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换宅子
    接下来的几天,沈若兰过得很悠闲,每天在家看书、识字,做做瑜伽,练练散打,除了做饭,家里剩下的活儿全让瘦丫干了,要不差瘦丫做饭不好吃,只怕连做饭都不会让沈若兰做的。

    家里的前后园子已经被大庆哥两口子给翻完了,连腐叶土也拉回来好几车,足够给前后园子下肥的了,拉完腐叶土,大庆哥和秋萍嫂子又去帮她钩树枝子,敛柴火,干得热火朝天的,甚至还计划要把她家的院墙给加高了呢,要不是沈若兰打算今年盖新房,要修砖院套,这两口子真没准儿都已经开始修墙了。

    不过,就算没修墙,他们也一天都没闲着,镇上的支架已经做好了一部分,大庆就赶着牛车去镇上,把做好的一部分先拉回来,在沈若兰的指挥下,再安置下去…。

    他们两口子干得这么用心,沈若兰也没亏待了他们,每天晚上都按约好的,给他们当天结算工钱,当大庆两口子拿到那串沉甸甸的铜钱时,都乐得合不拢嘴了。

    这些钱,即是兰丫照顾他们让他们挣的,也是他们凭着自己的力气赚来的,他们再感激之余也收得心安理得,家里也因为有了这些钱,都吃上干粮,不再饿肚子了。

    而且,兰丫还隔三差五就做点好吃的给柱子送过去,猪肉、饺子、血肠,变着法的送,吃得孩子这几天脸蛋儿上都有肉儿,他们一家也更感激沈若兰了……

    一晃,又到了沈若兰进城的日子,这回她不用走好几里的路去桃花村坐车了,前两天大庆哥上镇上拉支架的时候,就帮她在车行里订了一辆带厢的马车,一大早,那马车就过来接她了。

    沈若兰款款的上了车,在舒适的座椅上坐定,往县城去了……

    赶到县城时,已经快到晌午,沈若兰直接去了她爹的出租屋,她爹不在,出去送货了,家里就招娣、领娣和带娣在,姐妹几个正在西厢房里做水晶冻呢,看到沈若兰来了,她们几个高兴得不得了,围着她叽叽喳喳,问东问西的。

    最主要的,就是问她那三十两银子弄回来了没有?

    沈若兰把事情简单的跟她们了一下,当然,没那些银子被她收进空间的事儿。

    这下,几个丫头可乐坏了,差点儿蹦高高,太好了,再也不用为兰丫姐在她们身上花那些钱内疚和自责了,再想想那一家子狼性狗肺的终于遭到了报应,想想他们丢了银子后的惨状,真是大快人心啊!

    “兰丫姐,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老不死的有没有再去纠你?还有那对儿畜生,他们就这么消停了吗?”

    “就是兰丫姐,他们这些年就指一直着卖我们的钱翻身呢,现在你让他们一下子美梦成空了,只怕他们会不甘心啊!”

    “要不,你也搬过来算了,咱们在一起还能亲香亲香,看万一遭他们的报复就不值当了……”

    沈若兰笑道:“放心吧,他们现在已经没精力找我的麻烦了,他们自己的麻烦还不知咋解决呢。”

    当初,沈大锤被雷捕头打了三十棍子后,就连气带急的病倒了,老婆子和沈大锤媳妇也都因为丢了那么一大笔银子还挨了打,连着急带上火的跟着病了,一家子躺在炕上病病歪歪了好几天,刚好点儿,镇上那家曾经买过瘦丫几个的下等窑子来领人了。

    沈大锤原是收了人家五两银子的定钱,定好了出了正月就来领人的,后来他们又见财起意,把姐妹几个卖给了沈若兰家,可谓是‘一个姑娘找两个婆家。’如今已经出了正月,那家妓院来领人来,结果他们家把闺女卖了,定钱还给弄丢了,那窑子自然不能答应,整天派一伙儿无赖上他们家作去,把病刚好的沈大锤又给打伤了,还把他们那个破家给砸了,更是放下了狠话,七天之内,要么把几个闺女交出来,要么就还十两银子来(定金加违约赔偿金),不然就把他们家的崽子卖到京城当太监去。

    沈大锤一家被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哪还顾得上找她的麻烦呢?

    听到他们落到这般下场,招娣几个高兴极了,要不差这边走不开,她们真想回去看看热闹,好好的出出这口恶气呢!

    已经是晌午了,沈若兰给大家简单的做了个珍珠汤,吃完后就带着她们几个去了何记布庄。

    今儿就是她跟何掌柜约好的取棉被,衣裳的日子,四床棉被太重了,她拿不动,就把她们几个带着,让她们自己拿。

    招娣等一听沈若兰还给她们做新棉被了,自然是感动的不得了,只是,兰丫姐为她们做的太多太多,她们多少个谢字都难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只能把那份感激藏在心里,努力干活来报答她!

    到了何记布庄,何掌柜热情的迎了出来。被子都做好了,纯棉布的被褥、枕头,摸起来软软的,很舒服很馨香,姐妹几个抱着自己的棉被,乐得都嘴都闭不上了。

    而沈若兰看到自己那身衣裳后,嘴巴也合不上了,差点都能塞进个鸡蛋去!

    这一身花花绿绿的,简直比花母鸡都要花啊,这要是穿出去了,绝对能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算了,还是留着压箱底儿吧,或者,留着在家时偷着穿吧,反正她是没勇气穿这么一身儿出去招摇。

    然而,招娣她们却像很欣赏她这身衣裳似的,一个个的都露出惊艳的目光。

    招娣还惊叹着:“太好看了,兰丫姐,这身儿花衣裳要是穿身上了,保证你成为咱们屯子的头号美人!”

    沈若兰头上一片黑线,对招娣几个的眼光和品味有了新认识,她觉得还是算了吧,要是成为村花得以穿这身衣裳为代价的话,那她还是丑着吧!

    何掌柜也笑道:“早就叫姑娘不要报什么希望了,这身儿还是留着在家穿合适,正好我这儿做了几身衣裳,本打算拿到成衣铺子代卖的,姑娘不妨看看有没有可心的,要是有的话就便宜点儿卖给你,保证比成衣铺子要便宜一两成。”

    沈若兰正好打算买两身新衣裳的,就,“那就拿出来看看吧!”

    何掌柜再柜台下拿出两套来,:“这两套姑娘穿大正和身,要不要试一下?”

    这两套都是褙子加马面裙,纯棉布的,其中一套是藕荷色的,下面是同色系略浅些的裙子,另外一套是浅蓝色的,裙子是象牙色的。

    沈若兰比较喜欢浅色系,就选了那套浅蓝色的买下了。

    买完后,她直接换上新衣裳,让招娣她们把自己的旧衣裳和瘦丫那床被褥枕头先带回去,她要去段家一趟,就不跟她们一起回去了。

    上回答应给段夫人设计衣裳,约好今天去段家给她送图样的,她怕再穿那身袄子过去被段家的下人看轻了,才故意换了一身儿,免得她们有看衣敬人的。

    “哎呦,沈妹妹,我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了这么多天,你可算是来了!”

    一看到沈若兰,段夫人亲热的不得了,她还是梳着上回沈若兰给她设计的头型,脸上依旧是化着那个妆,衣服也穿得素雅的多,看起来比从前好看多了。

    沈若兰一进来,她就一把拉住沈若兰的手,直接叫妹妹,把沈若兰叫得有点儿摸不清头脑了。

    她咋不记得啥时候跟段夫人出得这么亲近了呢?以段夫人在县城的地位,愿不该主动跟她这么个丫头姐妹相称啊?多掉价啊!

    不过,等到两人聊了一会儿后,沈若兰才如梦初醒,终于知道段夫人为啥对她这么热情了!

    原来,那日她俩分开后,段夫人回到府中,正好段二爷,也就是她丈夫段公子也回来了,两人刚好走了个碰面儿。

    段公子一看到她时就惊住了,像不认识她了似的,他们成亲多年,她一直是浓妆艳抹、华丽打扮,头上梳高髻,身上锦绣衣,像这样清雅脱俗的她,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呢!

    男人嘛,都是视觉动物,看到自己丑了多年的妻子一下子变美了,他也挺高兴的,加上好奇她为何突然有这么大的变化,跟着她去了她的院子,结果,当晚就宿在了她那里了。

    段夫人旱了那么久,如今久旱逢甘霖,自然是对沈若兰感激不已,加上丈夫这几天差不多天天都过来住,更让她把沈若兰视为救命恩人了,所以一见面,就不顾身份的差异,直接喊上妹妹了。

    “我已经打发人去令尊那边询问过好几次了,你再不过来,我就要打发人上你们村子里去接你了。”段夫人拉着她的手,在罗汉榻上坐了下来。

    沈若兰道:“您这么急着找我,有事吗?”

    段夫人道:“你不是答应给我设计衣裳吗?这都这么多天了,你的衣裳呢?”

    沈若兰笑笑,从怀里拿出她设计的那沓花色图案,:“这呢儿,您看看喜不喜欢吧?”

    “好我看看。”段夫人就迫不及待的把那沓图纸抽走了,低头细细的看起来,从看到第一页起,就喜出望外道:“妹妹,这都是你画出来的吗?太招人稀罕了,啧啧,我都不知道猫还能这么画呢!”

    连伺候在身边儿的几个丫头也被吸引过去了,一边看一边笑:“夫人,这些画也太可爱了,您要是穿上这样的衣裳,公子见了一定喜欢!”

    那些可爱的卡通图案,瞬间就萌化了屋里所有女人的心,让她们那萌萌哒的心一下子有了正确的打开方式!

    沈若兰谦虚的:“我不善工笔,就随手涂鸦了这几张拙做,让您见笑了。”

    “哎呀,妹妹,你太谦虚了,这样的花样子才好看,才特别呢。”段夫人兴奋道,又,“去把这些图纸送到咱们家绣坊去,按这些图纸,每样衣裳给我做一套,不,是两套,给沈家妹妹也每样儿做一套。”

    沈若兰忙:“我就不用了,您自己做就好了。”

    “那怎么行?”

    段夫人笑眯眯的:“你帮姐姐把这些设计出来,姐姐就对你感激不尽了,几件衣裳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妹妹你就别推辞了。”

    完,不等沈若兰话,就让丫头过来帮她量尺寸。

    沈若兰见她执意如此,只好顺从了。

    量完尺寸,段夫人摸着自己的脸颊,喜滋滋又带着几分羞涩的模样,:“妹妹啊,你帮姐姐设计的这个发式,画的这个妆容虽然好看,可总梳着一个发式,化一种妆容,总有被看腻的时候,你能不能在帮姐姐设计一下,看看有别有别的装容,别的适合的发髻了。”

    沈若兰道:“好啊,那我就帮你画一个娇梨妆,再给你梳一个拜月髻吧!”

    娇梨妆是《甄嬛传》里皇上给嬛嬛画的妆,很好看,其实的妆容跟之前的差不多,就是眉心多了一朵洁白的梨花,为了衬托出这朵梨花的娇白,她在调粉的时候调的稍微重了点儿,扑上去使段夫人的脸看起来粉扑扑的,配上眉心那朵洁白的梨花妆,粉的粉,白的白,煞是好看。

    而且,今天化口彩的时候,她要了蜂蜜。用勺子尖蘸了点儿蜂蜜点在段夫人的嘴上,再轻轻地用指尖晕开,然后采取出口彩,仍用指尖蘸了蜂蜜,再蘸了口彩调和一下,往她的嘴唇上涂抹,涂好后,嘴唇莹润亮泽,还带着丝丝的甜味儿。

    段夫人对着镜子看到自己漂亮的嘴唇,立刻想到丈夫晚上亲吻她时的感受,心里更美、更高兴了。

    拜月髻就是将头发中分为二,左右各编两条辫子,在头顶梳两个拱形的发髻,看起来明艳活泼,要是配上卡通衣服打扮,肯定能事半功倍呢!

    拜月髻不用插戴簪环,只在发髻上间隔着缀上几颗珍珠即可,俏丽活泼,一下子把段夫人从那个素雅艺人的妇人打扮成一个活泼明艳的少女,把段夫人高兴得都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妹妹,你的手可真巧啊!”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象着丈夫晚上回来时看到她的样子,心像被蜜水给浸了似的,心一高兴,人也格外大方起来。

    “妹妹,这个送你吧,算是姐姐对你的一点儿谢意!”

    她随手从妆台上拿起一只白玉手镯,就要往沈若兰手腕上套。

    沈若兰忙:“这可使不得,这太贵重了,我不过帮您梳个头,化个妆而已,哪能收您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段夫人却握着她的手,不容她躲闪,硬是把手镯套在了她的手腕上,“妹妹,你就安心的收下吧,与你而言,不过是化妆梳个头而已,可与姐姐而言,你却是救了姐姐呢!”

    要不是她帮忙,自己现在还被丈夫冷落着,还被那些姨娘、妾、通房们嘲笑着呢,就连外头的野女人也敢踩她一脚。可是现在,自己漂亮起来了,丈夫又重新宠着她了,后院儿那些贱蹄子们都安分了不少,再也不敢在她面前冷嘲热讽了……

    这几天,可以是她嫁过来这些年过得最舒心的一段日子了,这都多亏了她的帮助了,她就是赏她再多的东西,也是值得的!

    “再,你帮姐姐设计的那些图案姐姐都相中了,姐姐打算拿到自家的绣纺,照着绣些衣裳、裙子、帕子、绣鞋和肚兜什么的,这些图样那么好看,绣出来也一定能赚上一笔,只给你个手镯,姐姐还觉得简薄了些呢。”

    沈若兰恍然大悟,原来是要拿自己画的图案大规模生产销售啊,这么来,就只给她一只镯子确实有些简薄了,那些图案能创造的商业价值绝不是一只玉镯能衡量下来的,就是加上她给自己做的那些衣裳也不够呢!

    段夫人看沈若兰怔忪了一下,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笑道:“妹妹,这样的图案你还能画出来吗?要是能的话,咱们就做一笔交易吧。”

    沈若兰心中一动:“怎么交易?”

    段夫人:“我看令尊租住的地方太简陋了,我在泗水街有一座两进的宅子,前面各四间,前面是商铺,后面是住宅,虽然不大,但是房子还是挺新的,家具什么的也都是现成的,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把那宅子转给你,你每月帮我设计十二副这样的图案,满一年为止,如何?”

    这样的图案沈若兰想要多少有多少,没想到随随便便画几张画,就能在县城换一栋房子,她傻疯了才不干呢。

    于是,果断道:“好,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