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滴262章 姑嫂大战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沈若梅的脸色还是不大好,对哥哥嫂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沈大娘早上烫了点苞米面子糊糊,沈若梅不愿意吃,就拿出一块绿豆糕,就着一碗糖水,一边吃一边喝。

    李巧莲看着沈若吃得津津有味的,就皮笑(肉rou)不笑的说:“梅儿啊,把你那绿豆糕给我一块呗,你大侄儿都五个月了,我寻思着想给他加点辅食,这绿豆糕搁水泡化了他准能(爱ai)吃。”

    沈若梅正为那块棉布生气呢,听她还敢跟自己要绿豆糕吃,当即尖刻的说:“可得了吧,别拿孩子做幌子了,你想吃就说你想吃得了,拿孩子当啥挡箭牌啊?孩子才五个月,你让他吃那玩意儿,也不怕把孩子卡死?”

    当娘的听到有人咒她的孩子,脾气再好的都受不了,何况李巧莲还不是好相与的,听到沈若梅的话后,跟被呛了肺管子似的,当即怒道:“沈若梅,你说的是人话吗?我儿子是你亲侄儿,哪有为了口吃的就咒个人侄儿死的?你还是人吗?你要是舍不得那口吃的,大不了我们不吃不就完了吗?又何苦咒这么小个孩子呢?有你这么给人当姑姑的吗?”

    沈若梅不甘示弱道:“哼,嫌我这姑姑当的不好,那你这嫂子就当的好呗?你要是当的好,就把你那块儿布料给我呗,要是给了,我立马就把那些点心全都给你。”

    李巧莲咬牙道:“那是我男人给我买的,凭啥给你?”

    沈若梅冷笑:“那点心还是我哥给我娘买的呢,我娘说给谁就给谁,你能咋地?”

    李巧莲吵不过她,就委屈的看着沈福存,泪眼汪汪的,“福存,你听见没,你那好妹子咒咱们儿子死呢!”

    沈福存在听到沈若梅说‘你也不怕把孩子卡死’几个字时,心里就很生气了,又见媳妇被气得泪眼汪汪的,不由得板下脸,说:“梅儿,不是哥说你,你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这么说你侄儿呢,就是两旁世人的孩子,你嘴也不该这么损啊!”

    沈若兰本来就因为她哥没给她带礼物憋着一口气呢,见他哥帮她嫂子挤兑自己,更不乐意了,尖利的说:“我咋不懂事儿了?我说的不对吗?本来就是她馋了要吃,非要往孩子(身shen)上遮,你不说你的馋媳妇倒来说我,看我好欺负呗?”

    李巧莲听沈若梅叫自己馋媳妇,气得火星乱蹦的,气急之下,(阴yin)阳怪气的说:“你养过孩子咋地?你咋就知道五个月大的孩子不能吃绿豆糕?”

    外面都传沈若梅跟小丁公子打过一个孩子,把沈若梅冤枉的差点儿去死,李巧莲就故意说‘你养过孩子咋地’,就是为了磕碜她,羞辱她、恶心她,以达到报复的目的呢。

    果然,沈若梅听到李巧莲的话,气得哇的一声哭起来,拉着沈大娘的手:“娘,你听着没,这一大早上的,他们两口子欺负我,还拿那么恶毒的话挤兑我,这不是((逼))我去死吗?”

    本来,沈大娘在听到沈若梅说‘你也不怕把孩子卡死’几个字时,还怪她闺女嘴黑,本想说她几句的,但是见沈福存帮着李巧莲派她闺女的不是,也就不忍再说她了,及至儿媳妇又拿外边儿那些流言蜚语敲打、磕碜她闺女,更是把沈若梅的不是忘得一干二净,就光顾着心疼她闺女,生儿媳妇的气了。

    “李巧莲,你会说话就说,不会说就别放(屁pi),梅儿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你这养孩子养孩子的,是想坏了她的名声咋地?再让我听见你说缺德这话,看我撕不撕了你的嘴!”

    李巧莲自从生下儿子,就以老沈家的功臣自居,不肯再像从前那样轻易受婆婆的气了,现在又看她男人那么能挣钱,心里就更有底气了。

    哼!这一家老小都得指着她男人养活呢,她不给他们脸子看就不错了,凭啥还让她受他们的气啊?特别是沈若梅那个破鞋,平(日ri)里抓尖卖乖的,名声顶风都能臭出十里地去,就她这((逼))样的,鸟么悄的在一边拉呆着她都瞧不起呢,还敢跟她得瑟?她当然不会让着她,坚决跟她们壳到底了!

    “娘,沈若梅说我儿子卡死你没听着吗?凭啥不说她光说我啊?她要是不咒我儿子死我能说她吗?和着就她是你亲生的,福存是你大道上捡回来的呗?有你这么当老人的吗?心眼子都都偏道肋巴缝子去了!”

    李巧莲不甘示弱,巴拉巴拉的怼了回来。

    沈大娘一看儿媳妇敢跟她对着干,气得直拍着桌子:“福存,你聋了吗?没听着你媳妇在这儿派你娘的不是呢吗?你还不拿大嘴巴子扇她,是等着你老娘被她气死吗?”

    沈大爷见闹得不可开交,怕沈福存真个打了媳妇不好收场,也怕沈福存不肯打他媳妇卷了老婆子的脸,急忙怒吼一声喝止:“行了,都少说几句吧,一大早上的,一个个破马张飞的,没一个好东西,也不怕人家听着了笑话!”

    沈大娘瞅着老头子脸红脖子粗的急眼了,怕老头子揍她,就不敢再说了,李巧莲把该说的都说出去了,也不生气了,端起碗若无其事的喝她的玉米糊糊,沈福存低声道:“爹,你别生气,我不说了……”

    他们是都消停了,但是沈若梅却没消停,她被李巧莲挤兑磕掺,还指着她娘((逼))她哥打李巧莲一顿大嘴巴子出气呢,见她爹和稀泥,这事儿不了了之了,又委屈又生气,就哭着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沈大娘一看她闺女哭得那么惨,也吃不下去了,赶紧起(身shen)进屋去哄了,临走时还不是好眼睛的瞪了李巧莲一眼。

    李巧莲撇撇嘴,很是不屑。

    切,那么个破鞋闺女,也就她还当宝儿吧,换别人养活那么个不争气不要脸的闺女,非掐死她不可!

    **

    早上,沈若兰吃过早饭后,就去了沈大(春chun)儿家,要雇沈大(春chun)的马车进城一趟,一来是给段夫人送花样子,二来去把家具拉回来,三来去看看东儿和他(奶nai)(奶nai),问问他们啥意思,是想继续留在农安还是跟她上吉州去。

    大(春chun)听到沈若兰要雇车,二话没说就去(套tao)车了,彩霞许久不见沈若兰,就拉着她唠了一会儿嗑,跟她打听了一下她们在北边儿的事儿。

    彩霞最喜欢跟沈若兰说话唠嗑了,觉得跟她说话比跟屯子里这些没见识的老娘们说话有意思多了,就多说了几句。

    沈大(春chun)(套tao)好车后,看到他媳妇跟沈若兰唠得火(热re),也不追,就站在外面等着,一直等到俩人唠够了,沈若兰出去了,才扬着鞭子赶车出发。

    沈若兰还不知道彩霞‘流产’的事儿,见沈大(春chun)对彩霞这般体贴,很是欣慰。

    彩霞姐姐是个好人,值得大(春chun)好好对待,看着他们恩(爱ai)和谐的样子,她也替他们感到高兴!

    马车快走到村口的时候,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大(春chun)儿,等等我们!”

    沈若兰撩开车帘往后看时,却是大娘跟沈若梅追来了。

    原来,沈大娘见家里都有棉布衣裳了,就她宝贝闺女没有,心疼不过,正好现在手头宽裕,就要带着闺女去扯一块花布,也给她闺女做一(身shen)儿棉布衣裳。

    沈若梅哭了一早上,听到她娘要给她去扯花布,就不哭了,又是洗脸又是梳头的,把自己拾掇的整整齐齐的,跟她娘一起出来了。

    娘俩本来打算走着去镇上的,但是走到一半儿时,忽然看见了沈大(春chun)的马车,就寻思问问他要去哪,要是往镇上去,她们娘俩正好跟着搭一段儿方便车。

    沈大(春chun)停下车,扭头对沈大娘道:“婶子,召唤我噶哈啊?”

    沈大娘满脸堆笑的说:“婶子想问问你上哪去,我跟你妹子要上镇上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搭你一段儿方便车。”

    沈大(春chun)笑道:“我这车叫兰丫包了,你问问兰丫愿不愿意拉你们吧,她要是愿意,你们就上来吧。”

    沈大娘一听沈兰丫包了车子,心里小小的嫉妒了一下,这丫头,有钱了就是不一样了,出门就包车,还这是舍得花钱啊!

    不过嫉妒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欣喜。

    要是沈兰丫包的车,她们当然能跟着坐了。

    沈若兰在车里听到了,掀开车帘儿道:“上来吧大娘,不过我不去镇上,去县城,你们能跟着坐十多里地,剩下的那段路,就得你们自己走着去了。”

    沈大娘一听沈若兰要去县城,心中一动,飞快的算计起来。

    她们要是也跟着她去县城的话,来回都有车子了,就不用走着走了,再有,她这个当大娘的跟她进城一趟,她咋地也得请她们吃顿饭啥的啊,反正家里也没啥事儿,不急着回去,还不如带闺女进县城见识见识呢,正好梅儿还一次都没去过县城呢!

    这样想着,就满脸是笑的说:“去县城,那可太好了,我们也跟你一起去吧,正好我要给你梅姐买块儿花布,咱们镇上的花布样子太少,去县城还能好好挑挑。”

    沈若兰笑道:“行啊,那你们就上来吧。”

    “哎哎!”

    沈大娘占着了便宜,眉开眼笑的往车上爬,一边爬一边儿招呼她闺女,“梅儿,上来啊,娘带你进县城逛去。”

    沈若梅虽然不愿意坐沈若兰的方便车,但是听到去县城,还是很动心的,就拉拉着脸跟着她娘上了车。

    一坐下,沈若梅就被沈若兰给深深的打击到了。

    只见沈若兰端坐在那里,面容(娇jiao)美,体态匀称,穿着一件浅黄色的棉布短襦,下面是一条藕荷色的棉布长裙,长裙上还绣着精致的花纹,连脚上的鞋子都绣着好看的花朵,浑(身shen)上下无一处不优雅,无一处不精致。

    看到这样的沈若兰,沈若梅感到深深的嫉恨,恨得她恨不能扑上去,挠花了她那张比自己还好看的脸,再把她(身shen)上的棉布衣裳扒下来,撕个粉碎……

    沈若梅今天穿的,是一件暗红色的粗布的夹衣,衣裳上不仅打了个补丁,颜色染的还不均匀,但这件衣裳在屯子里的女孩子中,就算是好的了,也是沈若梅最好的一件儿衣裳了,她平时都舍不得穿的,也就是今儿进城才拿出来穿的。

    但是,她最好的一(身shen)儿衣裳,在沈兰丫面前,却无异于一个叫花子,这让沈若梅很是抓狂,看沈若兰的眼色更恨了。

    沈若兰也注意到沈若梅的眼神了,但是懒得理她,就跟沈大娘唠了几句,主要是唠后天老太太过生辰怎么((操cao)cao)办?

    一提起这个话茬,沈大娘显得很气愤,说:“老太太说了,要自己((操cao)cao)办,咱们只管拿银子就是了,她要大摆筵席,让咱们两家给她出嚼裹钱呢,哼,这准是沈德贵的主意,那个败类的玩意儿现在废了,不寻思考状元了,就钻钱眼子里去了,让咱们拿酒席钱,他收礼份子,美死他了呢?”

    ------题外话------

    谢谢

    yscg016投了4张月票

    痠辣土豆絲投了4张月票

    hnxhnxhnx投了2张月票

    loryau投了4张月票

    159**336投了8张月票

    tianyanping投了4张月票

    黄雪(爱ai)投4张月票

    shumin1960投2张月票

    天边一片柳叶飘飘投4张月票

    joyce1028投了2张月票

    a浪漫女人a投了4张月票

    qjwcjf投了6张月票

    zhangxu6611投了2张月票

    beautyfish02投了2张月票

    西瓜小美投了2张月票

    梦梦2018投了14张月票

    limeijunli投了4张月票

    樱雨霏霏投了52张月票;1评价票(我就想问亲(爱ai)滴,介些月票哪来滴?)

    还没公布完,二更继续公布投票名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