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不想提那个孽障了
    安安一看母亲那副样子,就知道她一定是在太后面前又露出跋扈善忌的样子了,不由得一阵头疼。

    “母亲,女儿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在太后面前露出善忌不贤的样子,要尽量的在她面前表现的温婉大度,您怎么就不听呢?”安安忍不住抱怨道,她母亲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这下子,太后一定会因为她的态度而迁怒自己的,自己明明没有善忌,也肯定无辜躺枪了。

    荣嘉大长公主见女儿有抱怨之意,也不高兴了,说:“我不也是为你担心才那样的吗?万一那个小((贱jian)jian)蹄子真把老七勾得迷了心窍,到时候他宠妾灭妻怎么办?还不如现在结果了她,一了百了呢!”

    安安见母亲也不高兴了,急忙把态度又缓了下来,握着她的手,道:“母亲,女儿刚才也是一时心急了,出言无状,母亲可不要怪女儿。”

    荣嘉大长公主哪舍得怪她啊?见女儿跟她认错了,就抬起手,慈(爱ai)的摸了摸女儿步摇上的流苏,道:“母亲怎么会怪你呢,母亲只是觉得有些事当断则断,免得给自己留下祸根,眼下她已经入了老七的眼,只怕已经入了心也未可知呢,留着她万一成势了,将来你的(日ri)子会不好过的。”

    安安摇摇头,款款道:“怕她成势,那就找人盯着她,让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尽在咱们的掌控中,但是,决不能杀了她,母亲忘了爹和那个穆家女人的事儿了吗?您虽然把那个((贱jian)jian)女人杀了,可爹不也还是想了她一辈子,恨了您一辈子吗?这次也是一样的,眼下他正得王爷的心,咱们若是杀了他,王爷一定会记恨咱们的,到时候女儿嫁过去也不会有好(日ri)子过,女儿觉得,想摆布那样的女人,最好的法子不是杀了她,而是把她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让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咱们的眼睛,一有机会就收拾她,给她双小鞋穿,慢慢的,等男人厌弃她,不在意她了,怎么处置她就随咱们了……”

    安安的声音很柔,很软,但是说出的话来却能让人毛骨悚然,连荣嘉大长公主都怔了一下,像被女儿这(阴yin)测测的话给吓住了似的。

    不过,到底是她的女儿,荣嘉大长公主很快就缓过神来,并十分赞同女儿的观点。

    “还是我的安安聪明,行,母亲听你的,母亲这就找人去吉州,帮你盯着那个小((贱jian)jian)婢去。”荣嘉大长公主是个急(性xing)子,嘴上说着,人已经站起来,急着赶回去安排了。

    **

    宫里

    “母后不用生气,要女儿看这是好事儿,您不总怕老七好上男风吗?现在总算不用怕了吧?”玉容长公主坐在孝端太后的(身shen)边,揶揄着笑道。

    孝端太后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哀家正心烦,你还来嬉皮笑脸的,当心哀家着人把你赶出去。”

    玉容长公主道:“母后,您心烦什么呢?从前老七不喜欢女人您心烦,常常是左一波右一波,想方设法的往老七那儿塞人,现在老七好容易有喜欢的女人了,您又心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孝端太后道:“就是因为他太喜欢那个女人了,哀家才心烦呢,要是他对那个女人光走肾不走心,哀家也不心烦了,可照现在这(情qing)形,老七显然是对人家动着心了,能入得了老七的眼的,必定是个极好的,若这女子是个出(身shen)好的,给老七娶为正妃,那当真是再好没有了,瞧着他们夫妻和谐,一体同心,哀家也能高兴,可她偏偏出现这么低,又不肯做妾,只怕老七将来真的被迷了心窍,以后为她和正妃分生了,这不是哀家乐意看到的。”

    “更何况,做大事的男人,怎么能整(日ri)的儿女(情qing)长?宠(爱ai)个女人没什么,却不能动了真(情qing),被女人左右心(性xing)。何况,这姑娘已经订了婚,只怕家中订的那门亲事才是她的心头好,不然也不会拒绝老七了,这若是被老七用了强,将来放在老七(身shen)边儿,难保不会因怨生恨,总归是个隐患,叫哀家如何能够不烦心?”

    玉容长公主听到太后的分析,深觉有理,沉默了一会儿,道:“那母后打算怎么办呢?要么,就像荣嘉大长公主说的,把那狐狸精灭了,也省得老七分心。”

    孝端太后叹了口气:道:“老七都二十多岁了,好容易有个心(爱ai)的女人,哀家虽不喜,但也不忍心看他伤心,更不想为了女人伤了我们母子的(情qing)分,哎,罢了罢了,且先随他去吧,哀家不想再提那个孽障了,一提他哀家就闹心。”

    玉容长公主道:“母后这话可是没有的,母子连心,七弟是您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可能为了小丫头跟您生分?照女儿看,母后就是太在意七弟了,处处忧心,关心则乱,莫不如做个撒手掌柜,由着他去,您还能少((操cao)cao)点心。”

    孝端太后摆了摆手:“你且回去吧,哀家卷了,要眯会儿……”

    玉容长公主急忙起(身shen),扶着孝端太后躺下去了,又帮她盖好被子,冲她福了福(身shen),出去了……

    **

    当晚,沈若兰等回到村里时,天已经黑了。

    到家后,大(春chun)主动留下来帮忙,沈大娘也把沈大爷和沈福存打发过来了,还有路上遇到的两个村民也都一起帮忙,把沈若兰定做回来的家具摆放在了新房子里。

    一件件新颖适用的家具,泛着松木的淡香,使新房子里充斥着一股子家的气息,沈若兰挨间屋子的走着,看着,越看越喜,都有点儿不想再回吉州去了。

    她要快点儿把吉州那边儿安排完,快点儿把爹娘和弟弟妹妹们接回到靠山屯里,她觉得,这世上哪都不如靠山屯儿好,只有呆在这里,她才有归属感,才有家的感觉。

    沈大爷看到二房越来越好了,心里也跟着高兴,还坐在木质沙发上,跟沈若兰唠了一会儿。

    先唠了她娘和她弟弟妹妹们的事儿,沈福存已经偷偷的把二婶儿带着一双弟弟妹妹回来的事儿告诉他爹了,但是只告诉了他爹,没告诉别人,二叔说过要叫他保密,不许他对别人说,只可以告诉爹一个人。

    沈德宝听闻此事后,自然是震惊不已,但是家里人多眼杂,他也没法跟沈福存细问,正好这会儿得空,就跟兰丫把心里那些疑问都一一的问了。

    沈若兰跟他简单的说了娘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沈德宝听后唏嘘不已,还说等开(春chun)种完地,要到吉州看看兄弟媳妇儿和一双侄儿侄女儿呢。

    之后,沈若兰跟他说起了后天老太太寿宴酒席席面的事儿。

    沈大爷也同意沈若兰的观点,要好好((操cao)cao)办老娘的六十大寿,这回福存拿回七两银子呢,家里宽绰了,置办点儿像样的酒菜对他家来说已经算不上压力了。

    有了大爷的保证,沈若兰放心了,她拿出一两银子,说:“那就请大爷全权做主吧,我就不跟着参与了。”

    要是她做主的话,不管买什么,大娘肯定都得嫌贵,又得好像她贪墨了银子似的,不如教给大爷全权处理,到时候,买多了买少了,买贵了买((贱jian)jian)了,那都是他们自己家的事儿,跟她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大爷接过银子,承诺说:“放心吧,大爷肯定能把这事儿办的风风光光的,决不能给咱们老沈家脸上抹黑。”

    第二天一早,沈大爷雇了沈大(春chun)的马车,带着一大家子人去了镇上,沈大爷和沈福存是去置办老太太寿宴的嚼裹去了,沈若梅和李巧莲是去镇上的成衣铺子做衣裳的,沈大娘陪着她们,主要是配着她闺女,就怕她闺女偷着溜出去找那个小丁公子。

    ------题外话------

    推荐好友舒薪的种田文

    彪悍农女,丑夫宠上天

    另外,幺儿还要谢谢这些天来给幺儿投票的亲亲们,谢谢大家的心意,幺儿都看到了,你们的鼓励就是幺儿码字的最大动力,太感谢大家了,群摸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