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好气哦
    段元焕听王爷来农安来,还要召见他,赶紧让管家把账本子都装在一个箱子里,拉着箱子急匆匆的赶到王爷下榻的客栈拜见。

    他本以为,王爷召见他必是来查账的,不然堂堂的王爷,楚国的湛王,皇室贵胄,尊贵无匹,不可能见他一个的商户。

    然而,参拜落座后,没几句,王爷就向他问起了沈家姑娘的事儿来。

    段元焕大惊,没想到王爷竟也注意到那个丫头子了,想不到那个那丫头子还挺有魅力的,连素有不近女色之称的湛王爷都被她给吸引了,以往还真是看了她呢!

    惊愕之后又是一阵窃喜,他也对那个丫头敢兴趣了,不过幸好他还没有动手,不然,动了王爷感兴趣的女人,他这条姓命就不用要了。

    他虽然也对沈姑娘感兴趣,但是还没有到非她不可,至死不渝的地步,仅仅是觉得她与众不同,有点儿趣味而已,现在既然王爷摆明了对她感兴趣,他就赶紧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把自己不该有的心思去了。

    “王爷,属下也是不久前才认识沈姑娘的,拙荆也是……”

    他把自己这两次见到沈若兰的事儿向湛王汇报出来,包括她在他的铺子里跟韩师傅干仗,在马市场揭穿刘顺子,还有帮他妻子梳妆设计衣服的事,连她之前在醉花阴卖唱的事儿也没落下。

    看得出,王爷对沈姑娘的事儿很感兴趣,当他起她在自己的铺子里叉着腰骂人家生孙子没**儿时,他还忍俊不禁的笑了一下,不是常见的哂笑,冷笑,而是那种被逗笑了的开心的笑,那笑如绽开的罂粟花般美丽炫目,颠倒众生,笑完,还懒懒的骂了一句——“混账东西”。

    连罗城和罗同都被主子那猝不及防的笑给吓了一跳,又感到有些惊喜——主子总算有点儿像正常人了。

    难得能有主子开心的话题,他们赶紧示意段元焕,要他把知道的关于她都出来,好让主子高兴高兴。

    段元焕是个精明的,也看得出主子对那丫头感兴趣,嘴上虽然骂她是混账东西,可心里却喜欢的紧呢,就急忙把他所知道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出来,点滴不落,连她在公堂上捂着脸偷从指缝看刘顺子被打屁股都出来了。

    只是,完这一节时,他看见主子的脸色不大好看了,还黑着脸骂了一句——“不知羞耻,”

    不过,却并没有打断他,让他继续了下去。

    这时,罗同回来了,拿回了一叠花样子。

    淳于珟接过那沓纸,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看到那满纸萌萌的猫咪,傻乎乎公鸡,胖嘟嘟的鱼时,冷俊的脸上又情不自禁的浮出了几分暖意:“呵,还挺有两下子的!”

    那一只只憨态可掬、呆萌可爱的卡通形象,一下子融化了某人那棵冷硬的心,让他瞬间被这些可爱的形象给萌到了,眼中也多出了几分浅浅的笑意。

    英战、罗同、罗城等,看着主子那含着浅笑的俊脸,跟见着了鬼似的——

    主子居然笑了,还笑得这么开心,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的啊!

    太恐怖的有木有啊!

    **

    沈若兰回到出租屋时,她爹还没回来呢,她回到东厢房,关上门,悄悄的从空间拿出几样青菜、芝麻酱等,又把那只铮亮的铜火锅也拿了出来,装在一个背篓里,出门交代了招娣几声,背着背篓又去了四海酒楼。

    张四爷看到她去而复返,奇怪的,“沈姑娘,您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事?”

    沈若兰点点头:“我想跟张四爷做笔生意。”

    张四爷笑道:“什么生意?”

    沈若兰放下背篓,从背篓里拿出火锅、麻将、一盘盘的蔬菜,摆了旁边儿的桌子上,差点儿摆了一桌子。

    “张四爷,这个是我发明的一种美食,叫做火锅,涮着吃的,冬季里吃这个,再好不过了!”

    沈若兰一边介绍,一边打开火锅中间的炉筒子,把里面的炭火点燃了,“张四爷,请让人拿一壶水来!”

    张四爷照办了,不一会儿,水来了,沈若兰把那壶水倒入了火锅里。

    “其实,正宗的火锅里边应该放大骨汤或者菌汤的,但是今天来的匆忙,我没来得及准备,就只好暂时先用水代替了,不过也很好吃。哦,对了,咱们这儿有腐乳和韭菜花吧。”

    “有。”

    张四爷招招手,让二把腐乳和韭菜花送上来。

    不一会儿,火锅里的水开了,沈若兰把她事先准备好的肉片下了进去,又把麻酱、腐乳和韭菜花调到了一起,盛到一个碟子里,等肉片翻开,又往里下蔬菜、木耳、土豆片和地瓜片……

    不一会儿,火锅沸腾了,里面的香味儿飘了出来,氤氲扩散,沈若兰微笑着问,“张四爷是喜欢吃辣的还是喜欢吃不辣的呢!”

    张四爷道:“皆可。”

    “那就好,可以吃了。”

    她把调好的酱递到了张四爷的面前,“捞里面的肉片或者蔬菜,蘸着调料吃就可以,待会儿还能在里面下面或煮混沌、饺子!”

    张四爷拿过筷子,在火锅里捞了点儿菜,蘸着调料吃起来。

    “嗯,好吃!”

    吃完第一口,张四爷就给予了很肯定的评价,接着低头继续吃,继续吃……

    “这个火锅什么都可以下,海鲜、肉,丸子、豆腐,都可以…。”沈若兰看到张四爷大快朵颐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东西肯定是入了他的眼了,不然他不会一口接一口的吃,沈若兰暗暗欢喜,心里也更有底了。

    又吃了一会儿,张四爷才撂下筷子,斯斯文文的拿帕子擦了嘴,不疾不徐道:“沈姑娘今天就是来跟张某谈这个火锅的吧。”

    “对,张四爷果然是聪明人。”沈若兰轻轻的拍了下马屁。

    张四爷呵呵一笑,一只手拿着茶杯漱口,另只手摆了摆,表示不同意,“沈姑娘年纪轻轻的,就能想出这么好的玩意儿,姑娘才是聪明人呢!”

    沈若兰笑道,“既然咱们两个都是聪明人,那这买卖就更好谈了,东西你也看到了?现在就看张四爷给我什么价了。”

    张四爷没给她价,反问道,“不知沈姑娘想要什么价?”

    沈若兰摇摇头,“我不要钱。”

    张四爷“哦”了一声,“那姑娘想要什么?”

    “刚才我无意中听到您跟那位客人的话,正巧我也要盖房子,我想让张四爷帮我盖一座房子,两进的,前后各四间,二进院儿里要有东西厢房各两间,除此之外,家里还要修一圈儿一米六高的砖院墙、马圈、牛圈等,这些都要砖砌的,盖房子使的木头,房梁、窗框门框和门,也都要松木的!”沈若兰道。

    听完她的要求,张四爷没吭气,垂着眸子飞快的盘算着,沈若兰也不着急,笑意晏晏道:“那张四爷先考虑着,这火锅就先放在这里,我明天过来取,顺便儿听您的答复。”

    张四爷点点头:“沈姑娘慢走,二,送客——”

    沈若兰笑意盈盈的出去了,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张四爷会不同意,这火锅有多好吃他也不是没吃到,能有多大的利润发展空间,他也能算出来,虽然她开价不低,但是他还是会同意的,一定会同意的!

    走出四海酒楼,天已经黑了,沈若兰决定今晚就在这儿住一宿,明天跟张四爷把事儿定下来再回去。

    她背着空下来的背篓,步履轻快的往出租屋走去,走到一半儿时,眼尖的发现那个姓齐的天煞孤星就站在路边,眼睛看着一处,神色平淡,眸色难辨,只是身上那迫人的威慑让人感到有些透不过气来。

    沈若兰脚下一顿,下意识的转过身去,想趁着他还没看见自己撒腿就跑,只是,没等开跑,后面就飘来一道凉凉的声音,让她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你要是敢跑,爷就打断你的狗腿。”

    沈若兰一僵。

    本来已经抬起的腿无声的撂下了,她见识过他飞刀杀人,也相信他能轻而易举的打折自己的细腿儿,还是别触动这变态的逆鳞了。

    “呵,齐爷,好巧啊!”她转回身子,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招呼。

    都伸手不打笑脸人,她陪着笑儿话,他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吧。

    淳于珟不疾不徐的走过来,睨视着她那张堆满虚假笑意的脸儿,“看见爷,你很惊喜?”

    沈若兰抿了抿嘴,提醒:“没有惊喜,只是觉得有些意外,之前齐爷答应过我,咱们山水长远,后会无期,我还以为,咱们这辈子再也遇不上了呢。”

    “是呀,爷也这么以为的,可是,不巧遇上了,你怎么办呢?”

    淳于珟得有点儿厚颜无耻,撒起谎来毫无压力。

    沈若兰握了握拳,咬牙笑道:“好办,道声珍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齐爷,女子就此告辞了。”

    妈的,从此一别,再也不贱!

    “你要去哪?”

    淳于珟挡在她的面前,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实在是个不会看人眼色的家伙。

    沈若兰道,“我要去四海酒楼,有点儿东西落在那里了,去取。”

    现在可不能回家,万一把这狼子引到家里,岂不是引狼入室?

    淳于珟皱眉:“还去跟人家谈生意吗?今天几幅花样子换了个房子还不知足?还想再换一座。”

    一听这话,沈若兰的心‘咯噔’一声,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她今天做的事这个混蛋居然全都知道,他在盯着自己,他要什么?

    无视沈若兰的情绪,他依旧冷言冷语,“没见过你这种女人,不好好的呆在家里学女红理家务,整天在外面疯跑什么?”

    跑就跑吧,还偷看男人的屁股,真是可恶!

    “我攒嫁妆!”

    沈若兰冷冰冰的回了一句,带着十足的怒气,只是敢怒不敢爆发而已。

    “你要嫁人了?”

    淳于珟一愣,眯着眼定定的看着沈若兰,还冷笑一声“就你?得多少钱的嫁妆才能嫁出去啊?”

    沈若兰:“……”好气哦!

    她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的,“女子蒲柳之姿,确实不及齐爷的羞花之貌,真是惭愧,只能多攒点儿嫁妆才能把自己嫁出去了。”

    淳于珟愣了足足五秒钟,才反应过来她在骂他。所以他才不敢置信,“呵,长胆识了!”他笑得阴测测,冷森森。

    沈若兰摇摇头,“没有,不敢。”

    要是有胆识的话,早在得知他监视自己那一刻就扑上去,把他挠得满脸桃花开了,还容得他在这堵着自己奚落打击?

    不过,就算有那份胆识,怕是也难以挠到他,这男人的战斗力可不是点心铺子的掌柜可比,只怕自己还没扑过去,就被人家一掌劈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