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张金凤的愤怒
    听到穆氏的解释,张兴旺也不知是真信了还是做表面功夫,连连点头说:“谁还没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如今你们一家也算是团圆了,(日ri)子也是越过越好了,从前那些不痛快的事儿就别寻思了!”

    穆氏淡淡的说:“正是呢,那些事儿金凤不提,我都给忘了呢!”

    张兴旺笑容僵了一下,更尴尬了,这个弟妹,看起来温温柔柔,像水似的,没想到还会用软刀子扎人呢,看来也不是善茬子啊!

    张金凤没听出穆氏是不高兴了,还贴贴呼呼的说:“二婶儿,我一看找你就觉得亲,要不,我留下给你作伴儿得了,顺便也能跟我嫂子亲香亲香,培养培养感(情qing)啥的!”

    没等穆氏表态呢,张兴旺就抢着说:“金凤,你都离家这么多天了,你娘肯定惦记你了,明儿就跟爹一起回吧。”

    张金凤才不愿意回去呢!

    眼瞅着就开(春chun)种地了,回去了下几天地,好容易养了一冬养白的(肉rou)皮子,还不得晒秋黑秋黑的啊,再说,那背朝黄土脸朝天的活儿谁愿意干啊?哪赶在大城市里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整天锹鎬不拿的,吃香的喝辣的好啊!

    她绝了撅嘴,说:“爹,你不总让我跟我嫂子学着点儿,学学人家咋为人处事,咋过(日ri)子吗?你都不让我跟她在一块堆儿呆着,我咋学啊?我要是回去了,就得整天守着我娘,不还得跟我娘学她那(套tao)做派吗!”

    张金凤虽然缺心眼儿,但是还是很了解自己老爹的,知道老爹最讨厌啥,最喜欢啥,就故意这么说来刺激老爹。

    别说,这句话还真(挺ting)打动张兴旺的,(身shen)为父亲,他当然希望自己的闺女能优秀点儿,都说守啥人儿学啥人儿,要是她能跟儿媳妇在一块儿,哪怕学到儿媳妇(身shen)上的十分之一也是好的啊?回家的话,就像她说的,就只能学他老婆子那(套tao)做派了,一想到老婆子那(套tao)做派,他就膈应的慌……

    张兴旺有点儿动心了。

    但是,自己的闺女啥样自己知道,他也晓得张金凤的缺点,懒、馋、贪心还嘴欠,外加缺心眼子,把她放在这儿,又怕她在这儿闯祸、惹人讨厌,万一因为她,沈老弟家再看不上他们家,那不就得不偿失了吗?

    正犹豫着,沈若兰进来了。

    “呦,张大爷来啦!”沈若兰走进屋,冲着张兴旺打了声招呼。

    “哎!”老张头笑眯眯的回应了一声。

    穆氏说:“你过来了正好,金凤说要在咱们家住一段时间,你看…。”

    穆氏这是在征求女儿的意见呢,她是不喜欢这个差劲儿的张金凤,感觉这虎妞要是住到家里来,肯定得把家里搅合的一塌糊涂,但是这虎妞又是她闺女的小姑子,得罪不得,所以就把决定权交到了她闺女的手中。

    沈若兰笑道:“那哪行啊?咱们家还有我大堂哥和二堂哥在呢,要是金凤也住进来,这男男女女的住一个院子,万一被人说出闲话来咋整啊?闺女家的名声可忽视不得,一个不留神这一辈子就完了!”

    她可不想跟这个虎了吧唧的玩意儿呆在一起,当即找个借口给拒绝了。

    也不知这个张金凤想啥呢,还想住他们家来?难道她忘了她偷过她衣裳的事儿了?咋((舔tian)tian)脸开这个口了,这脸咋就能这么大呢?

    张兴旺那么聪明的人,一听沈若兰这么说,就晓得沈若兰是不愿意留他那个缺心眼子的闺女了,心里虽然不大痛快,但是脸上还是笑呵呵的。

    “对呀对呀,兰丫说得对,金凤啊,你在这儿确实不方便,还是跟爹回去吧。”

    张金凤一听沈若兰不让她在这儿住,生气的说:“有啥不方便的啊?你买的那几个丫头不也都在这住吗?她们能住,我为啥不能住?我看你就是不乐意我在你们家住吧。”

    沈若兰笑道:“你也说了,她们几个是我买的?不在我家住又能在哪住呢?你跟她们能一样吗?”

    “有啥不一样的,都是……”

    没等张金凤海喊完,就被老张头打断了:“金凤,你二嫂也是为了你好,别不识好歹了。”

    张金凤咬着嘴唇,悲愤的看了老爹一眼,见他正严厉的瞪着自己呢,那眼神明晃晃的告诉她,这事儿就别想了,肯定是不成的了。  张金凤伤心不已,眼泪都流下来了……

    这么好的大城市,马上就不属于她了,她就要回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小屯子,去做个乡下丫头去了,没有好吃的好玩儿的,没有满大街的英俊富贵公子哥,也没有(热re)(热re)闹闹的大街和商铺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沈兰丫这个((贱jian)jian)人,她自己在这儿享受大城市的生活,却把她打回到乡下去过那种不见天(日ri)的(日ri)子,真是太恶毒了。

    她摸了一把眼睛,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沈若兰一眼,紧接着挑起刺儿来。

    “二嫂,你刚才干啥去了,我们都来这么半天了,你咋才出来呢?”

    他们都来这么久了,她这个做人家媳妇的才出来招呼他们,这不是没拿他们当回事儿吗?还没过门儿呢她就敢这样,这要是过了门儿,还不得上天哪!

    沈若兰淡淡的说:“我在那屋洗澡了,刚洗完。”

    人家正在洗澡,总不能洗一半儿就出来接待你们吧?所以,张金凤这理是挑不出的。

    张兴旺一看闺女这表(情qing),就知道她这是找茬呢,气得恨不能上去给她两巴掌,可当着外人儿的面,又不好教训她,只好忍耐着说:“金凤,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去帮你二嫂把水倒了吧。”

    怕让老沈家三口人看出来,张兴旺的声音倒是没变,只是看着张金凤的眼睛已经立起来了。

    张金凤一看她爹立瞪起了眼睛,顿时缩了缩脖子,心里怯怯的。

    不过怕归怕,让她去给这个死兰丫倒洗澡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先不说这个死兰丫不让她在他们家住,就算她答应让她在她们家住,她也不会去给她倒洗澡水的。

    在张金凤的认知中,洗澡水都是混浆浆的,里面好几层的灰踽踽,恶心死了,她才不要去收拾呢。

    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她的洗澡水就是那样的,她每年只洗一次洗澡,就是在三伏天时拿大盆在院子里晒点儿水,等晚上没人儿时,再坐盆里搓巴挫巴,把(身shen)上的皴搓下去。

    每回洗澡,她都能搓下半盆子皴来,虽然是她自己的,但她还是膈应的慌。她自己的都嫌弃呢,更不可能去收拾别人的洗澡水了!

    但是,眼瞅着她爹已经恼了,她要是不干,又怕她爹回头找她算账,卡巴了几下子眼睛,说,“我也搬不动澡盆儿啊,要不,让我二哥去给她收拾得了。”

    听到她这个建议,老张头气得都想上去给她一顿大鞋底子了。

    老张头就想不通了,自己又精又灵的人,咋就能生出这么个缺心眼子的虎闺女呢?还让她二哥去给未来的嫂子倒洗澡水,要是传出去了,别人不得笑话死他们老张家,老二还不得叫人家戳脊梁骨啊!

    真不知这死丫头的心眼子是不是死糊路的!

    沈若兰也被张金凤这句话雷的不要不要的。

    若是在现代,(情qing)侣之间互相给倒洗澡水算不得什么,就算互相洗澡也是(情qing)理之中的事儿。但是,这是古代,男女大防的,她跟张二勇还没成亲,张二勇怎么可以做给她倒洗澡水这么**的事(情qing)呢?还是明晃晃的当着这些人的面去干?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张二勇往后还怎么做人?

    况且,古代男尊女卑,只有女人服侍男人的,没有男人服侍女人的,一个未婚的男子若干出给未婚妻倒洗澡水的事儿,这俩人肯定会遭世人诟病的,女的会被人说不检点,男的会被说低((贱jian)jian)无耻,往后俩人的名声啥的就别指望再要了。

    张金凤光顾着躲懒,连这么明显得事(情qing)都没想到,显然是出门儿没带脑子,或者智商欠费给停了。

    张兴旺臊得老脸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张大勇的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为这个妹子的话深感丢脸。

    张二勇虽然也(挺ting)难堪的,不过却看着沈若兰,要是沈若兰点头,他就去给她倒,反正他也不在乎没人怎么看怎么说,只要兰儿高兴,他就去做。

    沈若兰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儿后,说:“不用了,我刚才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就不麻烦了。”说完上前,把桌子上的蜡烛点着了。

    这会子,天都要黑了,屋里光线很暗,她点了蜡烛,大家也好亮亮堂堂的说话。

    点着蜡烛后,她赫然发现,张金凤竟穿着一(身shen)新衣裳,大红大绿的花布衣裳,纯棉布的,配着一双同样花色的大花鞋,头上还带着好几多绢花,乍一看,跟个花老鸨子似的。

    最让她瞠目的是,今儿她除了把那张黑脸擦得白渣渣的,头上还擦了不少的头油,把头发擦得油光铮亮的,苍蝇上去都能劈叉了!

    看到沈若兰怔怔的盯着自己,张金凤还以为她被自己给惊艳到了呢!

    哼,总算是找回点儿场子。

    她得意的摸了摸头上的绢花,又抻了抻自己的花衣裳,刚要显摆显摆,张兴旺忽然咳了一声。

    张金凤看过去时,见到老爹正凶巴巴的瞪着她呢,那眼神儿,就跟平时揍她娘时似的,吓得她一哆嗦,赶紧的闭了嘴。

    张兴旺用眼神儿震住了张金凤后,才转过头,笑呵呵的跟沈德俭又聊了起来。

    “德俭啊,我们明个先去几家熟识的客户那里告别,后个就走,今儿来跟你们说一声,走时就不在过来了……”

    “嗨,还以为咱们两家能在一起呢,來吉州这两个月,咱们也没见几面,老大哥你就要走了,真是的……”

    沈德俭着实感到惋惜了,他是真心实意的希望张兴旺能留下来啊。

    做为他的救命恩人,沈德俭永远都敬服着老张大哥!

    张金凤一看沈德俭惋惜的样子,就当啷来了一句:“沈二叔,你要是真舍不得我爹走,就把你家那做蛋挞的方子也教给我们家呗,要是我们家也会做蛋挞了,不就能跟你们一样呆在这儿不用走了吗?”

    最主要的是,她不就也不用走了吗?

    沈德俭一愣,随即马上说:“行啊,张大哥你要是想学,我这就叫兰儿教你们。”

    张兴旺臊得坐不住了,汗涔涔的站起(身shen),说:“老二,弟妹,你可别听金凤这丫头胡咧咧,这丫头就是个缺心眼子的,寻思啥说啥,你们可别跟她一般见识啊,再说,我们可一点儿都不想学什么蛋挞,靠做五香花生米就足够我们家嚼用了,那个方子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张大哥,我是说真心话,你要是真想学怎么做蛋挞,我就让兰儿教你,反正吉州市场这么大,我们一家也做不完,你们一起做,也影响不到我们。”沈德俭真诚的说道。

    张兴旺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还是做我的五香花生米吧,五香花生米也不少赚,我来吉州这几个月,加上年前在农安挣的,都够把家里的饥荒还完了,我已经很知足了,呵呵……”

    听到爹毫不犹豫的拒绝,张金凤惋惜极了,干啥拒绝啊?沈老二不都同意让他们学了吗?有啥不好意思的啊?这蛋挞是沈兰丫想出来的点子,兰丫是他们老张家的媳妇,她的东西不就是老张家的吗?不学白不学,凭啥不学啊?

    她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是一看到他爹那骇人的眼神,就把到了嘴边儿的话又给咽回去了,她爹那样好吓人,看起来是真生气了啊!

    这之后,她没敢再张嘴,她爹也不久就提出了告辞,带着他们兄妹三个回去了。

    一出门儿,张兴旺就狠狠的瞪了张金凤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这些年啥也没学会,就把你娘那(套tao)虎劲儿学会了,往后你就给我在家老老实实的呆着,哪都别想去,省的出来丢人现眼!”

    张金凤不知道自己哪做错了,见老爹这么说她,委屈的捂着脸哭起来,泪水把脸上的胭脂冲下来,脸上一趟白一趟黑的,煞是好笑!

    张大勇和张二勇也很认同爹的观点,这个妹子,还是留在家的比较好,丢不起这个人啊!

    **

    湛王府,后厨里

    一个圆脸的婆子正在灶上忙忙活活的炖汤,另一个容长脸面的婆子蹲在灶坑前给她烧火,俩婆子一边干活儿一边唠嗑。

    忽然,容长脸面的婆子神秘兮兮的对圆脸婆子说:“老姐姐,你听说了吗,咱们王爷最近稀罕上一个商户的丫头,可稀罕了,为了她,把庄子里的安管家两口子都给撵走了,安管家的闺女也给活活打死了,还有七八个小丫头子,就因为跟安管家那闺女一起派那个小商女的不是,全让王爷打得半死,都给撵出庄子去了。”

    “艾玛,还有这事儿呢?真的假的啊?”圆脸婆子惊讶不已。

    容长脸面的婆子低声说,“真的,我听说王爷把那个小商女家安排在了郑管家的宅子里,郑管家现在都不在原来的宅子住了。”

    “是吗?那王爷咋不把她娶进来呢?娶进来了不比安排在外面方便吗?”圆脸婆子奇怪道。

    长脸婆子笑道:“这个说起来就好笑了,人家那个小商女志向大着呢,不肯做妾,要做咱们王爷的正妃呢!”

    “噗——哈哈哈…。”

    圆脸婆子大笑起来,“那丫头是疯魔了吧,她一个商户的丫头,别说是做咱们王妃,就是做个侧妃、庶妃也不配啊?顶多做个夫人罢了,她倒是敢想啊!”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153**508投了1张月票;送了1朵鲜花

    投了12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张评价票;投了2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今儿月票翻倍,有票票的小婊贝们快来砸我吧,票票多了会加更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