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撕破脸
    “大娘,金凤,吃饭了。”

    沈若兰端着一盆儿烙得油汪汪的葱花饼走出来时,崔氏和张金凤早就打扫完战场,坐回到外屋的炕沿儿上了。

    看到沈若兰端出来的饼,张金凤埋怨了一声,“艾玛,总算做好了,真慢,都要饿死个人了。”

    沈若兰脚不沾地的忙到现在,结果第一句听到的就是埋怨,心里当然不痛快了,当即不咸不淡的怼了回去:“早知道你快,你来做好了。”

    张金凤一听沈若兰的话不是味儿了,拉着脸,“二嫂,你这话啥意思啊?”

    沈若兰淡淡的:“字面意思呗,你嫌我做得慢,肯定就是你做的快喽!既然你做的快,那下回换你做,也省得别人辛辛苦苦做好了还落你的埋怨。”

    张金凤被怼,不干了,扯着了老娘的袖子叫起来,“娘,你看她啊,咱们第一次登她家的门儿,她就甩我脸子,是不是不愿意咱们上她家来啊?”

    崔氏也很不满意沈若兰的态度,在她的想象中,她这个婆婆登门儿,沈若兰就该低眉顺眼儿,俯首帖耳的,哪还敢跟姑子对着干啊?虽然她不在意金凤这丫头,但打狗还看主人呢,金凤是她闺女,她怼了金凤,不就是不给她这个婆婆面子吗?

    这死丫头也太不懂事儿,太嚣张了,要不是看在一会儿得跟她要钱的份儿上,她现在就想跟她翻脸了。

    但是,为了钱,她还是忍下来了

    “你行了,别净事儿,你二嫂辛辛苦苦的把饭给咱们做好就够意思了,你哪来那么多事儿!”崔氏哼了女儿一声,就把鞋脱了上了炕,盘腿坐在炕桌旁,伸手抓了一张油饼,笑道:“早就听你大爷你做饭好吃,今儿我也尝尝。”

    着,“康哧”一口,咬掉了三分之一的饼。

    沈若兰一看她连手都没洗就拿饼开吃了,忙道,“大娘,你——”

    刚想让她先去洗手再吃饭,但是话到嘴边,忽然觉得这样会引起这娘俩的误会,以为她嫌弃她们不卫生了怎么的,好心反倒添一肚子气,索性话锋一转,“呵呵,我还炒了个土豆丝儿,做个萝卜汤,你等着,我去端来哈。”

    沈若兰进厨房去端汤了。

    身后传来一道声嘀咕:“连个肉菜都没有,抠死了。”

    是张金凤的声音。

    沈若兰没吱声,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进厨房去端菜端汤了。

    跟这些不懂人语的虎玩意儿较真儿犯不上,没的倒惹一肚子气生,干脆就拿她的话当放屁好了!

    土豆丝儿和萝卜汤被端上来了,一大盘子土豆丝儿,每根都炒的油光铮亮的,一看就搁了不少油,虽然是素菜,但吃起来一点儿都不比肉菜差。萝卜汤也做的清淡可口,确实跟老张头的一样好吃。

    崔氏和张金凤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她们也是吃了许久的粗粮野菜了,如今乍然吃到白面烙的油饼,都香得不得了,恨不能把舌头吞进去似的,娘俩一个姿势,都是一手拿着饼,一手拿着筷子,‘康哧’咬一大口饼,没等嚼碎就迫不及待的咽进肚子里,然后夹起一大筷子土豆丝儿,塞进嘴里,把嘴塞得满满的,嘴丫子都淌油了,偶尔还端起汤盆子喝一口汤,“秃噜”一声,动静大得像饮老牛似的……

    这吃相,简直一言难尽啊!

    看得沈若兰太阳穴直突突,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好容易陪她们把饭吃完了,沈若兰一分钟都不愿意跟她们待在一起,借口下地要去收拾碗筷,想早点儿离了她们。

    然而,崔氏却叫住了她,“嗝,兰丫,你先别忙活了,大娘有点儿事想跟你。”

    崔氏捂着肚子打了个饱嗝,还都把身子挺得直直的,向后微微的仰着,大概是撑得弯不下腰了吧!

    张金凤也是这副样子,她一手撑腰,一手捂着肚子,乍一看跟怀孕了似的。

    沈若兰只好又坐了回来,竭力平和的:“大娘,啥事儿啊?”

    崔氏卡巴卡巴眼睛,道,“兰丫啊,大娘知道头一回来看你就跟你这些话不合适,可是大娘现在真没办法了,你也知道咱们家欠了外头不少饥荒,这几天有一大笔银子到期了,人家债主啥也不续借了,叫立刻还上,你大爷和大勇二勇都不在家,大娘也是叫人家给逼得没招了,这不,就寻思上你这儿来看看,看看你能不能先给大娘颠倒几十两,大娘知道你是好孩子,肯定不能看着我们娘几个被人家往死里逼的。”崔氏一边着一边观察着沈若兰的表情。

    沈若兰早在跟张金凤的对话中,就猜出她们来干啥了,所以听到这么无耻的要求倒也没惊讶,只是这钱她是肯定不会给的。哪有还没成亲就惦记媳妇兜里的钱的,还要不要脸了?

    “哎呀妈呀,大娘啊,你咋不早呢?你要是早我就不盖这些大棚子,也不定那些砖啊瓦啊的盖房子了,这会儿钱都花没了你才来,我就是想帮忙也没办法啊!”沈若兰拍了一下大腿,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崔氏和张金凤对看了一眼,然后狐疑的看着沈若兰,“你真没钱了,自己一点都没留?”

    “没留,这还找人借了好几十两呢,要不就光我爹挣那点儿钱,哪够盖大棚盖房子的啊?”沈若兰苦着脸,信口道。

    崔氏在心里算了算,就沈老二挣那些钱确实不够盖这大棚子和盖房子的,准是这败家的死丫头寅吃卯粮,提前把钱都给败祸了,还欠了一**子饥荒,就这么不会过日子的玩意儿,可不能往家里娶。

    “既然没钱那就算了,那你把我家二勇从前给你买那些东西的钱还我吧,还有那张狐狸皮,也是偷着给你了吧,你要么把狐狸皮还我,要么折成钱给我。”

    崔氏已经打定主意不要这个儿媳妇了,也就不用留面子了,话的工夫就把脸子撂了下来,哪里还有刚才的慈爱模样?

    沈若兰没想到她能出这么没脸的话来,给人家的东西还要往回要,不觉被气笑了。不过,既然话已经到这个份上,她也就不用给对方留啥面子了。

    “大娘,那些可都是张二勇顶账还我的,你咋还能往回要呢?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家做五香花生米的方子是我卖给他的,卖价五十两,他现在连十两都没还上呢,要不是看在他跟我订了婚的份儿上,我早找你们家要去了。”

    “啥?五十两?”

    崔氏站了起来,捂着肚子的大手瞬间叉到了腰上,瞪着眼睛对沈若兰叫道:“就那么一个破方子,你要我们五十两,你咋这么黑呢?你是不是看我家老二老实厚道,就花柳的忽悠他,让他拿那么一大笔银子买你的破方子!”

    这会子,那个五香花生米帮他们家挣多少钱她全忘了,就光记着自己的傻儿子答应给人家五十两银子了。五十两啊,白白的给她,崔氏就是死都不会甘心的。

    “婶子,话可不能这么,你们家自从得了那个方子,到现在赚了多少钱你心里有数,要不是有我那个方子,你们家上哪儿整那老些钱去啊?这我还觉得我卖贱了呢,早知道你这样,我要一百两好了。”沈若兰不甘示弱,崔氏站起来,她也站起来了,输人不输阵嘛!

    崔氏一看沈若兰敢这么跟她叫板儿,心里更气了,“呸,还一百两,美出你大鼻挺泡了呢!我们家赚钱那是我们一家老辛辛苦苦出苦大力赚的,关你屁事儿,就是你那方子起点儿作用,也顶多值个三两二两而已,你凭啥讹我家那老些钱?”

    沈若兰冷笑:“谁讹你们家了,是你儿子求着我买的好不好?我还后悔卖给他了呢,现在你来了正好儿,把剩下那四十两还我吧,正好我盖房子钱还不够呢。”

    “美的你,做梦去吧!”一天管她要银子,崔氏跳起脚儿来。

    想跟她要银子,下辈子吧,她那么悭吝的性子,怎么可能给她银子,别是四十两,就是四个铜板都别想。

    崔氏本来打着算盘儿上这儿来弄一笔钱,没想到钱没弄着到,倒惹了一身饥荒,不觉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真正的面目露了出来,“你个养汉老婆下的娼妇,你娘跟人跑了,你也不是啥好玩意儿,年纪就会勾搭汉子,勾的我儿子昏了头脑,花那么老些钱买你个破方子,还跟你这么个破货订了亲,这还没进门呢,就敢跟我这个婆婆犟咕,往后还能有好儿?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的,我现在就把话撂这儿,今儿个你要么把我家给你买东西那些钱还有那张狐狸皮的钱还我,要么咱这就退亲,你也别想嫁给我儿子了。”

    沈若兰点点头,“那行,大娘你回去吧,我就不送了。”

    “啊?你啥意思啊?”崔氏没弄懂沈若兰的意思,叫她回去,是给不给钱啊?

    沈若兰淡淡的:“有你这样的娘,我也不想嫁给张二勇了,至于那些帐,是我跟张勇之间的事,我跟他算,你跟我不着。”

    跟他算?那傻儿子还不得让她接着忽悠去,这钱还能要出来吗?崔氏又一屁股坐回到了炕沿儿上,拍着炕桌儿叫道:“不行,你今个儿必须得把钱给我还回来,我们家的钱都是我们辛辛苦苦挣的,可不能养你这个白眼狼儿。”

    沈若兰冷笑:“我看你脑袋让驴踢了吧,还你钱?你还我钱还差不多,你儿子答应我的五十两银子到现在还有四十多两倍没还呢,我没去找你要钱你就偷着乐吧,还敢上我这来要钱?你穷疯了吧你?”

    “你是穷疯了?你个**!”崔氏一看沈若兰不但不给钱,还倒咬一口要她还钱,早就一肚子的怒气了,一听沈若兰她穷疯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蹭的站了起来,撸胳膊挽袖子的要揍沈若兰一顿。

    没等沈若兰有所反应呢,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兰丫啊,谁在你家吵吵呢?跟驴叫唤似的!”

    谢大娘和秋萍嫂子泡进来,她俩是大庆找来的,大庆给沈若兰家挑水浇大棚,从院子里路过时偶然听到老崔婆子来欺负兰丫了,他一个大男人没法跟女人打,就赶紧跑去找他娘和他媳妇了。

    回去的时候,正好家里还有几个女人在窜门子唠嗑呢,这几个女人的男人过几天都是要帮兰丫家盖房子的,一听大金主被欺负了,那还了得,都赶着去找人了。

    谢大娘和秋萍嫂子怕沈若兰吃亏,先到了,结果一进院儿就听到老崔婆子骂人的声音。谢大娘当然不会惯着她,隔着窗户就骂起来了。

    老崔婆子一听有人骂她像驴叫唤,立刻叉着腰儿,把火力对准了来人:“你算干啥吃的?我教训我儿媳妇关你屁事儿?你舔个大比脸跑来跟着掺乎啥?”

    沈若兰忙:“你刚才不是不让我嫁给你儿子了吗?我可不承认我是你儿媳妇,你别乱。”

    谢大娘一抬下巴没,得意道:“听见没?我们兰丫可不承认是你儿媳妇,你可别乱认亲,看坏了我们兰丫的名声。”

    “就是,我们兰丫可不是一般人配得上的,就你儿子再好,摊上你这样胡搅蛮缠不讲理的老婆子,我们兰丫也不嫁你们。”秋萍嫂子也毫不留情的了一句。

    这时,院子里又跑进来几个女人,都跑得呼哧带喘的,都是听兰丫受欺负了,来给兰丫仗腰眼子的。

    跟谢大娘一样,没等进屋呢,这帮人儿在院子里就吵吵起来。

    “哎呀,那个不长眼的老骚比敢来欺负咱们兰丫,老娘大嘴巴子扇死她!”

    “别吵吵了,快进屋去,要扇大伙一起扇,哪能光便宜你一个人哩?”

    “走,扇那个不长眼的去……”呼啦一下,屋里又多出五六个女人,一个个都面色不善的瞪着老崔婆子母女。

    老崔婆一看大伙儿都冲她来了,立刻瞪圆了眼睛,依老卖老的叫道,“你们这帮死老娘们想咋地?我可是兰丫的老婆婆,你们还敢打我咋的?”

    谢大娘,“你们别听她放屁,刚才她都不娶兰丫了,跟兰丫也撕破脸皮了,你们不用让着她,狠收拾这个老不死的。”

    “哎呦,就她家那样的还敢不娶兰丫?咱们兰丫嫁给他们家我们都觉得可惜呢,没想到她还装上屁了?”

    “别跟她废话,挠这个老不死的……”

    一帮老娘们闹哄哄的嚷嚷起来,没两句,就简单粗暴的想上手,还有北方女子的作战特点。

    老崔婆子看来了这么多人,本来还想来个‘舌战群辱’、‘力压群雄,’将来好在这十里八村名扬立万,流芳史册来着。

    但是这帮虎老娘们不按常理出牌,不动嘴儿直接就要动手,这下她可怯了,这么多人挠她一个,还不把她给挠成血葫芦啊。

    “兰丫,死兰丫,你就看着这帮死老娘们欺负我吗?等我二勇回来看你怎么跟我二勇交代?”她有点儿心急的喊道。

    因为有两个老娘们已经开始挽袖子,看样子马上就要过来挠她了!

    沈若兰一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你不是不让你儿子娶我吗?我也不是你儿媳妇了,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对,你不用跟兰丫,跟她没关系,是我们几个看你不顺眼,我们几个想削你!”

    几个生龙活虎的老娘们围了过来。

    危急时刻,桂生子媳妇来了,桂生子媳妇就是桃花村人,跟老崔婆子还能论上点儿亲戚,两家的交情虽不算有多好,但起码面子上还过得去,看到老崔婆子身陷困境,桂生他媳妇急忙拦住那几个动手的女人,一边拉架一边对沈若兰喊道,“兰丫,不看僧面看佛面,看着二勇真心对你好的份上,别让大伙儿把事儿弄大了。”

    其实沈若兰也不是真心想让大伙打老崔婆子,就是想借机吓唬吓唬她,省得她以后再来打她的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