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二勇回来了
    从大爷家出来,刚走到门口,赫然看见张二勇正站在大爷家的大门口等着她呢,身上还背着个大包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沈若兰吃惊的,“你怎么回来了?怎么在这呢?”

    张二勇憨憨一笑,,“家里有一笔账到期了,正好我们这个月挣的钱够还那笔帐了,我回来还账,顺便过来瞧瞧你,刚才去你家,瘦丫你在这儿呢,我就过来等你了。”

    一提到帐,沈若兰立刻想到了那天他老娘过来作的事儿,好心情顿时无影无踪,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走吧,回家再。”

    “哎!”

    张二勇答应了一声,听话的跟在了她身边,一起往沈若兰家走去。

    路上,张二勇问了沈若兰好几个问题,诸如:“你在院子里弄的那些棚子是啥啊?你家房子盖几天了……”

    沈若兰一一回答了,却没有多别的。

    其实,张二勇还有好多话想跟沈若兰呢,一个多月不见,他好想她,想她的一颦一笑,想她这脆生生的叫他‘二勇哥,’做梦都想!

    可是,不知为啥,他总感觉若兰对他淡淡的,像是有气似的,甚至连‘二勇哥’都不叫了,这让他感到非常担心,也有点儿害怕。

    是不是自己做了啥事儿让若兰不高兴了?她咋不理他了呢?

    回到家时,瘦丫正坐在炕上打革巴呢!

    打革巴就是把他们之前穿的那些破衣裳拆开,碎布片子一片儿一片儿的对好,贴在面板上,贴到一定厚度即可,等浆糊干了再揭下来,一张革巴就打成了。

    革巴是做鞋底儿用的,将来需要鞋底儿时就在革巴上描上鞋印子,剪下来,多剪下来几个,摞在一起用麻绳纳密实了,就是传中的千层底儿了。

    瘦丫很节省,怕费灯油,寻常这个点儿她早睡了,但是今天因为要等沈若兰,不能睡,又觉得点灯熬油的不干点啥儿白瞎灯油了,就打了点浆糊,坐在灯下打革巴,边打边等,结果没等来沈若兰,倒把张二勇等来了。

    张二勇是个守礼的,见只有瘦丫一个人在家,怕生出闲话,也是为了避嫌,就出去等了。

    沈若兰带着张二勇回家后,瘦丫急忙下地,:“我去厕所,你们聊哈。”

    完出去了,把家让给了他俩。

    张二勇解下身上的包袱,在炕沿边儿坐了下来,偷偷的看了沈若兰一眼,见她脸上还是淡淡的,一副不冷不热的表情,心里更急了。

    “若兰,你咋了?”

    他忍不住问了出来,“我看你咋好像生气了呢?”

    沈若兰看着他,平静的:“你娘和你妹子前几天过来了。”

    张二勇一听,一下子傻眼了。

    他老娘啥样他太了解了,自私贪财不讲理,她来若兰这儿,肯定不能有好事儿!

    果然,只听沈若兰继续道:“你娘是来找我借钱的,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这又盖大棚又盖房子的,实在没钱再借她,你娘生气了,就叫我把之前你给我买那些东西的钱还她,还叫我把你给我那张狐狸皮也还她,但是那些东西都是从你这拿的,我要还也是还你,不能还她。”

    “不用还,那是我给你的,你不用管我娘。”张二勇一听他老娘跑若兰这儿来借钱,又让若兰还那些东西,脸一下子红了,既为老娘的行为感到害臊,又对若兰感到愧疚。

    “若兰,你没还她是对的,往后她来管你要啥你也不用给她,要孝敬有我呢,她想要啥你让她找我来要。”

    沈若兰凉凉的:“她不会再来找我了,她已经帮你跟我俩退亲了,那天就在这屋里退的,还差点儿动手打我,要不是谢大娘她们及时赶过,你娘和你妹子大概就大嘴巴抽我了。”

    一听这话,张二勇的脑袋‘嗡’的一下,血一下子都涌到了头顶似的,脑子里瞬间空白一片,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若兰,兰儿,咱俩的亲事是我爹跟你爹定下的,我家里我爹了算,我娘的不做数,你千万别当真,我是不会退亲的,绝不会退的……”

    他满脸通红,急的都有点儿语无伦次了,沈若兰看了他一眼,从那焦急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痛心和紧张。

    沈若兰有点儿不忍了,叹了口气,:“二勇,你现在真是让我很为难,我都不知该拿你怎么办好了,跟你定亲,是觉得将来嫁给你能过上悠闲安逸的生活,可现在看到你娘的做派,我已经预感到了跟你成亲后会是什么样子的了,肯定是鸡飞狗跳、鸡犬不宁,反正就是不会消停了,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真心觉得该好好考虑一下咱们是不是该继续走下去了。”

    张二勇的脸白了,已经被她这句话吓得不出话了。

    沈若兰摇摇头,继续,“还有你妹妹,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

    提到张金凤,沈若兰皱起了眉头,眼中的厌恶藏都藏不住了:“你妹妹偷走了我一套衣裳,就是你给我买的那块花布做的衣裳,本来,我还想留着等你回来穿给你看呢,现在好了,让她穿给你看吧。”

    “若兰,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张二勇站了起来,额头上都冒汗了,他急促的:“我这就回去,我会跟她们明白的,往后绝不会让她们再来打扰你,你放心,张二勇不是顶不住事儿的人,不会让你跟着我受委屈的。”

    怕她再出别的,张二勇急忙起身往外走去,像逃跑似的。

    没等走到门口儿,沈若兰喊住他:“等一下。”

    张二勇一顿,回过身,紧张的看着她,唯恐她提出那个可怕的要求来。

    沈若兰看他这副惊慌的样子,有点儿不忍了,缓声道:“你急什么啊,包裹都忘了拿了。”

    被她这么一提醒,张二勇才想起自己的包裹,他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走过去拿起了炕沿儿上的包裹,顿了一下,又把包裹放下,打了开来,从里面拿出一封点心,放在了沈若兰的身边儿。

    “这个是沈记的藕粉桂花糖糕,吉州最有名的点心,你尝尝吧。”

    着,又从怀里掏出个打了补丁的荷包,提着底儿将里面的钱都倒了出来,连铜板带银子,大约二两多吧。

    “若兰,这些钱都是我攒的,你留着花吧,往后,我挣的钱都给你花。”

    他向她伸出手,手心儿里静静的躺着几块碎银子。

    沈若兰看着他满是老茧的大手,猜出他这一个多月在吉州肯定没少挨累,也没少吃苦,哪忍心要他这点儿银子呢?

    “我这儿还有钱,你自己留着花吧。”她没有接那几块银子。

    张二勇却固执的把银子放在她身边儿,看着她的眼睛,郑重的,“拿着吧若兰,别嫌少,我现在赚的虽然不多,但是我以后会努力多挣钱,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也不会再叫你受委屈了,你信我!”

    看着他这副诚挚而又执着的样子,沈若兰不忍再责怪他了,她拿起那几块还带着他体温的银子,甚至还忍不住叮嘱了一声:“赚钱虽然重要,可是也要当心身子啊,你看这才一个月的时间,你都瘦了。”

    张二勇一看沈若兰不再提退亲的事儿,还嘱咐他当心身子,感动得差点儿热泪盈眶,“若兰你别担心,我的身子硬着呢,对了,我明天过来帮你盖房子来。”

    话到这儿,两人之间的矛盾算是解开了,张二勇松了口去,又了一会儿,看看天色太晚了,就依依不舍的背着包袱离开了。

    一个多月不见,本来想跟若兰好好亲香亲香,一诉衷肠的,结果被老娘和妹子一顿搅合,非但没能一亲芳泽,还差点儿被退婚了,张二勇心里的懊恼和气愤可想而知!

    再想想她们的所作所为,张二勇心里更恼火了。

    乘着月色,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了桃花村,听到敲门声,正在炕上逗着孙子的崔氏冲着张金凤喊了一声,“金凤,去开门看看谁来了?”

    张金凤斜了里屋一眼,喊道:“大嫂,有人来了,你去开一下门呗?”

    张大勇媳妇不紧不慢的:“我把你侄儿拉屎呢,要不,你来把孩子拉屎,我去开?”

    张金凤一想到那臭烘烘的大便,脸上一阵厌恶,算了,还是去开门吧,开门总比弄孩子屎强。

    “艾玛,二哥回来啦!”

    张金凤开门看清外面站着的人后,尖叫一声,然后大声的喊道。

    “咋的啦?吵吵巴火的喊啥呀?谁来了?”崔氏在屋里听到张金凤的叫声,赶紧对外面喊道。

    “娘,是我二哥回来了。”这回,张金凤喊的声音更大了。

    这下子,家里像炸了庙似的,在屋里把孩子拉屎的李氏,逗着孙子的崔氏,还有在屋里学习的张三勇,都从屋里跑了出来。

    “二哥,快进屋,包袱我给你拿着。”张金凤勤快的上前接过了张二勇手里的包裹,自从看到二哥回来,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二哥的包裹,而张二勇的眼睛,也没离开过张金凤身上那身儿又短又瘦又紧紧箍在身上的花衣裳。

    “哎呦,二勇啊,你咋回来了呢?你爹和你大哥呢?这段时间挣多少钱啊?钱呢?”崔氏跑出来,出门儿却没看儿子,眼睛盯在了张二勇带回的包裹上了。

    张大勇媳妇也忙中添乱的追问:“你大哥呢?他咋样了?他咋没回来呢?”

    张二勇淡淡的:“我爹叫我回来还账,大哥和爹还在吉州呢。”

    “哦,那你们这一个多月赚了多少钱啊?这回能还上多少?你拿回来多少?都拿回来了吗?”崔氏一叠声的问着,目光灼灼。

    张三勇道:“娘,还是回屋吧,我二哥走这么远,肯定累了。”

    崔氏这才想起来,一家人还都堵在门口儿呢。

    “哎,行,咱门上屋话去,白让别人听着。”崔氏怕别人听到他们家有银子的事儿,急忙压低了声音,招呼儿子回屋去,转身的功夫,还一把将包裹从闺女的手上夺去了。

    于是,张二勇跟着一大家子人,进了屋子。

    “二勇啊,你到底拿回多少钱?快跟娘,你们在那边咋样挣多少钱了?”没等坐回到炕上,崔氏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张二勇看着老娘三句话不离钱,连他这个儿子瘦了都没看出来,也没问问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心里不觉一阵发堵,他闷声:“我这回拿回六十四两,把我们这一个多月挣的钱都拿回来了,吉州那边儿人多买卖好,再有一个月,咱们家的饥荒就全能还完了,咱们也就不缺钱了,娘,往后你就别再去找若兰借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