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再相逢
    招娣一听,佩服的说:“你可真有心啊,那会子都要饿死了,还知道学习呢,难怪你现在比我们都有出息。”沈若兰呵呵了两声,用埋头吃菜来掩盖自己的不自然。这个话题就表说了,尴尬啊。她低头吃起来,正吃着,忽然觉得一道幽深的目光盯着她呢,虽没看见,却能深刻的感觉到,沈若兰抬起头,四下一撒么,一下子对上二楼的那双眼睛。楼上,一身黑衣的淳于珟坐在扶栏旁,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眯着眸子,正探究的看着她呢。寂寞寒窗空守寡!好对!绝对啊!不止他对不上,满屋的人都对不上,这样的千古绝对,她是怎么想出来的呢?现在,他越来越想把这个东西抓过来好好研究研究了,怎么每次见面,她都能让他惊讶不已呢?她的脑子里到底装些什么?怎么总是能让他意外,惊喜呢呢?沈若兰见到他,却一点儿惊喜都没有,弯着的身子马上绷直了,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倒霉催的,咋又遇上他了?难不成今年犯太岁,咋哪哪都能看着他呢?农安能看着,现在在几百里之外的吉州又碰着了,她跟他,咋就这么有猿粪呢?不要啊看到她看了过来,还瞪圆了眼睛,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淳于珟好心情的勾起唇角,向她举了举杯,顿时,楼下那双眼睛瞪得更圆了沈若兰在看见他的同时,下意识的想要拔腿就跑,惊恐了几秒钟后,突然想到自己空间里的那件宝贝,一下子又松了。对呀,她怕什么呢?她已经掌握了这个世界最尖端的科技,不,是最尖端的武器,还用怕那个拿刀舞剑那毒药的吗?呵呵,不用怕他了,他要是敢招惹自己,就拿枪突突了他,要么就打得他后半生不能自理!想到这儿,沈若兰神清气爽,嘴角也翘起来了,很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赶脚,她不屑的向他笑了笑,翘起大拇指,还没等他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把拇指的指尖朝下,下巴一扬,脸上还作出了一个‘哼’的表情。淳于珟之前看到她向自己翘起大拇指的时候,还有点儿怔愣,但是等她把拇指朝下,向他作出鄙夷的表情后,却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挑衅他呢!“不知死活的东西。”他咬牙骂道。沈若兰才不怕他呢,鄙视完他,就低下头去接着吃饭了。他们这张桌的人谁都没注意到她刚才那些举动,爹、张大爷,二勇,还有福存哥和金存哥等人,都在瞪着眼睛看那些对对子的人呢,大家都紧张兮兮的,心里都暗暗地打着鼓,就怕真有人把她这个对上!五百两银子啊,倾家荡产都不够好不好!娘虽然没怎么担心,但眼睛却一直在盯着那柱香,盼着那柱香快点儿燃完了,这件事情好告一段落。沈若兰吃了几口,感觉那道眼神还在盯着她呢,火辣辣的,让她感到很不舒服。她抬起头,果然看见他还在直勾勾的看着她,一点都不避讳,就恶狠狠的瞪了回去,竹儿挨着她坐,回头时正好看见姐姐这副表情,就顺着她的视线往上看去。“哎呀,怎么是他?”竹儿惊讶的叫起来。这回轮到沈若兰惊讶了,“你认识他?”竹儿点头:“嗯,当初那个大哥哥还曾到我们从前那个家投宿过呢,不过娘没留下他,后来我又遇着过他一回,他还让我来找你呢!”沈若兰更惊讶了:“你说,他让你来找我?”竹儿说:“是呀,大哥哥还说了,姐姐本事着呢,养我们仨绰绰有余,看来大哥哥一点儿都没骗我,是个好人呢!”沈若兰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个人——居然早就知道她跟竹儿的关系了!怎么可能?之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竹儿的存在,那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太可怕了,她突然有了一种时刻被人监视的感觉,就像她是个透明人没有任何**似的,这感觉让她感到气愤、难堪,又有些害怕。“姐姐,那个大哥哥惹到你了吗?你为什么要瞪他?”竹儿看沈若兰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推了推他她。沈若兰挤出一抹笑容:“呃,没有,你看错了,咱们接着吃饭吧”竹儿撇开眼睛,“我不吃了,我饱了,我要看姐姐赢钱。”说着转过头,继续去看那些被对子憋得脸红脖子粗的书生学子们。沈若兰也吃不下了,她撂下筷子,看了楼上一眼,悄悄的走了出去。她要当面儿问问她,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盯着她?他要干什么?聪明的人,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对方的意思。湛王就是如此,看到那个眼神后,跟英战吩咐了一句,也起身出去了。外面沈若兰慢慢的走着,听到脚步声靠近了,就回过头,冷眼看着他。“齐爷,你到底想怎样?不是说好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吗?为什么还要调查我?跟踪我?”看着她冷冰冰的样子,一上来就质问他,让这位爷的好心情一下减了不少:“呵,几天不见,胆子见长啊?敢质问起爷了!”沈若兰有枪傍身,一点儿都不怕他了,自然不会在意他那阴测测的笑容,她不耐烦的抬起下巴,直视着他,“少废话,我问你呢?你为啥调查我,你的目的是啥?”“调查你?你有什么值得爷调查的吗?”淳于珟毒舌的嘲讽。虽然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但就是嘴不饶人,说出话总比毒蛇还要毒,让人痛恨。沈若兰才不信呢,‘哼’了一声,“既然你没让人调查我,又怎么会知道竹儿是我弟弟?还叫他们来找我?”淳于珟冷笑,“你们长的这么像,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这还用问吗?”“”沈若兰语塞了,忽然觉得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当初她不就是看到菊儿的脸才产生怀疑的吗?有那么一瞬间,她尴尬了,不过马上又振作起来,“天底下相像的人多了去了,或许是巧合呢?你又凭啥认定他是我弟弟呢?还是你调查我又不敢承认?”淳于珟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她,“梅兰竹菊,都姓沈,年龄相仿,你认为天底下会有这么多巧合都碰到一起吗?”“”咳嗦一声,掩饰了自己的莽撞和尴尬,好吧,误会了,是她太敏感了!不过,沈若兰这个人是能屈能伸的,意识到自己错了,马上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也是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才这么敏感的,希望齐爷您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淳于珟眯着眼睛,低头睨视着她,说:“你当爷是什么,被你呵斥完说句抱歉就完事儿了吗?”沈若兰干笑两声,说:“我上回不是白给您一个火锅蘸料的配方吗?就拿那个算做是补偿好了,您也知道我那一个配方卖多少钱,所以,您也不吃亏,咱俩就算扯平了,互不相欠了。”这是又要划清界限的节奏啊!淳于珟脸色黑了黑,不过却没出声,这时,英战带着一个体态微胖的老者走过来,道:“主子,聂恒来了。”沈若兰一顿!聂恒?没听错吧?她昨天还心心念念要找的人,今儿竟然主动出现了?太巧了吧!胖老头走到淳于珟身边,抄着手毕恭毕敬的揖下去,“齐爷,您的药已经配好了,下官特意给您送来。”说完,从广袖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双手举着,躬身献上。淳于珟看了英战一眼,英战便伸手将老头献上的盒子接了过来,打了,里面是六丸红色的药丸,跟沈若兰上回吃的一模一样,英战验看一遍,确定无异后,拿到淳于珟面前。淳于珟扫了一眼,道:“很好,辛苦你了,一起进去喝一杯吧。”说完,转身往里面走去,像是忘记了沈若兰这个人似的。边上的聂恒恭恭敬敬的道了声:“是!”就直起腰身,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后面。英战也收起药盒,跟在了后面。眼看着他们要走,沈若兰绷不住了,急忙叫了一声:“齐爷,等一下!”淳于珟立住脚步,回头,冷声道:“不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吗?又来叫爷做什么?”沈若兰堪堪一笑,只觉得自己被啪啪打脸,但是,为了娘,打脸就打脸吧,娘的命和面子比起来,还是娘的命重要。“呵呵,齐爷,这位是名医聂恒吗?”“是,有问题吗?”“呵呵,没问题。”沈若兰抿了抿嘴,艰难的说,“齐爷,是这样的,我娘她病了,病的很重,我能请聂大夫帮我娘看看吗?”淳于珟轻哂一声:“你看,爷像那种很好说话的人吗?”沈若兰摇摇头,诚实道:“不像!”“那你看爷像能帮你的样子吗?”沈若兰闭了闭眼,“也不像!”“那你又凭什么跟爷张这个嘴?”沈若兰咬着嘴唇,有点儿低声下气道:“齐爷,我娘她病真的得很重,我很担心她,我知道您讨厌我,不会愿意帮我的,但是这次只要您帮了我,往后我一定会报答您的,真的,我绝不会叫您白帮忙的!”“你拿什么来报答爷呢?”淳于珟抱起了胳膊,定定的看着娇小的她,加了一句,“金银财宝还是以身相许?”沈若兰扯了扯嘴角,不知该咋回答才好了,她相信,这话只是他随便说出来刁难自己的,因为无论是金银财宝还是以身相许,他都不会稀罕的。何况,她也没金银财宝,也不可能对他以身相许。这位齐爷倒像是突然变得有耐心了似的,一直看着她,等她回答。沈若兰费力的想了半天,才试探说:“我很会做菜,可以每天给您做菜吃,或者,我会画画,可以帮您画一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画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画像?口气还不小啊!”他还记得她画的那些花样子呢,一个个傻乎乎,圆溜溜的,不过,很讨喜,就冲她画的那些鸟兽,他倒是有几分相信她能画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画像来。好奇心起,他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唇角:“画像嘛,倒是可以试试,不过,你画出来的像爷要是不满意也是枉然。”沈若兰一听有门儿,激动的说:“是,您放心吧,我画的您一定会满意的。”上初中时,她学过三年油画呢,主修人物肖像,后来上高中课程忙才放下,虽然多年不画,但是她对自己的画技还是很有信心滴,尽管她画的也不是多好,但起码能画的很像。古人作画讲究神似,而油画则讲究形似,等她画出一个跟他一摸一样的人来,保证能唬住他!且,就算她只是初中生水平,这个世界里就她一个人懂油画,谁又能看出好坏呢?她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还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小牙儿,在夕阳的余晖中显得分外好看!淳于珟微怔了一下这东西,越来越好看了!事情就这么越快的决定了,沈若兰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也变得格外斗志昂扬起来,她兴头头的回到酒楼,那柱香已经就剩下两三厘米那么短了。张二勇见她回来了,欢喜的低声道:“兰儿,你可真利害啊,到现在还没一个人能对上呢!”沈若兰嘿嘿一笑:“那是,我出的就是千古绝对,根本没有下联儿,不然我也不会拿五百两银子去冒险啊!”张兴旺看了沈若兰一眼,没有说话,眼里却是藏不住得赞赏和喜悦,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找对了,不光开朗、善良、孝顺,能干活,做饭香,还会做生意、对对子呢,他们老张家一定是祖宗开眼了,或者是上辈子积了德来,才让他们找到这么个能耐的儿媳妇!招娣几个都乐得不行,“兰丫姐,你太有本事了,把那些秀才老爷都给难住了,你看把他们一个个难的,都憋得脸红脖子粗的啦!”沈若兰笑眯眯的说:“等会儿拿到银子,给你们一人买朵绢花。”几个姑娘现在都是扎头绳的,还都没有花戴呢,小姑娘们都爱美,都喜欢花,给她们一人买朵花戴,一定高兴!一炷香终于烧完了,跟沈若兰预料的一样,根本没有人对上那副对子!大家都唉声叹息的,既为跟五百两银子失之交臂而遗憾,又为对不出对子而憋闷,一时间垂头丧气,气压低到了极点!掌事的倒是眉开眼笑的,亲自把那四十二两五钱银子交到了沈若兰手中,一个劲儿的夸沈若兰聪明,是个才女,还大方的表示,今晚这顿饭给他们免单了。沈若兰的这副绝对就是在他们的酒楼里出的,不仅给他们赚了四十多两银子,还无形中又给他们的酒楼做了广告,这暗藏的商业价值,远远超过这顿饭的价值了!沈德俭看到女儿这么轻易的赚到四十多两银子,喜不自胜,刚才还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现在就只剩下骄傲和自豪了,对这个争气又能耐的女儿也更喜爱了,连沈福存和沈金存都对沈若兰另眼相看了。这个妹妹,不仅聪明漂亮,善良能干,还有这么大能耐呢,他们这做哥哥的都有一种有荣与焉的荣耀感了。竹儿和菊儿也对沈若兰佩服的不得了,特别是竹儿,偷偷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姐姐在学堂外偷学都能作出这么绝的对子,他这个娘亲一手教出来的,也绝不能比姐姐差呀!一顿饭,吃饱喝足,没花一文钱,还赚了四十多两,沈德俭和张兴旺乐得嘴巴都和不拢了,出来后,张兴旺提出要请大家去戏园子看戏去,给兰丫庆贺一下!沈若兰拒绝了,她还要去笔墨轩订做几只油画的画笔,还要买点胶,马上就要给齐大爷画画了,她得把基本工具备齐了啊,不然惹齐大爷不开心,不叫聂恒给她娘看病不就糟了吗?------题外话------谢谢樱雨霏霏投了8张月票131**505送了2颗钻石今天只有两更,大家表刷了,幺儿马上就要在腾讯推荐了,要存十万字的稿子,所以现在正在努力的存稿中,以后每天也只有两更,到推荐时会十万字爆更的,摸摸大家,希望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