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卖房子
    雪白的大米干饭,一盘一盘的大肉片子,油水十足的猪肉炖土豆,还有蒸得嫩嫩的鸡蛋糕儿,把大伙儿吃得都要顶脖儿了,每张桌上的肉菜都见底子了,除了炸萝卜丸子和炒白菜剩下来点儿,剩下的就都是汤汤水水了,比如猪肉炖土豆,里面的猪肉肯定都没有了,土豆也没剩下多少,加起来也没个十来块儿,实惠的东西都吃完了。

    大家都从来没吃的这么痛快过,也从来没吃这么香过,这顿饭真是拉馋儿了。

    饭后,沈若兰折箩了几个盘子里的剩菜,倒到了黑子的狗食盆子里,拿去给黑子吃,谢大娘看到沈若兰把那些又是油又是盐的剩菜和菜汤倒了喂狗了,惊讶地:“兰丫啊,你这样也太浪费了吧?这些汤水可都是好东西,那汤里面可都是肉味儿啊,给狗吃了,多白瞎啊!”

    桂生子也:“就是,兰丫,这老些油水咋还能给狗吃呢,要是蘸着饼子吃,或者做野菜粥时放里点儿,老香了,你可别祸害了,你要是不要就给我吧,我留着拿回去拌高粱米饭吃。”

    沈若兰愣了一下,马上笑着:“行啊,嫂子你要是不嫌弃,一会儿就都折箩着带走吧。”

    其实她是想留着给黑子吃的,但是人家既然开口跟她要了,一点儿剩菜和菜汤,她总不能不给吧。

    大娘见桂生子媳妇都开口了,自己也不甘示弱:“那我也折箩点儿,你嫂子那是个馋乃子,不吃油性就没奶,我带回去给她蘸着窝窝头吃,准能下奶。”

    “我也要点,我家打半个月前就没油吃了,正好拿回去烩菜吃……”

    沈若兰本打算把大家的盘子碗筷刷过了再还给大家的,结果大伙儿都想要那些剩菜菜汤啥的,就没用沈若兰刷,走的时候都直接把自己家的盘子碗端走了,当然,也不能光端盘子碗,一发的连自家的桌椅板凳也都带走了。

    沈若兰省事儿了,一顿酒席后,一个碗都没用她刷,一个桌椅板凳都没用她送,就直接干干净净了!

    酒席吃完,吃饱喝足的男人们又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沈若兰看着即将完工的大宅,高兴极了,又高兴又有点儿遗憾。

    这会子,要是爹娘和竹儿菊儿也在就好了,一家人住在这宽敞气派的大屋子里,欢欢喜喜的,多好啊!

    虽有点遗憾,不过很快就好了,后天他们娘几个就要动身去吉州了,她们一家人马上就要团圆了,想到一家人团圆的时刻,她还真有点儿激动呢!

    晚上时,房子终于封顶了,家里的房子也算是彻底盖完了。

    前后两进的宽敞大宅,一进二进各四间,二进还有东西各两间的厢房,砖院套,砖门楼,砖茅厕,砖院墙,窗户和大门都是红松木的,院子的甬路是砖的,其余的地方都铺了青石板,还修了两个花池子,留着夏天时种花用的,园子外一圈,修了一圈一尺阔半尺高的花池子,等到了夏天,可以沿着外墙根种一圈儿的花卉或青菜,她打算种一圈爬藤蔓的花,使四面墙壁都是一片绿色,上面再点缀着朵朵繁花,到时候,青砖碧瓦,姹紫嫣红,这里便是名副其实的世外桃源了。

    第二天,沈若兰收拾了一下,把家托付给了瘦丫,又郑重的嘱咐了一番,就带着张二勇进城里找她娘去了。

    路上,沈若兰把自己找到了娘,还有一双弟弟妹妹的事儿缓缓的告诉了张二勇,张二勇听后,很替沈若兰高兴,特别是听到沈若兰的娘是名门之后后,更是觉得扬眉吐气,有荣与焉了。

    这下子,他老娘再要是拿兰儿娘的身份事儿,他可有话了!

    到了县城,沈若兰带着张二勇去了泗水街,见到穆氏后,张二勇毕恭毕敬的向穆氏行了晚辈礼,沈若兰顺势把张二勇的身份跟娘介绍了。

    穆氏得知张二勇是她未来女婿后,温婉一笑,随即和颜悦色的跟他攀谈起来,还一边话,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开始的时候,张二勇还有点儿拘禁,面颊发红,手和眼睛也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毕竟是新姑爷见丈母娘嘛。

    可是,了一会儿,他渐渐的放松了,他发现兰儿的娘真好,谈吐优雅,举止端庄,性情和温和的像水似的,跟她话简直是一种享受,根本不用担心会发生跟他老娘话唠嗑时发生的那些突发事情。

    穆氏跟张二勇谈了一会儿,对这个憨厚朴实的后生也喜爱起来,正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这孩子,相貌端正,憨厚朴实,一话脸都红,一看就是个老实本分的,兰儿嫁给他,肯定错不了。

    竹儿和菊儿听这个后生是他们未来的姐夫,不住的拿眼睛盯着他瞧,张二勇看到这两个漂亮的孩子,就知道是沈若兰的弟弟妹妹了,急忙跟他们打招呼。

    菊儿和竹儿两个看到张二勇长得高高大大,健壮结实的,也都有点儿喜欢他了,最主要还是爱屋及乌,因为喜欢姐姐,也连带着喜欢姐姐的未婚夫了。

    竹儿看张二勇身形健壮,手上还有厚厚的老茧,就满怀期待的问:“二勇哥哥,你会武功嘛?”

    竹儿还在为自己从前老被人欺负的事情耿耿于怀呢,一门心思的想找个武艺高强的人来教自己功夫,好让自己强大起来,将来不再受欺负,也能保护娘和姐姐妹妹们。

    然而,这位看起来本该会武功的未来姐夫却诚实的:“不会。”

    这下子,竹儿失望了,也不大喜欢这个未来姐夫了。

    他姐姐这么好,要是未来姐夫不会武功,万一姐姐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啊?一个不会武功的男人,就像他现在似的,便是想努力的去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也无能为力啊!

    他有点儿觉得这个未来姐夫配不上他姐姐了!

    沈若兰看到竹儿敛起的笑容,晓得他是失望了,忙:“你二勇哥哥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却很利害哦,他是猎户,有百发百中的本事,而且曾经在山上杀死过狼,打死过野猪呢!”

    听姐姐这么,竹儿的眼睛又亮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张二勇:“二勇哥哥,你真那么厉害吗?太好了,可不可以教教我?我每次跟人打架都输了!”

    张二勇憨憨的一笑,:“行,只要你不嫌弃,哪天得空,二勇哥教你。”

    穆氏笑着:“二勇,别理他,年纪寻思怎么念书上进,倒成天惦记着打仗斗狠的,这样是纵着他,将来还不得成了祸害啊!”

    竹儿不服气的嘟囔:“我才不会呢,等我学会了功夫,专门打那些欺负人的坏人,保护娘和姐姐妹妹都不被人欺负,谁要是敢欺负咱们,我就打死他!”

    “听听,这还没学会啥呢,就想要打死人了,就这样的我更不敢让你二勇哥教你啥了。”沈若兰点着他的脑袋笑道。

    竹儿抿了抿嘴,没有话,但是他早就下定决定了,他一定要学功夫,就是娘和姐姐也阻止不了他!

    而且,他一定要学成绝世武功,将来要做一个除暴安良、名震天下的大侠!

    当天晚上,周正和绿芜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来看房子的买家。

    泗水街是有名的商业街,房子的升值空间很大,虽然沈若兰的这座房子位置不大好,但是毕竟是临街面的宅子,而且要价也不高,只要八百两银子,那位买家看了一遍后十分满意,经过一番协商讲价,最后以七百五十两的价格成交了。

    双方约好明天他们走时再交接,至于东儿祖孙俩,沈若兰考虑了一下,决定让他们先去爹之前租的那个院子去住,因为吉州那边还没安定下来,带着他们也不方便,再有,娘这次去吉州束腰是去看病,也没空照顾他们,还不如给他们点钱,让他们先在这边呆着,等那边儿一切都安置好了,再来安排他们祖孙俩。

    张二勇一直都知道沈若兰挺能赚钱的,但是没想到她竟不声不响的在县城置了这么大一份产业,一时间让他百感交集,既喜悦又自豪,同时又有点儿亚历山大。

    他一定要好好的努力才行,不然不用别人,他自己都觉得配不上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