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被调戏了
    中午,到饭时了,罗成进来询问中午在哪儿摆饭?吃什么?淳于珟看着沈若兰,慢条斯理的说:“你不是说你很会做菜吗?去给爷露一手,做两道拿手的试试。”沈若兰的画笔一顿。本以为画画了就不用做饭了,原来这厮是打算叫她连画画带做饭啊!不过,去就去,做饭也比在这儿对着他画画强。这一上午对着他,真是要把她给气死了,这位大爷一会儿喝茶,一会儿翻书的,总是动弹,害得她都找不好角度了,光线也总在变,跟他说又说不通,这厮根本就不讲理,不说他自己乱动,还说她技术不精,还威胁她要是画不好就叫她好看!还好现在叫她去做饭,再待一会儿,她真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一画板拍下去人走后,斗嘴胜利的淳于珟心情大好的走到画架前,去看她画板上的画。那幅画现在刚打完轮廓,五官还不是很清晰,不过却也能看出画的是谁了,看她拿着那些小刷子又是触又是点的,居然还画的有模有样的,她到底能画出什么样的画呢?他心底隐隐有些期待了庄子的厨房很大,里面鱼虾、青菜、鲜奶、各种肉类都有,可谓是种类齐全,都快赶上酒店的厨房了。而且,她居然在这里看见一只火锅儿!跟她定制的火锅一样大小,一样的构造,简直就是分毫不差!沈若兰小小的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想通了。她都把火锅蘸料的配方给他了,他当然得弄一个火锅了,不然要那蘸料何用呢?这火锅,十有**是在张四爷定制火锅的地方弄来的,凭齐大爷的权势手段,想弄个火锅来一点儿都不难!看到有火锅,还有鱼,沈若兰决定做一道鱼锅子,既省事又好吃,所有的菜都能下里,他想吃啥菜就在这锅里涮就好。打定主意,把挑了一根个头儿很大的草鱼,洗干净,切成片儿,开始准备书房里,淳于珟没等多久,罗城就过来请他进西间去吃饭,进去时,只见饭桌上正摆着那个铜锅子,锅里面沸腾着,一些白嫩嫩的肉片上下翻东,还有一些青菜菌类随着沸水起伏。“齐爷,这是鱼锅子,请品尝!”沈若兰保持着微笑,身板儿挺直的站在桌子旁,双手叠着放在小腹处,跟现代大酒楼的服务员似的。淳于珟看了看那一大锅的东西,嫌弃的说:“这怎么吃?难不成把筷子伸锅里直接捞着吃吗?”“可以啊,也可以用勺子把您想吃的捞出来放碟子里,再在碟子里夹着吃。”沈若兰解释。淳于珟在桌子前坐了下来,却没有拿勺子捞,他看了沈若兰一眼,“你来帮爷捞!”沈若兰微笑:“我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还是找您的长随吧。”淳于珟冷哼声:“要是捞到爷不爱吃的,就留给你吃,反正也剩不下!”沈若兰嘴角一抽,这是要让她捡他的剩菜吃啊,她不想吃别人的剩菜好不好?谁知道那上面有没有他的口水啊?她可不想吃别人的口水!腹诽几句,沈若兰只好上前给人家当小丫鬟儿去了。“齐爷,这些菜都得蘸着麻酱吃才好吃,这是我给您调好的麻酱。”沈若兰把一片鱼肉放在了他面前的碟子里,还真感激这厮把麻酱照着秘方做了出来,不然她今晚还真没法弄火锅呢!淳于珟夹起那片鱼肉,沾了点酱料,优雅的放进嘴里。嗯,又鲜又嫩,好吃!他心里暗暗赞许!得到这个麻酱秘方后,他也试着吃过一次,不过厨子给切的牛肉片子太厚,且没像她准备这么多菜蔬配着,就像搁大锅煮肉一样,把一些厚厚的肉片子煮在里面,虽然味道尚可,但算不上好吃,他吃过一次后就丢开了。知道她今个能做这个,他特意吩咐把锅子和麻酱都带到了庄子来,想试试真正的火锅是什么样子,没想到竟然这么好吃,而且这锅子还不光可以涮羊肉,涮牛肉,还能涮鱼,真是有意思!“嗯?这是什么?”他看着碟子里那团儿粉嫩嫩的东西。“这个叫虾滑,是用虾肉做的,我刚刚做出来,鲜的很,您尝尝试试。”淳于珟尝了一口,果然好吃,这野丫头,果然有两下子。“齐爷,您吃点儿青菜吧,解腻。”沈若兰温柔的把一勺菠菜放在了他面前的碟子里,倒不是关心他,就怕他吃腻了起刺儿为难自己。淳于珟很听话的又吃了一口青菜。接着,土豆片、地瓜片、藕片、木耳、蘑菇各式各样的东西轮番上阵。给他夹菜的时候,沈若兰很小心仔细,就怕这厮有哪样不爱的吃让自己打扫他剩下的东西,所以每次只给他夹一样,都会观察他爱不爱吃,要是发现他吃进去后脸色不大好,就不再给他夹了,要是看见他吃哪样东西时眼露赞许,就留心记下来,多给他夹几次。本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谁知这厮吃到最后,不知是吃饱了还是吃腻了,在吃一片藕片的时候,竟然只咬了一口,就拧着眉头,放回到了碟子里。“不好吃吗?”“难吃。”他说。沈若兰又急忙给他夹了一块虾滑,结果这厮咬了一口后,又放回到碟子里。之前明明吃了好几块儿,很喜欢吃的,这会子怎么这样了?别是吃饱了吧!这样想着,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您是不是吃饱了,要是吃饱的话,咱们就接着画去?”然,淳于珟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说,“爷吃饱了,换你吃。”沈若兰呵呵一笑,“多谢齐爷关心,我不饿,我们还是去画画吧。”这位爷没动,也没说话,只淡淡的看着她,那眼神,虽没有煞气在里面,却也让她倍感压力,最后,她只好妥协的坐下来,拿起筷子,硬着头皮开吃。在吃那两块他剩下的藕片和虾滑的时候,她还做了一番小小的思想斗争。吃还是不吃?还是吃吧,为了娘,吃口水就吃口水吧,只希望齐大爷看在她如此诚心的份儿上,让聂恒帮她娘医病吧!吃饭的过程很难熬,姓齐的就坐在她对面儿,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吃,像看戏似的,沈若兰被看得头皮都麻了,赶紧吃,大口大口的吃,好快点儿吃完。淳于珟就坐在对面看着她,见她瞪着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把两腮撑得鼓鼓的,像一只小松鼠似的,不觉勾起了唇角。哼,吃没吃相的东西,跟她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花样子倒是挺像的!“齐爷,我吃饱了。”沈若兰稀里乎隆的塞了一顿,撂下筷子,笑道:“谢谢您的火锅,咱们去画画吧。”淳于珟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忽然一抬手,在她的嘴唇上蹭了一下,鄙夷道:“吃没个吃相,嘴上还沾着酱呢!”沈若兰一僵,怔在了原地。马丹的,不是说古代都男女大防,男女授受不亲吗?那他蹭自己嘴唇这一下算是咋回事儿?虽然他是在鄙视自己,可她为啥有一种被调戏了的感觉?再偷眼看看那个调戏自己的人,却是一脸的坦荡,简直是一脸正气,没有半分心虚的意思。难道,是她想多了?“还不走?没吃够?”他说了一句,提步出去了。回到书房,继续画画。沈若兰很快把精力都放在了画板上,忘记了刚才的插曲。然,经过这顿饭,齐大爷的心情忽然变得好起来,居然没再跟她抬杠,还跟她聊了几句。先是问她那副对子是怎么想出来的。沈若兰告诉他,是自己无意中想出来的。又问她是怎么识得字,谁教的,沈若兰就把昨天在百味人家忽悠大伙儿的那套说词又搬出来说了一遍。然后这厮又问她是跟谁学的画画,沈若兰就结合小学课本中神笔马良和王冕学画两课的内容,声情并茂的向他讲述了一个没有画笔,买不起画纸的可怜小农女,用树枝和草棍儿,在大地上学习绘画的故事!经过两人这一番对话,转眼日已偏西。沈若兰起身告辞,“齐爷,咱们今天就画到这儿好不好?我今天回去还有点儿事儿,明天再过来继续画,成吗?”淳于珟正聊的起劲儿,见她竟然不识相的要走,脸上顿时多了几分阴鸷。难得他这么有兴致跟人聊天,还聊得这么投机,她竟然没眼色的要提前走,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盼着能跟他有这样聊天的机会吗?又不知有多少人,为了能跟他聊到一起去,处心积虑的寻找他感兴趣的话题,甚至挖门盗洞的找关系,打探他感兴趣的事。她竟然对此殊荣不屑一顾,还要把他晾在这里,真是个可恶的东西!“什么事?”他凉凉的问道,要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是不会放她回去的。沈若兰不好意思的一笑,像被人发现了秘密的小女孩儿似的,羞涩的说:“我要去百味人家听书,昨天说书的讲到乌孙的敌营里有人要对湛王放冷箭,虽然我知道湛王现在没事,但是还是很想知道他受伤了没有?现在回去的话,还来得及。”“你是关心。湛王?”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阴鸷消弥了些,还定定的看着她。沈若兰点头,如实道:“是呀,我很关心他,怕他受到暗箭伤害。”“为什么?你见过他?”淳于珟继续问道。沈若兰诚实的说:“没见过。”淳于珟笑:“既没见过,又何来关心?”沈若兰说,“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是却听说过他的事迹,我知道他是一个用兵如神,保家卫国的好男儿,还知道他体恤百姓,爱民如子,前几个月,咱们楚国有一些姑娘被拐到乌孙,被逼为妓,还是他下令救回来的呢!”说这些的时候,她明眸放光,两边脸蛋儿还红扑扑的,像个小迷妹在说起自己的偶像似的!淳于珟往后靠了靠,轻笑,“既如此,你且去吧,明日早些来,莫要让爷在等你!”“嗯,谢谢齐爷,小女告辞!”沈若兰福了福身,高高兴兴的出去了。望着那道欢快的背影,某人摸了摸下巴,她这样,是不是少女怀春,对湛王心生爱慕了呢?要是她知道他就是她心目中的英雄,又会是什么心情呢?想想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的场景,再想想后来发生的一些事,他的笑容褪去了些。算了,还是先别让她知道了!起身再去看她的画儿时,淳于珟又是一愣!这幅画像,已经比晌午时看到的更加完善,更加写实了,浓重的色彩堆砌下,他的脸,他的表情,甚至他的每一根头发丝,都栩栩如生的跃然画板上,像得出奇,就跟自己在照镜子的感觉似的,难怪她敢说自己能画出古人后无来者的画,此言,果然不虚!**沈若兰坐着马车,一路催促着,赶到百味人家时,那个说书的刚要开始,沈若兰找了个小桌儿坐了,点了两个菜,就开始听书了。“诸位客观,上回说道乌孙敌营要放冷箭射杀湛王——”“哎呦小姐,你不是昨天出那副对子的姑娘吗,在下申由甲,是修远书院的学子,对姑娘的才华很是钦佩啊,今日能再见姑娘,真是三生有幸”沈若兰正听得入迷,一个又瘦又小的男子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惊喜的跟她搭讪。沈若兰皱了皱眉,淡淡的说,“我是特意来听书的。”她都这么说了,要是个有眼色的,听到这话就该闭了嘴,别再打扰人家,然而,这个申由甲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打扰了人家,还继续碎碎念念的说:“在下昨天回去后,彻夜研究了姑娘的那副对子,果真是妙啊,简直妙不可言啊!可惜,在下学疏才浅,研究了一天一夜,仍是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正好见到姑娘,可谓是有缘,不知姑娘可否赏光,指点一二?”“对不住得很,我之所以出五百两银子求下联,就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下联,公子还是去找别人研究吧。”沈若兰转过脸,眼睛盯着说书的台子,不再去看那个莫名其妙的申由甲。就差没直接赶人了。都到了这个份儿上,申由甲这个奇葩还是没有退缩,甚至还在沈若兰的对面坐了下来,继续道:“原来姑娘也没有下联啊,那不如我们一起研究一下,不知姑娘是在什么情况下做出的上联,当时是一副什么情景,姑娘说出来,或许对对出下联能有所提示呢。”沈若兰受不了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这位公子,我是来听书的,你已经影响到我了,而且,我对跟你研究下联儿一点儿都不敢兴趣,还请公子自便吧。”被她这直接说开了,申由甲才意识到自己招人烦了,他摸了摸鼻子,讪讪的离开了。他倒是走了,可最精彩的部分已经被说书的讲完了,她都没有听到湛王到底有没有中箭,又是怎样逃出生天的!哎,真倒霉,好容易花大价钱来吃饭、听书,结果被一只苍蝇给耽误了!沈若兰沮丧了几秒钟,决定明天像那个齐爷打探打探湛王到底有没有受伤,又是怎样脱险的,他肯定是军营里的人,肯定知道这些。通过今天下午跟聊天,她不像之前那么惧他了,而且他对她的态度也有明显的好转,要是她跟他打听点儿湛王的英雄事迹,他应该不会烦!------题外话------谢谢玲儿与志送了9朵鲜花sallykhy25投了5张月票131**505送了10颗钻石时闻一叶落投了2张月票131**505送了1颗钻石,谢谢宝贝,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