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大庆哥来干活儿
    第二天一早,沈若兰还没起来呢,就听见黑子在外面叫唤。

    瘦丫出去看了一下,很快又跑了回来,“兰丫,大庆哥和秋萍嫂子来了,还牵了一头老牛,是来咱们家干活的。”

    沈若兰一听,赶紧穿上衣裳跑了出去,果然看见沈大庆和秋萍嫂子站在门外呢,沈大庆的手里还牵着一头老黄牛。

    “艾玛,兰丫,你家这狗也太厉害了,老牛都让它给吓得直往后倒呢。”秋萍嫂子远远的站在大门口,让黑子给吓到了。

    沈若兰赶紧吆喝了一声,“黑子,不许咬,自己人!”

    黑子果然就闭了狗嘴,乖乖的回窝里去睡觉了。

    沈若兰拉开栅栏门,把他们两口子让了进来,笑道,“这是哪来的老黄牛啊?我本来只请了一个人,结果多来一个人,还多了一头老黄牛,这下我可赚了。”

    秋萍嫂子给了她一下,笑,“别贫了,快点儿干活儿吧,我把娘家的老牛借来给你使了,就你家这点儿地,我们两天就给你耕完。”

    沈若兰开玩笑的:“你是不是傻啊,多干几天能多开些工钱呢,你们两天就干完了,上哪去赚钱呢?”

    秋萍嫂子,“我可不是傻咋地,巴巴的帮你借了牛来耕地,还要上后山大片林那帮你拉烂叶子土去呢。”

    沈若兰一听还要主动帮她拉腐叶土,顿时感动的不要不要的,都‘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想把庄稼种好,一定要有丰富的肥料,腐叶土可是再好不过的肥料了,有了这样的肥料加持,收成肯定差不了!

    “多谢嫂子了,我正犯愁没肥料呢,你们这忙算是帮到我心坎上了!”

    秋萍嫂子笑道:“谢啥谢,咱们这也算是两将就了,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们家都吃好几天稀的了,要不是你给你大庆哥这份活儿干,我家就快连稀的都供不上溜了。这下好了,有这一天的五十文钱,家里顿顿吃干的都能吃起,隔三差五的都能吃上一顿肉了。”

    原来,谢大娘一家因为沈若兰给的工钱太多,都有点儿过意不去了,但是家里困难,又舍不得不要,思来想去,一家人就决定在活计上找,尽量多干活儿,把活儿干好了,这样才能心安理得的拿她那五十文钱的工钱。

    了几句后,秋萍嫂子和大庆哥就进前园子干活儿去了,沈若兰回了屋,瘦丫已经帮她把洗脸水烧好了,若兰洗漱梳妆的功夫,瘦丫又去后园子把牲口都喂了,等沈若兰洗漱完毕去做饭时,瘦丫已经喂完了牲口,拎着水桶去打水了。

    做早饭的时候,沈若兰特意多做了点儿,给柱子带出了一份儿,那孩子打就病病殃殃的,整天吃药,跟个男版的林黛玉似的。

    沈若兰对医术不通,不过却懂得一点儿养生的道理,她觉得药补不如食补,只要多吃点儿有营养的,让身子壮实起来,不啥病都好了吗?

    当然,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孩子是人家的,具体要咋养活还得人家了算,她也只能尽两按自己的想法给他增加点儿营养,让他能长壮实点儿罢了。

    早饭是猪肉白菜馅的包子,菜是牛肉萝卜汤,荤素搭配,营养又好吃。

    包子蒸好后,沈若兰拿油纸包了四个大的,又盛了一大碗牛肉萝卜汤,让瘦丫先吃,她拿着包子端了汤,给柱子送了过去。

    赶到谢大娘家时,谢大娘一家子也在吃饭呢,桌子中间摆了一盘腌雪里红,每人的面前摆了一碗稀的光汤的野菜粥。

    “呦,兰丫咋来了呢,你大庆哥和秋萍嫂子没上你家干活去吗?”谢大娘见沈若兰来了,急忙撂下筷子站了起来,客气的接待她。

    沈若兰笑道:“去了,早就去了,已经干上了,快快坐下吃您的,别管我。”

    着,把手上的油纸包放在了桌子上,道:“我早上蒸的包子,带几只过来给你们尝尝。”

    又把汤碗也放在了桌子上,“光吃包子太噎人了,就着汤连吃带喝,再好不过了。”

    谢大娘打开油纸包,看了看那几只大白包子,又看了看那碗飘着油花的牛肉汤,感动的:“兰丫,你这是干啥呀?让你大庆哥在你家挣钱,我们都够感激的了,咋还能再给我们家送东西呢?这些东西可不是钱儿细的,留着自己吃多好啊!”

    “包子,奶奶,我要吃包子。”

    柱子看到了那冒着热气的大白包子,馋得直抠嘴。

    “好呀,兰姑姑给柱儿拿。”沈若兰拿起一个大包子,塞到了柱儿的手中,柱儿拿着大包子,呲着门牙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谢大娘疼惜的摸了摸孙子的脑袋,叹道“那这回大娘就不跟你客气了,往后可不行再往这倒腾东西了,大娘知道你不缺钱,但细水长流,有钱还是省着点花才能长久,像你这么大手大脚的可要不得…。”

    “你这个人啊,话就是不好听,人家兰丫来给咱们家送包子,你你还教训上人家了,真是的!”沈德龙在一边儿听到老婆子絮絮叨叨的,怕沈若兰不乐意听,急忙把她的话给打断了。

    谢大娘瞪了她老头儿一眼,道:“这是我们娘俩的事儿,你管不着,我这是没把兰丫当外人儿才多几句,换别人让我我还不惜哒呢。”

    “得得得,你有理,我不过你。”沈德龙不过谢大娘,就转向沈若兰,笑呵呵道:“兰丫啊,别听你大娘瞎咧咧,她岁数大了,竟磨叽些没用的,你不用理她。”

    沈若兰笑道:“那怎么行?从到大,就是我谢大娘管我管的最多,这屯儿里我谁都不听,也得听我谢大娘的啊!”

    “你听听你听听!”谢大娘有些得意又有些感动的,“我就兰丫这孩子是个有心的,我不能白疼她,咋样?让我中了吧。”

    老姑奶奶乐呵呵的,“你们两个都多大岁了,还在孩子面前斗嘴,也不怕孩子笑话你们。”

    “笑话啥呀?家就该是这个样子,一家子在一起笑笑,插科打诨的,多好啊!”这句话的时候,沈若兰眼里流出了几分羡慕来。

    她也想要一个这样热热闹闹的家,一大家子坐在一起笑笑的,多好,要是她娘没走的话就好了,不定她现在都有好几个弟弟妹妹了,家里也能像他们家这么温馨、热闹了…。

    哎!

    可能是被她爹感染了,她现在也动不动就想她娘,就伤感,虽然她对那个娘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但是每当看到哪家人一大家子和和美美的时候,她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那个人。

    这么多年了,她去哪了呢?咋一点儿音信都没有?就算她不在意她爹了,难道也不在意她这个女儿了吗?

    或者,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想到这儿,她的心里就有点儿难过,虽然从未见过她,也对她没什么印象,但是那个人是她的亲娘,血脉相连的至亲,她怎么能不动心呢?

    柱子很馋手里的大包子,但是他是个懂事的孩子,包子到手后虽然想吃,却没有马上吃,稀罕八叉的闻了一会儿,把包子举到了沈老爷子的面前:“太爷爷,您先吃。”

    沈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重孙子,慈爱的:“柱儿吃吧,太爷爷年纪大了,不爱吃荤腥的,就爱喝野菜粥。”

    柱儿又举着包子送到他太奶奶面前:“那太奶奶您吃。”

    老太太见重孙子这么孝顺,笑得满脸的皱纹都堆到一起去了:“太奶奶跟你太爷爷一样,岁数大了,吃荤腥的不消化,还是柱儿自己吃吧。”

    “那爷爷您吃。”孩子又把包子举到了沈德龙面前。

    沈德龙哪舍得吃他大孙的偏食啊,摸着他大孙子的脑袋,想了个拙略的的借口:“爷爷胃疼,只能喝粥养着,还是柱儿自己吃吧。”

    “那,奶奶您吃。”

    娃子又把肉送到了谢大娘的嘴边儿,谢大娘亲了孙子一口:“奶奶不爱吃包子,还是留着给柱儿吃吧。”

    柱儿拿着包子送了一圈儿也没送出去,睁着大眼睛傻傻的看着长辈们,咋也想不通这么好吃的东西他们为啥都不爱吃!

    看着这一幕,沈若兰开始打心眼儿里喜欢上了柱子,这么的孩子,正是护食的年纪,却知道把好吃的先让给长辈们吃,不得不,这孩子还真是个懂事的。

    换作沈大锤家那个畜生的话,现在不定怎么狼吞虎咽,吃相难看呢!

    **

    回去后,瘦丫已经吃完了,给她留了两个包子一碗汤,她自己则拿着扫帚撮子去打扫羊圈,给羊圈换干净的稻草去了……

    瘦丫就是这样,一刻都闲不下来,要是让她呆一会儿,她就会产生罪恶感,感觉兰丫把她救出来了,又好吃好喝的供着她们,给她们买衣裳买头绳的,她要是闲着不干活儿,就太对不起兰丫,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所以,一天到晚转转磨磨的找活儿干,沈若兰了她好几回都没好使,也只好由着她去了。

    沈若兰吃了早饭,把碗筷儿收拾了,就拿出纸笔,开始帮段夫人设计衣服的花色。

    古代人都守旧保守,给她设计时尚的衣裳她也肯定不懂,也不一定能敢穿,就只能在衣服的花色上下下功夫了。

    这个时代的贵妇衣裳,上面多数都绣牡丹、芍药、菊花、梅花什么的,都是常见的花儿,早就见怪不怪,引不起认得瞩目了,要么就是绣些寓意吉祥的图案,比如把石榴和蝙蝠绣在一起,寓意为多子多福;把喜鹊和梧桐绣在一起,寓意为同喜同喜;把牡丹和白头翁绣在一起,就是白头富贵……

    这样的图案虽然吉庆,但是略显普通,想要引人注目又好看,只能另辟蹊径。

    想了一会儿,她决定尝试着试试卡通,因为段夫人现在的年纪不大,也就三十来岁,穿卡通的话不仅惹眼,还显得年轻、呆萌,要是她在打扮适宜的话,不定还能一鸣惊人呢。

    于是,一幅幅简单可爱的卡通图案被画了出来,还被寓以吉庆的寓意,比如,画一只呆萌可爱的kitty猫,绕着一朵大牡丹花,追着一直蝴蝶玩儿,就是“耄耋富贵”。

    ‘耄耋’是指长寿老人!‘髦耋’与猫,蝶谐音、同音,‘耄耋富贵’寓意长寿、健康、富有,是所有人都追求和梦想的,加上图案上的猫那么萌,那么可爱,想不出彩都难啊!

    还设计个年年大吉、举家欢庆等图案,都是卡通风格的,既吉祥喜庆,又可爱呆萌,设计完,连她自己都想要做一身儿穿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