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种大棚
    “兰丫,我们回来了!”

    瘦丫从老于头的驴车上跳下来,冲着人群里的沈若兰喊了一声。

    沈若兰闻声看过去时,见瘦丫正站在驴车旁,跟沈大庆两口子从驴车上往下倒腾馒头包子呢。

    满满的一驴车馒头、包子,饼子,有二和面的,有纯白面的,还有糙米面的和高粱面的,大不一,颜色各异,装在大大的盆子里,颇为壮观。

    这是早上沈若兰打发瘦丫和大庆两口子到镇上去买的,早上时,沈若兰发现半拉屯子的人都过来来帮她盖大棚了,她昨天答应过要招待人家吃好吃的,但来了这老些人,做饭肯定是做不过来了,再家里也没那些粮米,干脆就叫大庆哥和秋萍嫂子,雇上老于头的驴车,带着瘦丫去镇上买馒头包子,把镇上那几家卖馒头包子的铺子、摊儿都包圆儿了,装了满满的一车子。

    在现代人的眼里,包子馒头不算个啥,但在古代,特别是乡下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这老些包子馒头在老百姓的眼中,都不亚于现代人眼中的神户牛排了。

    看到这老些馒头、包子后,那些还围着大棚的村民瞬间都涌过来了,一个个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老些馒头包子,不顾形象的直吞口水,对食物强烈的渴望,让大家对自己的形象和尊严都不屑一顾了。

    沈若兰看出大家的跃跃欲试和迫不及待了,怕他们产生哄抢和踩踏事件,急忙:“请大家排好队,不要急也不要挤,来帮忙的乡亲们每人都能分到两个。”

    然而,凭她怎么喊,大家依旧是乱哄哄的往前挤,这会子,谁又愿意站到队伍后面去呢?

    虽是每人两个,但是站前边儿站后边儿的头可大了去了,比如在前边儿的,就能吃到肉包子,大白馒头,要是站到队伍后面,白面的包子馒头都没了,就只能分到糙米面和高粱面儿的饼子了,这能一样吗?

    再者,现场的人这么多,这些包子馒头也不见得够分,要是不够,岂不是白来忙活了?

    大伙依旧乱哄哄的往前抢,有人甚至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要抢车上的包子了。

    沈若兰一看场面控制不住了,急中生智,跳到车上大声宣布:“各位乡亲,吃饭之前,我还有一件事儿要通知大家,这几天我家就要翻盖房子了,到时候就雇大家过来干活,一天三十文钱,谁想干的话就排队报名吧。”

    这句话的意思是很明显,你不排队,就没有挣这三十文钱的机会了,排了队,就可以顺利的发包子馒头了。

    一听有三十文钱可赚,乱糟糟的人群顿时安静了,那些要抢包子馒头的人也缩回了手,静静的看着沈若兰。

    有人质疑:“兰丫,真的假的啊,你可别哄我们啊!”

    沈若兰笑道:“我跟盖房子的师傅都商定好了,三天后他就过来给我画线,然后就开始挖地基盖房子,这么大的事儿,能随便着玩儿吗?”

    底下又安静了片刻,大爷率先开口:“兰丫,盖房子这么大的事儿,你爹咋不回来操持呢,让你一个丫头在家操持这么大的事儿,万一出岔子了可咋整。”

    没等沈若兰话,齐来顺就接过来道:“大哥,你放心吧,兰丫比我二哥管用呢,有她坐镇,绝对不会出岔子的。”齐来顺是抓住一切机会讨好沈若兰,绝不放松。

    大爷继续追问,“那你打算盖几间,修多高的院墙。”

    沈若来,“打算盖两进的,前后各四间,二进东西各有两间厢房,院墙的话,就修一米六五吧,此外还要打一口井,吃水方便。”

    大伙一听盖这么多,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前后两进的的宅子,还有东西厢房,一米六五的院墙,乖乖,这不是都赶上地主老爷的宅子了吗?

    沈大爷也有点儿发愣:“兰丫,你知道盖这样的房子得多少银子吗?你筹算好了吗?”或者,你有这老些钱吗?

    沈若兰笑道:“放心吧大爷,我早就筹算好了,不会出差错的。”

    沈大爷一看沈若兰胸有成竹的,就点了点头,也就不再担心了。

    齐来顺喊道:“大伙儿都听见了没?兰丫要盖大宅子了,想干活儿的赶紧过来排队,不想干的,尽管过来抢馒头包子来!”

    话音刚落,‘轰隆’一下子,那些乱糟糟的人群一下子跑到齐来顺那里排队去了,齐来顺一边组织一边吆喝:“不许插队,抢了包子馒头的都滚出去,你们不听话,兰丫也不能用你们干活儿,不许来排队,滚——”

    沈若兰虽然不喜欢齐来顺,但是这会儿倒也没反驳他,他这些话正好也是她想的,正琢磨着咋能不得罪人呢,可巧就让他给出来了,有人上杆子给她当枪使,她是不会拒绝的。

    那几个已经把包子馒头抢到手的人后悔死了,恨不能再把那包子馒头送回去,但是兰丫和瘦丫都在这儿盯着呢,都看见他们刚才抢了,就是送回去也来不及了,只好垂头丧气的拿着包子馒头站在一边儿,眼巴巴的看着他们排队。

    队排好后,沈若兰叫瘦丫和大庆两口子给大伙儿先把馒头包子分下去,她则进屋取了纸笔,开始记人名。

    因为有盖房子雇人这一,分发包子馒头的时候格外顺利,大家都惦记着挣那一天三十文的工钱呢,这会子别还给他们发两个,就是啥都不给他们发,他们也是乐意的。

    所以,不管发给他们啥,包子也好,饼子也罢,都乐呵呵的收下了。

    当然,事无绝对,不管在哪儿,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爱计较的人,惹人讨厌。

    当秋萍嫂子抱着盆子发到于氏那儿的时候,于氏不干了:“我不要糙米饼子,我要肉包子。”

    秋萍:“哎呦,对不住了婶子,包子都发没了,就剩饼子和馒头了。”

    于氏指着远处瘦丫端着的大盆,道:“她那个盆里不是还有吗?你去给我换两个不就得了吗。”

    秋萍一听她提出这么不要脸要求,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很温和的解释,“是这么回事儿婶子,我们商量好的,就是赶上啥发啥,你想想,这么多人要是都挑的话,包子早就没有了,那排在后面的不就吃亏了吗?”

    于氏撇撇嘴,“那是别人,我可是兰丫的亲戚,我姐是兰丫的亲大娘,我就不信我这当长辈的想要两个包子兰丫能不给?”

    秋萍简直无语了,都是一个村儿的,差不多都能论上亲戚,这长长的一大队人里,又有几个不是跟兰丫沾亲带故的呢?也就她脸大,能舍出脸皮拿亲戚关系事儿吧。

    “婶子,这个真不行,要是坏了规矩,我们往后边儿就没法发了。”

    于氏看秋萍不肯通融,不乐意了,“你不给我换拉倒,那你上别处发去,别在我这儿发,我也不用你发,我等瘦丫过来发。”

    秋萍呵呵一笑,:“行,那婶子你等着吧。”完,抱着大盆子继续往后发去了。

    瘦丫早就看到这一幕了,冷笑两声,发的时候刻意避开了她,于氏急忙叫住她道:“唉,瘦丫,我这儿还没发呢,我站这儿等半天了,腿肚子都站抽筋儿了,你咋不给我发呢?”

    瘦丫一边往后走,一边瓮声瓮气的:“我们一人包一片的,你这块是秋萍嫂子包的,不干我事。”

    “哎,哎,你不能这样啊,我也是过来帮着干活儿的,凭啥不给我发吃的啊!”于氏一看瘦丫的盆里也没几个包子了,急的叫起来。

    瘦丫冷笑:“谁不给你发吃的了?刚才秋萍嫂子没给你发吗?不是你自己不要吗?”

    “那是因为我不想要饼子,我要包子。”于氏理直气壮的道。

    瘦丫火了,“我们发了这么多人的,不管发包子发饼子,都是赶上啥是啥,还没一个人计计呢,你咋就这么事儿多呢?要是都挑包子要,后面排队的不就吃亏了吗?”

    完,继续去发她的,不再理会她了。

    于氏一看瘦丫也不搭理她,而且她盆子里的包子眼看就见底儿了,急得直着脖子向沈若兰喊起来:“兰丫啊,你看咋回事儿啊,我也是起大早过来帮着干活儿的,咋不给我发吃的呢?”

    沈若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于氏是一早就来了,不过她可没看着她干啥活儿,就看她在一边儿扎扎个手儿跟人唠嗑了,这会子还好意思挑三拣四的要包子呢,脸也够大的了。

    沈若兰呵呵一笑,:“婶子,你不我都不知道你是来干活的,从大伙开始干活起,我就看你站一边跟人家唠嗑了,也没看看你干啥活呀?”

    于氏没想到那么多人沈若兰也能看见她,不觉老脸一红,狡辩:“我是想去干来着,可干活儿的人太多,把我挤一边去了,我想干也没干上啊!”

    “这么,你就是没干喽?”沈若兰皮笑肉不笑的问。

    “......”

    于氏通红着脸,不出啥了,排队的人群中立刻有人嘲笑起来:“人家那些使劲儿干了活儿的都没挑拣,发啥是啥呢,她这啥活儿没干还跑来挑三拣四的,真不知磕碜。”

    “就是,换我要是没干活儿,都不能好意思往这儿站,真不知她那脸是咋长的,脸皮这么厚。”

    “你瞅瞅,就她这样的还来排队盖房子呢,还不擎等着来混吃等死啊......”

    于氏被大伙儿扒赤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又眼看着瘦丫盆里的包子发没了,秋萍盆子里也没剩几个了,就快步走过去,伸手,“算了算了,我也不挑了,给我两个饼子就两个饼子吧。”

    秋萍嫂子却一转,把盆子偏向了一边儿,“对不起了婶子,你那边我都发完了,现在轮到这边儿的了,你想要饼子的话就等着吧,看看要是有剩的再给你,没剩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嘴里着,飞快的将剩下的几个饼子也发出去了。

    于氏一看秋萍手里的盆子空了,再回头看看沈大庆盆里,也没有了,这才意识到她白排了这么久的队,啥都没有了,理气得直跺脚。

    然而,更让她生气的是,沈若兰在记录完盖房子工人的名单后,公布了一遍,怕有漏下的,里面却没有她,连他男人都没有。

    于氏不忿的去找沈若兰理论,“兰丫,刚才没给我分干粮也就算了,可这干活儿的人里为啥没我啊?连我家石头爹都没有,合着我们两口子排了这么半天的队是耍我们呢?”

    沈若兰虽看不上于氏,但考虑到都是一个屯子住着的份上,就给她留了点儿面子:“婶子和我叔(于氏男人)都不是干活的人,还是好好在家呆着吧。”

    于氏没分到干粮,现在连活儿都干不成了,理智一下子就被气愤给烧糊了,蛮横道:“那不行,我们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你不用我们就不用我们啦?今儿你必须得给我们个法!”

    沈若兰一她这副胡搅蛮缠的死样子,也没有必要给她留面子了,呵呵笑着,“法嘛,呵呵,我可不想找个既偷奸耍滑,事儿又多的来搅合我,就冲你今天出这事儿,我就不能用你,这么解释,你满意吗?”

    “对呀,就你这样的,别是兰丫,换谁都不带用你们的。”

    “是兰丫掏钱雇人,人家用你就用你,不用你就不用你,你有啥不服气的呢?”

    大伙儿七嘴八舌的锵锵着,都在指责于氏,把于氏气得差点儿吐血,指着沈若兰怒道:“好,好你个沈兰丫,挣着俩钱儿就狂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给我等着!”

    完,气冲冲的走了。

    她男人是个老实头,一向对她言听计从,唯她马首是瞻的,见她走了,也跟着悄悄的走了。

    沈若兰也不在意,公布了雇佣工人的名单后,让大家各自散去了。

    那些被雇佣的村民都乐得找不着北了,家里正是断粮的时候,天天饿得孩子哭老婆叫的,这当口兰丫能给他们这份儿活儿,简直就是救他们的命啊!

    大伙儿都对沈若兰感激不已,其实沈若兰雇的这些人,不都是膀实的壮年劳力,还有不少是岁数大没力气的,也有不少女人,之所以雇了他们,不为别个,就是因为这些人过去曾多少帮助过点儿原来的沈兰丫,沈若兰这么做,算是替原来的沈兰丫报答一下过去的恩人吧!

    出于对沈若兰的感激,很多被雇佣的村民主动提出帮沈若兰种大棚,不要钱,就是白帮她干。

    沈若兰也想早点儿把大棚种完了,就接受了大家的好意,让大家帮着,把五个大棚给种上了。

    这五个大棚种了很多种作物,其中一个种孜然,一个种番椒,一个种柿子,一个种黄瓜,最后一个种的很杂,种了七八样:苞米、白菜、菠菜、香菜、臭菜、水萝卜等等......”

    众人拾柴火焰高,五个大棚,在众多村民的帮助下,一下午的时间就给种完了。

    沈若兰看着种好的大棚,心里暗暗的祈祷着,但愿这次能实验成功,要是成功的话,来年她就能大面积的种植推广,她就能做一个安逸的大地主了。

    还有一个喜事,就是家里后院的那几只鸡开裆了,八只母鸡,其中有五只都开始下蛋了,鹅子也开始下蛋了,沈若兰不在家的这几天,瘦丫把鹅蛋鸡蛋都捡回来,存放在厨房里,自己一个都没舍得吃,都给兰丫留着呢。

    沈若兰也没吃这些蛋,准备攒起来,孵出更多的鸡和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