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臭不要脸的
    “兰丫啊,兰丫回来了吗?”

    沈大娘抻着脖子站在了是沈若兰家的门口,一边喊,一边警惕地看着门口儿对她虎视眈眈的黑子,刚喊完,就引起了黑子一顿热烈的响应:“汪汪汪——”

    “听听,她又来了。”

    瘦丫这边儿正跟沈若兰着沈大娘呢,听到她在外边叫唤,急忙站起身,“我去看看,兰丫,让不让她进来?”

    沈若兰:“让她进来吧。”

    虽然她现在挺想吃饭,也挺想睡一觉的(昨晚换地方,没咋睡好,想补觉),但是刚才她坐着马车进村,又是从大娘家门口儿路过的,肯定被大娘知道了,才脚前脚后儿的追来,现在人都到门口儿了,她不见也不好。

    “兰丫,你总算回来了,大娘都过来好几趟了。”没等进门儿呢,大娘的声音就从院子里飘了进来。

    沈若兰只好打叠起精神应付她:“大娘,你来啦。”

    大娘一进门儿,就看到沈若兰穿一身儿浅蓝色的棉布衣裳,水灵灵的,好看又合体,不觉顿了一下,随即笑道:“哎呦,这是又买一身儿衣裳啊,啧啧,真好看,兰丫越来越好看了,都快赶上你梅姐水灵了。”

    换言之,就是她还是不如沈若梅好看、水灵,大娘在恭维自己的同时,还不忘夸夸自己的宝贝闺女。

    听她提起沈若梅,沈若兰脸上的笑容淡了不少,给她倒了杯茶,递给了她,“大娘,坐下话吧。”

    “哎!”

    沈大娘笑眯眯的接过茶,应声在炕沿边儿坐了下来。

    随即珍重的把手里的苞米叶子包递了过来,“前几天要给你拿年糕吃,一直没倒出功夫来,今个儿得了空,就给你送过来了。”

    沈若兰一看那包,顿时额上一片黑线……这包,都快赶上大娘的心眼了!

    她过苞米叶子包,打开看了一下,里面只包了四五片巴掌大的薄薄的年糕片,就她这饭量的,一顿都不够吃。

    不过,就这几片年糕,大娘还指不定得多心疼多舍不得呢,不定是又咬牙又跺脚才舍出来的呢。

    她敢打赌,要不是为了求她,就是把刀架在大娘脖子上她都不会把这些年糕拿来给她吃的。

    “呵呵,谢谢大娘了。”

    沈若兰应景似的道了声谢,随手把年糕递给瘦丫,“瘦丫姐,你去帮我腾上,我还没吃晌午饭呢,正好拿这几片年糕当晌午饭吃。”

    瘦丫接过那年糕,笑道:“我再给你煮点米粥吧,不然太黏了噎挺。”她没好意思这点儿年糕不够吃,就只怕年糕噎人,也算是给沈大娘留个面子吧。

    沈大娘看着瘦丫的背影,干笑了两声,:“要这棉布衣裳就是好看,你看就瘦丫这样的,穿上棉布衣裳都能俊上三分,我就一直想给你梅姐也做一身儿,可是这钱总也不凑手,哎……”

    她一边儿,一边儿拿眼睛溜着沈若兰,指望着沈若兰能出点儿啥。

    然而,沈若兰像是听不懂她的意思似的,把玩着手里的帕子,漫不经心道:“瘦丫姐长得本来就挺好看的,只是很多人都不会欣赏她那种美罢了。”

    要是搁在现代,瘦丫绝对是标准的大美人儿,骨干性感加欧式风格,只是生不逢时罢了。

    沈大娘一看沈若兰不往她的话头儿上,只好又继续往前试探:“哎!你你们家的丫鬟儿都穿上棉布衣裳了,你梅姐还穿着粗布的衣裳呢,大娘一想到这儿啊,这心里边儿就不痛快,总觉着我这当娘的没用,对不起孩子……”

    着,还作模作样的往眼睛上擦了几下。

    沈若兰轻笑一声,:“大娘,你可别这么想,咱们屯子里穿粗布的姑娘多了去了,要是人家的娘都像你这么想,还不得把天哭黄了啊,要我看,沈若梅整天指不沾阳春水的,还总有瓜子儿磕,就够享福的了,咱们屯子有几家能舍得常年供闺女嗑瓜子的呢?”

    “再,瘦丫姐也不是我们家的丫鬟儿,我家就我一个,我孤的慌,我是拿她当自己的亲姐姐看呢。”

    沈大娘一听她这么,可不乐意了,“你这丫头净瞎,瘦丫算你哪门子的姐姐啊?梅儿才是你亲姐姐呢,你们是血脉至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就算你梅姐不会话,你们姐俩总锵咕,但姐妹就是姐妹,总比外姓人亲的,你可不能糊涂,只为几句口角就跟你梅姐分生了,倒拿那些不相干的外人当亲人,我跟你兰丫,你可别糊涂,得分清远近好赖啊。”

    这是沈若兰分不清好赖,不知好歹呢!

    沈若兰呵呵一笑,意有所指的,“我不傻,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看得清清楚楚呢。”

    被沈若兰这么一,沈大娘大概是想到了沈若梅从前咋对沈若兰的了,稍微尴尬了一下,但马上又:“别看你梅姐平时嘴不好,但是上真章的时候,还得是你们姐妹,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打虎莫过亲兄弟,上阵莫过父子兵,’你们是亲姐俩,将来你要是有个啥大灾大难的,还得是梅你姐能真心帮你,别人都是白扯,你看别人现在对你咋好咋好的,那是用你的时候,等用不着你了,指定把你扔脖子后面去,瞅都不带瞅你一眼的。”

    沈若兰一听就不乐意了,啥叫她将来有大灾大难得啊,这不红口白牙的咒人呢吗?有这么话的吗?还有,用得着为了洗白个人闺女就往死里踩别人吗?这人也太不厚道了吧!

    本来还想给她留点面子,但是看她这么不自觉又这么自私,沈若兰真心觉得没必要给她留这个面子了。

    “大娘你不提醒我都忘了,你大灾大难的我就想起来了,上段时间沈大锤不是冤枉我偷他们家银子吗?时我梅姐也在,也不知她咋想地,竟然帮着沈大锤他们家对付我,还让沈大锤她老娘放赖讹我,当时我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我寻思就算我俩平时处的不好,但总归是一爷公孙,她不至于这么害我吧,可她偏偏就那么了,当时我差点儿让老马婆子给讹上了,现在想想都后怕呢,后来还是瘦丫姐帮了我,我才躲过一劫的,过后屯子里还不少人跟我,‘你跟你堂姐有仇吧,’我都不知道该咋跟人家了!”

    哼,想让我白白掏钱给你闺女做衣裳,也不看看你闺女出的是啥事?这边被你们坑着害着,那边儿还得掏钱给你们做衣裳,当我是傻子呢?

    沈大娘还不知道沈若梅那天干的事呢,现在被沈若兰这么一扒叉,顿时挂不住了,干巴巴的笑起来:“呵呵,不能吧,兰丫啊,你是不是误会你梅姐了,你也知道,你梅姐嘴不好,可能是有口无心,错了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沈若兰带笑不笑的:“没事儿,我也知道她心眼儿实,话总不经大脑,不然她要是个又精又灵的,出这样的话来,我绝对不原谅。”

    闻言,沈大娘脸上的笑容更僵硬了,她还能啥呢?人家这是在变相的骂她闺女缺心眼子呢,她还不得不得不承认,不然人家就翻脸,再不原谅她闺女了。

    换作从前,她才不在乎她原谅不原谅呢,但是现在不行啊,现在家里边儿还得指着这死丫头过好日子呢,怎么可能不在意她的感受呢。

    所以,也就只好硬着头皮默认她的话了。

    ……

    经过这一番话,沈大娘的脸再大也不好意思让沈若兰给她闺女做衣裳了,马上转入下一个话题。

    “兰丫啊,你看你福存哥也回来了,我寻思着你欻空把他送你爹那去呗?好歹也能帮帮你爹,让他轻快轻快啊!”

    沈若兰淡淡一笑:“我爹那有招娣她们帮着,一点儿都不累,倒是我福存哥,在镇上忙了这么多天,好容易回来了,还是在家好好歇几天再去吧。”

    一看她这样,沈若兰就犯膈应,你你想去干活就好好呗,干啥整这出啊,明明是急着想去赚钱,还非要什么让她爹轻快轻快,好像是她欠了她们家人情似的,她就不能惯着她!

    沈大娘一看沈若兰种态度,就知道不能再端着了,再端着破大盆就要刷圈子了,只好把姿态放了下来。

    “兰丫啊,你也知道,你侄儿的奶水总不够吃,你嫂子要是不吃肉就下不来奶,我这不是寻思着让你福存哥早点去挣钱吗?顺便也算帮你爹搭把手了。”

    “要是为了给孩子挣钱,那倒是应该早点过去,要是为了给我爹搭把手的话,那就不必了,其实我爹那有招娣她们三个一点儿都不累,这也就是看在他是我大堂哥的面子上才用他的,不然我爹那儿根本就不缺人手。”

    沈大娘的脸变了变,随后讪不搭的:“呵呵,还是兰丫懂事儿,自己家有钱了还不忘拉扯个人家人儿一把,那你看,你哥得啥时候过去呢?”

    沈若兰:“明天吧,让他待会儿先去镇上车行里给我定一辆车,明天早上过来接我们过去。”

    “哦,那也行。”

    沈大娘犹犹兮兮的支吾着,“只是,这一趟车费得不少吧,大娘也没坐过那么高档的车,也不知道得多少钱,先问问你,我好出去颠倒钱去。”

    沈若兰知道大娘的意思,不过没搭理她,只装作没听懂的样子,更没有出‘我拿车费’这样的话来。

    虽然她不在乎那几个车费钱,但是也不愿意把钱花的这么图比,明明是去送她儿子挣钱去,凭啥拐弯抹角的叫她花车费啊?她肯去送人已经不错了,还想让她又送人又掏车费的,真美死她了呢,她咋不上天呢?

    其实,沈若兰真不是气的,那几个车费她也不放在眼里,要是大娘之前没有跟她给沈若梅要衣裳,或者刚才没有装模作样的提及要出去颠倒车费这一,那车费她肯定就花了,百八十文钱现在对她来根本算不得什么,她也不在乎,但是不在乎是不在乎的,你算计是你算计的,两者意义不一样,结局自然也不一样。

    “一百文吧,不带棚顶的七十文,但是我不喜欢坐不带顶棚的,春天了,风大,还冷。”沈若兰瓮声瓮气的道。

    “啊?一百文啊……”

    沈大娘的肝儿颤了一下,肉痛得脸都红了,好几回都想跟沈若兰提出那一百文钱让她拿,但是看到这死丫头那副不近人情的表情,到了嘴边儿的话又让她给咽回去了。

    看她这死样子,了指定也是白,整不好她再撂挑子不去了,那一天得耽误多少钱啊,哪多哪少啊?

    哎,还是回去打发福存雇车去吧!

    又了几句,沈大娘起身告辞了,沈若兰出门送她的时候,正好看见大庆和秋萍在前园子里下架子呢,两口子一个扶着桩子,一个埋土,干得热火朝天的。

    沈大娘停下脚步来,笑呵呵的对沈若兰:“兰丫啊,我看这段时间大庆他们两口子天天过来帮你干活,你给他们多少工钱啊?”

    沈若兰笑道:“啥钱不钱的,都是一个屯子住着,就算我给钱人家钱人家大庆哥和秋萍嫂子还能要咋地?人家是帮忙呢,不用钱。”

    沈大娘偷偷的撇了撇嘴,大庆和秋萍都在这儿都干了十多天了,还把秋萍娘家的老牛给拉来使唤了,人家两口子是该了她的还是少了她的?能这么用心的帮她干活儿,还不是这死丫头给人家工钱了,哼,还藏着掖着呢。

    她完全不信沈若兰的,但是不信又能怎样呢?人家花不花钱雇不雇人又关她什么事呢!纵然不信,她也不好多管人家的闲事儿,也只好打着哈哈走了。

    **

    回到家,沈若梅正等着她呢,一进门儿,沈若梅就迫不及待的问:“娘,你跟她要了吗?她咋的?”

    沈大娘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问你,头几天沈大锤他们上兰丫家作去,你是不是跟着啥了?”

    沈若梅一听,眼神飘忽起来:“我能啥?就是他们家那狗把老马婆子按地上了,我提醒她别把老马婆子给凉坏了,吓住了,咋了?她啥了吗?”

    沈大娘一听,气得上去就给了她一下子:“你你,跑那那厌恶话干啥?让人家兰丫都给记恨上了,我今儿个一跟她提给你买衣裳的事儿,人家就把这事儿拿出来堵我的嘴了,真是的,早知道你惹了这么大个乱子,我啥也不能去讨那个臊去啊,你没看刚才把我臊的呢……”

    沈若梅可不认为自己有错,她从来就没错过:“她你啥了?我去跟她道道去,我那些话咋了?本来她家那死狗把人扑倒了就不对吗?还不行人吗?还没人的了呢!”

    “你可得了吧,这人家都不乐意了,你要是再去搅合搅合,你大哥去挣钱的事儿准得给搅合黄了,到时候你就更别指望能买新衣裳了。”

    沈大娘一看沈若梅要往外冲,怕她真去找沈若兰算账去,赶紧一把把她拉住了。

    沈若梅的棉布衣裳落了空,又被她娘埋怨了一顿,心情坏极了,恨恨道:“我去跟她掰扯掰扯咋了?你怕她啥呀?啥时候成了咱们看她的脸子过日子了?从前她给我提鞋都不配呢,现在有几个臭钱就想跟咱们摆谱,她配吗?”

    沈大娘:“甭管配不配,现在你大哥和你弟弟还得指着人家呢,你可千万别再招惹她了,我算看出来了,兰丫这丫头跟以前一点儿都不一样了,以前多好啊,咋对她都不记仇,你看看现在,错一句话她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真是有了钱就不一样了啊……”

    “就是给她惯的,她那个人就是贱皮子,不识敬,越敬越歪歪腚。”

    沈若梅很气愤,她觉着像死兰丫这样的,就不能惯着她,她娘就该拿出长辈的谱来,不听话就给她一顿大嘴巴子,看她能咋地?

    李巧莲在里间听到婆婆和姑子的对话,悄悄的“呸”了一口,低骂一声:“臭不要脸的。”

    这个家,她早晚儿得分了,干啥她男人出去干活,挣钱给姑子买新衣裳穿啊?咋不给她买呢?这钱还没挣到手儿呢,就让她们给指上了,往后还有好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