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往后你娘当家
    “放肆,竟敢在王爷面前失仪!”

    青莲端着一盘子点心走进来,正好看见采菲跌倒的一幕,当即撂下盘子,快步走过去,扬起巴掌对着采菲的脸扇了起来,采菲不敢躲避,被噼里啪啦的连着打了七八个大嘴巴子,打得嘴角都流血了。

    “王爷饶命,奴婢知错了,王爷赎罪…。”

    采菲一边受罚,一边儿大哭着求饶。

    榻上那位矜贵高冷的男人终于从书中抬起头,阴魅、沉寒的看着她,声音如三九寒冰:“知罪?那就你何罪之有?”

    采菲一边磕头,一边哭道:“奴婢不该在王爷面前…。失仪。”

    “还有呢?”

    漫不经心的声音,却让人能听出杀机。

    采菲毕竟是个弱女子,哪受得了这般恐吓,生死面前,之前那些争荣夸贵的心思,爹娘对她嘱托,家族对她的期望等等,瞬间都成了狗屁,活下去才是最要紧的!

    “王爷,王爷,奴婢不该起勾引您的心思,奴婢不该弹琴,奴婢知错了,求王爷恕奴婢这一回吧…。”

    此时,采菲早就没了刚才那副柔美的娇态,哭得涕泪横流,上气不接下气。

    淳于珟冷笑:“这就是太后挑出来的知书达理的女子?本王真是长见识了,青莲,把她给本王退回去,再把她做的事告诉给太后!”

    “是!”

    青莲一个眼神,立刻有人上前,把采菲拖了出去。

    采菲被吓得面如土色,她勾引王爷不成,又被王爷给退了回去,只怕太后也容不下她了,就算太后容下她,家里也断不会容她这样一个丢人现眼的女儿存活下去。

    “王爷开恩啊,王爷开恩啊——”

    凄厉的叫声响彻王府的后院,骇得其余三个女子两股战战,都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淳于珟依旧低头看书,像没听到那凄厉的哀嚎似的,心却早就飞到了对面郑管家的宅院里。

    那个该死的东西,现在做什么呢?

    **

    “来,婉秋,吃个鸡腿!”

    沈德俭把鸡腿夹到了穆氏的碗里,接着又给她盛了一碗汤,眼睛还紧紧的看着她,那股子殷勤劲儿,就像恨不能送到她嘴里喂她吃似的。

    竹儿和菊儿看到爹娘这样恩爱,都偷偷的笑起来,福存和金存也挤眉弄眼的偷笑,穆氏一看孩子们都笑了,不觉脸上一红,低声嗔道:“吃你的吧,当心孩子们看了笑话!”

    沈德俭嘿嘿一笑,也不以为意,接着帮她布菜,盛汤,眼睛一刻都舍不得离开她,仿佛心里眼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似的。

    沈若兰也笑得像只狐狸似的,打趣,“爹,我为了给您过生辰特意买了一大桌子菜,您好歹也吃点儿吧,光看我娘肯定是看不饱的。”

    沈德俭摸了摸鼻子,呵呵笑了两声,三十多岁的人了,竟跟个傻子似的,“呃,那行,爹吃,婉秋你也吃,咱们一起吃……”

    正吃着,忽然有人敲门,领娣放下饭碗跑出去开门,原来是郑爷手下的来取冻子了,福存和金存兄弟俩听到了,急忙撂下筷子出去,帮着那几个人把做好的十几盆冻子装上了车,又拿着结算的银子走了进来。

    “二叔,给您。”福存把二十两银子递了过来。

    沈德俭接过银子,立刻献宝儿似的放在穆氏的身边儿,:“婉秋,待会儿吃完饭记得把钱收起来,往后咱们家你管家哈!”

    “爹,你不是让我管家吗?还你赚了银子都搁在我这儿,怎么娘一回来就变卦了呢?”沈若兰作势叫了起来,脸上还带着夸张的委屈。

    沈德俭咳了一声,“叫你管家,那不是因为你娘还没回来吗?现在你娘回来了,自然还是得你娘管家,你个孩子家,就别操那份儿心了!”

    沈若兰‘噗嗤’一笑,对大伙儿:“你们听听,我娘一回来我这个闺女就不是亲的了,当初郑重其事的跟我钱都放我这,让我管家这话还余音在耳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变卦了,哎,看来在我爹的心中,还是我娘最重要啊!”

    大家都笑起来,穆氏也温柔的笑着:“要不,还是让兰儿管着吧,兰儿精明能干,她管家指定比我管的好。”

    沈若兰笑道:“算了吧,还是您管着吧,我爹还指着享受每天把挣到的银子交到您手里时的自豪感和快乐感呢,交给我,他哪有那样的成就感啊?”

    沈德俭被女儿中了心事,也有点儿抹不开了,瞪了沈若兰一眼,:“你这孩子,时候多少天都不一句话,整了半天把话都攒到现在了,这张嘴儿巴巴的一点儿都不饶人,连爹都让你挤兑了。”

    沈若兰笑嘻嘻的:“管家的权利都给人家收回去了,还不行人家抱怨两句吗?不过爹,您现在每天的收入已经这么可观了吗?”

    沈德俭颇有些自豪地:“是呀,郑爷认识咱们驻北大军军需处的买办,咱们家的水晶冻都通过他手卖到军营里去了,你想想,咱们楚国有三十万大军驻扎在此,每天能吃多少冻子啊?咱们家做这些连百分之一都供不上呢,爹只恨少生了几只手,做不出来那么多来呢,不然,这钱可赚海了去了!”

    他摇摇脑袋,很为那些明明可以赚来却又赚不来的银子遗憾。现在,他一天差不多能赚到十二三两银子,但要是人手足的话,一天赚个几百两也是绰绰有余的,他也想过要找人、雇人,但是又怕把水晶冻的方子流出去,那就鸡飞蛋打了,思及于此,就只好忍痛割爱,不去寻思雇人的事儿了。

    沈若兰浅笑:“也不用遗憾,您想想,就算您能想大规模生产,够给三十万大军供应的,吉州城有那么多肉皮吗?再,这水晶冻的制作方法并不难,顶多两个月,肯定就会被人研究出来,到时候你雇了一帮人,屯了一堆肉皮,万一滞销了怎么办?还是这样打闹的做吧,虽赚的不多,但准成,而且我也不希望您太累了,我还寻思等过几天让您把生意先放一放,带我娘出去走走,看四海风光无限,江山多妖娆。”

    穆氏听了,低下头没有出声,沈德俭倒是眼睛一亮,“嗯,这个主意好,爹,这辈子就一直在北方这嘎哒转悠了,还从来没去过南方呢,婉秋,要么等过两天我带你去南方转转去?”

    穆氏浅浅一笑:“到时候再吧……”

    谁知道她的身子能不能走得动呢?若是能,她当然想跟他出去走走,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里,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吃过饭,穆氏体力不支,睡去了,沈德俭还以为她是旅途疲惫,身子倦怠呢,也不以为意,因舍不得离开她,故也跟着去睡了。

    竹儿和菊儿都很懂事,听到爹的做得多就能多赚钱,吃完饭,兄妹俩也跟着去做冻子去了,沈若兰洗完碗筷,收拾完厨房,就打算趁着天还没黑,到街上去看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娘的病很重,很有可能是治不好了,但是倘若有能治的法子,她不希望因为拿不出诊费而误事,所以,一定要多赚些银子预备着,以备不时之需。

    本来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农家女,守着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但是现在现实逼迫,守着那一亩三分地是不行了,她必须走出去,想治好娘这么重的病,光有银子还不行,还得有门路和人脉,不然她纵有银子,也不知该上哪找人看去!

    竹儿听她要出门,急忙:“姐姐,你要是经过书店的话,就帮我买一本《弟子规》吧,娘开蒙读那本书最好了。”

    沈若兰点点头,“行,姐要是看见书店的话,一定给你买。”

    **

    走在商业繁华的街道时,太阳已经落山,阳光的余晖撒在大街上,像给大街镀了一层金色似的,很唯美,要不是因为娘的身体让她感到压抑,此刻,若漫步在这吉州的街头,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想到娘那病弱的身子,她也没什么心情散步了,一边向路边的老人们打听消息,询问这吉州城内谁是最有名的名医。

    结果,大家答出的答案很不尽人意,吉州城确实有一位名医,叫聂恒,是一位医术高明、医德高尚的医者,但是因为医术太精湛,已经被提拔到军队去效力了,想找他看病,除非去从军,否则,一个寻常百姓,是万万没有办法去找他医治的!

    除了聂恒,还有几个有点儿名气的,但名气和医术都远不及聂恒,娘那么重的病症,聂恒都未必能治好,何况是他们?

    沈若兰很抑郁——她可咋样才能进到军队里去找聂恒给娘看病呢?

    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到几步开外的路边有一间书坊,檐下伸出一面蓝底黄边儿大黑字的方形旗帜,上头只一个“天下知之”四个大字字,一些戴着儒生头巾的学子们,不时的出入这里,每每出来时,手上必捧着几本书或笔墨纸砚之类,看起来是间书坊。

    书坊,沈若兰是知道的。

    之前在农安时,她就经常出入县城里最大的哪家书坊,常去那里买书买纸笔,只是那里的书不多,还多半是手抄的,常有错字落字,

    古代没有出版社和印刷厂之,书籍印制发行,除了官方印制以外,就是由民间书坊从发行、印刷、售卖,一条龙服务,管理不规范,印出来的东西也常常有错误。

    想到竹儿托她买《弟子规》,沈若兰就跟着两个学子,信步走进了那家书坊。

    天下知之的格局比农安县城那家书坊要大得多,一进门儿,门口附近就是一溜矮架子,上面一字排开摆了不少话本,都是风花雪月,三言两拍那类的。

    沈若兰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在看看那些围着这些书看得津津有味的学子们,脑中突然灵光一现。

    一条发财的路子想出来!

    可以利用活字印刷技术,开个印刷厂,把当下流行的书籍大规模的印刷发行,再低价出售,肯定能赚钱的!

    感谢毕生前辈,么么哒!

    想到这儿,她急忙上前,向掌柜的询问:“请问,您这儿接刻板的活儿吗?”

    掌柜的抬起头,:“我们这儿不光能接刻板的活儿,抄书、写书的活儿也都接,姑娘想刻什么书?书样子拿来了没有?”

    沈若兰摇摇头,“我不刻板,我要刻字,就是在一寸见方的木块儿上刻各种字,木块也要由你们来准备,每个木块必须一样大,刻出来的字也必须一样大。”

    掌柜的点头道:“能,不知姑娘要刻多少字,咱们这儿刻字是按笔画收钱的,笔画多的,收的就多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