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彩霞VS尤氏
    两天后,家里的房子上梁了。

    北方的习俗,盖新房上梁是一件很大的事儿,得等吉时再上,还得放鞭炮庆贺,上完梁这天还得宴请四邻,祭拜祖宗。

    沈若兰也不能差样儿,两天前就开始准备上梁请客的事儿了。

    这是家里第一次请客,沈若兰准备的也挺像样的,特意买下了桂生子家一口大肥猪,起早就宰了,三百多斤的大猪,打算儿今儿全上了酒席,把全屯子的人都请上。

    一大早,各家各户的女人就都赶过来帮忙了,这段时间,她们家里的男人们都在兰丫这儿挣了钱,让她们家里都没挨着春荒,孩子大人的这一春天都没挨着饿,会过的还攒下不少钱呢。

    为这,大家都打心眼儿里感激沈若兰,她家办事儿大家自然都赶着来帮忙了,干活儿的时候也都格外积极抢上。

    大肥猪杀死后,女人们自发的收拾猪肉、洗猪肠、薅猪毛,燎猪头猪蹄子、灌血肠,还有的忙着洗碗,擦桌子、择菜、洗菜、切菜、淘米啥的,啥活儿都不用沈若兰,就都抢着干了。

    院子里的几个锅灶是临时搭建的,是借用邻居们家里的锅,屯子里办事儿都是这样,家伙事儿全是从各家各户借的,不光是借锅碗瓢盆,连桌椅板凳也都是从各个家借来的,等吃完席后再都还回去。

    这会儿,家里热热闹闹的挤满了人,各家的孩子们也都来的,大点儿的孩子还好,都能保持镇定的呆在院子里,懂事儿的还跑去给干活的大人们帮忙,的就不行了,一个个巴巴着眼睛蹲在猪肉旁,直勾勾的盯着一盆盆的猪肉块子吸溜着口水,馋得恨不能现在就抢上去吃几口。

    肉啊,这么多的肉,随便吃,可劲儿造,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儿,多美好的事儿啊!

    上梁的时辰到了,沈若兰一声令下,鞭炮被点燃,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在鞭炮声和孩子们的欢呼声中,一帮大老爷们用绳子拉着大梁,将大梁稳稳的架在了屋顶上。

    上梁后,开始往大梁上钉椽子,封房顶,下面的女人们也开始起火做饭,沈若兰看着自家的房子马上盖好了,心里别提多敞亮了。

    张二勇也高兴得很,因为这也是他的房子,将来,他就要跟兰儿住在这里,过日子、生孩子,甜甜蜜蜜的一辈子呢……

    屯子里的人差不多都来了,连沈大姑一家也讪不搭的来了,王宝根探头探脑的跟在他老娘的身后儿,一看到沈若兰时,就愣住了。

    许久不见,这个兰丫越发的好看了,早就不是从前那个瘦骨嶙峋,干巴猴子似的丑丫头了,现在的她,体态匀称,神态悠然,衣着华丽(在乡下人眼里,棉布衣裳就是华丽的衣裳了),谈笑风生,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子自信和大气,跟从前的她根本就派若两人。

    王宝根缩了缩脖子,心里悻悻的,这个死丫头,要是早就这样,他也不能敢欺负她啊?好好的一个人,咋就突然变化这么大,跟换了个人儿似的呢?

    齐来顺儿一家也来了,只是这家人脸皮厚,没像王万福一家那么拘谨扭捏,不好意思,他们一家子都神态自若,甚至齐来顺儿还满脸堆笑的帮着沈若兰招呼人,像是他跟二房有多亲近,亲近得都能代人家招呼客人了似的。

    沈若兰也不理他,由着他在那耍,她看了看来的客人们,确定全屯子人都来了,连胡美娇母女和沈若梅都来了。

    当初沈若兰要宴请全村,也不好单把她们娘俩抠出去,还以为这娘俩不能好意思过来呢,没想到她们居然厚着脸皮来了。看来,对于不要脸的人,就不能低估了她们不要脸的程度。

    胡美娇看到沈若兰后,嫉妒的都要疯了,几个月前还在她面前俯首帖耳,摇尾乞怜的贱货,现在竟然盖起了这么气派的大房子,还穿得跟个大姐似的,风风光光的宴请全屯子的人。

    看着大伙儿对她追捧感激的模样,胡美娇真想上前给她几个耳光,把她打回到原来的样子去!

    当然,她也只是想想,真让她这么干,给她几个胆儿她都不敢,现在的兰丫,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兰丫了,只怕这辈子,她都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使唤她、奴役她了!

    沈若梅看到沈若兰的新家和她的一身新夹衣后,只白了她一眼,心里就给了两个字的评价——得瑟!

    盖个房子就不知道咋显摆好了,走着瞧吧,当我成为丁夫人那天,金奴银婢、绫罗绸缎的,比不死你!

    再看看张二勇,一脸迷恋的跟在死兰丫的身旁,看她的眼神儿都快把人看化了,就好像她有多宝贝、多漂亮似的!

    哼,该死的,真没眼光!

    沈若梅咬着嘴唇,只看了他们一眼,就把脸转一边儿去了,心里却恨恨的想,早晚有一天,她要比死兰丫风光百倍千倍,要让大伙儿也像对这个死兰丫一样恭维她,敬重她,她要一身绫罗绸缎的出现在众人中央,穿金戴银,呼奴唤婢,她还要住比她的房子气派百倍千倍的大房子,在屯子里摆比她丰盛百倍千倍的酒席,走着瞧吧……

    开席的时候,大家都热热闹闹的坐了下来,男人女人分着坐,孩子也着女人们坐。

    这会儿,尤氏母女俩就尴尬了,因为谁也不愿意跟她们坐一桌儿,每当她们走到一张桌子前要坐下时,那张桌上就会有人,这有人了,或者有泼辣性子直的,就直接呵斥:“滚一边拉去,你们坐这儿,好好的一桌肉,都让你们娘俩给熏骚了!”

    尤氏从打牙被打掉,脸皮似乎比从前厚了,换作从前,被别人这么羞辱,她大概早就拉着女儿跑掉了,但是今天不知是太饿还是太馋肉了,挨了骂竟也没走,还挨着桌儿一桌一桌儿的找座位。

    走到彩霞那一桌儿时,翠翘刚要开口撵,彩霞却一把拉住翠翘,淡淡的对尤氏母女:“正好这张桌子都是孩子,你们再搬两张凳子过来,凑合着挤挤吃吧。”

    尤氏没想到彩霞能让她坐,还以为她也会像别人那样驱赶自己、羞辱自己呢,这会儿被她这么一,一时间倒愣住了。

    翠翘尖锐的:“瞅啥呢?让你们坐咋不坐呢?还是想故意装可怜引别人同情你们呢?”

    尤氏被翠翘中了心事,脸上一臊,急忙低头:“我们这就去搬凳子。”完,带着胡美娇去搬凳子了。

    翠翘在后面呸了一口:“骚狐狸,知道我大春哥心软,就故意整这出可怜相,让我大春哥心疼呢,臭不要脸的!”

    彩霞垂眸夹菜,没有出声。

    她早就看出尤氏的目的了,所以才让她坐下的,不然被大春儿看到她也羞辱驱赶尤氏羞,他嘴上不会什么,但心里一定会不高兴,也会像翠翘的那样——会心疼!

    毕竟尤桃花是大春第一个爱上的女人,又爱了她好几年,他俩也曾像他们现在这样恩爱过,海誓山盟过,也像他们一样在炕上疯过,颠鸾倒凤过,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久,多年的恩爱之情,一下子也不可能断得一干二净。

    大春是个重感情的人,虽然娶了她,轻易也不会背叛她,但是男人都是好冲动的,要是看到他深爱过的女人被羞辱,受委屈,与生俱来的保护欲和对弱者的同情,很可能会让那份藏在心底的感情死灰复燃,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尤氏和胡美娇搬来凳子,坐在了彩霞的对面儿,尤氏一坐下,就挑衅似的对彩霞:“多谢妹妹了,要不是妹妹让我坐这儿,我就得上男人那桌儿去做了。”

    完,还故意回头看了沈大春儿那桌一眼。

    翠翘冷笑:“就你?还是别做梦了,谁不知道你是啥人啊?大伙儿借兰丫的光,好容易吃一顿肉,谁不想好好吃?谁愿意一边吃一边儿闻你的骚味儿?”

    尤氏脸一冷,看向翠翘的眼神儿跟毒蛇似的:这个死丫头,不仅打过娇儿好几次,还多次坏她跟大春儿的好事,要不是她,不定大春儿现在还是自己的呢。

    她撩了撩头发,掩嘴一笑,故意气翠翘:“翠翘姑娘,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男人呢,最喜欢闻的就是女人的骚味儿了,女人越骚男人就越喜欢,等将来你有汉子时就知道了,好好学着点,学会了躺炕上发骚,将来你爷们才能稀罕你。”

    翠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被这么下流的话一,顿时臊得满脸通红,忽的站起身,指着尤氏的鼻子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破鞋,谁让你满桌子喷粪的?你当谁都想你这么不要脸呢?你给我滚一边拉去,不许在我们这桌儿吃了。”

    尖利的骂声,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尤氏一改刚才那副放浪轻佻的模样,捂着胸口害怕的看着翠翘,还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像是真的要被翠翘赶走了似的。

    彩霞拍了拍翠翘的后背,柔声道:“快坐下,就算你尤嫂子话没分寸,你一个姑娘家也不能这样大吵大闹的,别让人看笑话了。”

    早在尤氏挑衅的时候,彩霞就知道她不怀好意,她就是故意挑衅,想让自己或者翠翘打她骂她,她好可怜兮兮的提前退场,然后让大春儿心里难受、心疼,再去看她、安慰她,顺便发生点儿啥事儿。

    呵,做梦去吧,她才不会让她如愿以偿呢!

    她把翠翘拉着坐下了,又不冷不热的对尤氏:“尤嫂子,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别跟个丫头斗嘴斗气了,快吃饭吧。”

    彩霞故意强调她这么大岁数,是嘲讽她年纪大,让她别跟丫头斗嘴,是讽刺她不懂事,不该跟个丫头较真儿,一下子,明明快要达成所愿的尤氏,让她几句话得被动起来了。

    尤氏本来还指着翠翘过来打她呢,最好是打的狠点儿,把她的衣服都撕开了,大春儿看了肯定得动心还得心疼,到时候他过来拉架,他媳妇指定得恼他,那时他们俩心生芥蒂了,她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然而,好容易被她挑起火儿的翠翘,被这个女人给劝住了,她的计划失败了。

    尤氏不甘心,就继续挑衅:“妹妹可真是好性子啊,记得那天半夜我家进去贼了,我打发娇儿去找大春帮忙看看,妹子还跟着过去帮着看了呢,呵呵,真热心啊……”

    彩霞不咸不淡的:“没事儿,我这个人就是心软,看不得可怜人,见嫂子让人打掉三颗门牙,连相都给破了,就忍不住可怜嫂子,那天就是我家大春儿不去,我也会去帮着嫂子看看的。”

    完,夹了一块肥肉片子放在尤氏的碗里,:“嫂子快吃点儿肥肉补补吧,我上次去你家里,看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那个狗剩子也是的,既然占着嫂子的身子,咋不给嫂子买点儿好吃好喝的补补呢,看嫂子这脸黄的,跟鸡皮似的,一看就是苛待的。”

    “噗——”

    翠翘忍不住笑喷了,一下子对这个嫂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这大概就是书的的兵不血刃吧,看似温柔关心的话,却句句藏刀,能把人贬的体无完肤,无地自容的,还驳不出啥来。

    尤氏被彩霞贬的一文不值的,气得直咬牙,但同时,又情不自禁的难受起来,自己的门牙掉了,孤老们都不待见她了也就罢了,连情敌都可怜她了,她真的已经可怜到这般地步了吗?

    还有,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画魂儿了,早上来时明明照过水盆子了,她的脸虽然比之前憔悴了不少,但也不至于像鸡皮似的吧?还是,她看惯了自己这副样子,没看出有多丑来呢?

    再看看眼前这个女人,体态丰盈,面如银盆,肤若凝脂,发如黑绸,可不正是大春喜欢的类型吗?

    瞬间,尤氏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心理,情不自禁的拿自己跟这个彩霞比较了一番,比较之后,她更自惭形秽了。

    论岁数,人家比她年轻,比她会打扮,论相貌,大春就喜欢丰满的,这个女人的那对儿胸脯子比自己的还鼓呢,且她脸色白皙红润,一看就是总吃好的补养,还经常被男人滋润的……

    哪像她,牙掉了,都没有男人来找她了,就狗剩子偶尔过来一趟,也是憋急了才过来的,只给一点儿东西,就往死里祸害她,常常把她祸害的炕都起不来了,身子被糟蹋,还没有好吃的补养,更没有胭脂和好衣裳打扮,这会儿,她跟她坐在一起,一定是鲜明的对比吧?

    尤氏忽然想落荒而逃了,但是看看桌子上的肉片子,又舍不得走。她都还几个月没吃到肉了,馋的慌呢,既然来都来了,还是吃一顿再走吧……

    她低下头,开始吃肉、吃米饭,不再挑刺找茬了。

    彩霞看她消停了,晓得是自己把她压下去了,但是心里却并未放松。

    这个女人现在已经没人要了,迫于生存,她肯定更想扒住大春儿了,她得尽快想个法子,彻底扳倒她才行……

    这一桌儿暗流涌动,别的桌子上可就简单多了,大家操着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肉片子,吃得嘴丫子都淌油了,大伙儿边吃边连呼过瘾,像这么尽情的吃肉,很多人这辈子还是头一遭呢!

    沈若梅虽然不屑,但是难得有肉吃,便也‘屈尊’跟大伙儿一起坐席了,开始的时候她还端她的第一美人的架子,吃得斯斯文文的,可吃了几口后,发现大伙儿眼里只有猪肉,根本没人儿观赏她这第一美人优雅的吃相,再看看盘子里的肉也不多了,这才放飞自我,也跟着大口大口的开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