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绿芜来了
    张二勇来沈若兰家干活儿的第三天,沈若兰家来了两个远道的客人,一个是沈若兰在乌孙时救下的绿芜,一个是她的男人周正,俩人找到了沈若兰家时,沈若兰正站在院子里看大伙儿干活儿呢,见到从天而将的绿芜夫妇,沈若兰高兴的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绿芜。

    “太好了,绿芜,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把我给忘了呢。”

    绿芜笑道:“那哪能呢,从打咱们分开,我们俩就一直到处帮你找东西呢,找齐后就赶着过来了,一刻都没有耽搁。”

    周正站在一边儿,抱着个一尺见方的箱子,笑呵呵的看着她俩亲热,等她俩亲热够了,才,“外面人多,咱们还是进屋里话吧。”

    沈若兰也怕被人知道她收买黑药了,赶忙把他们夫妻俩让进了屋,瘦丫见家里来客人了,倒上水后就出去了,怕自己影响客人话唠嗑。

    周正心的将手里的箱子放在炕上,:“兰姑娘,您给我们的钱我们全都买黑药了,还有这个——”

    他解下身上的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长方形的木盒,递到了沈若兰的手上,“这些都是按照您吩咐的尺寸定做的,分毫不差。”

    沈若兰打开木盒,里面赫然盛着她定制的部分枪支零件儿和子弹零件。

    之前让张二勇定做的那些零件已经做完交给她了,现在把他们两家给她的这些零件合在一起,就能组装成枪支和子弹了。

    沈若兰忽然觉得自己流弊起来,有一种可以掌控世界的底气了。

    不过,掌控世界这种事儿她只是随便想想,意淫一下就算了,她可没那么大的野心。

    不过,有手枪傍身还是很好的,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怕任何人、任何事了,妈的,往后谁要是敢在她面前得瑟,欺负她或者欺负她在意的人,她就二话不,直接拿枪把他突突了,这想法,真是想想都爽啊,哈哈哈哈…。

    绿芜捧着杯子,感慨的:“兰儿,你不知道,你走后咱们那边儿又发生了好多事儿呢,好多客人都回去找你,都听完你唱的曲子,就再也听不了任何人的曲子了,还有不少人在模仿你唱曲的风格呢……”

    “还有啊,你刚走没几天,好多从楚国被拐的姑娘都被救回来了,听是湛王殿下派人救的,当时我还后悔来着,早知道湛王会去救人,就不让你浪费那么多银子了,真可惜……”

    “湛王殿下真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王爷,很多姐妹被救后,都给他立了长生牌位呢!”

    沈若兰一听那些姑娘都被解救回来了,一直压在她心上的一块大石头猝然落地,她以手加额,激动的:“太好了,谢天谢地,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呢,总算是圆满解决了,咱们湛王殿下真是太好了,她们也确实该给人家立个长生牌位!”

    “不过,那些姑娘被救回去未必都是幸运的,她们在乌孙失了贞,很多人家里都容不下她们了。”起这个,绿芜的语气有些沉重了,“我知道个姐妹,也是咱们这边儿的人,被救回去后家里嫌她丢人,竟把她送到尼姑庵去了……”

    “还有一个,被嫁到一个偏远山村做了村妇,哎!好可怜啊……”

    听到这些,沈若兰的心难受起来,古代人对女子的要求太严苛了,失贞又不是她们的错,失去贞操她们本来就够痛苦的了,家里人非但不能给予安慰和保护,还要在她们的心口上捅刀子,这多让人失望和痛心啊!

    周正一看俩人都严肃起来,面有痛色,忙调和:“这样的事多了去了,咱们也管不了,还是别多想了,免得自寻烦恼,绿芜,你不是早就想兰姑娘了吗?今儿好不容易才见了面,该点儿高兴的事儿才对啊!”

    绿芜听了,忙打起精神,:“是呀,看我,净些扫兴的,让兰儿难受,真是该打该打,咱们还是别这个了,点儿高兴的事儿吧,对了,你家这房子快盖完了吧,真气派啊,我看都快要上梁了,这两天就能完工吧?”

    沈若兰点点头,“后天上梁封盖儿。”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有这么好的房子住,兰儿你算是得在这儿扎根儿来。”绿芜羡慕的道。

    她是真心羡慕沈若兰,她跟周正还没有家呢,之前周正只身一人时,就住在镖局里,但是现在她们已经成亲,周正不想在出去走镖了,他不放心把她这么个娇弱漂亮的妻子一个人放在家里,现在已经离开镖局,正打算找点儿事儿做呢。

    “你们呢,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沈若兰问道,问这句话的时候,她忽然有了个想法,只是不知道这夫妻俩自己有什么打算没有。

    绿芜摇摇头:“我们两个这段时间光顾着遥哪帮你找黑药了,还没打算过将来呢,也许会呆在楚国,也许去乌孙,只是他不会再做镖师了,得另外想点儿生计。”

    一听她这么,沈若兰眸子顿时一亮,:“我倒是有个主意,既能帮你们解决生计问题,又能帮帮那些被救回来又不被家里接受的姑娘们。”

    绿芜:“你打算怎么办?”

    沈若兰:“我想在吉州开间酒楼,你们可以打听着,把那些不被家里接受的姑娘们都接到我的酒楼去做事,这样她们既有地方安身,又能有工作做,至于你们俩,就帮我打理酒楼好了。”

    周正和绿芜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他们正发愁没有生计呢,可巧兰姑娘就把生路摆在他们面前了,简直就是困了递枕头啊!

    “行,我们这就出去打听,虽不敢保证把所有受气的姑娘都招来,但是绝大部分我们都会把她们找过来的。”绿芜欢喜道。

    周正:“不知道兰姑娘打算什么时候开酒楼,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沈若兰干巴巴的笑了几声,:“现在需要你们做的,就是先帮我把农安县城的一座房子卖了,我没钱了,想开酒楼的话至少得需要五百两的本钱,我在县城泗水街那儿有一座房子,应该能值七八百两,卖了的话就够租房子开店铺的了,你们先去县城那边帮我张罗着,或者是找牙行,或者自己联系买家,总之先把那房子卖了,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绿芜:“泗水街那边的房子好卖,兰儿你要是想卖的话,只要价格合适,保证你三天之内就能把房子卖了。”

    “那太好了,卖房子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了。”沈若兰把卖房子的事儿大包大揽的交给了周正夫妇,她这边儿就房子要上梁了,北方的规矩,房子上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儿,她这个房主人必须在场,所以她暂时走不开。

    周正夫妻俩对沈若兰交给的任务很上心,接到任务后连茶都没喝一口,就兴头头的赶着去县城卖房子了。

    其实,沈若兰不是非得开酒楼,也从没想过要开酒楼,她的志向从不在次,也懒得操那份儿心,就是太同情那些被家里抛弃的姑娘们,想帮帮她们才临时起意的。

    至于东儿和他奶奶,就先安顿在爹之前租的那几间厢房里吧,反正爹在那边交了半年的房租呢,不住白不住;或者,让他们也跟去吉州,要么安置子在酒楼里,要么让他们跟着娘一起生活。

    既然她已经把人救回来了,就一定得负责到底。

    绿芜他们走后,沈若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拿出那些枪支的零件,认真的安装起来。

    傍晚时,一把森寒铮亮的手枪诞生了,沈若兰一手握枪,一手攥着几颗子弹,越发的感觉自己天下无敌了!

    这感觉,好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