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张金凤去吉州
    “聂大夫,这两种药引子在哪儿能买到?得多少钱?”一看完药方,沈若兰马上发问。

    叶恒摇头道,“沈姑娘,实不相瞒,这两种药世间的药店很少有卖的,据老夫所知,也就只有宫里的太医院细料库里有,且都是干货,如今令堂的病势沉重,最好用鲜的,效果能更好些。”

    这么说来,就是没地方买也没地方弄,只能自己去采了!

    沈若兰想了想,又问,“您看这咱这卧龙山里能有幽灵草吗?得几月份去采能采到幽灵草?”

    聂恒说:“这卧龙山里就有幽灵草,每年七八月份即可采摘了,只是这幽灵草很少,鲜少有人能采到,沈姑娘若想亲自采摘,不如雇一批人放在山里,多几个人寻找,总比独自一人找到的可能(性xing)大些!”

    沈若兰觉得很有道理,就诚挚的向他道了谢,感激不尽的把他送走了。

    终于找到了娘救命的药方了,沈若兰高兴的不得了,虽然里面的药引子难找,但并不是找不到,娘现在的(身shen)子撑到七八月份完全没问题,等到七八月份,她就亲自进山,在找一批放山的进去一起找,肯定能能找到的!

    只要娘的命保住了,家也就圆满了!

    穆氏看到聂恒给开来的药方,眼前也是一亮,她自由饱读诗书,杂书医书也看过不少,见到这药方,晓得自己有希望了,心(情qing)也跟着好了不少。

    只是,这药引子太难找,也不晓得能不能找到,虽有希望,可心里更多的是担心,但愿苍天保佑,能心想事成才好……

    沈若兰的脚脖子崴了,暂时没法出门,就留在家里开始研究印刷厂第一本书出版什么的好。

    开始的时候她想出四大名著来着,可想了一下,又嫌字数太多,这个时代又没有电脑,写的话只能拿着毛笔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写,四大名著随便拿出哪本儿,都够她写一年的,她可不想把那么多大好的时间浪费在码字上……

    写字数少的,又怕不够吸引人,《三言两拍》那类的书倒是够吸引人的,可是那都是**,怕写出来勾坏了那些莘莘学子,万一再误人子弟了的话罪过就大了。

    思来想去,她忽然想到铁嘴刘说书时的盛况,不觉灵光一闪、福灵心至!

    这里是吉州,百姓们和受乌孙侵扰百余年,大家都对乌孙痛恨不已,也都对打仗和军事方面的事儿很感兴趣,不如就写一本有关打仗的兵书,比如——《三十六计》。

    然后再大力宣产、连载发行,效果肯定好!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她努力的回想着三十六计里的内容,有些想不起来的地方就杜撰,当然,里面的时代背景,特意注明是架空,免得有人起疑。

    于是,她从第一计‘瞒天过海’开始写,笔耕不辍,奋笔疾书,从早上写到晚上,一直写道掌灯的时候,却连一篇的一半儿还没有写完!

    沈若兰深深的怀念起上辈子的电脑来,这毛笔软绵绵的,写几笔还得沾点墨水,不然就写不出来,哪比得上上辈子在键盘前噼里啪啦随打出来的方便快捷啊?这要是有一台电脑,她三天就能全部写完。

    现在,现在就只能一笔一笔的磨洋工了,哎……

    **

    此时,靠山屯沈大(春chun)家里。

    沈大(春chun)瞪着眼睛看着他媳妇,一脸的狂喜和难以置信:“彩霞,好彩霞,你没骗我?你有了?”

    彩霞瞪了他一眼:“瞅你那德(性xing),我月月啥时候来葵水你比我记得都准,这儿都过五天了还没来了,你忘了?还有,我最近还总想着吃酸的,总觉得困倦,你说是咋回事儿吧?”

    沈大(春chun)一听,急忙跑到炕头拿起阳黄历,翻开一看,果然,彩霞的月信确实过去五天了。

    彩霞的体格很好,月信一向很准的,一天不差,这回都过去五天了,肯定有问题。

    “彩霞,我的好媳妇喂——”

    沈大(春chun)激动的叫起来,伸手就想去抱她,想把她抱起来在地上转几圈儿,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可是,手刚一搭到她(身shen)上,猛的想起她现在刚怀上,怕抻,就急忙缩回手,咧着大嘴傻呵呵的笑起来:“我的姑(奶nai)(奶nai),你可是咱们家的大功臣了,你说,你想吃啥?你想要啥?我这去给你买去……”

    彩霞垂眸,笑得不动声色:“你这段时间拉脚挣那些钱,不都让尤嫂子借去镶牙了吗?哪还有钱给我们娘俩买吃的喝得啊?”

    大(春chun)不傻,一下子听出了媳妇的弦外之音,不觉脸上一红,愧疚的说:“媳妇儿,我也是看她都给我跪下了,又哭得可怜,才一时心软把钱借给她的,我保证,往后再不借她钱了,真的,我发誓,往后挣的钱全都一文不少的交到你手里,要是少交一文,就叫我天打雷劈……”

    这是跟媳妇发毒誓,表决心了!

    彩霞听他这么一说,温柔的斥了一声:“你说啥呢?别瞎说,你要是遭天打雷劈了,是想你儿子管别人叫爹去吗?”

    “不是不是,这可是我儿子,哪能管别人叫爹呢?”

    大(春chun)自悔失言,急忙弯下腰(身shen),把耳朵贴在彩霞的肚子上,喃喃道:“儿子,爹说错了,爹得好好活着,使劲儿挣钱,好好养活你们娘俩,爹保证往后叫你们娘俩吃香的喝辣的,过好(日ri)子……”

    彩霞低下头,抚摸着自己男人的脑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此刻,她倒是相信他说的是真心的,可惜,他的真心一遇到尤氏得眼泪、哭诉,就变成烂好心了,往后挣的钱也指定还得被那个破鞋哄去。

    她可不甘心自己拿钱给他买马买车,最后赚的钱都叫那个不要脸的糊弄去,既然那个不要脸的破鞋一再来挑衅,那也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彩霞怀孕了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大伙儿知道彩霞怀了(身shen)子,都笑嘻嘻的跟大(春chun)道了声“恭喜”,大(春chun)也喜得咧着嘴丫子,到处跟人宣传他要当爹的事儿,乐得嘴都闭不上了,这几天没少往肚子里灌风。

    这事儿,也很快就传到了尤氏的耳朵里,她听说大(春chun)儿媳妇怀孕了,既高兴又嫉妒。

    高兴的是,她的机会终于来了,大(春chun)啥(性xing)子她知道,那就是个驴托生的,一天都离不开女人,她媳妇现在有了(身shen)子,不能干了,他憋一天两天的行,要是叫他憋久了,肯定受不了,受不了的时候,一准儿得来找她来……

    当然,也有嫉妒,自己喜欢了好几年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换做是谁都不会高兴的!

    尤氏又开始打扮起来,在大(春chun)家房前屋后儿的转,有时候故意提拉个水桶道井边儿等着,就等着大(春chun)儿来打水,她好搭讪。

    但是彩霞看大(春chun)儿看得严,每次大(春chun)儿出来,她都跟着,形影不离的,就是出车,也让她公公婆婆跟着,尤氏根本没地方下手,转悠了几天,不但没跟大(春chun)搭上讪,还叫大(春chun)娘儿指桑卖槐的骂了一顿,差点儿挨顿胖揍。

    大(春chun)儿三十来岁了,好容易有了孩子,自然格外看重,从前尤氏要是哭哭啼啼的上门求助,他一准儿心软心动,也不管原则不原则就去帮忙,可自打知道彩霞有了(身shen)孕后,怕彩霞心里不痛快,就主动跟尤氏划清了界限,尤氏登过门儿几次,都叫大(春chun)儿毫不留(情qing)的给拒绝了。

    彩霞看着大(春chun)的改变,心中(挺ting)高兴,但也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大(春chun)现在刚知道她怀了孩子,正在兴头上呢,所以事事都依着她,想着她,可等过了这个兴奋劲儿,慢慢的心态趋于平常了,加上又想炕上那事儿,肯定又得着了那个破鞋的道。

    所以,她是不会(允yun)许这种事(情qing)发生的……

    **

    靠山屯这段时间(挺ting)太平的,大家的(日ri)子都过得不错,自打沈老二家盖房子,差不多家家都跟着挣着钱了,今年比往年这时候松泛多了,不管好赖,家家户户都能吃饱饭,还有两人家用那笔工钱抓了小猪崽子呢!

    沈若兰家现在也(挺ting)好的,前园子的大棚长得郁郁葱葱,后园子里又有一只老母鸡趴窝了,两只老母鸡趴窝,家里的炕头儿上还孵着二十多个大鹅蛋,三四十个鸡蛋。

    瘦丫一个人忙里忙外,忙进忙出的,脚都快不沾地儿了。

    不过,瘦丫并不觉得累,反而却过得很快活、很知足。现在,她每天能吃得饱,穿得暖,也不用像从前那样挣命似的干活儿了,这里没人打她也没人骂她,因为兰丫的缘故,村里人对她还格外高看一眼呢!

    她这辈子,就从来没过得像现在这么舒坦过!

    大庆每天都来给兰丫的大棚浇水,闲暇时还拉拉了点儿土,把兰丫家门口的道给垫平了。他现在依然赚着兰丫的每天五十文钱,总觉得自己拿的太多了,不好意思,就总是想方设法的帮着兰丫家干活儿。

    因为有兰丫预付的那笔钱,家里的(日ri)子好过多了,儿子天天都能吃上白面,他们这些大人也隔三差五的吃上一顿大白馍馍,头两天老娘做寿,家里还买了一斤猪(肉rou)吃呢!

    这(日ri)子,是越过越好了!

    沈大爷家也(挺ting)好的,金存和福存都出去干活儿了,家里少了两张嘴,这下子能省了不少粮食,而且俩大小伙子出去干活,还是在老二那干,肯定不能少挣了。

    沈德宝都打算好了,等这俩孩子把工钱拿回来了,加上家里那几两银子,再跟老二借点儿,就能把老丁家给他们家垫的那十两银子聘礼钱还上了,到时候不该不欠他们的,底气也就足了,那是他一定跟他们家彻底划清界限,姓丁的小白脸儿想娶他闺女当妾,哼!做梦去吧!

    沈若梅这几天(挺ting)消停的,没再闹,但也坚决拒绝她爹娘给她找婆家,只说要么就嫁丁公子,要么就终(身shen)不嫁了!

    沈大娘就一直苦苦劝和着,也没往前赶,但是跟老头子统一战线了,虽然没((逼))她随便家人,但是也坚决不(允yun)许她在跟小丁公子有啥瓜葛了!

    至于桃花村那边儿,也有好事儿传出,那就是终于有人给张金凤保媒了。

    对方是岫水村的一个童生,今年十八岁,家里就一个寡妇母亲,虽然(日ri)子过得清贫,但那后生的书念得很好,将来极有可能中秀才。

    张金凤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好婆家,脱离农门,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ri)子,一听说男方书念的好,将来极有可能考中秀才,还有希望再考个举人谢元啥的,顿时乐了。

    这个男的是念书的,本就别乡下种田的泥腿子高一等,再加上还有个大好的前途,她能不动心吗?

    带着官太太的美梦,她还特意去了一趟岫水村舅舅家,偷看了那个后生一眼。

    结果,看见那个后生长得白白净净的,很干净、很斯文,就一下子小鹿乱撞,芳心暗许了。

    她羞答答的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了舅舅(媒人),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谁知男方是个挑剔的,不肯盲娶盲嫁,非要见见女方才肯定亲。

    张金凤一听那书生要见她,顿时紧张起来,在家寻死觅活、上吊跳井的在家作了一整天,终于((逼))得她老娘松了口,给她买了一盒最便宜的胭脂。

    然后,那书生来拜见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脸擦得跳白跳白的,跟掉面缸里了似的女人,穿一(身shen)儿紧箍在(身shen)上的碎花衣裳,扭扭捏捏的坐在炕沿上含羞带臊呢。

    你说你要是长得(娇jiao)小可人,整这样一副表(情qing)或许能打动男人,引起男人的兴趣,偏偏张金凤长得跟个大母汉子似的,(身shen)材和长相都偏男(性xing),如今把那张四方大脸擦得白渣渣的,跟黑漆漆的脖子在不经意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她那一(身shen)儿扒皮鬼似的小衣裳,顿时就让这个书生望而却步了。

    开口说话时,更是让人无语,一张嘴就是‘你啥时候能考上秀才啊?你将来当上秀才老爷能不能娶小老婆啊?’

    把那个书生雷得不要不要的,坐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匆匆地起(身shen)告辞了。

    随后,舅舅家就传来信儿,说那个书生没看中张金凤,这门亲事做不成了。

    张金凤都十七了,一直恨嫁恨得不行,如今好容易有个相中的,人家还没看中她,张金凤又是伤心又是丢脸的,躺在家哭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起来了,疯了似的决定,要去吉州,找她爹和她哥哥们去。

    张金凤觉得,吉州那么大,好男人一定比这边儿多的多,她就是要到那边儿去找个好女婿去,气死那个死书生!

    崔氏不同意她去,怕花销路费,因为她一个姑娘家去那么远的地方肯定是不成的,少不得得托她娘家弟弟去送,就她弟弟那雁过拔毛儿的(性xing)子,要是送她去一趟,指定不能少贪他们家的路费钱。

    但是,张金凤铁了心的要去,寻思觅活的作了几回,但是都没成功。

    崔氏打定主意不给她出路费,本以为这样她就消停了,没想到某天张金凤去了趟镇上,把她那(身shen)儿心(爱ai)的花衣裳送进了当铺,拿回了一百文钱,吵吵把火的说自己去。

    看这架势实在拦不住了,崔氏没办法,只好托了她弟弟,让她弟弟把张金凤送吉州去。

    路费她没给拿,只说张金凤那一百文就够他们爷俩再路上花销了,让她弟弟回来时,再管老张头要回来的路费就行。

    崔氏的弟弟跟他姐姐的(性xing)子一样一样的,虽然不满意姐姐不给他拿钱,但是晓得姐夫是个讲究仗义的,不可能让他吃了亏,就答应了。

    正好他也能借机会去一趟吉州,到大城市开开眼界!

    ------题外话------

    谢谢

    送了10颗钻石,亲(爱ai)的破费了,幺儿十分感谢,么么哒!

    推荐好友荷子文《庄爷掳妻蜜(爱ai)》正pk,多多收藏哦。

    简介:女人脸色驼红从包间冲出来撞到男人怀里,小手抓着他的衣襟,“救我。”

    庄惟仁低头睨向突然扑到怀里的女人,(身shen)上不正常的体温显示她被人下了药。

    “想让我睡你?”男人清凉的气息喷在女人(身shen)上,很舒服。

    女人眼色迷离的看着眼前这个半生不熟的男人,与其找一个不熟的男人睡,不如找个半熟的。

    小脑袋点了点。

    男人淡淡的扯唇,“做我的(床chuang)伴。”一副不答应随时走人的架势。

    女人头越来越晕,最终歪在了男人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