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孩子掉了
    公子说完,就撂下书走开了。

    书坊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指指点点的,刚才张金凤又是咳嗦又是跺脚的,大家就都注意到她了,也看出了她对那位俊俏公子的心思,都对她的无耻行径十分不齿,如今看到她丢这么大的脸,都哈哈的笑出了声,一点儿面子都没给她留。

    沈若兰也转过(身shen)子,笑得肩膀直抽。

    张金凤被心仪的男人嘲讽,被大伙儿肆意嘲笑,顿时臊得满脸通红,又气又羞得,但是不敢跟那些人怎样,只好拿沈若兰撒气:“你还要看到啥时候?这里男女混杂的,不是正经女人该来的地方,咱们走吧!”

    面对她的无理责难,沈若兰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大街上还男女混杂呢,你不照样溜的比谁都欢吗?要是怕遇到不正经的人,就少咳嗽几声,少跺几下脚,少往人跟前凑活就没事了!”

    张金凤被她的几句话噎得直瞪眼儿,气得恨不能啪啪给她两个大嘴巴子,看她还敢不敢跟自己巴巴了,但是她也就是想想,要是真那样做,自己的新衣裳不就泡汤了吗?

    张金凤瞪着眼睛看了沈若兰一会儿,才磨着牙道:“那我上外边等你去,你快点儿。”

    沈若兰不咸不淡的说:“那可不一定,我不看完了是不会回去的,你要着急的话就先走吧。”

    张金凤还等着上沈若兰家拿钱买衣裳呢,哪会先走啊?她气鼓鼓的瞪了沈若兰一眼,无可奈何的出去了。

    一出门儿,就忍不住低声咒骂,把沈若兰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

    正絮絮叨叨的骂着呢,一个打扮华丽的小姐带着两个丫鬟从书坊里走出来,经过张金凤的(身shen)边儿时,那位小姐(身shen)上的彩锦缀珠子荷包忽然掉下来,就落在了张金凤的脚下。

    张金凤一看那荷包,顿时心头一跳,赶紧蹲下(身shen)去捡,只是刚把荷包拿到手,那位小姐(身shen)边儿的丫鬟就看见了。

    “哎呀,小姐,您的荷包掉了,是这位姑娘帮您捡起来了。”

    张金凤的脸皮抽了两下,暗悔自己刚才手慢了,要是捡起的瞬间就把荷包塞到袖子里,这个和荷包不就是她的了吗?

    那位小姐见到自己的荷包,一下子捂住了(胸xiong)口,一副很后怕的样子,说:“谢天谢地,荷包被这位姑娘给捡到了,不然这和包上锈了我的名字,若弄丢了可就难处了。”

    古代女子的私人物件可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带着名字或带着能证明(身shen)份的东西,务必要妥善保管,因为一旦落到了登徒子的手中,姑娘的名声就毁了,所以当(日ri)沈若兰才会脱了胡美(娇jiao)的鞋子威胁她,胡美(娇jiao)也没敢当时就把在沈若兰家看到张二勇的事儿传扬出去......

    张金凤一听自己捡到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握着荷包的手攥得更紧了,眼珠子也滴溜溜的转起来,考虑着怎么跟这位小姐要点儿好处。

    结果不等她提出来,那位小姐就主动说“这位姑娘,你可帮了我的大忙了,我的车子就在前面,姑娘若没事的话,就一起去吃顿便饭吧。”

    这是要请她吃饭呢!

    张金凤是个嘴馋的,一听有好吃的,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再说,看这位小姐穿金戴银、呼奴唤婢的,说不定还能给她点别的好处呢!这可比扒着沈兰丫要那一(身shen)儿衣裳强多了。

    于是,她喜笑颜开的跟这位小姐上了马车,一径往吉州城最好的百味人家去了。

    到了百味人家,张金凤被百味人家的金碧辉煌,奢华壮丽震得瞠目结舌,连坐都不敢坐了,就怕把人家啥东西给弄坏了叫她赔。

    这位小姐倒是很和善,见她这副畏首畏尾的样子,笑着安抚她几句,请她坐下了,又叫过胡女,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那些菜都是张金凤听都没听说过的。

    等菜的过程中,小姐和张金凤攀谈起来,说起在书坊的事儿时,小姐说,“我看见和你一起来的那位姑娘好像很(爱ai)读书的样子似的,姑娘和她是主仆关系吗?”

    张金凤一听自己被误会为下人了,急忙急头白脸的辩解,“才不是呢,她是我没过门儿的嫂子,我是她小姑子,就她那样的,哪配使唤我啊?”

    小姐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说,“原来那位姑娘已经定亲了啊,你那未来嫂子的模样倒是不错,气质也清雅可人,可见是个不俗的.....”

    张金凤可不愿意听别人夸沈若兰,当即撇撇嘴,说:“那你是不知道她是啥人,让她的表面给你糊弄了,她呀,最不是个东西了......”

    于是,哔哩吧啦的,把她知道的关于沈若兰和沈若兰家的(情qing)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说的过程中,极尽夸张的把沈若兰贬的一无是处,一文不值的!

    那位小姐就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暗暗的把她说的那些全都记下了......

    *****

    沈若兰并不是真的要看书,不过是想耍耍张金凤罢了,张金凤出门儿后,她就一直留意着门外呢,后来发现她不见了,自己就也离开了。

    然后,发现周正和绿芜来了,正在家里等着她呢!

    “兰儿.....”

    见到沈若兰,绿芜起(身shen)握住了她的手。

    “对不起兰儿,我们没本事,你交代的事儿办的很不顺利。”

    原来,那些被家里抛弃的姑娘们,只有极个别的被送到了尼姑庵或女道观,绝大多数都被家里给嫁出去了,不是嫁给有钱的老头子做填房小妾,就是嫁给娶不上媳妇的残疾傻子之类的,反正都能给家里换来经济利润的,还有的把女儿嫁到了鸟不拉屎的偏远乡下,这些姑娘们都过得十分悲惨,很少有幸福的。

    其中,已经有一个人悬梁自尽,还有一个受不了打击,疯了的!

    沈若兰听到这些,心(情qing)很沉重,一时间都不知道把她们救回来是对是错了。

    古代人封建保守,女子地位低下她是知道的,可是再没想到她们的家人竟也不能接纳她们,她们本就是受害者,需要家人的安慰和陪伴,可家人竟不理会她们的痛苦,在封建道义的驱使下,还往她们的伤口处撒盐,简直没人(性xing)啊!

    “我们就带回了两个姑娘,一个是被她爹娘送到尼姑庵带发修行的,还有一个是被爹娘嫁到乡下,我们花了五两银子买出来的。其余的,我们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就她们也办不到啊!”

    沈若兰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们把她们俩安顿好,就去找合适的铺面安排铺子的事儿吧,至于那些姑娘,我再想想办法......”

    他们又讨论了一下铺面的问题,沈若兰的意见是:铺子一定要大,一定要气派,位置稍微偏僻一点的话也可以,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她的火锅是吉州独一无二的,位置偏僻也挡不住她的生意兴隆!

    商议完毕后,夫妻俩离开后,沈若兰又思考起那些可怜的姑娘们来,现在,她真不知该怎么帮她们才好了。

    之前她们在乌孙陷入烟花之地时,她可以通过官方去帮助她们,名正言顺,合(情qing)合理,可是现在是她们的爹娘和亲人在迫害她们,别人又能以什么样的(身shen)份去帮她们们,去插手人家的家事呢?

    帮,师出无名,名不正言不顺;不帮,又于心不忍,心怀愧疚,真是跋前踬后、进退两难啊?

    *****

    湛王府里

    王府的一等大丫头(春chun)梅、(春chun)兰和(春chun)桃缓步而行,进入到后院儿一个精致的房间中。

    房间里,上好的檀木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繁琐的花纹,处处流转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靠窗边,是一个檀木嵌螺钿的妆台,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tao)(套tao)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还有一支金镶珠宝五凤簪和一串罕见的倒架念珠。

    此时,青莲就坐在这妆台前,呆呆的看着妆台旁的墙上挂着的《蜻蜓荷花图》,一颗心早就飞到了爪哇国去了。

    她的耳畔,还在回旋着李嬷嬷说的那些话.

    “王爷每天早早就到了,就一直站在窗边等着沈姑娘,他不许我们叫他王爷,因为沈姑娘还不知道他的(身shen)份呢......”

    “王爷说要娶沈姑娘,被沈姑娘拒绝了,她说不想给人家当妾室,将来也不许自己的男人纳妾,把王爷都给气坏了,案子都踢飞了......”

    “王爷很喜欢沈姑娘做的吃食,每次吃都能吃很多,您也知道,王爷从不吃剩菜的,可最后那天沈姑娘做的那碗菜被倒掉了,王爷还大发雷霆,发难了倒菜的奴才......

    ......

    青莲闭上眼睛,双肘支在妆台上,捧着头,心酸酸的痛。

    虽然早知道他迟早会娶妃,会纳妾,还会有很多女人住进这后院儿中,这些她可以不管,可是她希望,不管他有多少女人,都只为责任,无关乎感(情qing)。她希望由始至终,他都不要(爱ai)上任何女人,在他的心中,她永远都是他最依赖、最信任的那个,无人能取代。

    她可以容忍他娶妻纳妾,也可以容忍他去跟别的女人共度**,但是,她受不了他对别的女人用心。

    正妃的位置可以不是她的,但他心里的那个位置,必须是他的!

    不管是谁,都别想要抢走她那个位置!

    “给青莲姐姐请安!”

    三个大丫头进来后,齐刷刷的福下(身shen),毕恭毕敬的向青莲行礼。

    青莲抬起头,淡淡的说:“查得怎样了?”

    (春chun)梅道:“托姐姐的福,我们今儿遇到沈姑娘的小姑子了,她小姑子把她的底细都告诉我们了......”

    青莲静静的听着,等她们说完了,吩咐说:“着人盯着她,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来报我,另外,跟她的小姑子走近些,但不能打草惊蛇......”

    (春chun)梅一听,顿时猛抽嘴角。

    让她跟那个女人走近些,她怕被雷死啊!

    今儿个跟那女人一起聊天的时候,她那些污言秽语就惊艳到她的耳朵了,还差点儿把她的下巴给震惊掉了;还有吃饭的时候,她那狼吞虎咽、风扫残云的吃相,让她这辈子都对百味人家有(阴yin)影了;跟她分开的时候,那女人的肚子竟然撑得跟怀了七八个月的(身shen)孕似的,走路都费劲儿了。

    七八道菜啊,都叫她一个人给吃了,简直是饕餮转世啊,吓死个人了!

    还有那女人的扮相,也够好人看半个月了:一(身shen)粗布花衣裳,补丁摞补丁的,穿这么破走低调路线得了,可她还非得涂脂抹粉的,一张大黑脸擦得白渣渣的,一说话都往下掉渣,光涂了脸,脖子和耳根子都没擦,黑黑的脖子和耳根子,把那张四方大脸显得跟一张面具似的,看着煞是好笑!

    还有她(身shen)上的味道:一个女人家,也不晓得把自己收拾的干净些,隔着一张桌子都能闻到她(身shen)上那股馊臭的味道,参合着脸上那劣质香粉的味道,香臭香臭的,加上她嘴里的口臭,那整体的味道,特能提神啊!

    跟她在一起一个时辰,就让她们三个有夺门而逃的**了,青莲姐姐又让她们跟她走近些,那岂不是还得跟她往来吗?她们哭的心都有了啊......

    *****

    靠山屯

    沈大(春chun)赶着马车刚一进村,就看见他堂妹沈翠翘正抻着脖子向他这边张望呢,看见他,翠翘撒腿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大哥,快点,不好了,家里出事了!”

    沈大(春chun)皱了皱眉:“咋地了?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了咋还疯疯癫癫一惊一乍的,出啥事儿了?”

    翠翘跑到他跟前,气喘吁吁的说,“大哥,我大嫂她.....出事儿了.....”

    沈大(春chun)一听,心咯噔一下,话都说不利索了:“她.....她.....咋了?”

    翠翘咽了口唾沫,艰难道:“孩子没了”

    大(春chun)脑袋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整个人像傻了似的,坐在那儿一动都不动了。

    “大哥,大哥,你咋了呀?你快醒醒,嫂子还在家等着你呢!”翠翘一看大(春chun)的眼睛简直了,人也傻了,给吓了一跳,急忙摇晃着他的胳膊喊了起来。

    沈大(春chun)被她摇醒了,猛的举起鞭子使劲儿一抽,马儿像疯了似的往家里跑去......

    沈大(春chun)家里

    彩霞病怏怏的躺在炕上,额头上盖着一块毛巾,两只眼睛哭得红红的,一副万念俱焚的模样。

    本家的一帮老娘们儿都聚聚在屋里,有的帮着烧水烧炕,有的坐在彩霞(身shen)边儿安慰她,还有心软的偷偷抹着眼泪.....

    “彩霞,彩霞——”

    沈大(春chun)冲了进来,眼睛都红了:“你咋样了?咱儿子呢?”

    彩霞一看见大(春chun),‘哇’的一声哭起来,哭得肝肠寸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谢大娘瞪了沈大(春chun)一眼,骂道:“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勾搭那(骚sao)狐狸,好好的孩子能没吗?你看看,这血都把裤子给打透了,还想啥孩子啊?早化成血水淌出来了......”

    这时,沈大(春chun)才看见炕沿底下有个盆子,里面装着彩霞的裤子,那裤子血淋淋的,上面的血迹还没干呢,简直触目惊心!

    大(春chun)傻眼了,怔怔的看了那条血裤子几秒钟,一下子抱住了脑袋,也嗷的一声哭起来了。

    “你还有脸哭,你个没记(性xing)的王八犊子——”

    老沈头挥舞着大烟袋锅子冲进来,劈头盖脸就打,边打边骂:“都是你干的好事儿,放着好好的(日ri)子不过,非得去勾搭那狐狸精去,这下好了吧,你儿子叫狐狸精给推没了,看你还有啥脸去见先人去!”

    沈大(春chun)忍着爷爷的打骂,睁着红红的眼睛,“啥?我们的孩子是给人推没的?”

    谢大娘恨恨道:“可不是嘛,彩霞上她们家去问她要她骗你的钱和东西,结果没说两句呢那个(骚sao)狐狸就逞凶打人了,俩狐狸精一起动手儿,愣是把你们大儿子给打掉了,沈大(春chun),你就造孽吧!”

    沈大(春chun)的眼睛瞬间大了一倍,他狐疑的看着彩霞,却见彩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的孩子啊,是娘没用,没保住你,让你还没来得及看这世界一眼,就叫人给推掉了,娘对不起你啊......”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评价票;投了7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送了10颗钻石

    投了2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