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相认
    “我姓沈!”菊儿软软的答到。

    闻言,沈若兰心中一颤,两只手都绞到一起去了,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又问:“那......你几岁了?”

    菊儿:“十一岁,我和哥哥都是十一岁,我们俩是龙飞胎。”

    此刻,沈若兰简直不知自己该点儿什么好了!

    现在,她终于知道为啥看见竹儿挨打她会心痛,为啥竹儿会不由分的叫她姐姐,为啥她一看见菊儿就会喜欢,也知道为啥看见那个妇人会有熟悉的感觉了。

    因为她们是血脉至亲,心灵相通的啊!

    “姐姐,你怎么了?”菊儿看到对面的大姐姐眼圈儿突然红了,紧接着还流下两串晶莹的泪滴,一时间有些错愕。

    沈若兰抹了一把眼睛,勉强笑道:“没什么,姐姐的眼睛里进东西了。”

    菊儿从座位上欠起身子,凑了过来:“姐姐,菊儿帮你吹吹吧!”

    沈若兰看着凑到自己跟前儿的妹妹,心中一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菊儿,你们这些年都是在哪儿生活的?生活的怎么样?又为什么会住到鸡毛店里呢?”

    菊儿没有细推敲她的话,听她询问,就把家之前在西川的生活简单的了一下。

    “我娘会刺绣,从前都是靠我娘刺绣养活我们,后来我们长大了,靠娘刺绣赚的那点儿钱养不活我们这几张嘴,我哥去给村里人放牛,我帮人家放鹅子、鸭子,也能赚些钱贴补生活,前段时间,我娘要带我们来北边儿找我们爹和我们姐姐,就把家里的房子什么的都卖了,本来一路都挺顺利的,没想到走到这儿的时候,遇到了偷儿,把我们的盘缠都给偷走了,我娘本就病着,见没了盘缠,一着急病势加重了,我们走不了了,就在这儿耽误下来......”

    “后来,我娘的病迟迟不好,我跟我哥没办法,就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可还是不够给我娘买药的,这两天更是连吃饭钱都没有了,今早上我哥出去找活儿干,给我们挣钱买饭吃,结果现在还没回呢,姐姐,我哥哥是咋受伤的,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又叫人给打了?”

    听到一个“又”字,沈若兰就知道竹儿肯定不是头一回挨打了,心疼得不得了,她摸了摸菊儿头顶的丫丫,柔声:“没事儿,就是摔了一下,很快就好了。”

    菊儿抿了抿嘴,嘟囔:“姐姐和我哥一样,我哥每次挨打,都被摔的、撞的.....”

    沈若兰:“你哥总挨打吗?”

    菊儿点点头,轻轻的:“我们村里有几个坏孩子总我跟我哥是没爹的野孩子,还欺负我们,哥气不过,就跟他们打,可是总也打不过他们,还总被他们打......”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低下头去抠手指头了。

    沈若兰看着菊儿这副样子,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郑重承诺,“放心吧,往后,姐姐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们了!”

    沈若菊还不知道沈若兰跟自己的关系,还以为沈若兰再安慰她,就抬起头,勉强的笑了笑,:“姐姐能帮我娘找大夫治病,菊儿已经很感激了,等我们到了找到我爹,我爹肯定会把姐姐给我们花的银子还给您的......”

    沈若兰扯了扯嘴角,抵笑道:“行,到时候,姐姐跟着你们一起去你爹去!”

    *****

    到了医馆,马车刚停下,就看见竹儿站在医馆的门外,正焦急的伸着脖牌子等着她们呢,看到沈若兰从车上跳下来,竹儿大声道:“姐姐,你接着娘和妹妹了吗?”

    沈若兰转过头笑道:“接到了,快来搭把手,把娘扶下来。”

    “来啦!”竹儿欢快的喊道。

    车里的菊儿正扶着娘往沈若兰的后背上送呢,听到哥哥的声音,愣愣道:“姐姐?”

    竹儿跑过来,看到车里的娘和妹妹,高兴的抱住了沈若兰的腰:“姐姐,你真好,你把娘和妹妹都接回来了。”

    沈若兰揉了揉他的脑袋,“少废话,快上车去帮菊儿把娘扶下来,我好背她。”

    “好嘞!”

    竹儿兴高采烈的上了车,就要帮菊儿扶娘。

    见菊儿还怔怔的,笑道:“你傻了,快点儿把娘扶下来啊,姐姐还等着呢。”

    菊儿听到哥哥和大姐姐之间的对话,震惊得连看到哥哥变成猪头都顾不上问了,“哥,你啥?这个大姐姐......是我们姐姐吗?”

    竹儿哈哈一笑:“你这个傻瓜?跟姐姐在一起这么半天,连这个都还不知道呢吗?我可是看姐姐第一眼就把姐姐给认出来了啊,哈哈,姐姐长得跟你一模一样,不,是你长得跟姐姐一模一样,谁都能认出来!”

    菊儿的嘴唇蠕动了两下,嚅嗫着,“哥,你的是真的吗?你可别骗我,我会哭的。”

    “是真的,千真万确,不信你问姐姐去。”竹儿看到妹妹这么激动,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安抚着。

    “姐——”

    菊儿冲着沈若兰喊了一声,瞬间泪如雨下。

    看着孩子这副激动的样子,沈若兰的心里也酸酸的,恨不能抱住他俩哭上一场,但是,娘还在车里昏着呢,现在还不是煽情的时候!

    “菊儿乖,先帮你哥把娘放姐姐身上,咱们得先找个大夫给娘看病。”

    “嗯,我听姐姐的......”

    菊儿哭得稀里哗啦的,但是听到沈若兰这么,就一边哭一边帮竹儿扶着娘。

    兄妹俩一起使劲儿,终于把娘扶了起来,放在了沈若兰的身上。

    沈若兰背着娘,稳稳的走进了医馆中。

    进去后,她把娘放在椅子上,让竹儿和菊儿守着,自己到里面去找大夫了。

    白天坐诊的大夫已经走了,但是医馆里有值宿的大夫,沈若兰把值宿大夫请了出来,让他给娘看病。

    也是他们幸运,今晚这位值宿的大夫,乃是这医馆里艺术最高明的,被请出来后,他伸手按在穆氏右手脉上,调息了至数,凝神细诊了半刻工夫。换过左手,亦复如是。

    诊完了,才对沈若兰:“我看这位大嫂的脉息,左寸沉数,左关沉伏,右寸细而无力,右关虚而无神,现在应该是肺经气分太虚,头目不时眩晕,不思饮***神倦怠,四肢酸软,怯寒易病。据我看这脉,当有这些症候才对。”

    竹儿和菊儿一齐,“您的极是,我娘正是这样的症状,从打我记事儿起就有了,这些年断断续续的也吃了不少的药,就是没啥效果。”

    沈若兰:“既然您已经查出症状了,就请您给开个方子,帮我娘把这病给治好了吧。”

    那大夫:“这位大嫂这个症候,可是给耽搁了,要在五年前就用药治起,只怕此时已全愈了。如今既是把病耽误到这地位,也是应有此灾。依我看起来,病倒尚有三分治得。吃了我这药看,若是夜间睡的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据我看这脉息,除了用药,也该常劝这位大嫂心情开通些,很多症候都是忧思过度,五内郁结引起的,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明显一个水亏火旺的症候来。”

    沈若兰低下头,暗暗思着,娘为啥会忧思过度呢着?还有,当年她都怀了孕了,为什么要离家?这些年又经历了什么?又有什么事情能让她五内郁结,忧思过度呢?

    大夫又给她开了方子,上面写的是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 白术二钱土炒 云苓三钱 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 白芍二钱 川芎一钱五分 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 醋柴胡八分 淮山药二钱炒 真阿胶二钱蛤粉炒 延胡索钱半酒炒 炙甘草八分 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 大枣二枚

    沈若兰不懂药理,菊儿和竹儿也都不懂,但看这方子上又是人参又是阿胶的,应该很管用,就去找伙计抓药了。

    结果,抓药的时候,发现这位大夫开的药竟然要一两八钱银子一副,一个疗程六付药,叫吃三个疗程的。

    这可把个竹儿和菊儿愁坏了,当初他们决定回北边儿来找爹的时候,房子才卖了四两银子啊,可这一副药就要一两八钱银子,和着他们倾家荡产,还不够在这儿开三副药的呢!

    这三个疗程的药吃下来,就是三十多两银子,可他们连三个铜板都没有,又上哪去找那三十多两银子呢!

    正愁着呢,姐姐却淡定无比的拿出荷包,像买菜一样平常的口气,道:那就先开三个疗程的吧。”

    完,从荷包里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把药给抓了。

    竹儿见姐姐这么有钱,忽然想起那个黑衣人的:要是活不下去了,就去找你姐姐吧,她可本事着呢,养活你们三口绰绰有余......

    看来,那个黑衣人果然没骗他!

    沈若兰把娘也安置在了医馆中,就跟竹儿住一个房间,她还在医馆买了砂锅,租了一个灶眼儿,这样就既可以在这儿做饭,又可以在这儿熬药了。

    知道娘和菊儿都还没有吃饭,沈若兰又掏钱,打发伙计出去买了点儿米和鸡蛋,就在这新租的厨房里一边煎药,一边煮鸡蛋、熬粥。

    菊儿让哥哥守着娘,自己也来到厨房,要帮姐姐烧火。

    好不容易跟姐姐相认了,她想好好看看姐姐,跟姐姐话,正好沈若兰也想亲近亲近她,就让她留下了。

    菊儿就坐在灶堂前,一边看着姐姐,一边往灶坑里添柴火。

    她觉得,她姐姐长得可真好看,眼睛大大的,鼻子直直的,嘴巴也红润润的,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跟画上的仙女似的。

    “姐姐,你长的可真好看啊!”

    沈若兰噗嗤一笑,:“你知道竹儿是怎么把我认出来的吗?就是因为咱俩长得太像了,所以你夸我,也就等于夸你自己了。”

    菊儿摸了摸自己的脸儿,羞涩的:“姐姐你别听他胡,你长得比我好看多了,我瘦巴巴的,哪能跟您比呢?”

    “可不行妄自菲薄。”

    沈若兰把米和鸡蛋都下了锅,回头笑道:“当初姐姐比你还瘦呢,简直就是个瘦猴子,不过后来姐姐练就了一手好厨艺,把自己给吃胖了,也吃水灵了,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你等着吧,就你这身子,用不上三个月姐姐就能让你变得胖乎乎的,肯定比我还水灵呢。”

    菊儿抿着嘴笑了笑,点头:“嗯,那我等着。”

    不一会儿,锅开了!

    一圈圈儿白雾从锅盖周围飘出来,散发着真真稻米的清香,菊儿的肚子也随着香味儿的氤氲跟着‘咕噜咕噜’的叫唤起来,沈若兰却没忙着开锅。

    菊儿的胃已经饿好几顿了,处于受伤状态,不宜与吃硬的东西,包括硬粥。

    她让那粥锅又火儿慢火儿‘咕嘟’了好一会儿,差不多煮烂了才开锅,把粥和鸡蛋都盛了出来,粥用两个大碗折了折,鸡蛋也用凉水拔一下,就可以开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