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试探
    “何止是敢想啊?人家还说了呢,她要是做了正妃,就永远不许王爷纳妾,这一辈子就只许娶她一个人,啧啧…。”

    容长脸面的婆子(阴yin)阳怪气的笑着,似乎对那个小商女的做法很嘲讽似的。

    圆脸婆一脸八卦的样子,道:“那王爷呢?王爷怎么说?”

    长脸婆子道:“王爷自然是没答应了,那样的要求别说是咱们王爷了,就是寻常人家的子弟也不会答应的,真不知她怎么想的,一个低((贱jian)jian)的小商女,竟能提出那么逆天的要求来,简直大逆不道!”

    “那……王爷没怪罪她么?她提出那样无理的要求,王爷就一点儿都没责罚她的意思?”

    “没有,一点儿没有,别说是责罚了,连郑管家的宅子还叫他们一家住着呢,真是奇了怪了!”

    “哎呀,那照你这么说,没准咱们王爷真对那个小商女动了真心呢,不然就咱们王爷那(性xing)子,哪个女人敢提出那样的要求,王爷能叫她活着就怪了。”

    “不能吧?咱们王爷是什么样的人物?岂能被那么个小((贱jian)jian)蹄子给迷惑住?”

    “那你说说,她说了那么大逆不道的话,王爷还依旧叫她活着,依旧叫她住在安管家的宅子,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还真说不准了。”

    安静了一会儿,容长脸面的婆子又道:“老姐姐,我今儿跟你说这些话,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啊,要是说了,我可就没命了!”

    圆脸婆子笑道:“那是当然,这样的话也就咱们老姐俩背着人偷着说说,要是当着外人面儿,打死我也不敢说啊。”

    两个婆子嘀嘀咕咕的又说了一会儿,不多时,汤炖好了,圆脸的婆子成了汤,放在食盒里提着,跟着长脸得那婆子一起出去了。

    隔壁的灶间,一个相貌寡淡的女子坐在那里,听到外面没动静了,就站起(身shen),悄悄的往外间看了看,发现外间已经没人了,赶紧快步出去了。

    王府的二门儿处

    淳于珟带着罗城罗同等,从外面走进来,一进院子,就看见青莲早已守候在那里了。

    见到他,青莲笑意晏晏的迎上去。

    “王爷可回来了,今儿太后赏了一批开(春chun)儿穿的衣裳和缎子过来,皇上也赏了些文玩和古籍,奴婢都放在您的书房里了,王爷可要去看看……”

    淳于珟边走边道:“不必,你安排就是。”

    青莲扯了扯嘴角,说:“那奴婢就先把那些东西都收进库里去了。”

    瞧着他又往听雨轩的方向去了,青莲忙说,“对了,奴婢早上时沏了碗枫露茶,是用今年梅花上收的雪水沏的,已经过了三四次,出色了,王爷可要尝尝?”

    “不必了,赏你喝了吧!”

    淳于珟依旧是那副冷冰冰,急匆匆的样子。

    眼见得他已经抬起脚,就要迈进听雨轩的门槛儿了,青莲想都不想的又来了一句:“上午时有个姓沈的姑娘求见王爷!”

    话出

    那只穿着墨色暗金织锦宫靴的脚忽然顿住了,复,又收了回来,他回过(身shen),眸色晦暗不明,语气也听不出喜怒,“她……说什么了?”

    看到他竟这般轻易地被那个女人牵扯到(情qing)绪,青莲心中酸痛不已,她不过是想试一试,看看她对他到底有多大的影响,现在看来,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青莲垂下眸子,说:“沈姑娘要求见王爷,想请王爷帮助救一些被家里虐待的女子,她还给王爷做了些点心,都被奴婢放在书房里了……”

    虽然妒忌,但是她还是如实禀报了,没敢隐瞒一点儿,跟在王爷(身shen)边多年,她深知王爷的脾气,王爷从来就不是好脾气的,要是被他知道她敢知(情qing)不报,只怕从此就会失去他的信任了!

    淳于珟听后,在听雨轩的门口停顿了一秒,随即就转过(身shen),往书房走去。

    青莲望着他那(挺ting)拔的背影,心中苦笑,刚才说有太后的赏赐和皇上的赏赐他都不屑于去看一眼,那个小商女的一点儿点心,就把他给勾过去了。

    他对她,还真是上心呢!**

    当晚,沈福存带领一帮弟弟妹妹们,一直逛到街上差不多的铺子都打烊了才回来。

    沈福存买了很多东西,都是留着明天带回家去的,有给爹娘的点心、衣裳和酒,还有给他媳妇买的绢花和布匹,零零碎碎的买了一大堆。

    招娣姐妹几个一人买了一块手绢,一个荷包和几样丝线,总共也就花了几十文,剩下的钱要还给沈若兰,被沈若兰给推回去了。

    竹儿买了一支笛子,还买了一(套tao)曲谱,说想学着吹笛子,菊儿买了一盆儿粉月季花,一条玫粉色汗巾;沈金存买了一只八哥崽子,还带着个竹笼子。

    大家都有收获,各个都欢欢喜喜的,而且,据说晚上在外面逛时,还都吃了不少吉州著名的小吃,这一晚上,几个孩子都玩儿的开心极了。

    沈若兰见他们这般开心,回来后还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刚才在街上发生的那些趣事,也跟着高兴。

    都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看着自己在意的人在自己的庇佑下,能开开心心的过(日ri)子,比让她一个人独自享受生活高兴多了……

    第二天,沈若兰和沈福存在车行里雇了一辆车,带上各自买的东西,回靠山屯去了。

    此时已经是四月中旬,(春chun)光明媚、鸟语花香,正是北方一年中最美丽的时节。

    山间地里,各种各样的野花都开了,姹紫嫣红的,树叶也绿了,郁郁葱葱的,燕子也从南方飞回来,叽叽喳喳的在山前屋后鸣叫,山里的野菜都发出来了,嫩嫩的、绿绿的,漫山遍野,采了一批隔几天就又发出一批来,简直就说采之不尽,挖之不绝。

    山里到处都是挖野菜的女人和孩子们,大家都饿了一个(春chun)天了,终于盼到野菜发出来的时节了,她们都兴高采烈的在山上忙活着,一想到能吃饱肚子了,连挖野菜也觉得格外有力气了。

    沈若兰撩着车帘子,看着外面(春chun)意盎然,(热re)(热re)闹闹的场面,忽然也产生了挖野菜的兴致。

    小时候每年(春chun)天的这个时候,她每天晚上放学回来妈妈都叫她出去挖一筐野菜回来,好喂家里的鹅子和鸭子,她一点都不觉得挖野菜辛苦,那种采集的快乐,是别的快乐无法代替的。特别是看到家里的鹅子鸭子吃了她挖回来的野菜,一天天的长大,那种成就感也是很喜人的。

    “福存哥,等我回去了也上山挖野菜去。”沈若兰说道。

    沈福存呵呵笑道:“你又不缺粮食,也不缺银子的,挖那玩意儿干啥啊?那都是吃不饱饭的人没法子了,才不得不挖点儿充饥的。野菜都水了吧唧的,还发苦,能赶粮食和(肉rou)好吃吗?”

    沈若兰顽皮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是想挖,你休想阻止我。”

    沈福存被她这孩子气的样子逗笑了,说:“行,我不在阻止你,我跟你一起去挖,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沈若兰嘻嘻一笑,心(情qing)很美丽。

    也许是因为(春chun)天来了,万物复苏,她的心(情qing)也跟着好起来了,也许是因为最近诸事顺利,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和信心,反正此刻她的心(情qing)就是很好,好到她都想对着外面青山绿水唱歌了。

    这样想着,她就真的亮开嗓子唱起来:“(日ri)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

    清脆甜美的歌声,从车中漾开,在山间回((荡dang)dang)着,余音袅袅,婉转悠扬,那些采野菜的女人和孩子们,都停下手中的活计,看着那辆徐徐而行的车子,露出了惊艳的神色来。

    沈福存坐在车里,震惊的看着他的小堂妹,像第一次认识她似的。

    他认识她十四年了,还从来不知道她会唱歌,而且,居然还能把歌唱的这么好听,简直比山谷里的黄莺唱的都好听,那歌声如天籁一般,清脆悠扬,着实惊艳了他的耳朵,也冲击到了他的心灵!

    让他的心瞬间像被((荡dang)dang)涤了一般,一下子变得清澈、透明,好像一下子变得很干净很纯洁似的……

    唱完,沈福存悠悠叹道声:“兰儿,你竟然还会唱歌?”

    沈若兰粲然一笑,道:“是呀,怎样?我唱得还行吧?”

    沈福存斟酌了一下,想找出几个恰当的词语来形容妹妹那天籁般的歌声,然而,他毕竟没念过书,想来半天,竟没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吭吭哧哧了几声后,只能用自己常用的那几个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好听,真好听,简直太好听了……”

    沈若兰看着大堂哥那吭吭哧哧、词不达意的样子,被逗得咯咯笑个不停。

    沈福存看着活泼灵动的妹妹,也轻轻的扬起唇角笑起来。

    他忽然觉得,这个小堂妹好亲切,好可(爱ai),她聪明、能干,才华横溢,开朗活泼,比他家里那个整天就知道嗑着瓜子儿,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瞧不起的妹妹不知强出多少倍呢!

    **

    两天后,沈若兰和沈福存的马车回到了靠山屯。

    回到久违的家,沈若兰觉得格外窝心,家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这里虽然比不上吉州的家那样气派,但是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无论是房子还是地,以及家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挣钱买来的,除了看着亲切,就是用起来觉得格外踏实。

    只有房子地都是自己的,这才算是家吧!

    沈若兰是个格外恋家、也格外念旧的人,多少次,她在心里暗暗的打算,等把吉州那边的生意理顺了,就把那边都扔给爹和周正他们,她还要回到这里,继续做她的小农女。

    没办法,土生土长的农村人,骨子里就是喜欢乡下的气息,大城市再繁华在富贵她也不喜欢,她就喜欢呆在乡下,养养鸡、种种地,看四季花开花落,听山间流水鸟鸣,过最简单的生活,她觉得,这才是舒心惬意的(日ri)子!

    家里跟她走时略有不同了,前园子的大棚都长得很好,郁郁葱葱的,特别是种香菜白菜菠菜臭菜的那个大棚,里面的青菜早就能吃了,不过瘦丫和大庆都看得紧,谁也没吃到这里面的一根青菜,他们自己更没有吃。

    其余四个大棚里面的青菜长势也很好,柿子秧、黄瓜秧和番椒秧都已经开花,再过一个月,差不多就能吃了。孜然也长得很好,个别也有开花的了,就等着花落结子了……

    后园子里的鸡鸭鹅都被瘦丫喂得肥肥胖胖的,所有的母鸡和母鹅都开档了,其中两只老母鸡变成了鸡妈妈,每只的(身shen)后都跟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仔子;原来的羊圈位置被圈了出来,养了三十几只小鹅,是瘦丫在炕上摸出来的,大庆哥帮她把羊圈清理修整了一下,就变成了现在的鹅圈,一圈黄嫩嫩,毛茸茸的小东西,跟一堆小绒球似的,可(爱ai)着哩!

    几十只鸡鸭鹅都养在后园子里,鸡飞鸭子叫,(热re)(热re)闹闹的,把后园子显得格外有生气,整个家也跟着生机勃勃起来。

    瘦丫现在还住在旧房子里,新房子得晒几个月才能入住,不然现在住进屋有潮气,对(身shen)子不好。

    旧屋子被瘦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炕稍摆了两个篮子,里面分别装着鹅蛋和鸡蛋,都是自家的鸡和鹅下的,瘦丫不肯吃,就都攒起来了,留着等沈若兰回来好给她吃。

    ------题外话------

    谢谢:

    tina010投了2张月票

    138**305投了2张月票

    156**636投了2张月票

    云菲528投了10张月票

    86752投了2张月票

    贪玩五幻子投了2张月票

    我(爱ai)软骨头投了4张月票

    moon999999投了6张月票

    虫虫20211投了4张月票

    落花一去不归林投了10张月票

    盘旋的海鸥投了6张月票

    qq122149932投了3张月票

    随缘的我投了2张月票

    zhangxu6611投了2张月票

    clf6投了1张月票

    棉花糖投了5张月票

    153**3058送了一朵花

    猫(咪mi)宝贝w投了2张评价票;2张月票

    呆子阿宝投了6张月票

    投票的太多,写不下了,下章继续公布投票宝贝的名单,晚上十点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