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我不跟你合作
    “沈若兰,你叫沈若兰吧?”淳于盯着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

    这东西,比一个多月前又胖了点儿,也水灵了,只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有点儿气,里面像燃着两团火苗似的,正狠狠的瞪着他呢,腮帮子也咬的紧紧的,虽是气冲冲的表情,但是对他却构不成任何威胁力。

    相反,他倒是觉得挺好笑的,这副炸毛的模样,像极了一只被逼到极致的猫,想伸爪子挠人,却又不敢。

    沈若兰咬牙道:“您不都知道吗?连我今儿做了什么都知道,又怎么会不知道我叫什么?”

    “这么,你确实叫沈若兰喽!”他点点头,自言自语,“名字不错,虽有点儿俗气,但配你刚刚好。”

    沈若兰翻了个白眼,心里吐了三升老血。

    “齐爷,你老人家到底有什么事儿?”把自己堵在这里,不会就是为了打击自己,嘲笑自己吧。

    闻言,淳于珟一顿。

    是呀,他为什么来这儿?

    听她出来做生意,他神使鬼差的就来了,还在这风口里等了她半个多时辰,为什么呢?真是见了鬼了!

    “齐爷,齐爷…。”见他默言不语,沈若兰叫了两声。

    淳于珟拧着眉头,“什么?”

    沈若兰都要疯了,只好又重复了一遍:“您老人家堵着我,到底什么事儿?我记得您答应过我,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的,您该不会是忘了吧?”

    当然没忘,但是,傲娇的齐爷表示那事儿他不想提。

    他想了想,给自己找了个很蹩脚的借口:“爷过来,是想跟你做生意。”

    “你要做生意?”沈若兰难以置信的问道。

    “对,你不是要卖火锅吗?爷出钱开店,你来帮爷管理,开多大的店铺,怎么经营都是你了算,赚多赚少爷绝不过问。”

    淳于珟的心思是,她不是想赚钱吗,那他就狠砸银子,只要能开出让她心动的价码,就能让她心甘情愿的跟自己合作了。

    至于为啥非要跟她合作,齐爷暂时还没有考虑。

    然而,沈若兰的回答却让他很意外,“对不住的很,齐爷,我不跟你合作。”

    她得斩钉截铁,不留任何余地。

    她不是傻子,姓齐的不是一般人,绝不会看上火锅店的那点儿蝇头利。

    从她认识他那天起,他就是个贵不可言的神秘人物,游走于楚国和乌孙之间,刺探两国之间的密道和军事秘密,能在乌孙的府尹府里安插眼线细作,能一出手就能花三千两银子买一个妓女的初夜,一首曲子就打赏一斛价值连城的上等珍珠。

    对这样的人来,开火锅店赚的这点儿利润委实不够看,他又不可能去做那样的事?

    合作,不过是他掩人耳目的借口,他一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沈若兰才不会上他的当呢,跟这样的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上次在乌孙府尹府唱曲儿的耻辱经历还历历在目,她不想在被利用,也不想在跟他有所交集。

    不过,这样的人她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那就只能委屈自己,让自己吃点儿亏了。

    “因为我不会管理,也不会开店,所以才会想把火锅一下子卖出去,好一劳永逸,要是齐爷您看中我的火锅,我就把它送给您吧,至于往后怎么经营怎么管理那就是您的事儿了,我就不参与了。”

    宁可白送给你,也不要跟你有瓜葛,钱和命儿哪个重要,她还是拎得清的。

    淳于珟被拒绝了,心情一下子不美丽了,然而偏偏她又的合情合理,让他有不出什么。

    沈若兰也没等他话,就从怀里拿出一张纸,双手奉了上去,温婉笑道,“齐爷,这是火锅底料和麻酱的配方,请您笑纳!”

    脸上笑嘻嘻,心里骂句mmb,妈的,拿了姑奶奶这么贵重的东西,往后就别再来烦姑奶奶了,让姑奶奶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吧,求求您了!

    淳于珟接过那张纸,纸上还带着她的温度和淡淡的香气,让他有片刻的怔忪,而后,又有点不甘心的,“你不考虑考虑吗?答应下来,爷保证,这农安县的首富就是你了?”

    沈若兰摇摇头:“不了,多谢齐爷美意,我对钱的理解就是够花即可,我可不想成为金钱的奴隶,要是为了赚钱每天忙碌奔波,操心劳力,那生活质量就会大大下降,幸福指数也会降低,既然如此,我还为什么要去赚那些钱呢?还不如在乡下养几只鸡,种几亩地来的自在快活呢!”

    淳于珟神色复杂的看着她,想不到她一个乡下丫头竟能出这样的话,竟有这么独到深刻的见解,这个野丫头,又一次刷新了自己对她的看法了。

    沈若兰看他已经不像刚才那么不可理喻了,就福了福身,:“虽然不能跟您合作,但是还是谢谢齐爷,多谢您的看中和提携,是我自己不争气,让您失望了,天色已晚,女子告辞了。”

    装完淑女,她翩然转身,款款的离开了,而心里……忍着开跑的冲动,只希望那位齐大爷别再发疯叫住自己了。

    不做金钱的奴隶,不让自己的生活质量降低……淳于珟望着那道背影,唇角轻轻勾起,这丫头,越来越让他感兴趣了!沈若兰是绕道回出租屋的,进门儿前还前后左右的看了一圈儿,确定没人跟踪后才进院儿去,搞的跟地下党似的。

    今天可真特么的累啊,本来得了一套宅子,应该是很美好、很快乐的一天,生生的让那个变态给弄得焦头烂额的,还差点儿吓死!

    冤孽啊,但愿再也别看见他了!

    沈若兰默默的祈祷着!

    第二日一早,沈若兰提心吊胆的出了门,往四海酒楼去了。

    一路上,她东张西望,谨慎至极,就怕再看见那道黑色的影子。

    好在一路顺畅,没让她看见不想看到的人,让她顺利的进入了四海酒楼。

    到达不久,张四爷也来了,对沈若兰提出的条件,张四爷昨晚已经反复考虑过了,觉得还是很划算的,于是欣然决定接受她的条件——用她的火锅,确切的是蘸料方子,换给她一座房子。

    沈若兰早就料到会是如此,就愉快的约定,等把房子盖起来,就把火锅蘸料的方子给他,而他现在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找铜匠打制火锅。

    讲好后,沈若兰很快就雇了一辆马车回靠山屯去了,她总觉得在县城里离齐大爷太近,让她的心脏非常不适,还是离的远点儿比较放心。

    到家时,已经过了晌午,一进屋,瘦丫就告诉了她两个消息。

    第一个:沈大锤一家昨晚搬走了,谁也不知搬哪去了,可能是被镇上那家妓院逼得无头无路,晚上趁着天黑逃走的,也有人是被那家妓院给灭门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反正,那一家子是凭空消失了……

    第二个消息:沈德贵回来了,据是身子废了,整个人也都颓废了,整天窝在家里,一步都不出去,学也不上了,就躺在炕上混吃等死。

    “你大娘昨天来了好几趟,今天也来了两趟,好像找你有急事。”瘦丫道。

    沈若兰不用问,就知道大娘找她干啥了,沈德贵回来了,福存哥肯定也回来了,她指定是着急让福存哥进城去赚钱,找她送福存哥进城呢。

    “他还跟我打听了大庆哥给你干活儿挣多少钱的事儿,我没告诉她。”瘦丫又道。

    “嗯,不告诉她就对了,不止是不告诉她,屯子里谁都不能告诉。”沈若兰嘱咐。

    她雇沈大庆的事儿,只有她跟瘦丫,还有谢大娘一家知道,没有再告诉别人,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不少人家野草干都吃不上溜了,要是他们知道沈大庆一天在她这儿挣那老些钱,还不得眼红啊,都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都穷的话也就那么地儿了,可本来都一样穷的人家,别人家喝野菜粥,他们家吃干粮,那不是招人恨吗?

    时间长了,她这个雇人的和那个被雇的,肯定都得被大家孤立!

    所以,还是把嘴巴闭严了,低调的过日子比较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