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野丫头下手还真狠啊
    从段家出来的时候,沈若兰身上多了一张房契、一张地契,外加一份合同书。

    段夫人的一个管家媳妇带着她去了那座宅子。

    宅子就座落在泗水街,不过不是街道中心,而是稍微有点儿偏的街北头,前后两进的宅子,前面一排四间门面,可能是由于位置偏僻,并没有租赁出去,还空着,里面脏兮兮的,窗户也钉着,好像很久没人使用的样子。

    后面的四间正房,里面家具物事等一应俱全,虽然都是旧的,但是比起靠山屯儿家里的那几件破烂儿不知强几千倍呢!

    看完后,沈若兰把宅子锁好了,往出租屋去了。

    至于宅子的事儿,她暂时先不打算告诉她爹,反正他现在已经有房子住了,就叫他们先住在那儿,等下个月他过生辰的时候再告诉他,给他个惊喜!

    这里离出租屋不远,也就两里多的路程,沈若兰一边走着,一边随意的看着街景。

    已经是二月份了,天渐渐的暖和了,走在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再行色匆匆、拱肩缩背了,他们大大方方的挺直了腰杆儿,不紧不慢的走在街上,看起来格外惬意。

    沈若兰也走得很慢,闲庭信步,边走边逛。

    泗水街倒是很热闹,只是来这儿的百姓都是县城中中下等阶级的,穿的都是短打扮,很少有不打补丁的,反观兴华街就高大上得多了,不光是街道两旁的商铺修建的气派,连行人的穿戴和气质都比泗水街的好的多,其中不少还穿着绫罗绸缎的衣衫,带着家仆厮呢。

    当然,也有衣不蔽体的穷人,都是乞丐和流浪者,一个个面黄肌瘦,精神萎靡的。

    对于乞丐,沈若兰一直抱有两个极端的看法。

    对于那些好吃懒做,宁愿乞讨也不愿意干活儿的,她认为就活该他们挨饿,反正她看到那些膀大腰圆的大伙子要饭,就是给她磕头还有那些靠乞讨圈钱,甚至残害儿童,利用儿童去乞讨的,她认为是该死,上辈子她就没少收拾那些该死的乞丐头子!

    不过,对于那些真正没有劳动能力,只能乞讨来维持生命的,她还是很同情很关爱的,每次看到残疾人或者年纪大的乞丐,她都会慷慨解囊,尽可能的去帮助他们,有时候,即便知道他们可能是被人利用,被人操控,她也忍不住要施舍。

    相比于现代,古代的乞丐就多得多的,几乎每条街上都有那么十个八个的,沈若兰也是看人下菜碟,遇到身强力壮的,朝她伸手时她就狠狠的瞪一眼,一毛不拔的走开,要是遇到孩子、老人、残疾人,她就舍出几文,虽不多,但至少够他们买两个馍馍吃了。

    “姐姐,行行好吧!”

    一个可怜兮兮的男孩儿哆哆嗦嗦的走到她跟前儿,伸出了脏兮兮的爪子,男孩儿衣衫单薄,一张脸儿被冻成了青紫色,沈若兰看着很心疼。

    在现代,一家都一个孩子,像这样的孩儿,可定都是家里的宝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可是在这个生产力地下,有没有避孕措施的古代,弃婴和被抛弃的孩子随处可见,像这样年纪就得靠自己讨生活的也不在少数。

    沈若兰看了看那张青紫色的脸儿,心中一软,从怀里{空间}里掏出一个包子递了过去,“吃吧,姐姐自己蒸的,猪肉白菜馅儿,可好吃了。”

    “谢谢姐姐!”

    男孩接过包子,扯着干巴巴的嘴儿笑了,随即转过身,举着包子边跑边喊:“奶奶,奶奶,有包子吃了,漂亮姐姐给的。”

    不远处的一个点心铺子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佝偻这身子坐在地上,一副疲累不堪,老态龙钟的模样。

    听到孙子的叫声,老太太抬起头,看着跑近的孩子,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东儿,谢过人家了没有。”

    “谢过了,奶奶你吃,姐姐这是个肉包子,猪肉白菜馅儿的,可好吃了。”

    孩子懂事的把包子送到了老太太的嘴边,老太太干巴巴的嘴唇蠕动了两下,转过头:“奶奶不饿,东儿吃吧,东儿吃饱了,好快点儿长大,好能出去找活儿干啊......”

    “不行,奶奶吃,奶奶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再不吃,就饿坏了。”东儿举着包子,执意往老太太嘴里送。

    “奶奶不饿,真不饿,还是东儿吃吧......”

    祖孙俩正僵持着,点心铺子的掌柜气势汹汹的走出来了。

    “滚开滚开,两个晦气的东西,我今天的买卖怎么这么不好呢,和着都是让你俩倒霉的死花子给方的!”

    老太太忙心翼翼的:“是,您别生气,我们这就走。”

    嘴里着,赶紧从地上往起站,可是不知是年纪大腿脚不灵活,还是把腿坐麻了,起了好几下也没起来,东儿一手拿着包子,一手卖力的扶着老太太,眼里充满了担忧。

    点心铺子的掌柜看老太太起了几下都没起来,不耐烦了,抬起一脚就踹过去:“滚你的老东西,这么多地方你不坐,非跑老子门口坐来,把老子的地儿都给坐晦气了。”

    老太太正弯着腰往起起身呢,冷不丁被踹了一脚,不觉“哎吆’一声,身体失控的往前扑去。

    东儿正扶着奶奶呢,被这外来的力量一带,也跟着扑倒在地,重重的摔在了青石板上。

    ‘咕咚’一声,娘俩齐齐的摔倒,东儿的身子被奶奶笨拙的身子压在了身下。

    “东儿,东儿,你咋样啊!”

    老太太慌忙的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去扶孙子。

    点心铺掌柜嗤笑一声:“瞧瞧,这会子手脚咋这么灵活了?一对儿臭不要脸的死骗子!呸!”

    东儿被老太太扶起来了,那张本来就青紫的脸多了一抹红色。

    孩子的鼻子被装出血了,顺着鼻孔滴滴答答的淌了下来,把嘴唇和下巴都染红了。

    “奶奶,我疼——”

    东儿毕竟是个孩子,受了委屈又出了血,害怕了,憋了半天没憋住,扑倒奶奶的怀里哭起来了。

    老太太一边手忙脚乱的帮孙子止血,一边哽咽着哄他:“别哭别哭,等会儿奶奶去给你买块糖吃......”

    可是,东儿还是哭:“奶奶,包子压碎了,不能吃了。”

    沈若兰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扶起老太太和东儿,从怀里(空间)拿出一点儿干净的药棉花,帮东儿止血。

    “东儿乖,包子碎了没事儿,一会儿姐姐带你们去酒楼吃肉去。”

    东儿的哭声戛然而止了,他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姐姐,你要带我们去......吃肉?”

    沈若兰笑笑,点头:“不光带你们吃肉,姐姐一会儿还要给你买身儿棉衣裳,不然把东儿冻坏了,就没人照顾奶奶了。”

    完,她摸了摸东儿的脑袋,指着远处的一棵柳树,“东儿你先跟奶奶上那边儿等着姐姐去,姐姐马上就来。”

    东儿听话的点点头,“嗯,那东儿跟奶奶先去了。”

    一老一两道身影蹒跚着走了。

    沈若兰回过头,冷冷的对点心铺的掌柜:“赔钱!”

    掌柜的一愣:“你啥?”

    沈若兰指着地上的包子,“那个包子是我给他们的,现在被你给弄碎了,你得赔钱给我。”

    掌柜的不可思议的笑起来:“你脑袋让门夹了吧?想出这么下作的讹钱法子?你当老子是那么好话的吗?”

    沈若兰上前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这么,你是不打算赔喽?”

    “我赔你爹个卵子!”掌柜的嚣张叫道。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掴在掌柜的脸上,动静大的整条街都能听到。

    掌柜的捂住脸,不可思议道:“婊子,你特娘的敢打我?”

    沈若兰轻哂一声,像看一只苍蝇似的,“打你又怎样?今儿个你要是不赔老娘的包子,老娘就把你也打冒馅儿了!”

    完,凌厉的出脚,一脚踹中了掌柜的要害,掌柜的“嗷”的一声,跪倒在地上,疼得杀猪似的。

    **

    马车里,某人的嘴角猛的抽了一下,这野丫头,下手还真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