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你是我姐姐吗
    沈若兰倒吸了一口冷气!

    居然要孩子的一只手!

    这也太残暴了!

    她握了握拳头,飞快的了扫了着四五个大汉一眼,计算着动起手来的胜算,最后却悲催的发现,她一点儿胜算的可能都没有!

    虽然她的身体现在已经恢复了,但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儿,体能有限,要对付这四五个壮年的汉子,就算她有功夫在身也不行,打的话也最多能应付两三个,那多出来的两个,就足以要她的命儿了。

    她是个理智的人,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儿,就算心疼这孩子,也不会不顾死活的硬往前冲。

    既然打不过,就只好另辟蹊径。

    “这位大哥,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放过这孩子,我给你们十两银子。”沈若兰从怀里拿出荷包,取出一锭十两重的元宝。

    这几个人虽然都穿得不错,但也都不是十分有钱的,身边儿连个服侍的厮都没有,这十两银子不是数目,应该可以打动他们的。

    果然

    几个汉子看到沈若兰手中的银子,眼睛顿时都亮了,脸上的戾气也一扫而光,那个络腮胡子更是咧着大嘴笑起来:“罢了,看在银子的份儿上,咱哥几个就饶了这个贼吧!”

    完上前,一把夺过沈若兰手里的银子,对另外几个招呼道:“哈哈,凭空得一注钱,走,喝花酒去——”

    另外几个也笑嘻嘻的跟着络腮胡子走了。

    人一走,沈若兰赶紧上前检查那孩子,却见那男孩儿满脸是血 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昏死过去了。

    看到他这副样子,沈若兰心中一疼,竟有一种想把他抱在怀里哭一场的感觉,她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又站起身,向路上的行人求助:“诸位,谁知道附近哪有好点儿的医馆,拜托谁能帮我把这孩子送医馆去。”

    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走过来,:“姑娘,这条街往南再走不远,就是咱们青州最好的宝安堂医馆,要不我帮你把这孩子送过去吧。”  “谢谢大爷,您真是个好人啊!”沈若兰一见有人肯帮她,急忙连连道谢,差点儿感激涕零。

    大爷上前,把男孩儿抱起来,笑道:“你不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吗?为了叫花子肯白白的舍出十两银子,要不叫你,这叫花子今个十有**要残了,姑娘这般善心,必得善报。”

    沈若兰并没有指望什么善报,她只是遵从自己的心去做事,当时她的心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救这个孩子,一定要救,别是拿出十两银子,就是拿出一百两一千两她也要救!

    大爷帮沈若兰把男孩儿送到了保安堂医馆。

    到那时儿,医馆都要关门了,沈若兰急忙叫住要下班回家的大夫,请他帮忙给这孩子看看。

    为了诊费,大夫细心的检查了一番,确定孩子只是皮外伤,虽看着挺严重的,但实际上并没有伤及内脏和骨头,其实并不严重。

    沈若兰不大相信:“既然没伤到内脏骨头,怎么还不醒呢?”

    大夫:“十有**是饿的,再加上挨了一顿揍,连饿带吓就昏过去了!”

    一听这话,沈若兰又是一阵心疼,孩子居然饿成这样,还被打的这么惨,要是他爹娘知道了,得多心疼啊!

    她安排孩子在医馆住下了,又给一个伙计拿了点儿钱,让他出去给孩子买点儿馒头和米粥。

    孩子饿了这么久,得先吃点儿清淡的,吃馒头米粥正好。

    伙计走后,沈若兰打一盆水,帮男孩儿清洗脸上的血迹,男孩儿的脸很,几下就洗干净了,一张伤痕累累的脸儿出现在她的面前。

    瘦瘦的,黄黄的,已经肿的变了形,那双阖着的眼睛又青又紫,不知是被那几个畜生用拳头打的还是用脚踢的,脸也肿的跟包子似的,嘴唇破了,鼻子也还在丝丝的流着血……

    这惨相,让沈若兰的心一下子被刀子扎了似的!

    好疼好疼!

    疼得她恨不得回去打那几个畜生一顿去,就算打不过他们也想回去打一场,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躲在暗中,一牙签弩射死他们这帮狗日的,把他们都射成刺猬,不,射成太监……

    不知不觉中,沈若兰的眼圈儿红了,她吸了吸鼻子,拿出大夫给开的药膏,心翼翼的帮他擦药……

    擦到手的时候,她发现孩子的手伤得尤为严重,可能是抱着脑袋时被那帮畜生用脚踢的,干巴巴的手掉了好几块大皮,里面的肉和筋都露出来了,看起来触目惊心的!

    沈若兰的心又被狠狠的扎了一刀,眼泪也随之扑簌簌的落下来,她抬起袖子擦了一把眼睛,开始轻轻的帮他的手儿涂药、包扎。

    “姐姐……是你吗?”

    气若游丝的声音传来,断断续续的,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过来的似的。

    沈若兰抬起眼,看见那个男孩儿已经醒了,他微睁着肿的只剩下一条缝儿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沈若兰一喜:“太好了,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了?肚子疼吗?头疼不疼……”

    “你是……我姐姐吗?”男孩儿像没听到她的问话似的,固执地又问了一遍。

    沈若兰愣了一下:“哦,你可以叫我姐姐。”

    “这么,你真是我姐姐啦!”

    男孩开心的笑起来,刚一咧嘴,就扯到了伤口,痛得他笑到一半就笑不下去了,“嘶——”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沈若兰忙:“你受伤了,先别话,也别笑,扯到伤口就糟了。”

    男孩轻轻轻轻地摇了摇头,“竹儿不疼,见到姐姐竹儿就不疼了,姐姐别担心。”

    沈若兰柔柔的笑了一下,嗔道,“傻孩子,都叫人打成这样了,还不疼呢,疼傻了吧!”

    “竹儿没傻,竹儿还认识姐姐……姐姐,竹儿找你找的好辛苦啊……”男孩忽然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眶中夺眶而出,哭得委屈极了。

    “别哭,别哭,看把药哭花了…。”

    沈若兰怕泪水浸泡伤口,忙揪出帕子,心翼翼的给他擦眼睛,看着他那委屈的样子,自己的心里也是酸酸的,好心疼。

    “姐姐,娘和菊儿还在鸡毛店里呢,娘病了,我们没钱看大夫了,也没钱吃饭了…。”男孩儿还在哭着,越哭越凶,像是要把这段时间积压下来的委屈和痛苦都一股脑的哭出来似的。

    沈若兰虽然不明白他这些莫名奇妙的话,但是看他哭得这么凶,就想都不想的哄道:“没事儿,有姐姐呢,姐姐帮你娘治病,别怕,姐姐有银子。”

    “嗯,找到姐姐,竹儿就不怕了……”

    竹儿渐渐的止住了哭泣,拉着沈若兰的手贴在他的脸儿,缱绻着:“姐姐,我总算找到你了,对了,你快去把娘和菊儿也接来吧,娘病得很重,都站不起来了,菊儿也病了,她们都好几天没吃饭了……”

    他不下去了,又哽咽着哭起来。

    沈若兰心疼的把他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后背,“别怕,她们在哪个鸡毛店呢,姐姐去帮你把她们接过来。”

    “就在城南金鱼街角胡同里那家……”

    “好,好,你等着,姐姐去帮你把她们接过来,别怕哈……”

    沈若兰安抚了他一番,把他托付给医馆的另一位伙计,就出门去接竹儿的娘和妹妹了。

    出门后,天已经黑透了,一阵冷风吹来,沈若兰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她忽然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这么爱管闲事儿,这么多愁善感了!

    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孩儿,竟能这样轻而易举的牵动到她的心,影响到她的情绪,让她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人家的要求,哪怕是这要求不合常理,不该被她接受,她也欣然接受了,还是毫不迟疑的接受的!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虽然不喜欢自己这样容易被牵动,但她还是往城南去了,她不想竹儿失望,而且,也莫名的想帮助他们……

    青州城南金鱼街,是一条窄破旧的街道,街道两旁的铺子都是些低等的商铺,弹棉花的、修锅碗瓢盆的、卖旧货的、修脚的……

    整条街道都弥漫着一股子破败的味道。

    沈若兰让车夫把车子停在街角,借着商铺外挂着的灯笼发出的昏暗灯光,走进了街角的胡同,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家插着鸡毛掸子的鸡毛店。

    所谓鸡毛店,就是针对穷人开设的一种低廉的客栈,住宿只需一两文钱,客栈里没有床、没有火炕,没有被褥,更别提什么茶水炭盆之类的了,只有一屋子的鸡毛,客人住进去后,就钻进鸡毛堆里睡觉,虽不至于冻死,但是硬邦邦的地面臭烘烘的鸡毛儿,对住宿者来绝对是一种折磨。

    沈若兰一看竹儿竟住在这种地方,心疼的直抽,上前‘当当当’的敲起门来。

    “谁呀!”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蓬着头走出来,举着灯笼看了看沈若兰,迟疑道:“住店?”

    沈若兰穿得还算体面,不像是住这种地方的人,所以那妇人一直堵在门口儿,没把她直接迎进来。

    沈若兰摇摇头:“我不住店,我找人。”

    “找谁?”

    一听不住店,妇人的语气差了起来,也显得有点儿不耐烦。

    沈若兰回想了一下,:“菊儿,竹儿的妹妹,还有他们的娘亲。”

    “没有没有,快走快走!”

    妇人大概是怕沈若兰把她店里的客人找走了,她没钱赚,就没好声的吆喝起来,转身就要关门。

    “等一下!”

    沈若兰一伸脚,把门给挡住了,她拿着一把铜钱,在手里掂了掂,笑着:“这回呢?”

    妇人看见一大把铜钱,冷着的脸一下子堆满了笑,跟变脸儿似的:“有有有,姑娘你等着,我去给您叫去。”

    嘴上着,脚下却不动,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若兰手里的铜钱,脸上带着垂涎的笑。

    沈若兰明白她的意思,随手将这把钱给了她,道,“给我带路,我要亲自去找她们。”

    妇人接过钱,面脸都是笑,颠儿颠儿的带着沈若兰去了后院儿。

    “喏,就在那西厢房里呢!”

    妇人用下巴指了指黑漆漆的西厢房,拿着灯笼回屋数钱去了。

    沈若兰走到那西厢房的门口儿,心突突的跳起来,很紧张似的,也不知为啥会这样。

    走到门口,她抬起手刚要敲门,里面忽然传出一阵低低的抽泣声,隐忍的、压抑着,听着都让人心疼!

    沈若兰敲了敲门,柔声道,“菊儿在家吗?”

    话音刚落,里面的哭声戛然而止,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跟竹儿差不多大的女孩儿从里面探出头,怯怯的问:“你找谁?”

    沈若兰看着这个瘦的女儿,心中一软,道:“你是菊儿吧,我是你哥哥的朋友,我来接你们去找你哥哥。”

    菊儿打量着眼前的大姐姐,天太黑,她看不清大姐姐长什么模样,但是大姐姐的声音很温柔,让人莫名的感到安心。

    “大姐姐,我哥哥呢?他怎么没回来?为什么让你来接我们?你要接我们去哪?”

    看来,这个丫头还挺警惕的。

    沈若兰柔声:“你哥哥他受了点儿伤,不过别怕,他伤得不重,已经被我安排在医馆住下了,现在我就接你们去找他。”

    菊儿一听哥哥受了伤,顿时哭了出来,“姐姐,你实话告诉我,我哥哥是不是伤的很重?他要是伤得不重,就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姐姐你快告诉我,我哥哥他到底怎么样了?”

    沈若兰摸了摸她乱蓬蓬的脑袋,:“真不重,就是饿坏了,走不动了,大夫叫多好好休息,我这才把他留下,亲自来接你们的。”

    “饿坏了?哥哥他昨天还自己吃过东西了呢?怎么会饿的走不动?”菊儿喃喃着,忽然又恍然大悟:“肯定是他没吃着饭,骗我们的…。”

    沈若兰:“是不是骗你的,待会儿你过去了自己问他好不好,马车还等着呢,你娘在哪?咱们把她扶到马车上,让医馆的大夫给好好瞧瞧,好不好?”

    菊儿抽了抽鼻子:“好,那谢谢姐姐了。”

    沈若兰进了屋,那屋里冷冰冰的,也没有灯火,只有一股臭烘烘的鸡毛味儿。

    沈若兰在菊儿的帮助下,在一堆鸡毛里把一个骨瘦如柴的妇人扶起来,背在身上。

    那妇人很瘦,瘦的跟一把骨头似的,连沈若兰这样的体格都能轻而易举地把她背起来。

    “菊儿,带上你们的东西咱们走吧。”

    菊儿轻轻的:“我们什么都没有了,能卖的都卖了,剩下的都拿去给客栈的老板娘抵住宿费了。”

    沈若兰叹了口气,“那咱们走吧!”

    两人悄悄的走了出去,外面,雇的那辆马车还等在那里呢,沈若兰背着菊儿娘,心翼翼的上了马车。

    到了车上,把菊儿娘放下了,车里有一盏昏暗的油灯,沈若兰看了看那昏迷着的菊儿娘:瘦弱不堪,憔悴栖皇,已然是油尽灯枯的模样了。

    还有,那张憔悴不堪的脸上,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见过她似的。

    “姐姐,您真能给我娘请大夫看病吗?”随后上来的菊儿软软的问了一声。

    沈若兰转过脸去,刚要回答,可在看清她的脸时却愣住了。

    如果这昏迷的妇人让她感到眼熟的话,那这个菊儿就让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丫头,居然长着一张跟自己高度相似的脸,相似到连她自己都感到震惊。

    此刻,菊儿也看到她的脸了,也怔住了,“姐姐,你长得跟我娘好像!”

    沈若兰扯了扯嘴角,“可我觉得我跟你更像。”她们俩年纪相仿,看起来确实比那妇人更像。

    菊儿对自己的长相并不大熟悉,家里穷,没钱买镜子,有时候她会对着脸盆或溪照自己的影影,但是看得都不大清,她就光知道自己长得不丑,仅此而已。

    现在,这个姐姐居然自己跟她长得像,而这个姐姐又这么漂亮,这么温柔,让她一时间都忘了忧伤,高兴的笑了起来。

    沈若兰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儿,又联想到竹儿和菊儿的名字,忽然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她咽了口唾沫,:“菊儿,你……姓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