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小赚一笔
    百味人家据是一个胡人开的,酒楼的建筑颇具异域风格,圆形的八角楼,建得又阔又大,每个檐角都饰以黄铜的风铃,没等走近,便可听到叮当清脆的招客之,在街上一溜中规中矩的二层店铺中很是显眼。

    进去后,里面更是富丽堂皇,一派奢华,圆形镂空的大厅,有别家酒楼大厅四五个大,大厅的正当中搭着圆形的舞台,三米之外便是食客的桌椅了。桌椅都是酸枝木打造,高端大气,二楼的楼梯和楼上镂空处的一圈围栏,也都是酸枝木的。

    顶棚上挂着七八支硕大的枝形吊灯,每盏吊灯上都插着十几只碗口粗细的蜡烛,若是晚上在这里,肯定的灯火辉煌,恍如白昼。

    周围的墙壁饰以织毯,窗口挂着锦绣的窗帘,往来的二都是女的,年轻靓丽,身段苗条,都穿着统一的紧身胡服,身子轻快的穿梭在各张桌子间,独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沈家一行人进去后,都被这富丽堂皇,气势非凡的大酒楼给震住了,一个个好奇的东张西望,眼睛都不够使了,看什么都觉得惊奇,看什么都觉得好看。特别是金存,脑袋转的跟个拨浪鼓似的,让人一眼就能瞧出是乡下来的。

    沈德俭也是因为来过一次,才略显得镇定些,不过自己独自带着这些人来,还是有些紧张,表情也不大自然,沈若兰倒是一脸的淡定,打量了几眼后,就不再多看了。

    一个漂亮的胡女引着他们到一楼大厅北侧一张大桌儿坐定,带着微笑问他们点什么菜,还随手把菜谱奉上了。

    沈德俭不识字,就让张兴旺点,张兴旺却什么也不肯点,非要让穆氏点,推来推去,最后推到了沈若兰的身上,沈若兰见大家都推让,就自己点了。

    打开菜谱后,她的心轻轻的颤了一下,难怪来这儿的食客都是穿着绫罗绸缎的呢,像他们这样的短衣帮确是不适合来这儿。

    这里的菜,最便宜的也要百文起价,多的像熊掌,鱼翅这类的高档菜,都要几两银子一道呢!

    就算捡最便宜的菜点吗,他们这老些人吃一顿,也至少得吃掉七八两!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都来了,就不用心疼钱,心疼钱的话还不如在家做着吃了。别他们家现在不差钱儿,就算差钱儿,都到这儿了,也不能丢了姿势。

    “来一道清蒸鲑鱼,一道烤乳鸽;一道蒸鹿尾、一道酒糟鸭……”

    一口气点了八个菜一道汤,简单估算了一下大概得七八两银子吧,着她还不是捡高档的点的呢,不然十两银子都打不住。

    胡女记下她点的菜,笑意盈盈的走了。

    人一走,张兴旺菜叹息:“这儿果然是好啊,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头一次来这么好的地方吃饭呢,老二啊,多亏了你来,不然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来这么好的地方享受享受了!”

    沈德俭被感激,显得很高兴,面有红光的谦虚:“老哥哥你这么就不对了,你有三个好儿子呢,谁知道将来哪个能有大出息?不定,你将来还能上京城最好的馆子去吃饭呢!”

    张兴旺呵呵一笑:“那就借你吉言了,我这仨儿子啊,老大是不中用了,老二嘛——”

    他看了二勇一眼,又看了看沈若兰,笑道:“嘿嘿,你别,老二还真备不住!”就算老二不行,不还有二儿媳妇吗?儿媳妇是个好样的,将来老张家能不能兴旺,就看她的了。

    至于“老三嘛,暂时还不好!”

    张二勇没听见老爹什么,这会子,他的视线早随着兰儿的视线,溜到中间的舞台上去了。

    舞台上那些表演杂耍的孩子已经下去了,又上来一个书的,书的前面摆了一张桌案,上面放着抚尺,只见他整了整衣冠,喝了口香茶,清了清嗓子,就‘啪’的一声把抚尺拍在案上,中气十足的开讲。

    “诸位客官,”四个字一出,四下里嘈杂立马安静下来,只听他挥着扇子大声道,“上回到游击孙安国贪生怕死,阵前投敌,竟做了我大楚国的叛贼……”

    书的讲的是湛王十五岁出征,勇退乌孙入侵的故事,从他上月开讲,至今已有十余天了,因为他讲的好,不少食客就是为了听他书,特意来这百味人家吃饭的,这也算是百味人家的大东家一个营销的策略吧。

    沈若兰要开印刷厂,要出书,自然会留意些大家都感兴趣的故事,见整座酒楼里的人都像被捏住脖子的鸭子似的,抻着脖子安安静静的听那书的讲,她便也情不自禁的留意起来了。

    “只见湛王手起刀落,寒光到处,又一名乌孙士兵做了刀下之鬼,端的是‘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乌孙士兵虽是人多,见了这天神般的人物,怎不心裂胆寒?眼看着叛贼孙安国就在眼前——”

    听到书的到精彩处,有人忍不住拍案大叫一声,“好,”周围也是喝彩鹊起,欢声雷动,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了。

    一个威风凛凛,叱咤风云的战神王爷被形象的刻画出来了,他尊贵无匹,相貌堂堂,武功盖世,用兵如神,深受皇上的器重和百姓的爱戴,是楚国定国安邦的奇才……

    沈若兰也不知不觉得听进去了,一边对这个保家护国,定国安邦的战神王爷充满敬意,又一边对他的体恤民情,爱民如子深表感激,她还记得绿芜过,当初被拐到乌孙的那些少女,就是湛王下令解救出来的!

    想来,是她的那封信起作用了,湛王果然是个大英雄、大好人呢!

    这样的好人,要是她去求求他,让他派出聂恒给她娘医病,他会不会答应呢?

    台上抚尺又响,书的嗓门高亢起来,“湛王将叛贼缚在鞍前,在马腹上踢了一脚,只听骏马仰天嘶鸣,奋开四蹄,乌孙哪敢抵挡,只恨爹娘没多生一双脚,四下逃窜,不提,就在这紧要关头,一座营帐背后,伸出一只黑漆漆的铁箭,箭镞隐隐泛着蓝光,可见是涂了剧毒,正对着湛王的背心——”

    沈若兰的心提了起来,正不知湛王有没有受伤时,书的扇子一收,“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众人一片唏嘘,都还没听够呢,就讲完了,真是的!

    沈若兰也没听够,真想明天继续来这儿听!

    “哎,回回都是在最关键处讲完,真真是吊人的胃口,叫人千思百想,茶饭不思啊!”邻桌有人抱怨。

    也有人:“我听了十几天了,每天在这儿光吃饭就得花一两银子,折算下来,这本书听得还真贵啊,想不听又忍不住,真叫人欲罢不能啊——”

    闻言,沈若兰心中一动!

    她不正要出书吗?为什么不像书的似的,也弄了吊人胃口,叫人欲罢不能的故事呢?然后像后世的连载似的,连载出版发行,只要能吊起大家的胃口,让他们欲罢不能,肯定会大卖特卖的!

    心里琢磨着,那边已经开始上菜了!

    色香味俱全的清蒸鲑鱼,黄瓜拌猪耳朵,里脊肉炒笋尖儿,蒸鹿尾、烤乳鸽……

    一道道香喷喷的菜陆续被端了上来,大伙儿立刻开动了,沈若兰因心里有事儿,没怎么多吃,正琢磨着呢,台上又是一阵喝彩声。

    原来是几个酸儒在台上打擂呢,打擂的形式很简单,就是他们出一副对子,让台下诸人对,对上了便是他们输了,对不上便是他们硬了,当然,这输赢里还是有彩头的,其中一个肤白长脸的儒生就学问很好的样子,一连对出了好几个对子,得了十多两银子的彩头呢。

    对对子,沈若兰是一窍不通,不过,她尤记得上高中时语文老师给她们讲过一个故事。

    一个明末清初时有一个才女,美貌倾城,后来却因人事衰哀遁入空门,不问**,该女子在寺院外的墙上写出一句上联——寂寞寒窗空守寡,并坦言凡能有应对者,便以身心相许,重返红尘,一时间前去应对的文人雅士络绎不绝,但最后全部都悻悻而归,究其原因,盖因这上联,字字嵌有同一偏旁,而语意又流畅贯通,如若没有神来之笔,光凭一两个凡夫俗子,岂能随意点破?

    可惜,直到那个女子死,那副对子也没人对上,直到今天都无人可以解对,可谓是千古绝对了。

    沈若兰之所以记住了这副对子,不是她有多热爱文学,而是她同桌当时用一句很雷人的话评价了那位才女——装逼装大发了,给自己坑了!

    她要是不这么装,何必守着暮鼓晨钟寂寞一生呢?

    沈若兰呵呵哒,觉得可以利用这副千古绝对赚一笔。

    不是她贪财,现在要开印刷厂,还要开火锅店,又是雇人又是进货的,还要给娘治病,这里里外外的得多少钱啊?她身上那点儿卖房子钱肯定是不够的,爹娘手里的钱她也不想动,所以现在,能有赚钱的机会,还坚决不错过,哼,不管多少,有钱不赚是傻子!

    她叫来服侍他们这张桌儿的胡女,在她耳边了几句,又打赏了她一块碎银子。

    胡女得到赏钱,笑逐颜开的去办了。

    不一会儿,酒楼的掌事上台,朗声对大家:“诸位客官,咱们酒楼今儿来了一位才女,要给大家出个对子,五百两的价格求解对。凡是想解对、想得这五百两银子的客官,需交五两银子,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若把姑娘的对子给对上了,只要您对上了,姑娘的那五百两银子就归您了;不过,若对不上,您的五两银子就归那位姑娘了,诸位可有愿意一试的?”

    五两银子换五百两,这是何等的划算啊?

    而且,很多自认为才高八斗的文人雅士还想就此卖弄一下自己的才学。

    既有钱赚,又有名赚,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大家都纷纷举手报名,踊跃的很,掌事的一边记人,一边儿收银子,乐得眉开眼笑的。

    那位姑娘可了,若她赢了,这笔银子她只收一半,剩下的一半归酒楼了;要是输了,就全当给酒楼打个广告了闯个名儿了,这样划算的买卖他当然巴不得做了,正等好事儿可不是天天都能遇上的!

    很快,报名的客人统计出来了,十七个人,总共是八十五两银子,掌事的笑眯眯的把银子收好,又客客气气来请沈若兰。

    刚刚掌事的有位才女出五百两银子要求解对的时候,沈德俭他们还一脸的惊愕,还寻思这是谁家的败家闺女敢玩儿这么大的,整了半天是他的闺女!

    看着沈若兰要起身出去,沈德俭才如梦初醒,慌的一拉住她,颤声:“兰丫,好闺女,你可别闹了,咱们家饭刚能吃饱,五百两银子可不是闹的啊,再你哪会作啥诗做啥对子的啊?爹可跟你,咱们家现在虽然赚的多,但是爹之前不是还收了人家二百两银子的定钱吗,所以爹身上真没有多少,赔不起这五百两啊……”

    穆氏也一脸的担忧:“兰儿,要不,还是别去了。”

    张兴旺也是一脸的不赞同,不过却没有明了,只紧锁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唯有张二勇,很坚定的相信她,虽然没有话,却对着她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微微一笑,像是在给她无声的鼓励似的。

    沈若兰也笑了,她拍了拍娘的手,:“娘、爹,你们放心吧,女儿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儿。”

    那副千古绝对几百年来无数文人骚客一连几年的钻研试解,都无一人成功的,她就不信,这十几个人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解了。

    要是真能解开,她特么也认栽了!

    沈德俭和穆氏看到女儿这样信心十足,且那边儿都万事俱备,她这边儿想打退堂鼓也不容易了,就只好随她去了,不过两口子都给吓了够呛,连饭也顾不上吃了,都紧张兮兮的看着女儿。

    沈若兰大大方方的上了台,对台下的众人福了福身,废话一句没,直接出了那副对子;“寂寞寒窗空守寡!”

    话音落,款款下台,坐等收钱。

    那十七个报名的听完这句上联,都吓了一跳,这对子,太难了,竟然字字都是同一偏旁的,而语义又流畅贯通,无可挑剔。

    他们都凝眉思索起来,又是摇头又是晃脑的,险些熬出三升老血。

    那边,掌事的已经把一炷香点起来了,叫人看着。

    大厅里一片低低的吟诵声,都在谈论着这副对子。

    沈若兰回座后,浅笑着对大家:“待会儿咱们能赚四十多两银子呢,不如再点两个菜吧。”

    他们这一桌十几个人,就只点了八菜一汤,要是都敞开肚皮吃的话,肯定是不够的,特别是福存哥和金存哥,他俩就能吃到四盘菜,张二勇也是能吃的,爹和张大爷都是出苦大力的,饭量也都不少,今儿这些饭菜,虽然能吃个七八分饱,但是离吃饱喝足还有一段距离呢。

    沈德俭担忧的:“你确定能赢了?可有那么多人在研究你那副对子呢。”

    穆氏却微笑:“就听兰儿的吧,我觉得她能赢。”穆氏也狠通诗书,晓得这幅对子等闲之辈是对不出来的。

    于是,又叫来服侍的胡女,点了一盘儿水晶肘子,一盘炸鹌鹑就,还点了四盘点心……

    招娣奇怪的:“兰丫姐,你是啥时候学的做对子?我看你刚才还会点菜,你啥时候学的认字儿啊?”

    她打就认得沈若兰,记忆中的兰丫姐跟她大姐差不多,都是瘦得皮包骨的,整天在屯子里转转悠悠的到处寻摸吃的,她咋不记得她啥时候念的书?啥时候会做对子的呢?

    沈若兰很淡定、很自然的:“从前咱们屯子不是有个学堂吗?那时我就总在外面偷听,学会了就用树枝儿在地上学着写字,慢慢的积少成多,听了几年差不多的字就都认识,都会写了,后来赚到钱,我就经常在书坊买书看,有不认识的字,不懂的地方,就向书房的掌柜求教,所以现在懂的就略多一点儿喽!”

    记忆中,她时候确是去过学堂几次,不过都是去找吃的的,但是没找着,就再也不去了,不过这个经历,倒是给她识字和会做对子找了个好借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