给我们,我们一家子眼瞅着就要饿死了!”

    沈大姑没有说慌,家里确实已经断粮了,这些天来虽有野菜充饥,野菜的大部分成分都是水,吃到肚子里水了吧唧的,一走到肚子里只响,跟刚饮完水的骡子似的。而且还不经饿,两泡尿下去,肚子就又空了。

    没有粮食,不管吃都多少野菜,肚子都是饥饿的状态,难受极了。

    还有,野菜太难吃了。

    虽然这玩意儿被很多现代人追捧的神乎其神的,什么天然有营养,抗癌又去病的,但要是把它们做为主食,而且没有油,也没有现代的那些调料,就只一大锅绿了吧唧的野菜,煮熟了的味道绝对不好吃,跟猪食极其相似,特别是有些野菜还发苦发涩,吃得嘴里都直反酸水呢。

    宝根这两天就闹肚子呢,拉得都起不来炕了,要是再吃下去,孩子肯定得病倒了。

    沈秀云虽然(爱ai)面子,(性xing)子也(挺ting)倔的,但是得分啥事儿,她的脾气和面子,在跟她儿子的健康相比之下,就啥都不算了,现在,只要能借到粮食给她宝根吃,就是让她给人磕头都行。

    想到宝根躺在炕上哼哼唧唧的样子,沈大姑的心里难受极了,她哭了,是真心的哭,“兰丫,姑现在真是走投无路了,谁都不借我们粮食,可要是再没粮食的话,我们一家子真得饿死了,难道你就忍心看你姑你弟弟活活饿死吗?”

    沈若兰冷眼看着她哭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夏芍这才道:“说起来,你们饿不饿死还真跟我一点儿关系没有,想当初我饿的要死的时候,也没看你这个姑姑帮我一个饼子一碗粥的,就凭这,我不帮你谁也挑不出啥来。”

    “但是,看在都是老沈家子孙的份儿上,我这次不计前嫌帮你一次,但我不会借给你钱,也不会借给你粮食的,我跟我大爷打一声招呼,你去他家借去,等到秋打了粮食必须得还人家,还得给人家出一张欠条,要是你想赖账或者还不上了,按我大娘那(性xing)子,一定会拿这张欠条去镇衙门告你的,还不还你可得掂量好了。”

    沈秀云赶忙点头,感恩戴德地道谢,“还,我还,我指定还......”

    “那就好,明天我就去跟我大爷说,你明晚就过去称粮食吧。”沈若兰说完,就跟瘦丫挎着篮子走了。

    沈秀云望着沈若兰苗条(挺ting)拔的背影,心里百味杂陈的

    自家这孩子,是她看走眼了……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心里也清楚,从前她做下的事儿太过分,这孩子是记仇了,虽然不至于报复她,但是想叫她再认她这个姑,恐怕难了!

    沈若兰和瘦丫把野菜拿了回去,就挑了一些不大好的,放在院子的墙头上晒了起来,不是要晒成野菜干儿,而是要把它们晒得水分大量流失,呈半干儿状,那时候再吃,就艮艮啾啾的,蘸着点儿鸡蛋酱,就着二米饭吃,可香了。

    沈若兰(爱ai)吃野菜的消息,不到一天的时间就传遍了全村,于是,村里的老娘们儿们纷纷上门儿来送野菜,到晚上的时候,家里院子都快要让野菜给堆满了。

    ------题外话------

    给大家推荐一下幺儿的完结文

    空间之农女皇后

    五女幺儿

    一朝穿越,金牌保镖穆采薇变成了被活活饿死的农女穆采薇。

    家徒四壁,米缸空空,面对面黄肌瘦的母亲和嗷嗷待哺的幼弟幼妹,穆采薇撸起袖子,振臂高呼:“姐要致富!”

    虽然前世走的是高冷路线,但此一时彼一时。

    小摊前,穆采薇扎着围裙,奋力叫卖:“炸串、炸串,各种的炸串

    布庄里,穆采薇娴熟的拨着算盘:”这些q版的绸缎就买五十两银子一匹吧

    很快,大晋国的子民都知道了,大晋国的首富不仅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女,还是个乐善好施的慈善家!

    穆采薇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随便便做了几件慈善,竟得到了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神奇空间!

    还得到了一桩令她“难以启齿”的——姻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