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见青莲
    此时,青莲正坐在房里,耳边还回想着(春chun)桃刚才报给她的消息:

    ‘沈家姑娘来找王爷了,不是跟王也说了什么,她走后半天,王爷还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呢……’

    青莲呵呵苦笑:王爷又岂止是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呢?

    每天还望着郑管家私宅的位置出神呢!

    魂都被勾去了!

    每每看到他这样,她都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就像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要被人夺走了似的,让她又急、又怕、又恼、又恨!

    也不知那个姓沈的女子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令他这样倾心。

    她曾偷偷约去看过她,她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只是个清丽可人的小家碧玉而已,且举止做派也没有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甚至还有几分粗野。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不起眼儿的人,猝不及防的闯进了她的生活中,在她毫不知(情qing)的(情qing)况下偷走了她最(爱ai)的男人的心!

    青莲心很痛,她闭了闭眼,深吸口气,正要长叹一声,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个婆子的声音。

    “青莲姑娘,外头来报,在郑管家家中租住的那个女子要求见您!”

    青莲倏地睁开眼,问,“她来何事?”

    婆子谨慎道,“老奴不知,姑娘可否见她?若不见,老奴去把她打发了就是。”

    “等一下!”青莲眯了眯眸子,“既然来了,就叫她进来。”

    正好,她也想会会她呢,她要好好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抓住王爷的心!

    沈若兰站在王府的大门外,正徘徊着呢,大门儿‘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嬷嬷笑呵呵的走出来,向沈若兰道:“姑娘端的是好运气,正好青莲姑娘现在得空儿,姑娘快随我来吧,咱们青莲姑娘可不是轻易见人的!”

    沈若兰早就知道这位青莲姑娘的(身shen)份不一般,能有这么大的派头也不足为奇,她谢过了嬷嬷,拎着食盒跟她进府里去了。

    湛王府乃是王爷府邸,修建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巍峨的宫室起伏不断,假山奇石遍布,碧瓦红墙将这一番富贵的气象圈在王府里,二人走出了亭台楼榭交映的花园儿,只见一条鹅卵石甬路直接出大门来,那婆子引着沈若兰往西转弯,转过一座东西穿堂、进入三层仪门内。

    见到一个小巧的院落,院门口的檐下提着‘莲馨园’三个大字,正是青莲的院子了。

    进去后,只见院子两边厢房的穿山游廊里,几个穿红着绿的丫鬟正在伺候着。

    沈若兰暗暗叹息,原来王府里的妾室都有这么大的排场啊,这是长见识了!

    “青莲姑娘,沈姑娘到了!”

    领着沈若兰进来的那位嬷嬷在门口儿报了一声,早有小丫头子打开帘子,请她们进屋去了。

    沈若兰进了屋,就看见青莲姑娘正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的喝茶呢,沈若兰欠了欠(身shen),礼貌的说:“青莲姑娘好。”

    青莲放下茶盏,抬头看了看沈若兰,故意道:“不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沈若兰说,“我叫沈若兰,青莲姑娘叫我沈姑娘就行了。”

    她觉得,这个青莲肯定是把她忘了,不然不会是一副陌生的样子。不过,忘了她也正常,青莲这种(身shen)份,肯定不屑于记住她一个小小的山野女子。

    青莲又道:“不知沈姑娘求见我有何贵干?”

    闻言,沈若兰有点赧颜道,“其实,倒不是我的事,我是为一些别人的事想要求见王爷的,我也知道,王爷(日ri)理万机,怕他没空见我,所以想来求青莲姑娘帮我禀告一声,看看能不能安排点时间,让王爷见我一次!”

    青莲看着沈若兰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唇边浮出一抹冷笑。

    她那副赧颜的样子,看在青莲的眼里,就是(娇jiao)羞、做作和心虚,肯定是想勾引王爷,故意找了这番说辞,想借故接近王爷罢了,真是个下((贱jian)jian)的东西。

    心里恨得要死,但是想想这小((贱jian)jian)人现在在王爷心里的位置,她又不敢怎样,只好假笑着跟她周旋下去,“沈姑娘可否告知你见王爷何事?若真有重要的事,我倒是可以帮你安排安排,若是不重要的事,就只能另作处理了。”

    也就是说,你要是不把你见王爷的目的说出来,我是不会让你见王爷的,就算让你见王爷,也得有十足的理由,不然也是枉然。

    沈若兰当即把早上跟‘齐爷’说的那番话又跟青莲说了一遍,末了还说,“我也知道我的要求有点儿过分,但是那些姑娘现在的处境真的很可怜,要是王爷能帮她们,那些姑娘们会定会对王爷感激不尽,要是王爷不帮她们也无可厚非,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王爷不想掺合其中也(情qing)有可原,不过,若是王爷不想插手,可否能请青莲姑娘帮我问问王爷,能不能把当时他救人的名单给我,我若有机会,可以去设法帮帮她们。”

    听完沈若兰的陈述,青莲惊讶的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你要去帮那些((妓ji)ji)女?”

    在她的眼里,((妓ji)ji)女都是下三滥的东西,连人都算不上,正经人家的女儿绝不会跟她们扯上关系的,免得带累了自己的闺誉,偏她这个女人,竟然主动凑上去跟她们搅和在一起,这行径,简直就傻子、疯子,自不量力、多管闲事……

    她都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她了。

    一个正经的女儿家,不是该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待在家里做女红,学规矩吗?她却要疯疯癫癫的去管一帮下((贱jian)jian)的((妓ji)ji)女的闲事,那些下((贱jian)jian)的女人,正经人家的女儿还唯恐避之不及呢,她竟然主动凑上去,简直…。不可理喻!

    她就不怕王爷因此厌恶她、嫌弃她吗?

    还是……想靠这个引起王爷对她的注意?

    想到这一点,她的脸色有点儿沉了下来。

    要是她真靠这帮((妓ji)ji)女来博取王爷的注意,那可太下((贱jian)jian)了,简直下((贱jian)jian)的跟她要帮的((妓ji)ji)女没区别。

    不过,下((贱jian)jian)归下((贱jian)jian),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想她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心怀正义,义薄云天,要凭借自己的绵薄之力去帮那些受迫害的女人,王爷听说了,肯定会感念她的善良、仗义,说不定会对她更感兴趣。

    如此想来,这女人还真不是泛泛之辈呢,果然好手段啊,难怪王爷都被她迷住了!

    沈若兰不知她再想什么,只是听到她用‘((妓ji)ji)女’二字来形容那些被救回的女子,心中十分不喜。

    她不喜欢听她这么说那些姑娘,即便她们当过((妓ji)ji)女,但这个时代的((妓ji)ji)女跟现代的((妓ji)ji)女不同,一百个中有九十九个是被迫的,她们自己内心并不愿意。

    而现在的((妓ji)ji)女则是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垃圾人,想不劳而获才无耻的出卖自己的(身shen)体,所以,她对这个时代的((妓ji)ji)女并不鄙视,甚至还很同(情qing),很想尽力去帮助她们。

    “青莲姑娘,她们已经不是((妓ji)ji)女了,已经从良了。”沈若兰强调。

    青莲淡笑一声,“是啊,她们已经从良了,是我一时疏忽了。”

    沈若兰当然不会去追究青莲姑娘的嘴误,还指着人家引荐她去见湛王爷呢,就诚恳而又认真的说,“事(情qing)就是这样的,这些姑娘们现在还都挣扎在苦海中,还请青莲姑娘多多关照!”

    青莲淡淡的说:“我知道了,等晚上王爷回来时我会跟他说的,至于王爷会不会见你,会不会把那些人的名单给你,我就不敢给你保证了?沈姑娘不妨留下你的地址,若王爷答应,我就差人去告诉你,若不答应,姑娘也不必再来了,还是另做打算吧。”

    换言之,你别再来了。

    沈若兰听懂了,不过并没有为她的不客气生气,当即留下了地址,还客客气气的说,“那就有劳青莲姑娘费心了。”

    说完,自己手中的食盒递了过去,“青莲姑娘,这是我为王爷做的一点儿小点心,虽不及王府里的点心精致好吃,但吃着还算尚可,还请青莲姑娘代为转交一下,兰儿感激不尽。”

    青莲接过食盒,心里又是一阵恶寒,脸上的笑容几乎都无法维系下去了。

    这小((贱jian)jian)人,先是装善心,装模作样的要去救人,好让王爷感念她的善良、对她动心;再送上精致好吃的点心来讨好他的胃,听说她很会做吃食,王爷最喜欢吃她做的东西了。

    王爷的心和胃都被她抓住了,人自然也就向着她了!

    呵呵,这村姑,小小年纪手段倒是十分了得,难怪能抓住王爷的心!

    沈若兰走后,青莲打开食盒,拿出一个蛋挞,却见那金黄酥脆的小碗碗儿里,存着一包儿黄嫩嫩的东西,甚是好看,咬了一口,外酥里内,软软糯糯,竟比府里最好的大厨做出来的点心都好吃!

    青莲的脸(阴yin)沉下来,这小((贱jian)jian)人竟有恁般高超的厨艺,还有恁般高明的手段,当真是不容小觑呀!

    (春chun)梅端着茶杯走进来,见青莲面色(阴yin)沉,小心翼翼的问:“青莲姐姐这是怎么了?可有什么不遂心的事?”

    青莲看了她一眼,道:“去把沈家姑娘的事儿传到秋菊的耳朵里去。”

    (春chun)梅没有多问,撂下茶杯低声道:“是!”

    正要退出去,青莲又说:“小心些,莫要被人查觉了,当心王爷不依。”

    (春chun)梅说:“青莲姐姐放心,妹妹心中有数,定不会误了姐姐的事!”

    秋菊是太后赐给王爷的厨娘,善做素食,在府中一向低调,存在感也很低,不过谁都明白,她是太后安插在王爷(身shen)边的一个眼线,专门负责替太后见识王爷的一举一动的。

    盖因王爷于太后是母子关系,且太后监视王爷也无非是关心他的生活,并无恶意,所以,湛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一直由着这个眼线活在王府里,从未想过要将她除去。

    秋菊也自知(身shen)份尴尬,平(日ri)也不怎么往人多的地方去,不是呆在厨房里,就呆在自己的屋子里,也不大与人交际。

    **

    离开王府后,沈若兰先去了火锅店,再店里画了一会儿画,晌午时,她到街上去吃饭,准备简单吃点儿,吃完就去申由甲那里,把他写完的稿子拿回来,顺便再给他讲个故事。

    在面馆儿,意外的又遇见了张二勇。

    张二勇是来面馆儿送花生米的,看到未婚妻来吃饭,他也急忙坐了下来,要跟她一起吃。

    张二勇招呼过小二,要来菜单儿,把菜单接过来递到了沈若兰的手中,大方的说,“兰儿,你想吃啥尽管点,不用替我省钱,我钱够。”

    能跟兰儿单独在一起吃饭,他很开心,尽管自己平时节衣缩食的,一文钱都舍不得乱花,但是给她花钱,他乐意。

    沈若兰不忍心让他多花钱,看了看菜单,说:“就来一份儿(肉rou)丝面吧。”

    张二勇说:“菜呢?再点两个菜吧,不然光吃面不好吃!”他可是见识过兰儿家饭菜的档次的,不想她委屈。

    沈若兰摇摇头,把菜单放在了桌上:“我早饭吃的晚,现在还一点儿都不饿呢,这碗(肉rou)丝面还不晓得能不能吃完呢!”

    张二勇也拿起菜单儿看了看,说:“那我也来一碗(肉rou)丝面吧,再来一盘猪(肉rou)炖白菜吧,一碗腊(肉rou)炒黄豆。”

    小二答应着去了。

    沈若兰看他拿菜单煞有介事的点菜,诧异的说:“二勇哥,你认识字?”

    张二勇憨憨的一笑,说:“认识,家里没着那场大火前,我爹也让我也念过几年学堂的,只是我人笨,不像三勇学问那么好,后来又赶上家里着了那场大火,我娘说我笨,念了也是百搭束脩,就不让我念了。”

    原来张二勇竟然识字!这可真让沈若兰(挺ting)意外的,又问道:“你读了几年书啊?”

    张二勇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五岁开蒙,一直念到十五岁,但是啥功名也没考上。”

    原来竟念了十年?

    沈若兰再次惊讶了一下,原来,张二勇不仅不是目不识丁的白丁,还有念了十年书的高学历呢啊,真没看出来啊!

    只是,辛辛苦苦的念了十年,最后出来做苦力,真是太可惜了!

    沈若兰说,“二勇哥,那你有没想过要继续念下去?你要是想念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

    “不用,我自己有办法学习。”张二勇冲他笑了笑,对她的好意表示感激,从衣襟里掏出一本皱巴巴的书,说:“我自己买了书,有空时就温习一下,不耽误干活儿,也不耽误学习!”

    沈若兰笑了,“想不到你还怪好学的呢,我从前都不知道你还有这样一面呢。”

    张二勇又把那本皱巴巴的书塞进怀里,诚实的说:“不是我好学,其实我一点儿都不乐意学习,但是兰儿你太优秀了,我必须得提升自己,不然就我现在的样子,不用别人说,我自己都知道配不上你。”

    他说得郑重其事。

    自从上次在百味人家看到她出的那副绝对,他就产生了自卑的心理,越发觉得自己配不上兰儿了,虽然明知道配不上,可是又舍不得放弃,所以,才毅然决定让自己也变得优秀起来。

    他用自己的私房钱买了几本书和一些笔墨纸砚,把从前学过的知识捡了起来。

    他不求自己能中状元中探花的,只求不要被她落的太远,至少要她说什么的时候他都能听懂,两个人将来能说到一块去。

    当然,要是他能考中点儿功名就更好了,他若是能考中个秀才,兰儿就能被称上一声秀才娘子,要是能考中个举人解元啥的,兰儿就是夫人了,将来登坛拜将、封妻荫子,何等荣耀啊?

    (身shen)为男人,有几个希望自己媳妇儿比自己强,自己靠着媳妇过(日ri)子的?有几个不希望自己能给媳妇能崇拜自己,把自己当成她的天,替她遮风挡雨的?

    就他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做不了兰儿的天,也没法替她遮风挡雨,更别指望她能崇拜自己,自己能让她过上大富大贵的(日ri)子了!

    所以,他才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要做一个配得上她的男人!

    ------题外话------

    谢谢

    送了5颗钻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