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百味人家
    从‘天下知之’出来后,沈若兰的身上又少了二十两银子,不过想到马上就能开印刷厂了,她的心里还是挺期待的。

    至于刻好字后,印什么书她还没想好,照目前来看,像《弟子规》、《百家姓》之类的书是卖的最多的,但是这类书太普及,早就有模版了,人家现成的模版,反复印刷就可以,卖的价也不高,所以印这样的书并不赚钱。

    至于那些书生们趋之若有的话本子,倒是可以印几本试试,只是这个时代的话本虽然多,也很流行,但是在她这个看过无数网络、外加追剧狂人看来,这个时代的话本不过是处于章回的萌芽阶段。

    故事简短单一,不是富家女爱上穷书生,就是相爱的年轻男女私奔,再夫荣妻贵荣归故里的故事,都是一些不得志的穷书生臆想出来的故事,不够吸引人。

    若是她能弄出个精彩的故事来,再大规模的印刷发行,肯定能大赚特赚!

    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盘算起来,用什么故事呢?

    《三国》?《红楼》?《西游》?《水浒》?

    反正不管那个,都能一炮而红,财源滚滚……

    回到家后,竹儿跑出来给开门,看到竹儿,沈若兰才呼啦一下想起来,她光顾着想开印刷厂的事儿,把竹儿的书都给忘了!

    “对不住啊竹儿,姐姐今天没给你买书,姐姐明天再去买给你好不好?”

    竹儿很乖巧,“姐姐,没事儿,我不着忙,什么时候买都是一样的。”

    沈若兰摸了摸他的脑袋,进了屋,爹娘都起来了,两人正坐在炕桌儿前,低声的话呢。

    沈若兰进去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赶着进厨房去做饭了。

    午饭吃的晚,大约是现代的两三点钟才吃,又吃得那么油腻,晚上肯定都吃不才太好的了,她就用中午剩的鸭子汤做了点儿希希的珍珠汤,放了点儿绿叶青菜在里面,大家简单的吃了几口,对付着晚上睡觉时肚子不饿就成了。

    吃饭时,沈若兰起明天张二勇跟他爹过来拜访,沈德俭当即豪爽的表示,明天要带着全家请张二勇父子去‘百味人家’大酒楼吃一顿。

    最主要的,是他想带他娘子去那里吃一顿,百味人家的酒菜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他很想让他媳妇也能享受一下。

    “婉秋,你有所不知,这‘百味人家’乃是吉州这儿最好的酒楼,天南地北的口味都有,不管是哪个地方的菜都能做,你想吃什么,明天尽管点,咱们钱够。”

    穆氏:“那一定很贵吧?你怎么去过那么好的地方呢?”

    沈德俭笑道:“是郑爷请我去的,不然就我自己,又怎么会到那种地方去祸害钱呢?”

    沈福存和沈金存一听二叔要带他们到‘百味人家’去吃饭,都高兴不已,差点欢呼出声,他俩来吉州没多久就听百味人家了,据那都是吉州城里的大老爷们才能去得起的,进去一次少也得十几两银子,要是多的话,几十两几百两也有可能呢。

    还听,那里有唱戏的,杂耍的,书的,弹琴的,还有不少读书人在那里吟诗对对子,不少卖艺的舞姬在那儿跳舞唱歌呢!

    他们就是想去见识一下,不是为了吃,就是进去见识见识,将来回屯子了也好有的吹啊!

    穆氏因听是请未来亲家,就同意了,不然就他们自家人,她是不会去那么贵的地方吃饭的,过了这么多年口挪肚攒,节衣缩食的日子,穷怕了,有钱也不敢乱花。

    晚饭后,招娣刷碗,沈若兰发了很多面,一部分留着明天早上烙馅饼吃,另一部分,准备尝试着做蛋挞和面包!

    第二天下午,张二勇果然带着张兴旺和张大勇过来了,父子三人都没空手,拿了一块儿肥猪肉、一尾鱼和一袋子炒好的五香花生米和几封点心。

    一进院儿,张兴旺就爽朗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老二啊,你这是发达了咋地?咋还住上这么好的房子了呢?”

    沈德俭一看张兴旺来了,很是高兴也很是欢迎,“哈哈,张大哥,想不到咱们老哥俩在这儿见面了,你来就来呗,还拿啥东西呀?”

    张兴旺开玩笑的:“又不是啥好东西,你现在发达了,可别嫌弃哥拿的这些东西不好啊!”

    沈德俭哈哈笑道:“哪就发达了呢?机缘巧合租着这么个相应的房子罢了,要是发达就买下来了,何必租呢?来来来,快进屋儿,咱们屋里去。”

    老哥俩笑笑的进了屋,穆氏也从房里走出来,跟张兴旺相见了。

    张兴旺见到穆氏相貌秀美,举止端庄,谈吐文雅,温柔守礼,一副温婉贤淑的样子,不觉暗暗称赞,难怪这沈老弟能想媳妇想的嚎啕大哭呢,这样的媳妇,确是值得人想!

    看到人家的媳妇,张兴旺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那个胡搅蛮缠的老婆子……

    哎,那老东西咋不也丢了呢!

    张二勇和张大勇把带来的东西都送到了西厢房,沈若兰收拾这些东西的时候,不觉想到了她那个“未来婆婆”了,要是未来婆婆知道他们爷几个又买这么多东西送她家了,不定咋心疼呢,不定又得杀上门来跟她pk一场呢!

    想到这儿,沈若兰打了个冷战,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正屋里,沈德俭亲自给张兴旺倒了茶,端到了他跟前儿,“张大哥,这段儿时间买卖咋样啊?”

    张兴旺接过茶杯,叹了口气:“哎,开始的时候是挺好的,一个多月就净赚了六十多两银子,可最近这几天,有不少地方不要我家的货了,后来我留意一打听,原来是有人也研制出这带味道的花生米了,虽然味道不如我们家的纯正,但是人家卖的便宜,多少把我们的生意给抢去了些,不过还行,还有不少人家还是只认我们家的货的。”

    沈德俭:“就是都让他们抢去了也没事儿,你就带着大勇二勇过来跟我们一起做水晶冻好了,反正我这边做多少人家就收多少,你们一起过来做,也一样挣钱的。”

    “哎呦,那怎么使得?哪不是把你们的手艺给学去了吗?”张兴旺把茶杯放在了炕桌上,连连摆手。

    沈德俭不以为意的:“没事儿,咱们谁跟谁啊?往后我闺女还得叫你一声爹,你儿子还得叫我一声爹呢,咱们不是一家人吗?何必分那么清呢?”

    “再,张大哥你救过我沈德俭的命,要不叫你,我沈德俭的坟头草儿都不知道长多高了,我媳妇就成可怜的寡妇,我儿女也都成没爹的娃儿了……”

    张兴旺被他得哈哈大笑起来,:“成,就冲老二你这几句话,大哥那边儿要是真不行了,肯定过来找你!”

    两人就这样定了。

    晚饭时,沈德俭提出要请他们爷几个去‘百味人家’吃饭,张兴旺也知道‘百味人家,’一听要去哪里吃饭,吓得连连拒绝:“老二,咱都不是外人儿,可千万别整那虚的,那地方一顿饭得多少钱啊?咱们辛辛苦苦的干所少天才能够在那儿吃一顿饭的?不划算嘛,我把肉和鱼都买了,咱们还是在家做着吃吧,又实惠又干净的!”

    然而,沈德俭却难得的固执起来,非要去百味人家,张兴旺怎么劝都不行,最后,老张家那爷仨盛情难却,只好勉强答应了。

    于是,沈若兰一家,沈福存兄弟,招娣姐妹加上张兴旺爷仨,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杀到了‘百味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