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一家终于团聚了
    当天晚上,沈若兰又去了一趟四海酒楼,把做芝麻酱的方子交给了张四爷,一起给他的还有几种火锅汤底的方法,还告诉了他哪些东西能涮火锅,哪些东西涮火锅好吃,张四爷叫人取来纸笔,一一记下了。

    张四爷是个有眼光的生意人,看准的买卖绝不会差,那天他吃第一口火锅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东西一定会火起来的,不然也不会花这么大的价钱买下它,如今底料配方到手了,他也算是心愿达成,就擎等着赚大钱啦!

    两人的交易结束后,沈若兰又去了车行,租了三辆马车,订好明早出发去吉州。

    第二天一早,三辆马车如约赶到泗水街,张二勇和周正帮着把行礼搬到了车上,也分别上车出发了,沈若兰一家乘坐的马车还跟之前从青州回来时乘坐的那辆一样,是可躺可坐的‘豪华型’马车,他们姐弟三个坐在娘的对面,娘则躺在对面的矮榻上,不累时就坐着,累了就躺下,如此,这一路倒也不算辛苦;张二勇带着他们几个的行李坐一辆车;绿芜和周正坐一辆。

    因为照顾穆氏的身体,怕她被颠簸到了,马车走的很慢,走走停停的一直走了三天加一上午,才走到吉州。

    到达吉州后,一进城门,穆氏和菊儿竹儿就都无法保持镇定了,特别是穆氏,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分别十一年的丈夫了,她的心就紧张的像敲鼓似的,‘咚咚咚’的跳了不停,十一年了,也不知道他啥样了?见没见老?添没添啥毛病?一会儿见到她,会不会嫌她变老,变丑了呢?

    这么一想,她更无法淡定了,一会儿捋捋头发,一会摸摸脸颊,一会儿又抻抻衣角的,简直就是坐立不安了。

    菊儿和竹儿也都把头伸到了车窗外,不停的问着:“姐姐,还有多远啊?”

    “姐姐,爹现在会在家吗?”

    “姐姐,爹会不会出去啊?”

    沈若兰耐心的,“快了,一会就到了,爹会在家的。”

    因为爹跟那位郑爷签订的合同就是爹在家生产,他负责收购和拉货,这个时间,爹一定会在家做水晶冻的。

    听到沈若兰的回答,穆氏的手绞的更紧了,身子也绷得直直的,好像很紧张似的。沈若兰了解她现在的心情,就揽住了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抚她。

    马车‘哒哒哒’的走着,每一步都像踏在了穆氏的心上似的,让她紧张的呼吸都急促了。走走停停,又拐了好几个弯儿后,车子终于停下了。

    沈若兰掀开车帘,看看熟悉的院落,对娘和竹儿菊儿笑道:“我们到了。”

    闻言,穆氏的身子猛的一僵,眼圈儿一下子红了,她一把抓住了沈若兰的手,紧张兮兮的:“到了,怎么这么快?我还没准备好呢!”

    沈若兰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柔声,“不用准备,娘现在这样就很美,爹看了一定喜欢,我们下去吧……”

    “……嗯!”

    穆氏迟疑了一下,答应一声,跟沈若兰起了,只是起身的动作僵硬的像个木头人似的,竹儿和菊儿怕她太激动晕倒了,就一人扶着她一只手,搀着她下了车。

    一下车,看到那座院子,想想那个人此刻正在里面呢,只跟她有一门之隔,穆氏的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

    沈若兰心里也酸酸的,看到娘流泪,本想安慰安慰她,可转念一想,此刻无论她怎么安慰,娘在见到爹的那一刻都会泪崩的,索性就不了,直接上前叫门。

    “咚咚咚——”

    “谁呀!”一道变声期少年的声音。

    “金存哥,我是若兰。”沈若兰隔着大门喊道。

    “吱呀——”

    门开了,沈金存扎着一个大围裙出现在眼前,他愣愣的看着门口儿的一堆人,傻傻的:“兰丫,你咋来了,呃…。二勇哥,你也来啦——”

    沈若兰顾不上跟他废话,直接推开他就往院子里跑去:“爹,爹——”

    沈德俭正坐在东厢房里里剁猪肉皮呢,听到女儿的声音,高兴得站起身,嘴角都扯开了,隔着窗户就喊:“兰儿啊,爹在这儿呢,你咋来了呢?”

    沈若兰顺着声音跑进东厢房里,亲昵的挽住沈德俭的胳膊,笑眯眯的:“爹今天过生辰,我这个当闺女的当然得来给爹祝寿了!”

    “嗨,爹不老不的,过啥寿啊!”沈德俭嘴上这着,心里却为女儿能记得他的生辰,能来给他过寿,开心的不得了。

    沈若兰嘿嘿一笑,,“爹,我不光过来给您过寿了,还给您带来一份儿大寿礼呢,包你乐开花了!”一边着,一边拉着他的胳膊往外走。

    招娣和领娣、带娣几个在西厢房干活儿呢,这会儿已经听到沈若兰的声音了,姐妹几个高兴的跑了出来,正好看见沈若兰拽着沈二叔的胳膊往外拖呢。

    “兰丫姐,你来啦,哈哈,我们几个正念叨你呢,没想到你就来了,还真不抗念叨啊!”招娣几个看到沈若兰,开心的很。

    沈若兰笑嘻嘻的:“你们几个念叨我什么了,是不是我的坏话了?”

    招娣抿嘴一笑,刚要话,忽然看见站在大门口的一帮人,愣了一下,:“咱们家来人了?”

    沈德俭一听,也看了过去,见他的侄儿就站在大门口,旁边是一个泪眼汪汪的男孩儿和一个同样泪眼汪汪的女孩儿,正扶着一个——女人!

    沈德俭猛的一惊,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那个已经哭成泪人的女人,

    怎么…。那么像那个人。

    他揉了揉眼睛,走近了,细看…。试探着叫一声:“婉秋!”

    穆氏掩住了嘴巴,哽咽:“……嗯”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一切,就像在做梦!

    沈德俭不可思议的走到她跟前儿,低下头,轻轻道:“婉秋,真是你吗?你回来了?我不是做梦吧?”

    穆氏摇头,已经哭得不出话来,要不是一双儿女扶着,早就哭倒在地了。

    沈德俭回过头,早已是泪眼模糊了,他道:“兰儿,你快掐爹一下,让爹看看这是不是梦?”

    沈若兰吸了吸鼻子,对着爹的胳膊使劲儿掐了一下。

    “嘶——”

    好疼!

    这不是梦!

    沈德俭咧开嘴笑起来,笑着笑着却哭了,不顾晚辈们在场,一把跟穆氏抱在了一起,也不讲话,两人紧紧的你我相抱,放声大哭。

    就是哭爹哭娘,从没见这般哀惨,竹儿和菊儿也在一边呜呜的哭,沈若兰的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淌……

    **

    沈福存买猪肉皮回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这样一幕:家里大门洞开,二叔站在大门口儿,跟个妇人抱头痛哭,俩人哭得昏天黑地,跟天塌地陷了似的。

    旁边,兰丫也在抹眼泪呢,还有一对金童玉女似的男孩儿女孩儿,也呜呜呜呜的哭个不住,张二勇和金存俩笨嘴拙腮的劝和呢,只是再劝不住。

    沈福存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急忙上前道:“这是怎么了?二叔怎么哭了,这些人是谁?到底咋的了?”

    张二勇低声道:“这个是二婶儿,二婶回来了,这俩是二叔二婶的儿子和女儿,他们一家子团聚了!”

    “二婶?儿子……女儿……”

    这信息量也太大了,沈福存被这个爆炸性的新闻给震惊到了,一时间都不知该点啥好了。

    沈德俭正哭得昏天黑地呢,冷不丁听到张二勇他还有一双儿女,怔愣之下,才勉强止住哭声,泪眼滂沱的看向那一对儿金童玉女似的儿女……

    只一眼,心就像化了似的,酷似兰儿的容貌,骨肉血脉的天性,让他一下子就确定,这就是他的儿子,他又有孩子了,还是一对儿龙飞胎。

    穆氏哽咽着:“竹儿、菊儿,快叫爹!”

    竹儿和菊儿扬起脸儿,齐齐的叫了声:“爹!”

    这一声“爹”,直叫道了沈德俭的心里,一下子触碰到沈德俭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让沈德俭刚止住的眼泪又瞬间崩堤了,父爱在瞬间发孝、膨胀、爆棚…。

    “哎——”

    他答应着,泣不成声。

    又弯下腰身,把一双儿女搂在怀中,泪流满面的:“苍天有眼,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