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蛋挞
    就是庄稼汉年头成的时候,多打了几斗粮食还琢磨着娶个小妾新鲜新鲜呢,堂堂王爷,又怎么可能不娶妾室?而且她还敢妄想王爷娶她做正妃?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太不知所谓,太不要脸了!

    活该她最后连个马车都没捞着,走着回去的!

    这样想着,福子不(禁jin)冷笑起来,(阴yin)阳怪气的把那天在书房里听到的沈若兰说的那些话都给大家说了出来,描述时表(情qing)夸张,语气也极尽讽刺,“你们没看着她那副轻狂样儿呢?就这样——”

    她仰起脖子,鼻孔朝天,怪声怪气的道:“我就是(情qing)愿一辈子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乡下,过一夫一妻白头到老的(日ri)子,也不愿嫁到王府深宅去跟那么多女人共享一个丈夫,哪怕是让我做正妃,我也不愿意!”

    她尖声叫着,还叉着腰,把一众小姐妹们逗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的。

    “哈哈哈,她也真敢想,就她那(身shen)份的人,给咱们王爷做个通房都抬举她了,还敢肖想王妃之位,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ou)……”柳叶眉哈哈大笑道。

    这个嘲讽一开头就收不住了,还有人鄙夷的说:“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东西,给几分颜色就想开染坊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她那种(身shen)份的,别说是伺候咱们王爷,就是伺候福子姐姐都不配,也就配跟咱们提提鞋罢了。”说话的很有心眼子,既贬低了沈若兰,又顺便拍了一次福子的马(屁pi)。

    福子嘲讽的笑起来,“现在她连进咱们门儿的机会都没有了,她就是想给你们提鞋也没法子了,真是可惜啊,我还以为她能爬到王爷的榻上去呢,做咱们半个主子呢,结果,诶……你们怎么了?”

    福子正说的起劲,这些丫头却突然都没声了,一个个的表(情qing)就像见到鬼一样,呆呆地望着她的(身shen)后,福子一怔,猛一回头,只见一道修长(挺ting)拔的(身shen)影立在院子的门口,一(身shen)的暗纹纬锦长,袍子的下摆随风飘((荡dang)dang),一(身shen)的冷煞之气,(阴yin)(阴yin)飒飒的弥漫着,骇人心魄。

    “主主…。子……”

    众人都感受到了主子由内而发的煞气,只觉得膝下一软,都不自觉得跪了下来,福子手里的(肉rou)串儿也‘吧嗒’一声掉在地上,在主子那骇人的煞气中,跟着‘噗通’一声跪下来,(身shen)子瑟瑟发抖着。

    不是她们胆子小,而是主子现在的样子太吓人,就那么面无表(情qing)的看着她们,目光(阴yin)森森的,像看一群没有生命的死人似的。

    “罗城,奴才妄议主子,该当何罪?”毫无声调的声音响起,说出的每一个字,却振人心弦。

    罗城大声道:“回主子,奴才敢背后妄议主子,其罪当诛!”

    “那就按规矩办吧。”男人冷声说完,拔腿向外面走去。

    福子等虽然都吓傻了,但是也都得听明白的主子的意思,一听要初四她们,顿时都吓得大哭不止,福子也是吓坏了,眼见得主子走的快没影了儿,(情qing)急之下,大叫道:“主子饶命,奴婢是青莲姐姐的表妹,奴婢亲姨娘是您的(奶nai)娘啊——”

    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划破天际,冲入湛王的耳朵里,他果然立住了脚步,回过头,凉凉的看着福子。

    罗城一看就知道,福子今天是死定了,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威胁得了主子,何况是她一个区区((贱jian)jian)婢!

    少倾,湛王勾起唇角,无声冷笑:“既然你是白嬷嬷的侄女,那就下去好好服侍白嬷嬷,彰显你这个外甥女的孝意吧,罗城,将这个((贱jian)jian)婢仗杀了,其余的论罪严惩!”

    那些婢女们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呢,没想到因为福子的一句话,倒让她们捡了条(性xing)命,顿时都不那么使劲的嚎了,毕竟跟刚才的要挨杀比起来,现在只是严惩的结局已经很好了!

    福子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没能救自己的命,反倒便宜了别人,又恐惧又不甘心的尖叫起来,声嘶力竭的:“主子,您不能杀我,我可是您(奶nai)娘的亲外甥女,青莲姐姐的妹妹啊——”

    罗城见她还再嚎,怕触怒了主子,抢上前一脚揣在她的(胸xiong)口上,福子‘砰’的一声被踹飞了出去,撞在一棵大树上又落下来,吐了口血,终于叫不出来了……

    其余的婢女们见到这副场面,都吓得面如土色,瑟瑟发抖,还有胆儿小的把裤子都尿湿了。

    **

    另一边,沈若兰端着一盘儿新烤出来的蛋挞,笑眯眯的对大家说:“都先别干了,快来尝尝我研究出来的新点心,绝对好吃哦!”

    大伙儿一听,都停下手中的活计凑了过来,看到沈若兰盘子里金灿灿的小东西,跟一个个金黄色的小碗儿似的,外面看起来酥酥脆脆,里面却嫩嫩的,一看就好吃。

    大家一人拿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吃起来,只一口,顿时就都惊叹不已!

    “兰儿,这是啥啊?咋这么好吃呢?”沈福存吃完一口,迫不及待的把剩下的一块儿也塞进了嘴里,狼吞虎咽起来。

    “是呀,简直比(肉rou)馅儿的饺子都好吃。”竹儿附和。

    沈若兰笑道说:“这个叫蛋挞,用鸡蛋面粉做的,好吃的话你们就多吃点儿,我烤了好多呢!”

    她定做的这只烤箱很大,里面还有好几层帘子,可以一下子烤出上百个蛋挞来,足够一家人吃了。

    “嗯,那我可得多吃点!”沈福存一点儿都不跟沈若兰见外,吃完一个,又上盘子里拿了一个。

    “嗯,好吃!”

    张二勇也低声赞了一句,他吃得很慢,因为这蛋挞是兰儿亲手做出来的,他得细细的吃,慢慢的品尝,不能糟蹋了。

    不过,不管怎么吃,都觉得美味无比,比买来的点心好吃多了!

    “兰儿,你是咋想出来的呢?竟能作出这么好吃的东西,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沈金存吃完一个蛋挞,又去拿第二个。

    沈若兰也拿起一个,边吃边说:“闲着没事儿瞎琢磨的呗,这个东西我都做好几次了,前几次都没成功,不过这次终于成功了,之前的力气也算没白费了!”

    沈德宝吃完一个,也又拿起一个,边吃边琢磨着说:“兰儿,爹觉着咱们这个蛋挞要是拿出去卖的话,肯定能好卖,说不定都能把吉州那些老点心铺子给挤黄了。”

    这么好吃的东西,到哪都会有市场的,肯定好卖。

    做了一段时间的买卖,沈德宝的头脑越来越像个商人了,别人吃着蛋挞的时候只惊艳于蛋挞的美味,唯有他立刻想到了商业价值。

    沈若兰见她爹这么上道,赞许的笑了笑,看来,爹还是很有商业头脑的,能在第一时间内发现蛋挞商机,简直孺子可教啊!

    “爹您说得对,我就是这么想的。”沈若兰说,“现在天越来越暖和了,咱们家的水晶冻马上就不能做了,所以我想再找一条出路,就研究着弄了这个,我还打算明天再多做点儿,然后您带着到各家酒楼或点心铺子跑跑,把咱们家的蛋挞推销出去,一旦打开市场,就算没有水晶冻,咱们靠蛋挞就能在这边儿立足了。”

    “嗯,这个想法好!”

    沈德俭这两天正犯愁过几天水晶冻做不了上哪挣钱去呢,正好女儿就研究出了这个东西,简直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这下好了,家里又有来钱道儿了。

    沈福存和沈金存听了也都高兴的不得了,本来哥俩儿还担心二叔家做不了水晶冻,他俩就得失业回家去呢,现在又有新出路了,他们还能继续留在这儿,住青堂瓦舍的大房子,顿顿吃好的,还能接着挣钱,月月都能挣得不老少…。

    张二勇回去的时候,沈若兰找了几张油纸,给他包了七八个蛋挞,让他带回去给他爹和他大哥尝尝,都是一家人了,有好吃的自然要分享。

    张二勇欣然的带回去了,兰儿这么孝顺,这么懂事,有好吃的还记得惦记他爹和他大哥,可见是很把他放在心里呢,他能不高兴吗?再说,也可以带回去跟爹和大哥显摆显摆兰儿的手艺!

    回去的时候,竟意外的发现他妹子和舅舅来了,舅舅正在厨房里给大哥烧火,大哥正在做五香花生米,他妹子则像个没头苍蝇似的遥哪乱翻呢。

    一看见这俩人儿,张二勇瞬间一个头变两个大,大声道:“你们怎么来了?”

    张金凤一看张二勇的表(情qing)就不乐意了:“二哥,你瞅你那样儿,好像不欢迎我似的,这也是我家啊,我咋就不能来呢?”

    张二勇太阳(穴xue)突突了两下,说:“爹不是不叫你来吗?你来干啥啊?再说你看看我们住的地方,统共就这么大,往哪放你?”

    “那我不管,反正我来了,你们就给我安排地方住!”张金凤蛮横的说道,这时,她又发现了张二勇手里的油纸包,纸包的部分地方还被油渍给浸透了,一看里面就是装着好吃的。

    “诶?二哥,你手里拿的是啥好吃的呀?我这都一天没吃东西呢,你把这油纸包儿里边儿的好吃的给我点儿吃呗!”

    张二勇瓮声瓮气的说:“是你二嫂给爹做的,不能给你吃,饿的话就自己去做饭去,厨房里有米又菜的,管你吃到饱。”

    张大勇正在厨房里给花生米烘干呢,听到张金凤嚷嚷着饿了,就掀起帘子探进头来,说“金凤,厨房里还有晌午剩下的饼子,要不,我给你跟老舅(热re)上两个?”

    没等张金凤回答,崔大生就急切切的说,“行,都是自己家人,也没啥挑拣的,大勇你就给舅和金凤(热re)几个大饼子对付一口得了。”崔大生一边说着,一边咽了口口水。

    其实,对崔大生子来说,能有大饼子吃已经很奢侈了,家里现在正在闹(春chun)荒呢,已经连着喝了一个多月的糙米蔬菜粥了,喝得他一走道肚子里就‘咣当咣当’直响,跟喝饱了水的骡子似的,如今乍见到这纯苞米面的大饼子,他的口水都要止不住了,加上锅里那老些香喷喷的五香花生米,更让他食指大动,垂涎(欲yu)滴,恨不得现在就甩开腮帮造一顿。

    当然,他也听到屋里边儿说有点心了,也馋的很,不过以己度人,他要是有点心的话,就是杀他一刀他不会给别人吃的,所以也就不去奢望人家那么好的东西能吃到他嘴里边儿了。

    张大勇舅舅这么一说,就回(身shen)拿了几个饼子,在另一口锅里腾上了。

    屋里,张金凤看二哥也不给她好吃的,就撇撇嘴,一撅哒出门儿溜达去了。

    难得来一趟大城市,她可得好好溜达溜达开开眼界…。

    **

    晚上,淳于珟回到王府时,青莲已经站在门口儿等着他了,一见到他下马,青莲急忙迎上去,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说:“王爷,是奴婢一时不察,把那么昏聩的亲戚弄进了庄子,惹王爷生气了,奴婢有罪,请王爷责罚!”

    淳于珟边走边冷冷道:“知道有错就好,下不为例!”

    “是,奴婢谨记王爷教诲,谢王爷宽宏大量!”青莲谦卑的躬着(身shen)子,余光却见王爷路过她(身shen)边儿时,脚步都没顿一下,直接进府去了,她也只好自己站起来,小跑着追了上去。

    “王爷,奴婢给你炖了一锅藕片野鸡崽子汤,正在锅里小火偎着呢,这时候火候刚刚好,奴婢去给您盛来!”青莲迈着小碎步跟上淳于珟,在后面温柔的说道。

    “不必!”

    淳于珟声线淡淡的,说话间长腿已经跨过了二门儿,进到后院的听雨轩里。

    听雨轩是王爷的私人界地,能随便出入此处的只有罗城、罗同和英战,再有就是王爷自己,其余人,包括她,没有王爷的(允yun)许,谁也不能进去!

    青莲咬着嘴唇,眼睁睁的看着王爷进了屋,英战随即把门关上,将她隔绝在了外面。

    她呆呆的站在听雨轩的门口儿,又是心酸又是生气。

    气她那个蠢表妹,竟敢对王爷挟恩求自保,她也不想想王爷是谁?能吃她那一(套tao)吗?她没说那些不长心的话,或许王爷还能看在自己的薄面上饶她一命,可被她那么一作,王爷不仅不会饶了她,还把她也给连累了。

    哎,早知道他们一家子如此不堪重用,当年来投奔她时,她就该把他们赶出吉州去,不叫他们靠前儿了,也怪她一时心急,光想培养自己的亲信、心腹和臂膀,想着用自己的亲戚总比用别人好,结果心腹没培养出来,倒给她惹下这么大的祸事了!

    哎,王爷肯定对她心生不满,心存芥蒂了,怎么办呢……

    想到这儿,她的心酸酸的,在王爷跟前儿尽心尽力的服侍了十几年,又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qing)谊,可就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就被他这样冷落、甩脸子,难道,她这十几年的殚精竭虑,尽心服侍,还抵不过这一点儿小过失吗?

    ——还是,福子诽谤的那个女子,太让他在意了?

    在意到大开杀戒,残忍的打死了福子,还把参与的小丫头们都打得半死,撵出了庄子去!

    自从他与静悟大师学艺,他的(性xing)子比年少时沉稳了许多,可谓是宠辱不惊,坐看云起时,这些年来已经很少见他有这么大的(情qing)绪波动了,可今天却动了雷霆之怒,发了这么大的脾气,这也不像是他啊……

    “来人!”青莲冷声叫道。

    “是,青莲姐姐有什么吩咐!”一个小丫头子低眉顺眼儿的说道。

    “去把庄子里的李嬷嬷叫来,立刻就去。”

    “是,奴婢这就去办。”小丫头垂着头出去了。

    青莲也缓缓的转过(身shen),回自己的院子去了,她要把这件事(情qing)弄弄清楚,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王爷如此在意!

    ------题外话------

    谢谢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1张评价票

    也谢谢书城的

    打赏1888书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