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非他不嫁
    “啊——”

    沈若梅的脑袋被砸起个大包,她尖叫一声,随即放声大哭起来。

    大娘一看沈若梅挨打,急忙奔过去看,一见女儿额头被打起个大包,顿时心疼不已,埋怨:“你这个死人,有话好好不行吗?孩子都这么大了咋还打就打呢?你瞅你下这死手,把梅儿的脑袋都打起个大包,要是给打坏了看你后不后悔。”

    沈若梅一听她娘这么,哭得更厉害了:“呜呜呜,打把打吧,打死我正好,反正你们都见不得我好,都恨不能我去死呢,正好把我打死了干净。”

    大爷让沈若梅气得不轻,指着她骂道,“你个瘪犊子,也不用跟我歪歪,我就是宁可打死你,也不带叫你去给人家当妾的,咱们老沈家打立门户那天起就没出过那么下贱的东西呢!”

    “当妾咋就下贱了?一样的明媒正娶,又不是去当婊子外室,咋到你的嘴里就成了见不得人的了呢?”沈若梅不服气地叫起来,“叫我看,就是当妾也比嫁给那些穷汉泥腿子强,起码嫁过去能吃香的喝辣的,穿绫罗绸缎,比嫁那些一**子饥荒的穷汉强多了。”

    喊‘一**子饥荒’时,还故意看了沈若兰一眼,其意不言自明。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这沈若梅到底有多恨她啊?都这个时候还不忘踩她一脚,这得多恨自己呀!

    “你这死孩子,少一句不行吗?看把你爹气急眼了削你。”

    大娘一看这爷俩谁也不让劲儿,怕一会儿老头子真下地揍她,吓得一边把闺女往她屋里拉扯,一边儿低声警告,眼睛还警惕的溜着炕上的老头子。

    沈若梅一心要嫁丁公子,也知道不经历一场激烈的‘内部战争’是赢不来婚姻自由的,索性也不怕了,边哭边喊道:“我不怕,叫他来打死我好了,也省得去嫁一个穷汉熬日子去,哼,明明我自己能找到好人家,你们非不让我嫁,非把我往火坑里推,你们到底是不是我亲爹娘?我跟你们有仇咋的?”

    沈大爷一听沈若梅这丧良心的话,气得眼睛都冒火星子了,忽的一下从炕上蹦下来,冲过去就要打她,“你个不知好歹的畜生,今儿我非打死你不可,我让你糊涂,让你虎…。”

    沈大娘一看老头子恶了虎实的蹦下来了,吓得一把抱住他,不是好声的喊道:“兰丫,你干啥呢?还不快过来帮着拉着点,梅儿啊,快进屋去,把门儿插上啊……”

    沈若梅一看她爹真要打她,心里也怕了,一扭身捂着脸哭着跑回自己屋子儿,还不忘顺手把门儿插上了。

    沈若兰给大娘点名儿,不好在干看着了,只好站起来,干巴巴的劝和:“大爷,您先别急,反正现在也没咋地呢,再慢慢劝劝,不定她就能想开了。”

    “想开个屁,你没看只为那个白脸儿都跟我成仇人了吗?她要是有那脑子,当初就不能跟二勇退婚,也怨我糊涂,当时就不该听她的,哼,这回我可学奸了,她要死要活也好,上吊跳井也罢,绝不能再由着她胡闹了!”大爷怒吼道。

    大概也是叫沈若梅给气糊涂了,口无遮拦的就后起悔来,大概忘了沈若兰跟张二勇的关系了。

    不过吼完后,很快就想起这么话不合适了,他抹了一把老脸,讪讪的在捡起烟袋锅子,在炕沿边儿后坐下来,埋头装上烟丝,又抽了起来…。

    沈若兰也很尴尬,这种情况下她都不知道该点啥才好了,心里万分后悔,早知道明天等大爷上她家去时直接把酒给他就好了,非得大晚上的欠欠儿送过来,结果碰上这么尴尬的事儿了,这下子,她这坛子酒算是白买了。

    沈大爷埋头去抽烟了,沈大娘见消停了,也一屁股坐下来抹起了眼泪儿,“这孩子,你是不是油蒙了心了?咋就钻进这死胡同出不来了呢?”

    “哭,你还好意思哭,要是你把她看住了,不让她跟那个白脸儿见着面儿,哪来这些烂眼子事儿?”沈大爷不是好眼睛的瞪了沈大娘一眼,出声埋怨。

    这些天,他起早贪黑的忙着帮老二家盖房子,死丫头就不知道啥时候又偷摸跟丁公子搭个上了,也不知那个丁公子跟她了啥,她就王八吃秤砣了似的,铁了心的要嫁到人家去做妾去。

    你给人家做妾能有好下场吗?

    一旦做了妾,白天得给人家当牛做马的干活,晚上还得陪主子睡觉,更是时不时的受点儿主母的闲气,要是不不幸碰上悍妒的主母,那日子就更难过了,挨打挨骂受虐待,都是家常便饭,更有一些醋劲儿利害的,直接把妾弄死弄残了的,妾也只能受着,谁让她是人家的妾呢?

    男人呢,虽然喜欢妾的美色,但也仅仅是在炕上干活儿那会儿喜欢而已,却不会为了护着妾的跟自己的正妻翻脸冲突的,妾就是家里的一个物件儿,如牛马一般,可有可无,可死可活,不可能为了一个物件搞的家中不和,夫妻反目,像他宠妾灭妻似的,这可是大户人家的大忌。

    夫主喜欢你的时候还能好点儿,要是不喜欢你了,随时都能把你卖了、送人了,就是打死了,也没人管的,因为做了妾,就是人家的人了,生死由人家了算,连官府都管不着。

    再,妾室将来生了孩子还不能管自己叫娘,又不少妾室生的孩子因为羞于生母的身份,都不肯认自己的娘呢,将来就是死了,都不能进夫家的坟茔地,因为她们只是妾室,不配进夫家的祖坟,只能埋在一边儿做孤魂野鬼……

    如此种种,但凡家里过得去的,都不会叫自家的闺女去做妾的,凡事去给人家当妾的,要么就是家里穷的活不下去了,要么就是人家的家生奴才,生死不由自己的。

    哪有好好的良家女子,上赶子去给人家当妾的呢?这不是虎吗?

    可这些道理他们当爹娘的揉碎了掰开了给她,她就是听不进去,一门心事认准这个门儿了,谁啥都不好使。

    沈若梅之所以这么执着,也是被丁公子给洗脑了。

    当那位白面瘦弱的俊俏公子面容憔悴的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她,他因为思念她重病一场,躺在床上还几个月,差点儿死了后,沈若梅的一颗芳心就被人家给俘获了。

    丁公子还深情款款的告诉她,他就喜欢她一个,一点儿都不喜欢家里给他定的那个未婚妻,还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等她进门儿生了儿子就抬她做平妻,还叫她管家,待遇一点儿都不会比正妻差。

    另外,还悄悄的告诉她,他那个未婚妻自由多病,肯定不是个长命的,到时候她死了,就抬她做正妻。

    沈若梅被他给动了!

    她本就中意于丁公子,之前之所以犹豫不肯嫁他,是因为不甘心做妾,但是经过这一冬天发生的一些事儿,她的思想已经发生了严重的转变。

    首先,是她的名声坏了,自从跟老张家退亲后,十里八村儿的都在传她跟丁公子的瞎话,啥的都有,还有她已经怀了丁公子的孩子,后来偷偷打下了……

    女儿家的名声多重要啊!

    这类的瞎话一传出,她就彻底臭了,家里张罗了一冬天,想给她找个婆家,愣是没找出去,好人家的后生断断不肯娶她,那些无赖混子她也不能嫁,与其这样臭在家,还不如嫁给丁公子呢,起码能吃香的喝辣的,丁公子长得又是风度翩翩,英俊飘逸的。

    另外,她也是让沈兰丫和张二勇刺激了一下。

    他们不是订婚了吗?一天天的满屯子秀恩爱,臭不要脸的!

    她要是不订婚,他俩备不住还以为她嫁不出去了呢,没准儿还背地里偷着笑话她呢,那她就嫁给他们看看,她不仅能嫁出去,还能嫁的更好,她沈兰丫嫁个一**子饥荒的泥腿子,她沈若梅嫁个镇上有钱的公子哥儿,馋死她!

    还有那个张二勇,不是一点儿都不在乎她吗,就让她看看,她找的男人比他强一百倍一千倍,让他的肠子都悔青了!

    第三,也是因为二叔家发财了,她看不了沈兰丫那副人得志的嘴脸。

    兜里有几个臭钱儿,就得得瑟瑟的盖大棚、盖新房,还一天天的穿着棉布衣裳在她跟前儿晃荡,她都没有棉布衣裳呢,死兰丫凭啥有啊?还不止是一套儿!

    这让她很不平衡。

    哼,等她嫁到丁家,就见天的穿绫罗绸缎,待金钗玉环,比死她!

    基于以上的种种原因,再加上丁公子的一番深情表白,郑重承诺,让沈若梅彻底下定决心,一定要嫁到丁家,一定要把沈兰丫比下去。

    “脚长在她身上,我哪知道她会去见那个丁公子啊?再,谁想到那个混账东西会来咱们屯儿啊?我要是知道,我能不管吗?”沈大娘也是委屈的慌,她真不知道梅丫头是咋跟丁公子搭个上的啊!

    其实,这件事儿还得归功于她的好妹妹于氏,于氏的姑爷,也就是桃花村老钱家的子,在丁公子家的棺材铺做伙计,这不是春荒呢嘛,丁公子给了他们家一百文钱,就让她毫不犹豫的把侄女儿给出卖了。

    俩人见面的场地是她提供的,甚至为了方便外甥女跟丁公子约会,她还故意跑姐姐家去跟姐姐话唠嗑,好拖住她,给家里那对二野鸳鸯争取约会的时间。

    丁公子喜欢沈若梅,喜欢的就是她的色相,有机会跟她独处,当然不会浪费机会了,这几天,从最开始的互诉衷肠,含情脉脉,到后来的,到后来的亲嘴儿**,**勾搭。

    丁公子是个过来人了,知道咋能让女人喜欢,离不开他,就使出十二分手段,又是哄又是撩的,地上哄到炕上,从拉手亲嘴儿哄到摸乃掐屯,又是捏又是揉的,把沈若梅这个未经世事的丫头撩得神魂颠倒,哼哼唧唧的,几天下来,就死心塌地,非他不嫁了。

    “哼,打明天起,就让她乖乖的呆在家里,哪都不行她去了,我明天就去找她四舅去,看看能不能在哈拉海那边儿找户好人家!”沈大爷最后拍板儿。

    对于大爷反对沈若梅嫁到丁家去做妾,这一点沈若兰倒是认同的,不过,把沈若梅关在家里的做法就不能苟同了。

    按沈若梅的性子,是不可能对爹娘**屈服的,看着吧,肯定有更激烈的反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