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回去
    月亮慢慢的升起来了!

    浅淡的月光下,男孩儿步履沉重的走回到村子,晌午和晚上都没吃饭,又走了几十里的路,让这具的身子已经严重的透支,快要撑不住了。

    刚要坐下休息一会儿时,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撒着欢儿的向他跑来,“哥,你回来啦!”

    男孩儿一定,有立住了,他扯起唇角,大声嘱咐:“菊儿,慢点跑,当心摔着了……”

    若菊跑过来,看清他的面孔时,一下子愣住了,惊叫起来。

    “哥,你咋了?”

    男孩儿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肿起来的脸,含糊着:“不心摔了一跤。”

    他不善撒谎,撒谎的时候眼神有点儿飘忽,声音也有点儿微微的颤抖了。

    “哥——”

    沈若菊捂住了嘴,强忍着没哭出来。

    这么多年了,哥哥还是这副样子,每次在外面受委屈了,挨打了,怕娘和她担心,总自己摔的、撞的,即便巴掌印还清晰的印在脸上呢,他也执意那么,她都已经习惯了。

    男孩儿看妹妹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心一软,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安抚道:“放心,哥没事,就是那捆柴让人抢走了,还有……”

    他难过的低下头,声音低低的,“哥答应你的头绳也没买成。”

    沈若菊咬着嘴唇,哽咽着:“我才不喜欢头绳呢,我就喜欢哥,哥,你疼不疼,来,我给你吹吹。”

    她伸出手,捧住了哥哥的脸颊。

    男孩儿往后躲了躲,,“不用,哥是男人,得给你跟娘撑门户的,没这么娇弱,走,咱们快回吧,晚了娘该惦记了。”

    “嗯,娘就是惦记你,才让我上这来看的!”沈若菊抹了一把眼睛,拉着了哥哥的手,往家里走去。

    快走到家门口儿的时候,男孩儿停了下来,郑重的:“菊儿,你去把娘屋里的油灯拿别的屋去,别让娘看见我的脸。”

    菊儿抽了抽鼻子,“不用,家里的油灯昨晚就没油了。”

    男孩儿放心了,整理了一下情绪,提步走了进去。

    “娘,我回来了!”他故作欢快的道。

    此刻,穆氏正倚在枕头上咳嗦呢,听到儿子的声音,她挣扎着坐了起来,“竹儿,你总算回来了,快过来……咳咳……让娘看看。”

    竹儿立在门口,没敢靠过去,“娘,我先去洗手。”

    “咳咳,去吧。”穆氏又咳嗦了两声,缓缓的躺下了。

    刚才起的太猛,头有些晕了,确实坐不住了。

    这副破身子,自从那年被打伤、被沉河,就坐下病根儿了,风吹吹都能倒下,最近越发的坏了,要不是为这这俩孩子,她早就撑不住了……

    竹儿洗了手,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儿,在黑暗中握住了她的手,关切的叔:“娘,你今天觉得怎么样?好些了没?”

    穆氏扯了扯嘴角,握着儿子的手,缱绻的:“好多了,娘有你们这样一双好儿女,什么病都压不倒。”

    竹儿一怔!

    忽然想起那个黑衣男人的话——要是活不下去了,就去找你姐姐吧,她可本事着呢,养活你们三口绰绰有余……

    他是谁?

    为什么要那么?

    难道娘不止有他们这俩孩子?他还有个姐姐?

    从,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坎坷,年幼时也曾向母亲问起过自己的身世,可是每次提及于此,母亲总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所以渐渐的,他也不敢再提起此事了,只是,不提起不代表不在意,今日被那个黑衣人提及,他心底的那些疑惑又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娘,我们要是能有个哥哥或者是姐姐的话就更好了。”他试探着道。

    黑暗中,那只握着他的手一下子僵住了,还轻轻的颤抖了几下,竹儿的心也跟着颤抖了几下,似乎有什么惊人的秘密马上就要破茧而出了似的。

    然而,半晌,母亲却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顾左右而言他,“今儿个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没赶上回村子的马车吗?”

    竹儿微微失望了一下,不过还是认真的回答,“钱袋丢了,找了半天也没找着,后来去坐车时车已经走了,我就走回来的。”

    怕母亲心疼、难过,他没自己的柴被抢,没钱坐车,只风轻云淡的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没坐车回来。

    然而,即便如此,也把母亲心疼坏了,“你年纪,走了那么远的路,肯定累坏了吧?”

    穆氏心疼的拉着儿子的手,更恨自己这副不争气的身子了。

    竹儿摇摇头,“累倒不累,就是娘的药没买成,儿子心里愧疚……”

    “你不用愧疚,你已经很好了,是娘对不住你们,这些年,让你跟菊儿受苦了,咳咳……”

    穆氏咳嗽着,心里酸酸的,她的一双儿女都这么乖巧、听话,是她这个做娘的连累了他们,害他们窝在这个山村里受苦。

    有时候,她真想带着他们去找他们的爹爹和姐姐,一家人团聚,从此生活在一起,那场面,想想都让人感到幸福……

    但是,她不敢,万一被那个恶毒的女人发现了,这次被处死的恐怕就不止她一个了!

    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不怕死,但是害怕连累他们。

    她的竹儿和菊儿,多年不见的他,还有可怜的兰儿……

    他们一家子,只能注定分离了!

    当年她被抓走时,兰儿才三岁,还是个粉粉嫩嫩的团子,整天缠着她,跟一条尾巴似的,一步都离不开,她走后,她一定没少哭着找娘吧?不知他有没有好好哄她,这么多年了,也不知他再娶了没有,后娘对她的兰儿好不好?有没有欺负她?

    还有婆婆,婆婆那么讨厌他,想必对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些年,真不知她的兰儿是怎么过的!

    都十一年了,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粉团子,该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吧,不知道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对了,她今年都十四岁了,该找婆家了吧,不知道他会不会用心帮她择一个良人,给她一个幸福的人生;也不知道她的婚事婆婆会不会插手,要是婆婆也插手话,孩子的婚事多半就要跟银子挂钩了,那获得幸福的几率就微乎其微了……

    想到这儿,她的心就揪起来了,真想不顾一切的回去看看她,哪怕只看一眼也好,只要让她知道她还好好的就行了!

    怎么办呢?她不敢再想了,就怕自己会被逼疯了,有时候,她真想不顾一切的带着孩子们回去,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滔天的权势,对她的仇恨,她就不得不把那份念头打消了。

    再回与不回的纠结中,她都快被逼疯了,身子也日渐消瘦,越来越弱了,稍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让她大病一场,她真怕自己有一天突然走了,那样的话,两个孩子可怎么办呢?

    他们都还,还不足以顶门立户,要是她走了,他们被人欺负了去可如何是好呢?

    辗转纠结中,一夜的时间过去了。

    早上,彻夜未眠的她强撑着起身,想去把炉子点着了,怕孩子们早起时冷。

    经过儿子的房间,她赫然看见睡在床上的孩子,一张脸儿鼻青脸肿的,嘴角都破了。

    穆氏的心骤然聚在了一起,差点儿哭出来。

    她的竹儿受伤了,还是被人打的,打的好重啊!

    是谁那么狠心?忍心对她这么好的儿子下这么重的手呢?

    她轻轻的走过去,低下头,看着儿子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儿,都打在儿身,痛在娘心,此刻,她真的心疼得肝儿都颤了,大滴大滴的泪珠滚落下来。

    不行,她不能再让孩子受委屈了!

    刹那间,纠结了几年的问题豁然解开了。

    她要回去!

    带着孩子们找他们父亲去,她要把孩子们送回到他们父亲的身边,让他保护着他们,不让他们再受伤害。

    她还要亲自给她的兰儿找婆家,不许别人插手,更不许别人欺负她的孩子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