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好奇
    旁边的马车里,某人的嘴角猛抽了一下,这野丫头,下手还真狠啊!

    不过,踹得好!

    点心铺掌柜被这突然飞来的一脚痛得都不出话了,捂着裆部在地上打滚,边滚便嚎叫着,很快把铺子里的老婆和闺女给嚎出来。

    “当家的,你这是咋了?”

    粗壮的点心铺老板娘一看自己男人弓着身子,一脸煞白的在地上打滚,还捂着裤裆,顿时吓了一跳。

    掌柜的强抬起头,颤颤巍巍的指着沈若兰:“她……踢我……命根儿…。哎吆……”

    粗壮婆娘一听自己男人的命根儿被踹了,这还了得?她蹭的一下站起身,对和她一样膀实的闺女喊道:“杏花,这个贱人踢了你爹老二,咱们挠死她,别叫她跑了。”

    被称之为杏花儿的粗壮姑娘立刻转身,恶狠狠的瞪着沈若兰:“贱人,敢到我们家来撒野,你活腻歪了吧?”

    一边嚷嚷着,一边气势汹汹的向沈若兰冲过来。

    围观的百姓都为沈若兰捏了把汗,这两个膀大腰圆的女人,随便拉出哪一个都能毁成她俩了,要是这她们俩人儿一起上,还不得把她给撕吧了啊!

    罗城也有点儿担忧,靠近车子低声道:“主子,用不用出手。”

    车里轻哂一声:“不用。”

    这东西跑的比兔子都快呢,要是打不过人家,肯定得跑。

    这一点,他深信不疑,他就不止一次见到过她跑,跑的跟让狼撵了似的,一点儿女儿家该有的仪态矜持都没有,哼!

    然而

    让他意外的是,‘这东西’根本没跑,甚至连跑的心思都没有,她看着向她冲过来的两个女人,诡异一笑,猝然出手了!

    她出手快狠准,且角度极为刁钻,腕脉手肘腋下内膝,全是不好防备之处,每番出手,必打得这俩母老虎痛呼不止,几下之后,便双双躺在地上,嚎叫着起不来了。

    “好——”

    围观的百姓鼓起掌来,不知是赞沈若兰的身手好,还是夸她见义勇为呢,反正在那娘俩倒下后,周围叫好声一片!

    淳于珟也暗暗道了声‘好,’眸中还闪过一丝惊讶来。

    想不到,这个野丫头还有这两下子呢,这身手,肯定是练过的!

    她又一次让他感到了意外了。

    她总是让他意外,就好像她是一本玄妙的书,每次看到,都会看到让他难以置信的内容似一般,以至于他不得不对她产生好奇、探究的心里。

    沈若兰出了心中这口恶气,心情大好,她活动着手腕儿,抿着嘴笑起来。

    哼哼,两个泼妇而已,她还没放在眼里。

    想当年她在乡间巡逻时,曾只身一人抓获过四个偷电缆线的老娘们,那四个老娘们的身板儿一点儿都不比眼前这俩逊,当时还舞舞扎扎的要挠她,结果被她给打得连她们老娘都认不出她们了,眼前这俩货,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哼,看在你们是初犯的份儿上,这次姑奶奶就饶了你们,下次再让姑奶奶看到你们欺负老人孩儿,姑奶奶就彻底废了你们!”

    撂下狠话,沈若兰得意洋洋的转过身去,想要离开了。

    只是,转身的刹那,在看到那几匹马上骑着的人时,沈若兰立刻笑不出来了!

    特别是看到那几匹马围着的车子里那个人,沈若兰都想哭了。

    特麽的,怎么又遇见他了?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

    看着他挑着车帘,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沈若兰觉得,她应该立刻、马上撤离,至于招呼和礼貌什么的,都去他妈的吧!

    她当机立断的挤出人群,一溜跑的向那棵柳树下跑去,“东儿,等急了吧,走,姐姐带你们吃肉去。”

    东儿激动的看着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姐姐,您真有本事!”

    换作以往,被人这样崇拜,沈若兰或许还会得意的谦虚两句,但是现在她可一点儿那份儿闲心都没有,她始终觉得背后有一道如若实质的目光在盯着自己,把她盯得后脊梁骨都发麻了,她只想快点儿逃离。

    “走吧!”

    她拉起东儿的手儿,另一只手还挽着东儿的奶奶,一起往远处走去……

    此刻,她是强忍着跑开的冲动,压抑着缓步走,她恨不能撒腿就跑,躲开那个人的视线。

    真该死,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他,早知道他会来这儿,她情愿在随便哪个旮旯胡同蹲一天,也不要跟他碰到一起,倒霉啊——

    “主子,咱们该走了,现在走的话,天黑前能赶到七松镇。”英战上前,低声禀报。

    淳于珟望着远处那道绷得紧紧的身子,慢悠悠道:“今晚就住在这儿,明天再走吧!”

    英战顺着主子的视线扫了一眼,心里诧异了一下,随即道:“是!”

    **

    沈若兰带着东儿和他奶奶,去了县城最好的酒楼——四海酒楼。

    就他们仨人,沈若兰没有要包房,只在外面的大厅里找了个背静的地方坐了,点了一只烧鹅,两碗米饭和一碟凉拌白菜,让东儿和奶奶吃。

    她一会儿得回去跟爹他们吃呢,就不在这里吃了,而且,她现在也吃不下去了,心里一直乱糟糟的,在想着刚才遇到那个姓齐的事儿。

    妈的,真是阴魂不散啊!

    他怎么会来这里呢?该不是为了找她来的吧?那可就坏菜了!

    可转念一想:不可能,她没财没色的,也没有什么价值了,他不可能是来找自己的,要是的话,刚才就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易离开了。

    可是,既然没不是来找她的,他来这儿干嘛呢?他不是北边儿的人吗?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呢?

    正心烦意乱的想着,四海酒楼的东家张四爷从外面走进来。

    沈若兰看见了,急忙起身去打了个招呼。

    张四爷也和蔼的跟她招呼了,并吩咐二好好的伺候着,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大厅里的一位食客似乎跟张四爷很熟悉,笑呵呵的:“张四爷,听闻你在兴华街买了块地,准备要盖宅子,不知打算盖几进的,用哪家的砖瓦?哪家的木匠啊?”

    张四爷笑道:“两进的宅子,至于砖瓦木匠什么的,都包给荣师傅了,连宅子的格局,铺什么样的路石都归他管,我对盖房子一窍不通,索性做个甩手掌柜了。”

    那人道:“是青州的荣师傅吗?就是那个专给人盖宅子的匠人?”

    张四爷道:“正是,我这个人不喜操心,就把整个宅子都发包给他了,什么请人买料的我一概不管,只管掏银子就是。”

    “呵呵,那倒是省心了,只是怕要费几两银子了。”那人打着哈哈。

    张四爷:“老弟笑了,荣师傅在业内口碑极佳,从不干偷工减料之事,咱们县里多少人家的房子都是他盖的,还未听过他有贪墨银钱的事儿呢……”

    沈若兰无意中听到了这些,一下子给吸引了过去。

    正好她想给家里盖房子呢,可她又对建筑方面一窍不通,要是真有这么个人能大包大揽的,帮她把房子盖起来,就是多花点儿银子她也乐意的。

    东儿和他奶奶吃得很快,也不知这祖孙俩饿多久了,那么大的一只烧鹅,两碗米饭和一盘凉菜,竟然叫他们都给吃了,一点儿不剩,沈若兰都担心他们会不会被撑坏了!

    吃完饭,算还了饭钱,沈若兰带着他们去了自家那座新宅子,让他们暂时先住在这里,这里虽然挺长时间没住人了,冷冷清清的,但是好歹有炕,总比他们睡在破庙的地上强。

    她又回了出租屋,让招娣帮着她把她们姐妹淘汰下来的那两床就被褥和旧枕头也拿着,又在街上买了一担柴,给东儿和他奶奶送过去了。

    这下子,他们祖孙俩算是安置下来了,沈若兰也松了口气,跟招娣回出租屋去了……

    **

    “主子,沈姑娘把那对乞丐送到她的一座新宅子去了。” 罗同完,垂首静立。

    淳于珟好奇的挑起眉毛,“她的新宅子?她在城里买宅子了?”

    罗同如实道:“据属下调查,那宅子本是段家夫人的,今儿段家夫人跟沈姑娘做了一笔生意,把这宅子抵给她了。”

    “跟她做生意?她会做什么生意?”

    他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手边的几,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

    罗同:“听是她每月帮段夫人家的绣坊画十二幅花样子,画满一年,然后段夫人家的这栋宅子就归她了。”

    淳于珟摸了摸下巴,更好奇了。什么样的花样子能值一栋宅子钱?想必定是极好的!

    “去,把她的花样子拿来给本王瞧瞧。”

    “是!”罗同抱拳,刚要出去,又传来了主子的声音,“再把段元焕给本王传来。”

    段家本就是淳于珟的,他们所有的生意都是淳于珟的生意,段家只是负责打理掌管而已,像这样的人,淳于珟在自己的封地里养了很多,差不多封地那几十个县里,每个县都有一户这样的人家,悄悄的帮着这位爷赚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