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小惩恶人
    一顿饭,再温馨静谧的氛围中过去了,大家都很开心,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笑意。

    饭后,沈若兰又陪着娘了几句话,着着,娘又很快睡着了。看得出,她的精神短缺,这还是跟她相认后兴奋的状态呢,要是没有跟她相认,大概就得整天昏睡不醒了。

    沈若兰很担心她,就去找到昨天给她把脉的那位老大夫,想跟他讨个底。

    老大夫知道她的来以后,的很委婉:“人病到这个地步,非一朝一夕的症候了,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依老夫看,只要这药坚持吃,今年一定是不相干的,至于以后,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沈若兰是个聪明人,也明白这老大夫的意思了,就没再往下问。

    虽然老大夫的回答挺让人难受的,但是沈若兰并不灰心,老大夫只是这青州城的名医,天底下神医圣手多的是呢,大不了她挨个找,肯定能个找到一个治好娘的病的人!

    从老大夫那回到后院儿,菊儿已经把碗筷都收拾好了,正坐在厨房给娘熬药呢,竹儿坐在娘的脚下,轻轻的给她揉脚,让她能舒服些。

    看到弟弟妹妹们都这么懂事,沈若兰也是很窝心,她在竹儿的身边儿坐了下来,拿起娘的另一只脚,也帮着她柔。

    “姐姐,咱们什么时候回农安啊!”

    竹儿轻轻的问着,青紫肿胀的脸上带着几分期待。

    男孩儿一般都比较依赖、也比较崇拜自己的父亲,竹儿也是如此,从到大,他就一直在脑海想象着父亲的形象,在他的想象中,父亲是一个高大威猛,威严而又有正义感的男人,可以保护他娘几个不被人欺负,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都迫不及待的想去见他的父亲了。

    沈若兰笑着,“娘现在身子不好,不易舟车劳顿,等她再养几天,身子好点儿,姐姐就带你们回去。”

    竹儿点点头,“那咱们就好好照顾娘,让娘早点好起来。”

    等娘好起来,大约得个几天的功夫,沈若兰看看娘和弟弟妹妹们现在就一身儿破破烂烂的旧衣裳,还带着从鸡毛店带回来的鸡毛味儿,连件换洗的衣裳都没有,就起身出去了。

    娘和弟弟妹妹们都是爱干净的,现在落魄得这么脏,肯定心里都不舒服,她就去帮他们买几件换洗的衣裳吧。

    这个时间,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街上的行人并不多,除了赌场、酒楼、茶馆和妓院,差不多的商铺都打烊了。

    沈若兰敲开了一家成衣铺子,那个被敲出来的伙计还一脸愤愤的,但是等到见识到沈若兰的大手笔后,立刻变了脸儿,笑得跟朵花似的,把沈若兰买的那些衣裳、袄子、鞋子等包了一个大包袱,点头哈腰的把她送出去了。

    三套棉衣棉裤,外加每人一套亵衣亵裤、一双鞋袜,加起来差不多有十斤重,背在身上倒是不沉,就是包袱显得过大,使她看起来跟个蜗牛似的,很显眼。

    沈若兰弯着腰,背着这些东西往医馆走,走了一会儿,忽然觉察出不对劲儿来,身后似乎有几个人在鬼鬼祟祟的跟踪自己呢。

    她冷笑一声,蹲下身去佯装提鞋子,顺便捡了几块碎石头,不动声色的握在了手里。

    上回买的迷药还有,加上这几块石头,就足够对付这后面那几个无赖的了。

    沈若兰拿出在沈大锤家偷来的那个粗布荷包,把石头和迷药都收进了荷包里,又把荷包系成了死扣子,收进空间中……

    走到一处拐角的背静处时,那几个人跟上来的!

    跟踪她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打竹儿的那几个闲汉,今儿他们刚从赌场出来,就一下子看到了沈若兰,这几个人也是昨天在沈若兰身上尝到了甜头,轻轻松松就得到十两银子,今儿看见她,瞬间都生出了再敲她一笔的念头,于是便跟踪她到这里。

    现在天都黑了,这里又背静没人,可以狠狠的敲她一笔,要是这丫头敢不给,他们就抢她的,没准儿还能发一笔呢。

    “呵呵,丫头,想不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络腮胡子挡在了沈若兰面前,不怀好意的道。

    沈若兰退后一步,装出胆怯的样子:“几位……有事?”

    一个带着球头帽,穿着绿罗袍的汉子笑道:“没啥大事儿,就是昨儿那毛贼偷了老子的钱袋子,老子当时没来得及看,等回去一看,钱袋子里竟少了五十两银子,毛贼是你放走的,你这五十两银子是不是该由你来赔呢?”

    沈若兰怯怯的:“可是,我没钱了,昨儿那点钱……都给你们了。”

    “没钱,没钱就日了你!”络腮胡子粗暴威胁道。

    其余几个也跟着起哄,“对,没钱就肉偿,就你这要**没**要屁乎没屁乎的干巴东西,日一次也就一百文钱,啥时候日够五十两,啥时候放了你。”

    “哈,五十两,够日你五百次的了,你想好了,是拿钱还是挨日。”

    沈若兰像被他们吓唬住了似的,手忙脚乱的掏出荷包,颤颤巍巍的:“我拿钱,你们别伤害我,我把银子都给你们!”

    几个汉子一看那鼓囊囊、沉甸甸的荷包,眼睛都绿了,“哈哈,拿来吧你!”

    荷包被粗暴抢去,几个人也争着去解那个荷包,没人再理会那个丫头片子了,只顾着看那鼓鼓的荷包里到底有多少银子里。

    只是,荷包口被系了死扣子,怎么解也解不开。

    “没用的玩意儿,把这破荷包扯开不就完事儿了吗,还留着做什么?”有人急着分银子,不耐烦的提议。

    于是,几只大手争先恐后的上来撕扯,只是,这个荷包是粗布缝的,倍儿结实,扯都扯不开,扯了一会儿后,络腮胡子干脆用刀把荷包割开,才算完事。

    然而,荷包割开后,里面竟没有一块银子,连一个铜板都没有,只有几块碎石头,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破烂烂的装在破荷包里。

    “娘的,没钱,被这贱人耍了!”

    络腮胡子气的把荷包和碎石头掷在地上,碎石子和白色粉末飞溅一地,他们气愤地回过头去找沈若兰,然而,哪里还有沈若兰的影子?她早就包袱款款的逃走,不见踪迹了!

    “走,追,贱人跑不远的!”

    几个气急败坏的汉子拔腿就往沈若兰离开的方向追去,然而没跑几步,就一个个头晕腿软,摔倒在地。

    “不好,中招了……”

    络腮胡子完这句,就脖子一歪昏了过去。

    其余几个也有昏过去的,也有吸入的药量少,没昏过去的,只是即便没昏过去,也因为多少沾到了点儿药儿全身无力,根本没法子把这几头死猪似的兄弟弄回去。

    他们只好踉踉跄跄的找到那几个昏过去或动弹不了的兄弟的家,让他们的家人把他们弄回去,这一忙,就忙了半夜,不提……

    再沈若兰,把那大包子衣裳带回了医馆,回去时,菊儿和竹儿已经帮娘把药喂了进去,正等着她回来睡觉呢。

    “菊儿、竹儿,快看看姐姐给你们买的衣裳鞋子合不合适。”

    沈若兰把包袱放了下来,从包袱里拿出给他们俩买的衣裳和鞋子。

    给菊儿买的是一套嫩黄色的棉袄棉裤,外面是一件玫红色的短襦,藕荷色的长裙,还有一双绣着菊花的棉鞋,除了那身亵衣亵裤是棉布的,剩下这些都是缎子缝制的,还是用的还是上好的缎子。

    沈若兰看菊儿的举止做派像极了大家闺秀,觉得这些绸缎的衣裳才衬她,而且都穷养儿子,富养女,女儿家原本就该富养,所以她才给妹妹买了一身绫罗绸缎。

    竹儿的则都是棉布的,虽不像菊儿的那么华贵富丽,但都是上好的棉布缝制,手工和布料都是一等一的好,竹儿从到大,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裳呢。

    菊儿和竹儿拿到自己的新衣裳,开心的就像拿到圣诞礼物的孩子似的,特别是菊儿,捧着自己的新衣裳新鞋子,心翼翼的**着,简直爱不释手。

    这样的缎子衣裳,她只在跟娘进城卖绣品时再绣庄看过,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穿上,缎子可真漂亮啊,水光溜滑、流光溢彩的,穿在身上肯定好看的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