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咱们王爷看上她了【三更】
    “姑娘醒啦?”一个衣着得体的嬷嬷看到沈若兰坐起来,急忙上前来服侍。沈若兰揉着眉心,从床上放下腿来,“嬷嬷,您是——”嬷嬷笑道:“老奴姓白,是齐爷吩咐过来照料姑娘的,姑娘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老奴就是。”一提齐爷,沈若兰才想起他来,问道:“齐爷呢?”那会儿她陪着他喝酒,醉倒在酒桌上,没失态吧?齐爷不会怪她吧?不过,看自己目前受到的待遇,齐爷应该没怪罪她,不然她现在就不是睡在这儿,而是睡在庄子外的荒野中了!白嬷嬷道:“齐爷出去了,今晚大概回不来了,姑娘若身子不适,可在这儿住下,若想回去的话,老奴就给您安排车子。”沈若兰当然不会住下了,她要是一宿不回家,娘肯定得急坏了,那她的罪责可就大了,她笑了笑,说,“还是劳烦白嬷嬷帮我准备一辆车吧,我已经好了,还是回去吧,不然我爹娘会担心的!”白嬷嬷听了,转身对伺候在身边儿的两个小丫头吩咐了一声,立刻有个小丫头出去办了。另一个小丫头则上前,帮沈若兰把鞋子穿了,扶着她坐到了地中间圆桌儿旁的绣墩上。白嬷嬷从桌子上提起紫砂壶,给她倒了一杯醒酒茶,双手奉了上去。沈若兰道了谢,接过来喝了几口,顿时觉脑袋的疼痛缓了不少。“姑娘,再洗把脸松泛松泛吧。”白嬷嬷挥挥手,又有两个小丫头走进来,一个端着铜盆,盆里是飘着花瓣儿的温水,另一个手里还端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香胰子和叠的整整齐齐的毛巾。两个丫头走到沈若兰面前,一起跪下,把手里的东西举过头顶。沈若兰一见如此,都有点儿受宠若惊了!跪下服侍——这也太殷勤了吧!她不过是个来画画的,就算做了两顿齐爷爱吃的饭菜,画也画的不错,可毕竟身份摆在那儿呢,一个画匠和厨子而已,这身份在等级森严的大户人家里,连人家的奴才都比不上呢,哪值得人家跪着服侍啊?“快起来吧,我不习惯让人这么伺候!”沈若兰急忙去拉那个端着一铜盆水的小丫头。看小丫头长的杏眼桃腮,娇娇弱弱,跟一朵娇花似的,端着这么沉的一盆儿水,还举过头顶,肯定累坏了吧,姓齐的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谁知,那丫头一看沈若兰来拉她,却不敢起来,把头低得更低了,像是犯了大错似的,脑袋都快要扣到地上了!白嬷嬷笑道:“姑娘快梳洗吧,做奴才的本就就该这样服侍的,让她们起来岂不是坏了规矩?”沈若兰一听,既然是人家的规矩,那她还是别坏了人家的规矩了吧,就撂下杯子草草的洗了把脸,赶紧让那丫头起来了。小丫头见沈若兰洗完,这才肯起身,端着盆子出去了。白嬷嬷又抱着一副妆奁走过来,摆在了桌子上,笑道,“姑娘,老奴再帮您把头发通一通,用篦子篦一篦吧,省得酒醒头疼。沈若兰约摸着马车也快套好了,不愿再麻烦人家了,就委婉拒绝说:“多谢您的好意了,刚开始起来时头确实有点痛,不过喝了您的茶已经好多了,就不劳烦您了。”白嬷嬷笑道:“姑娘这是说的哪里话,老奴若能有幸服侍姑娘,便是老奴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呢!”她这样一说,沈若兰都不好拒绝她了,只好又坐下来,请她帮着通一通。白嬷嬷欣然的打开了沈若兰的头发,没有立刻通,而是先从妆奁里拿一对儿核桃做的小锤子,在沈若兰的头上轻轻敲打,打得不轻不重的,各个穴道都被打到了,也打通了,沈若兰的头也松泛多了。捶打完,白嬷嬷才拿出篦子开始给沈若兰通头发。沈若兰的头发稀疏、发黄,不过在头皮处又发出不少新头发,都是黑黑的、亮亮的,大概是她现在营养跟上去了,身体素质变好了,头发就长多了罢。那些新长出来的头发还都很短,参差不齐的乎在她的头上,使她看起来毛茸茸的,跟一只小鸡雏似的,很可爱!那些黄头发的发根处也不那么黄了,就只发梢处还是黄的,还有些地方分叉,都是过去营养不良造成的。白嬷嬷帮着她一边儿通头,一边儿用小剪刀儿修剪分叉的发梢,通完后,又帮她把头发编好,编的松紧适度,梳得整整齐齐的。拾掇完,马车也准备好了。白嬷嬷亲自把送沈若兰送到大门外,看着她上车,直到车子走的看不见了才回去。回去后,刚才那个给沈若兰叫马车的丫头悄悄的对白嬷嬷说:“娘,您可是这庄子里的管事,那个姑娘不就是个画画的吗?那配您这样服侍她啊?”白嬷嬷急忙四下看了看,见无人,才低声斥道:“没眼色的东西,没看出王爷对她的不同吗?你看她今儿是个画画的,没准儿明儿就是咱们的主子了呢?”小丫头有点儿不忿的撇撇嘴,“娘你想多了吧,她长得也不怎么样啊?顶多算个清秀而已,还是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王爷怎么可能看上她呢?”白嬷嬷道:“这大概就是缘分吧,要说相貌,这姑娘不是一顶一的好,论出身,就更不用提了,可王爷就是喜欢她,我还从来没见过咱们王爷喜欢过那个女人呢,想必这位姑娘是个不同的吧!”“哼,我可没看出来王爷有多喜欢她,昨儿我进去服侍的时候,我还听到王爷挖苦她来着呢,嘲笑她长得丑呢,哼!”小丫头很不服气,也很嫉妒,她可以容忍哪个官宦人家的千金做她的主子,也可以容忍哪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受她的服侍,但是像刚才那个乡下丫头,论长相、论出身,也没比她强哪去啊,也就会几笔画,会做几道菜而已,凭啥就让主子高看一眼?凭啥就让她们服侍她呢?她配吗?白嬷嬷点了点她的脑袋,埋怨说:“娘总跟你说看人不光要用眼看,还要用心看,你光看王爷挖苦她讽刺她了,咋不想想咱们王爷是什么性子?要是他真看不上的人,他还有心情挖苦讽刺吗?不早直接打发阴司里去了吗?”小丫头怔了怔,“娘,那照你这么说,王爷真看上她了?”白嬷嬷点头:“怕是真看上了,我还从来没看见过咱们王爷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呢!”那位姑娘醉倒的时候,是他亲自抱进来,嘴上虽然骂她‘混账无礼,’可那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看她的时候带着浅浅的笑意,点点的柔情,她还没见过王爷用这种眼神看过哪个女人呢!活了一辈子,她自认为这点儿眼力还是有的,绝对没看走眼!看看女儿拿不甘心又嫉恨的样子,白嬷嬷冷声警告说,“我可告诉你,千万别打不该打的主意,前儿我听你青莲姐姐说,府里又有个下贱胚子要勾搭王爷,已经被王爷给罚了,咱们借着你姨娘和青莲姐姐的光儿,在这庄子里吃香的喝辣的,多好的日子啊?要是因为你整啥幺蛾子给弄坏了,不光是我跟你爹饶不了你,就是你青莲姐姐那,你也别想好过了!”小丫头咬了咬嘴唇,虽不甘,最后却也无奈的说:“我知道了,我又没想怎样,你敲打我做什么?”“没有就好,明儿那画画的姑娘再过来时,记得好好服侍,要是能让她喜欢你,高看你一眼,那才是你的本事,也是你正经该做的事儿呢。”------题外话------谢谢母狮子123投了1张月票clf6投了1张月票今天三更,明天还恢复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