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娘亲醒来
    菊儿吃东西时候,吃相很好看,腰板儿坐的直直的,咀嚼时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虽然已经饿了好几天,但是没一点儿狼吞虎咽大吞大嚼的架势,而是有条不紊,斯文优雅的吃。

    这做派,这举止,倒是让沈若兰吃惊不,她还以为这丫头饿了好几顿,不定咋狼吞虎咽,没个吃相呢,可由始至终,菊儿都吃得优雅斯文,吃完后还找水漱了漱口,又喝了点儿热水,这一顿饭才算是吃完。

    看到菊儿吃饭的样子,就知道娘一定把她教育的极好,斯文矜持,优雅得体,举手投足间很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沈若兰情不自禁的想起娘的身份来。

    时候,常听奶奶和姑姑们背地里骂她娘,她娘是她爹从外面捡回去的野女人,也不知是谁家的逃妾还是暗门子里的逃妓,反正就是个卑微下贱的东西,那是她还,对长辈们这些恶毒的话虽然不喜,但是却也没有怀疑,不过现在据菊儿的举止来看,她可以肯定,娘绝对不是她们的那种下贱的女人,就她培养出的孩子来看,娘甚至很有可能是个大家的千金!

    菊儿吃完饭,就跟沈若兰一起去喂娘吃饭,娘现在昏迷着,没法吃固态的东西,姐妹两个就配合着,一个扶着娘的头,撬开她的嘴,另一个用勺子把温热的米汤喂进她的嘴里。

    大夫了,她迟迟不醒,一则是急火攻心,二则也可能是饿的,冻的,要是喝点热乎乎的米汤,再盖着温暖的被子好好的睡上一觉,不定第二天就醒来了。

    喂完米汤,竹儿端上他烧好的热乎水,沈若兰和菊儿开始帮娘擦脸,擦手,擦脚,把她擦得干干净净的,要不是她现在太虚弱,怕冻到她,姐妹俩就帮她擦个澡了,但是,娘的体温一直很低,她们怕她着凉,才只好作罢了。

    擦完手、脸,脚,沈若兰跟菊儿再次配合,帮娘把药喂了下去,半个时辰后,才替她脱了衣裳,盖上被子,让她安然入睡。

    这晚上,沈若兰也没走,又在医馆开了间屋子,带着菊儿就睡在了那间屋子里。

    突然找到了母亲,又多出一双可爱的弟弟妹妹,沈若兰兴奋的有点儿睡不着了,跟着菊儿嘀嘀咕咕的了半宿,这些年彼此的生活,来的路上的见闻,一直到快亮天,才睡过去……

    结果,这一觉一直睡到快晌午才醒来。

    睡饱了的姐俩相视一笑,赶紧收拾了走出去。

    走进竹儿和娘的房间时,她们惊喜的发现,娘已经醒了,正靠在枕头上等着她们哩。

    这是沈若兰第一次见她的娘亲,娘很瘦,脸色苍白无血色,她靠在枕头上,一副赢弱不堪,弱不经风的样子。

    当穆氏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跟菊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激动得一下子掩住了嘴巴,泪水也瞬间决堤而下,身子都跟着抖起来了:

    “兰儿——”

    她叫了一声,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早上醒来时,竹儿就把找到兰儿的事告诉她了,她虽喜,却并未完全相信,还只道是儿子哄她开心呢,及至看到她,她才相信,这不是骗她的,也不是梦,而是真的!

    她的女儿,她丢了十一年,想了十一年,念了十一年的宝贝女儿,回到他身边了……

    “兰儿——”

    她呼唤着,泪眼模糊的看着向她走来的少女,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想抱住她,就像她时候那样,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沈若兰走到她的身边儿,艰涩的叫了一声:“娘!”

    “兰儿!”

    穆氏一把将沈若兰搂在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我的兰儿啊,娘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在看见你,娘对不住你啊——”

    看着娘哭得这么惨,竹儿和菊儿也哭起来,沈若兰触景生情,也跟着掉了不少眼泪。

    娘几个大哭了一场后,竹儿担心娘的身子,怕她哭坏了,赶紧收起眼泪,把娘和姐妹几个劝住了。

    穆氏身子不好,为了等着看女儿,一直强打着精神撑到现在,现在见到了女儿,也就放心了,精神也放松下来,很快又昏睡过去。

    只是即便在睡梦中,也紧紧的拉着沈若兰的手,沈若兰稍一动弹,她就马上醒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沈若兰看着娘这副样子,好生心酸,索性也不动弹了,就守在娘的床边,看着她睡。

    竹儿和菊儿都是懂事的,见娘一直扯着姐姐,不容她离开,他们俩就承担起了做饭、熬药的责任。

    才十一岁的孩子,干起活儿来有模有样的,做饭、熬药,还抽空把房间收拾了一下。

    沈若兰坐在床边,看着进进出出的弟弟妹妹,把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心里暖暖的,窝心极了。

    “姐姐,吃点儿饭吧,来,我喂你。”菊儿压着嗓子低声道。

    她看娘一直拉着姐姐的右手,姐姐不能动也不能吃东西,怕姐姐饿了,就轻手轻脚的搬了个凳子坐在了姐姐的对面,端着碗要喂她。

    沈若兰也确实饿了,见妹妹主动来喂自己,就没有拒绝,张着嘴一口一口的吃菊儿喂到嘴里的东西,吃饱后,菊儿还细心的帮她擦嘴,拿来水帮她漱口,还给她烧了点热水喝,伺候的无微不至。

    看得出,她这个妹妹是个细致体贴的人儿呢!

    快到傍晚时,穆氏醒来来,睡了着一大觉,发了不少汗,又喝了药,感觉好多了。

    她看到大女儿还在身边,知道这不是梦,心里好生欢喜,这会儿,情绪也平静下来了,就拉着她的手,问她一些家里的消息。

    沈若兰把家里的情况一一的跟她了,当她得知相公这些年一直没有再娶时,那张苍白的脸上竟多出了几分红晕和喜气,“哎,我还以为他早就再娶了呢,早知道他一直没娶,我就早带你们回来了!”

    沈若兰笑道:“现在也不晚,您先好好在这儿养病,再有二十多天就是我爹的生辰了,您那天再带着竹儿和菊儿赶回去,咱们一家团圆,给他一个大惊喜!”

    穆氏听到女儿的提议,嘴角微微的翘起,一双眼睛也变得有神采奕奕,“对呀,他快过生辰了,我差点儿给忘了,从前他每年过生辰,我都给他做一双鞋子,今年……哎……”

    她叹了口气,低下头去。

    沈若兰握着她的手:“娘,只要您健健康康的出现在我爹面前,就胜过任何金缕玉鞋,你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还怕没做鞋子的机会吗?眼下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子,让自己光彩照人,惊艳四座的亮相,让我爹觉得他没白等您,也让过去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好好看看,这些年您活得比她们都好!”

    那儿的话鼓舞到了穆氏,她摸着自己消瘦的脸颊,想想从前的一些事,像下定决心似的:“嗯,娘听你的,好好养病,风风光光的出现在靠山屯。”

    **

    晚饭是沈若兰做的,她先回了客栈一趟,跟张四爷了一声,回来时拎了一只老母鸡,十几个大白馒头,是在半路上买的,其实都是她空间里的存货,那只老母鸡在她奶奶家打劫来的,正好给她娘熬汤补身子。

    回来后,她跟娘了一声就进了厨房后,手脚麻利的把鸡血放了,褪毛,开膛,清洗,一气呵成,而后便将存在空间里的香菇、香菜、大蒜、枸杞等塞进鸡肚子里,放进锅里煮起来。

    不到半个时辰,鸡汤的香味儿便弥漫到整个医馆,害得住在医馆里的病人都直抽鼻子。

    出香味儿后,沈若兰把火降下来,用火儿煲着,足足煲了一个多时辰,才起锅。

    起锅后,把上面那层油撇出来,往里切点儿绿葱花,这时的鸡汤呈奶白色,醇香浓郁,上面还浮着点点的翠绿,又好看又好喝的,就着大白馒头,一口鸡汤一口馒头,简直就是神仙的日子!

    沈若兰把鸡汤盛出来,一家四口儿围着桌子,一边吃馒头一边喝鸡汤,间或吃几块鸡肉,一家人笑笑的,一顿饭,吃得既满足,又温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