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画画
    沈若兰这个正主儿不去,别人去也就没意思了,再有,穆氏坐了那么久,身子也有点儿撑不住了,两家就互相道别,各自回家去了。回去的路上,张兴旺边走边思谋着,最后说:“二勇,爹琢磨着想把你跟兰儿的事儿提前办了。”张二勇说:“兰儿不是说等及笄再办吗?咱们也同意了,爹怎么又想提前了?”“不是爹想提前,爹是怕夜长梦多啊!”张兴旺忧心忡忡的说道。他越来越发现兰儿的能力和魄力了,她才十四岁,还是个孩子,就这样光芒万丈、势不可挡的,要是等她在成长些,心大眼开了,只怕就看不上二勇,也看不上他们老张家了,还是早点把她娶进门儿,让她早点儿成为老张家人稳妥些。张二用当然希望能早点儿把兰儿娶回家了,但是却不愿意为这个理由娶她,说:“爹,兰儿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既然我们俩订婚了,她绝不会有别的想法的。”张兴旺说:“就算她没别的想法,你就不怕别人对她有想法吗?要是万一遇着个位高权重的相中了她,拿权势逼咱们,你说咱们这平头小老百姓拿啥跟人家争?还不得乖乖就范啊!所以啊,最好的法子,就是你们快成亲!”张二勇低下头,没有说话,心里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也强大起来,绝不会叫人把他的兰儿抢去。**沈若兰先去买了一块帆布,一盒胶,几十种颜料,又去城里有名的做笔的笔墨轩定做了一套油画的画笔。因为笔墨轩的做笔师傅不知道油画笔啥样,沈若兰现给他们画的图,又详细的介绍了一番,直到师傅完全明白了,才离开,双方讲好明早就来取,师傅得通宵帮她做,所以价格比正常价格贵了三倍之多。之后,她又找了一家木器行定,做了一个画板,一副画架子,画板和花架子也是她出图样,让别让人按照她的图样订做的,都是约好明天就来取的,因为加急,得通宵赶,也给人家加了银子。本来还想在去首饰铺子,给家里的几个小姑娘一人买一朵花,但是从铁匠铺子出来后,天都黑了,首饰铺子都打烊了,她只好先回去了。到家时,爹娘已经睡下了,因为娘回来后就觉得体力不支,不得不先睡下,爹舍不得离开她,也跟她一起睡了。不过其他人都没睡,正在福存哥的带领下,热火朝天的做冻子呢。今儿个出去吃饭,耽误了不少活儿,回来后福存哥就提议,今晚贪点黑,把白天落下的活儿给赶出来。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热烈的相应,刚刚吃了一顿那么好吃的饭,都给撑到了,正好干活儿消化消化食儿。大家分工合作,竹儿菊儿和带娣年纪小,干不动重活儿,就让他们几个薅猪毛,领娣给两个大灶坑烧火,招娣负责刮猪肉皮下的肥油,沈福存和沈金存负责最重要也是最累的——剁猪肉皮!几人一边干活儿一边说说笑笑的,因为都是年轻孩子,在一起很能说到一块儿去,这样边干活儿边说话唠嗑,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沈若兰回来后,也想加入他们,却被沈福存拦下了,他笑嘻嘻的开玩笑说,“兰丫啊,你就不用干活儿,快给我们大伙说说你那个挣了好几十两银子的对子是咋想出来的?教教我们呗?赶明个我们也上那儿对去,动动嘴皮子就能挣上好几十两,上哪找那好事儿去啊!”沈若兰被他逗笑了,“要是真又那么多好对子,我自己也不干这些活儿了,天天儿的去对对子多好啊,轻而易举的就能挣那老些钱,可惜啊,我这对子也是偶然得来的,只此一句,在就没了。”沈福存遗憾的咂咂嘴,不过还是很高兴的感慨说:“兰丫你可真能耐啊,别人一辈子都挣不来这老些钱,你这不闪腰不岔气儿的就把钱给挣来了,你没看见你赢了的时候老张头乐的呢,嘴都闭不上了,之前他还满脸的不愿意呢。”金存说:“他当然乐了,兰丫这么能挣钱,长得又好,还识文断字能作诗做对的,他们家能娶着兰丫这样的媳妇,算是捡着大便宜了,也就是他们运气好,先把人定去了,不然就兰丫现在出息这样,指定不能跟二勇哥订婚,二勇哥虽然人不错,但毕竟是个庄稼人,要我说,兰丫就是嫁到大户人家当个奶奶夫人的都没问题!”沈若兰拿起一把菜刀,再沈金存面前晃了晃,凶巴巴的说,“你这是撺掇我背信弃义吗?”又拿过一个菜板、一张猪肉皮,当当当的剁了起来,“别说我不会背信弃义,就算我真背信弃义,大户人家也不能娶个乡下丫头当夫人奶奶的,所以还是别做梦了,快干活吧!”说笑间,已经把那块肉皮剁碎了沈金存说:“谁做梦了?说你做夫人奶奶还是往低了说呢,你不知道,当年曾有个游方和尚给奶奶算命,说咱们家能出个娘娘呢,咱们家就你们仨闺女,你们仨里顶数你出挑,要是真的话,那这个娘娘肯定是你了。”“游方和尚的话你也信?那都是骗子,说不定他那个和尚的身份都是假的呢。”沈若兰很不屑的哼了一声。沈金存不服气的说:“才不是呢,那个和尚当时给屯子里好多人都算了,出奇的准儿啊,要我说,咱们家这一卦,也肯定差不了。”“别瞎说,当心你二勇哥不乐意。”沈福存见弟弟口无遮拦的,斥了一句。沈金存一缩脖子,四下看了看,说:“他这不是没在这儿吗?他要是在这儿,我才不会说呢,你当我傻啊?”沈若兰边剁边说:“我都已经跟二勇订婚了,就算真有娘娘让我去当,我也不会去,还是把机会留给她俩吧。”菊儿摇了摇头:“我也不去,我要一直留在爹娘身边儿,听说进了宫就再也不能跟爹娘见面儿了,那当娘娘还有什么意思?还是留给那个姐姐去吧。”提到沈若梅,沈福存和沈金存有点儿尴尬了,就沈若梅现在的名声,想在靠山屯找个人嫁了都难,何况是进宫当娘娘呢?哎,都怪那该死的老丁家,肯定是他们到处散布的那些谣言,真是坑死个人了!**第二天一早,沈若兰就早早起身,就把那盒胶融了,分别注入到各个水彩颜料中,搅拌均匀,让这些颜料变得粘稠起来,方便上色,加入了胶质的颜料再沈若兰的加工下,变得格外鲜亮起来。弄完没多久,罗城来接她了,沈若兰跟爹娘扯了个小慌,带上准备好的东西,上了罗城的马车。先去笔墨轩取了画笔,又去木器行取了画板和花架子,都准备停当后,马车就拉着沈若兰出城去了。沈若兰没有问姓齐的到底住哪,但是可以肯定,一定是住在军营附近,她现在心里已经猜出个七大八了,姓齐的一定是在军队中任职,而且还是一个职位很高的将领,不然聂恒也不会对他那样恭敬,在他面前也不会那般俯首帖耳了。其实,当初在乌孙时,她就已经怀疑过他的身份了,那时她就确定,姓齐的绝不是商人。商人不可能去费尽心机去查找两国间的密道,更不可能在府尹府里安插细作,那可都是掉脑袋的事儿,傻子都不会那么干;再有,他身上那股子森然凛冽,煞气逼人的气势,必定实在血雨腥风中养成的,一个商人绝不可能有那样的气场,所以,他真实的身份肯定不简单。昨天在看到聂恒对他的态度后,她就更加确定自己的推断了,这个姓齐的,就是个军中的高官,他们现在,就是往大军驻扎的地方走呢。出城后,马车后又跑了二十多里,在一座庄子前停下来了。庄子很大,盖在一片梅林里,可惜这个时节梅花都已经落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树枝,看不出什么优美和雅致来,若是赶在隆冬时节来这儿,梅花盛开,寒梅傲雪,香气扑鼻,定然是一副不可多得的美景吧。车夫下去叫门来,门开后,沈若兰也下了车,在罗城的带领下走进了庄子。庄子很大,里面修得十分简洁,没有什么垂花门、抄手游廊,就是一个宽阔的庭院,一眼见底。走过前厅,进入到后进的院子,罗城带着她走到门口儿,掀起帘子,说,“沈姑娘,就是这儿了。”沈若兰走了进去,屋里装饰的很是恢宏大气,大理石铺地,金丝楠木为柱,迎面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一边是金蜼彝,一边是玻璃。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乃是乌木联牌,镶着錾银字迹,道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齐大爷并不在此,罗城引着沈若兰走到东间的书房里,赫然看见那位爷正一身常服,坐在书房里看书呢。今儿难得不穿黑的了,而是穿了一件象牙色的浅色长袍,再执一卷古卷,坐在那儿安安静静的看书,正午的阳光笼罩着他,柔和的光线下,显得他温柔如玉,宛若朝阳,倒有几分温雅书生的味道。只是,一开口,翩翩佳公子的美好形象便荡然无存,“你是爬来的吗?让爷等了这么久?”沈若兰一气,刚要反驳,但马上又想到娘的病,就把那口气咽了回去,好声好气的跟他解释:“我们先去取画板画笔了,我画的这种画不是用寻常的毛画,而是得用这种特制的画笔,还有,这画板和画架子,也都是昨晚特意定制的,今早不去取来,我拿什么给您画呢?”淳于珟看到沈若兰手中的画笔,抬起眉毛:“这不是刷子吗?你要用刷子给爷画画?”沈若兰耐心道:“这是画笔,虽然长得有点儿像刷子,但画出来的效果您看了就知道了。”“哼,爷的时间很宝贵,你最好别叫爷失望!”他没再纠结画笔和刷子的区别,而是不轻不重的威胁了一句。沈若兰也没有跟他废话,免得添堵,道了声:“是。”就开始画画了。**寿仙宫孝端太后撂下手中的信,道:“夏槿,往后惠州那边儿来信,不必呈给哀家,直接退回去就是了。”夏槿道:“是!”玉容公主道:“是纯曦来的信吗?她说什么了?”“哼,还能说什么,无非是替自己叫屈喊冤,口口声声说她没有害人,真真是见了棺材都不落泪,叫人心烦啊!”太后随手把那封信交给了玉容,让她自己看。玉容公主接过信看了一遍,凝着眉头,说:“母后,我倒是觉得纯曦说的有几分是真的,您想想,她要是真指使人再您的宴会上毒死安安,这事儿这么大,肯定得严加追查的,很可能就查到她,把她暴露了,太危险。”“但要是只给安安下泻药,让她在宴会上放屁,拉裤子,这种事大家多半会以为是安安吃坏了肚子,没有人会想去查怎么回事,安安要是出了那么大的丑,肯定就做不成老七的媳妇了,那她的机会不就来了吗?一样的效果,她又何必非要冒险杀人呢?”孝端太后静默了一回儿,说:“要真像你说的,纯曦她没有指使人毒死安安,那安安又是怎么中的毒?”玉容迟疑了一下,说:“母后,你说——能不能是安安为了除去纯曦,特意使的苦肉计呢?您几次想立纯曦做湛王妃,这种事儿肯定已经传到荣嘉大长公主耳朵里了,安安肯定是要忌讳的,或者是为了防止将来有变,所以一发狠,就借此机会把纯曦彻底除了呢?”“不可能!”孝端太后断然否认,“你这个想法哀家也曾怀疑过,不过,后来太医队哀家说,安安的身子被这次中毒伤了根本,将来能不能再怀上身孕都不好说了呢!就算能怀上,她这幅身子,将来也不会长寿了,谁会为了排除个异己,就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呢?”“那么重啊。那可真是太吓人了!”玉容长公主拍了拍胸脯,“这么说来,那hi啊真不能是她自己干的了,只是,我还觉得不对劲儿,纯曦她一向是个聪明的,不应该干出这么危险的事儿啊!”“哀家也觉得不应该,可她就真做出来了,当初挑唆邓驸马外室的乳母告状时,哀家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还一直给她找借口,只说她一时糊涂,其实不是那种阴毒之人,可后来呢?哼哼。”孝端太后冷笑一声,拿起茶杯,不愿意再说下去了。玉容长公主叹道,“都是咱们家老七太有魅力了,这才让纯曦那丫头陷得这么深,只可惜啊,妾有情,郎无意,就老七那性子,就算她真个嫁给他做王妃了,也不会有她什么好日子的。哦,对了,母后,咱们给老七送去那四个女官怎么样了,老七收用了吗?那边又没有信儿呢!”一提这个,孝庄太后立刻生了一肚子气。昨晚接到吉州飞鸽传书,说她送的女官下贱轻浮,淫奔无耻,又主动勾引主子,现在已经把她给送回来了,正在路上呢!她声称是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女子,才华横溢,知书达理,叫他好好待着,谁知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啪啪’的打脸了,真让她憋气!“哼,还能怎样呢?他自己不想女人,就是咱们给他挑个仙女过去,他也能挑出毛病来,算了,不管他了,提起他就一肚子气。”太后气哼哼的牢骚道。------题外话------谢谢书迷糊涂投了2张月票131**505送了1颗钻石母狮子123投了1张月票微微邱投了1张月票紫曦5288投了1张月票hnxhnxhnx投了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