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主子的心思你别猜
    吉州,湛王府

    罗城拿着一封宫里送来的加急密信,走进主子后院儿的听雨轩中。

    听雨轩里面雕梁画栋,轩昂壮丽,正中的琉璃七彩大屏风前,是紫檀的客座,上面设有墨狐皮的垫子,香几上燃着博古山铜炉,里面烧着龙涎香饼儿,两旁的书桌,摆了些古玩、古琴和玉雕的棋子棋盘,件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这些宝贝,罗城早已是空见惯,见怪不怪了,他目不斜视的走进内室,对坐在七宝沉香榻上那个纬锦罗衣的主子行礼,献上手中的信笺。

    “主子,太后送来的!”

    榻上的主子一身绯色里衣,墨色的青丝松散,随意披在肩后,正执着一卷兵书钻研,见到母后又来信,不觉有些心烦。

    “放那吧,等本王有空再看。”

    “可是……”罗城有些为难了,“主子,那几个姑娘怎么办?”

    淳于珟抬头:“姑娘?”

    什麽姑娘?

    罗城解释:“太后担心主子身边儿没有贴心的人儿使唤,特意在五品以上的官宦之家选了四个出挑的姐,送到咱们王府给您做女婢,现在人已经到王府了,主子只看看信就知道了。”

    淳于珟不用看信,就知道老娘又来搞事,这老太太,虽然远隔千里,可对他的管束是一点儿都没松懈啊,这么远的路,还来操心他房里的事,他都不知该为老娘的精力旺盛欣喜还是为自己被时时盯着闹心了!

    “主子,您看…。”

    没等罗城完,被淳于珟轻‘哼’一声打断了,“这样的事也拿来烦爷,爷还要你们何用?”

    罗城吓了一跳,忙跪下来,道:“这些事原不想来惊动主子,只是,上回太后送来的女官被分给几位将领做妻室的事儿已经被太后知道,太后这次特意言明,要是主子您再违拗她的懿旨,她就要亲自来吉州帮您主持后院,故而,属下不敢擅专啊!”

    淳于珟眯起眼,脸上闪过几分不悦,然而到底没多什么,只淡淡道:“既这样,就留下吧,待会儿让青莲安排一下,不管把她们安排在哪,只不许她们出现在爷的眼前,否则,上回那个贱人就是她们的下场。”

    提到上回那贱人,罗城的脸皮一抽,不由得又想起半年前太后送来的那批人来。

    那次,太后也是送来四个人,都是太后在后宫的宫女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模样和性情没得,女红和烹饪也都是一顶一的好。

    人送来后,青莲看她们是太后所赐,就高看一眼,把她们都安排在主子屋里做杂役。

    主子屋里原没有重活儿,是杂役,无非就是端茶倒水,擦擦桌子抹抹椅子,清闲的很。

    因为是太后赐的人,还是主子屋里的女官,故而很受府里人的尊重,每月还有五两银子的月钱,她们若是能安安分分的呆在府里,就能一直体面安逸的过下去,到了二十五岁,还会被赏一大笔银子送回家,与父母家人团聚。

    到时候,手里有钱,还有在王府做过女官的经历,肯定能找个不错的女婿,好好的度过下半辈子……

    然而,偏偏有一位叫月娆的女官,仗着自己长得比别人好,王爷又生得俊逸非凡,就起了春心,动了邪念,梦想着成为这府里的半个主子。

    一次,主子和几位军营里的将军喝了点酒,回去后正赶上她轮值,这贱人居然把自己脱个精光钻到了主子的榻上,还****的勾搭主子跟她成事,差点儿没把主子给膈应死,直接把她一脚踹出门去。

    主子神功盖世,盛怒之下的一脚,当时就把月娆踹死了,然而主子气尤未消,把跟月娆一起送来的那三个女官也一起撵了出去,只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没有为难她们,而是把她们嫁给了三个没有妻室的军官。

    只有月娆下场凄惨,被主子踹死后随便用一张破席子卷了,直接拉去乱坟岗埋了,死后连件儿衣裳都没得穿,就那么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了……

    从那儿往后,府里再也没有哪个丫头敢起别的心思,都安安分分的做自己的事,等着到岁数出府去了…。

    太后听到这件事儿后,嘿然无语,既埋怨儿子不懂风情,又恨那月娆淫奔无耻。

    她认为,身为女子,就理应柔顺端庄,恪守本分,男人若想宠爱你时,你不能拒绝,可男人对你没那份儿心思,就决不能起淫奔的心思,月娆竟脱光了衣裳往男人身上爬,这举动让太后气愤不已,也觉得月娆下贱至极,从那以后她就打定主意,往后绝不给儿子选那些卑贱的女子服侍了。

    卑贱的女子骨子里就是贱的,即便是装的再好也有露出狐狸尾巴的那天,月娆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在宫里时一直规规矩矩的,连她都被骗了过去,可一见到男人就露出真性情了,真是可恶下贱至极。

    所以,她打定主意,往后再给儿子选女人,不管是正妃还是侧妃,亦或是庶妃通房,一定都得在大户人家选,而且还要选那些知书达理的,决不能再选那些庶民的贱女子了。

    这回选的,就都是家世良好的世家女子,一个个除了女红烹饪外,还都是饱读诗书,琴棋书画俱通的,除了能在生活上照顾她儿子,还能在精神生活上跟她儿子达成一致!

    所以,太后娘娘对这几个女子给与了厚望,绝不许儿子再把她们送人了。

    罗城领旨后,刚要出去,主子又悠悠的开口:“那个混账东西还没回来吗?”

    罗城一愣,“啊?”哪个混账东西啊?

    主子见他怔住,一个阴森森的眼刀杀来,罗城瞬间精神百倍,大彻大悟,“哦,回主子,还没呢,沈姑娘去青州了,一时半会儿好像不会回来了。”

    榻上人的脸色冷了下来,空气中顿时多了几分森森的寒意。

    可恶的东西,老爹都搬这儿来了,她不过来帮忙还到处乱跑,真是个不安分的,可恶!

    罗城斟酌了一下,:“主子,属下觉得您原不必这么费事,既看上她了,只消通知她一声,叫她入府服侍即可,凭您的身份地位,能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不定她跟她老子知道您的意思,高兴得跑去祠堂烧高香呢!”

    主子横了他一眼,冷冷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王看上她了?哼,一个刁蛮无理的村姑而已,本王岂能把她放在眼里?”

    罗城无语,“……”

    主子咋就这么口是心非呢?

    也太不诚实了!

    明明看上人家了,就承认了呗,有啥不好意思的呢?什么看不上?没放在眼里,既然没看上人家,没把人家放在眼里,上次在农安县时,为啥巴巴的站在风口里等了人家半个时辰,差点儿把藏在附近屋顶上做隐卫的他冻死。

    还跟人家什么要合伙开火锅铺子,记得当时听到这句话时,他差点儿一头从屋顶上栽下来,罗同和英战也差点儿从树上掉下来摔死,都被主子那句蹩脚的借口给雷到了。

    堂堂的王爷,王府里的金银财宝都快堆不下了,还要跟一个村姑合伙开火锅铺子,这要是出去肯定能把人笑死,后来人家拒绝了他,他又把人家老爹忽悠到了这里,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就等着跟人家做邻居,跟人家偶遇呢吗?

    都这样了,还对人家没有别的意思,谁信啊?

    给鬼听鬼都不带相信的。

    罗城腹诽不已,嘴上却也不得不口是心非:“是,主子,属下看错了,属下告退。”

    “等一下。”

    淳于珟叫住他,手肘撑在几上,摸着坚毅的下巴,似询问,又似在自言自语,“你觉得——她会愿意?”

    罗城刚要点头,忽然想起那次在乌孙时,主子曾半真半假的过一次要娶她,结果被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还果断的要跟主子划清界限,什么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差点儿把主子气死。

    那是主子这辈子第一次对女人示好,虽是玩世不恭的语气,但他知道,主子从不开玩笑,既了,只要她点头,就一定会娶她,然而,被那不知好歹的村姑狠狠的打了脸。

    过后,主子为此郁闷了一个月之久,他们这些做手下的也没少为此受气!

    思及于此,他也就不那么有信心了,而是很有保留的:“您是王爷,谅她也不敢不愿意,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您只需一道旨意即可,何必这般费神费力呢!”

    座上那位本以为会听到她愿意的证据,没想到听到的是让他霸王王硬上弓的建议,一时间恼怒不已,“滚出去,本王的事轮不到你置喙!”

    罗城本来得好好的,看主子突然翻脸,吓得一个激灵,赶紧快步出去了。

    淳于珟冷哼一声,低下头,继续看兵书。

    医馆里

    菊儿兴奋的捧着自己的新衣,心的问:“姐姐,这些真是给我买的吗?一定很贵吧,你怎么给我买缎子的呢?买像哥哥那样的棉布的就很好了……”

    菊儿喜欢这些漂亮的衣裳,可又有点儿心疼姐姐的银子,很纠结很矛盾。

    沈若兰看着妹妹那张欣喜的脸儿,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姐姐不差钱儿,菊儿喜欢就好,待会儿姐姐去给你们烧点水,好好洗个澡,把这新衣裳换了,娘见了一定开心!”

    “姐姐你歇着,我去烧。”

    竹儿一看姐姐要去干活儿,急忙把自己那套新衣裳心的放好,抢着去烧水了。

    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娘和姐姐妹妹都是女的,他得照顾她们,有活儿得抢着干!

    沈若兰看到他这么懂事,心里安慰极了,不过她也没歇着,而是去找伙计借浴桶。

    医馆里就有浴桶,是给病人泡药浴用的,沈若兰嫌脏,拿着丝瓜瓤就着皂粉刷了好几遍,才放心让菊儿和竹儿使。

    菊儿和竹儿轮流洗了澡,还洗了头发,洗的干干净净的,换上沈若兰给买的新衣裳新鞋子,顿时跟变了个人儿似的,由一对儿邋邋遢遢的叫花子变成了一对儿惹眼的金童玉女。

    其实,这俩孩子长的本来就好看,被娘培养的气质也都不错,现在再打扮打扮,就是标准的正太和萝莉。

    “妹妹,你这样穿可真好看!”

    竹儿从来没看过菊儿这么漂亮,现在看到妹妹这般光彩照人,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菊儿看不到自己,但是能看到哥哥,她也开心的:“哥哥,你现在这样子也好看,跟观音娘娘座下的童子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