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目的
    崔氏对沈若兰的第一印象一点儿都不好,但是想想来的目的,她还是保持着和蔼的微笑,继续寒暄道,“本来早就想过来看看你,可家里这一天天的净事儿。也走不开,今儿个好不容易躲出点儿功夫,这不,就赶紧过来了。”

    沈若兰笑道:“让大娘惦记了。”

    “应该的应该的!你跟二勇订了婚,就是我们老张家的人了,我不惦记你还惦记谁呢?”崔氏拉着沈若兰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儿,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沈若兰抿嘴一笑,佯装羞涩,没有话。

    张金凤在一边儿看着她俩都虚头巴脑的,早就不耐烦了,:“二嫂,你家买的那个丫头呢,这都晌午了,她咋还没做饭呢,饿死了个人了?”

    沈若兰站起来,:“你瘦丫姐吧,她有事儿出去了,我来给你们做吧。”

    正好崔氏也想尝尝未来儿媳妇的手艺呢,在家时就总听老头子叨咕这丫头做啥如何如何的好吃,今个儿正好试试能好吃到哪去。

    崔氏拍了拍沈若兰的肩膀,很体贴晚辈的模样,“那行,你去吧,别费事,简单整几个菜就成了了。”

    沈若兰点点头:“行,那大娘你先坐着,我去了。”

    她刚站起身,张金凤就嘱咐:“二嫂,鸡儿的话就干炖吧,我不乐意吃烩土豆烩蘑菇的。”

    沈若兰忍着翻白眼儿的冲动,向她温柔一笑,:“金凤要吃鸡啊?你看这事儿整的,我也不知道你们今个来啊,也没买鸡,要不,你们先等着,我到屯子里挨家儿转转,看谁家卖鸡给你买一只回来杀了吃?”

    “你家不就有鸡吗?后园子养那么多呢,抓一只杀了不就完了吗?”张金凤听出沈若兰的敷衍,不满意的牢骚道。

    “那些鸡啊,那是我留着下蛋孵鸡崽子的。”沈若兰声音柔柔,却透着无法动摇的坚定。

    张金凤不乐意了,“你啥意思啊二嫂,我跟娘头一回上你们家来,咋吃你只鸡你都舍不得呢?你眼里还有没有老人,有没有我二哥了?”

    沈若兰“哎呦”一声,“金凤,瞧你的,大娘要是想吃鸡我能不给她杀么?可大娘今个是来看我的,不是来吃鸡的,要是大娘真是来吃鸡的,我这就去给她杀去。”

    完,笑眯眯的问崔氏:“大娘,你想吃鸡吗?”

    崔氏的脸皮抽了抽,她就是脸再大,这会子也抹不开她是来吃鸡的啊!

    “嗨,我都了,简单整几个菜就行,你二嫂不是了吗,这些鸡是留着下种蛋的,你就别惦记了。”崔氏很善解人意的道,只是脸上的笑寡淡了很多。

    沈若兰也不去看她的脸子,听她这么一后,就爽快的答应了一声,进厨房忙去活去了。

    张金凤还奔着能来吃一顿好的呢,可这个沈兰丫连只鸡儿都舍不得杀,还能吃着啥好的啊?不觉一阵失望,嘴也撅了起来,“真抠!”她嘀咕。

    崔氏也是这么想的,这个死丫头,这是一见面就给她下马威啊,这么不省心的玩意儿要是娶回去了,能孝顺吗?

    不过,看看外面那五个宏伟壮丽的大棚,再想想这死丫头荷包里的银子,她还是把满腹的怨气给压下去了。

    “金凤啊,你进厨房看看,帮帮你二嫂去。”崔氏给张金凤使了个眼色。

    张金凤明白老娘的意思,起身就进厨房去了。

    沈若兰正在厨房合面呢,准备烙一顿葱油饼,然后再做一个土豆丝,一个萝卜汤,挺好的一顿饭,再乡下招待且(客)也拿得出手儿了。

    看见张金凤大大呼呼的进来了,沈若兰:“不用你,你进屋歇着吧,我一个人就成了。”

    张金凤倚在门口儿,带笑不笑的:“不用我也成,我就在这儿跟你话吧。”

    沈若兰可不认为自己跟她有啥的,就敷衍:“啥呀?”

    张金凤:“我看你在前园子弄了些大棚子,那些玩意儿得老鼻子钱了吧。”

    沈若兰点点头:“嗯,是花了不少钱。”

    “那花多少啊?”张金凤态着大黑脸追问道。

    沈若兰怎么会告诉她实底儿呢,就含糊着:“忘了,东西也不是一起买的,今儿买这样儿明儿买那样的,弄到最后啥也记不得了。”

    张金凤撇撇嘴,晓得这是不想告诉她,敷衍她呢。

    又问:“听你家要盖房子了,还盖大房子,得多少钱啊?你家有那老些钱吗?”

    沈若兰一听她三句话不离钱钱钱,大概知道她们娘俩来干啥了,就:“暂时是没有,不过我爹不是在城里挣呢嘛,一边儿挣一边儿盖呗,不够的话就借点儿,反正我家有手艺在身,迟早能还上的。”

    张金凤一听,原来这是没钱硬打肿脸充胖子啊,心里更不屑了,也懒得跟她了,一扭身掀起帘子进了屋。

    沈若兰的屋里,崔氏正鬼鬼祟祟的翻着呢,冷不丁她闺女走了进来,把她吓了一跳,差点儿跳起来,看清是她闺女后,拍着胸脯低声骂道:“你要死啊,不在厨房看着她进屋干啥,万一她进来咋整?”

    张金凤不耐烦的:“不能,她烙饼呢,锅那儿离不开人儿,娘,她家有没有啥好东西?”

    崔氏轻轻的啐了一口:“你瞅瞅吧,就这点儿东西,连炕席我都掀起来了,里里外外一文钱都没有,也就有几身好衣裳装门面,再就有一双棉被是值钱的,剩下鸟毛没有。”

    沈若兰经常不在家,为安全起见,她把银子、貂皮大氅等值钱的东西都放在了空间里,外面就只有那几身衣裳和一床被褥,剩下啥都没放,崔氏潜进去翻找的时候,连被褥都捏过了,怕里面藏了银子。

    可惜,捏咕的手都酸了,也一个铜板都没找到!

    “娘,你她能不能把银子藏身上啊?”张金凤不甘心就这么白来了,跟她老娘商量道,“待会儿你一定得想法跟她多抠出来点儿钱,我都十七了,再不好好打扮打扮都成老姑娘了。

    她早就想给自己买盒胭脂擦擦,把脸蛋儿擦得白白的,可她老娘手太紧,啥也不给她买,所以这次来二嫂这儿,她是带着目标来的,坚决要在二嫂这儿抠出点儿钱来,一定要买一盒胭脂。

    当然,要是能多抠出来点儿就更好,她再扯块花布做身漂亮的新衣裳,也好叫人看着爱慕,能有人来向她提亲啊!

    “知道了知道了,快出去吧,一会儿叫她看着就不好了!”

    崔氏一边悄悄的叠着沈若兰的被子,一边儿不住的拿眼睛往门口儿溜,就怕沈若兰突然进来把她们给逮住。

    叠被子时,沈若兰的那几件以上露了出来,张金凤一下子就被那套花衣裳给迷住了,一把拿起那套衣裳,发现居然还是新的,她往自己身上比了比,有点儿,但是要是等脱了棉袄穿,还是能穿上的。

    “娘,这件衣裳我稀罕我要了。”她激动的道。

    崔氏看了看那件儿明显就的衣裳,沉着:“先别急,咱们先管她要钱,要是给的话就别要了,娘再给你扯块布做件儿合身儿的,要是不给,就把她这件拿去穿。”

    张金凤听了,低头看了看那身而衣裳,确实有点儿,就点点头,恋恋不舍的把那衣裳放在了被垛上......

    娘俩把沈若兰的家搜了一遍后,啥也没搜出来,就确定她一定是把银子藏在身上了,都暗暗的运气,待会儿一定要在她身上多抠出点儿钱来,至少也得把之前他们家给她买的那些好东西的钱给抠出来!

    哼,吃了她的都得给她吐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