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男孩【二更】
    第二天,沈若兰和谢大娘坐着老于头家的驴车,到镇上去定做大棚支架。

    现在已经快出正月了,天暖和了不少,坐在驴车上也不是很冷了,沈若兰和谢大娘一边观景一边唠嗑,倒也不寂寞。

    到她要扣大棚的事儿,沈若兰笑嘻嘻的对谢大娘:“大娘,正好我还要跟你商量个事儿呢。”

    谢大娘笑道,“啥事儿啊?呗。”

    沈若兰,“你看,我这不是要扣大棚吗,我想把我家的前后园子都给好好的翻一遍,你也知道,我家之前这块儿都是块山地,也没人种过,我家在住的这些年我爹也没正心种过园子,严格的起来,我家的前后园子还跟荒地差不多呢,我想找我大庆哥帮我好好翻一翻,松松土,下点儿肥啥的。”

    大庆就是谢大娘的儿子,也是秋萍嫂子的男人,柱子的爹。

    谢大娘听了,爽快的,“行,明天我就让你大庆哥去帮你翻去。”

    “那可太好了,不过,我不能让我大庆哥白干,他给我干一天活,我给他五十文钱的工钱,怎么样?”

    这个工钱是沈若兰经过深思熟虑才定的,一般像大庆这样的壮劳力,在外面干一天也就是三十文的工钱,要是干重活累活的时候,最多也就四十文,她能给到五十文,已经是大价钱了!

    “看你这丫头的,又不是外人,就是帮把手的事儿,哪能要你的钱呢?”谢大娘家虽然缺钱,但她却不是贪财的,村里互相帮忙的多了,哪有给钱的啊?

    沈若兰道,“大娘,我可不就只有这点儿活儿啊,要是光这点儿活的话,你跟我要我都不能给你,等过两天,我还得搭大棚架子,扣大棚,到时候播种,浇水,活多着呢,你也看到了,我跟瘦丫这体格根本干不了重活,再这些活也不是女人干的,还都得指着我大庆哥呢。”

    她一边着,一边挥了挥自己瘦弱的胳膊,以示她确实干不了这样的活。

    谢大娘听了,纠结的低下头去。

    她很想答应下来,家里面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要是一天能赚到五十文钱的话,一家老就不用饿肚子了,偶尔还能给柱子和公公婆婆割一顿肉吃呢!

    可是,答应了又怕被人家戳脊梁骨,一个屯子住着,帮着干点活儿还得要工钱,再跟瘦丫,她也不好意思啊!

    沈若兰看出了谢大娘的心思,就,“大娘,我这些活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干完的,就算翻地扣大棚用不了多长时间,可是见天给大棚浇水,那可不是个轻快活儿,五个大棚都得浇水呀,水井离我家还远,就得指着我大庆哥一担一担的帮我往家挑了,光这浇水的活儿,就至少得干上俩月,你,这么长时间,我能好意思天天去求你们吗?反正我想好了,要是你不收钱,那我就去找别人了。”

    “兰丫,别找别人,你大庆哥去。”谢大娘一听要找别人,急忙开口了。

    一天五十文钱,十天就是五百文,一个月就是一千五百文,这丫头至少能干俩月,那就是足足三两银子啊!

    都赶上家里一年赚的了!

    这么好的事儿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呢,哪能让给别人去干啊?

    柱儿身子不好,要是有这三两银子,就能进县城的大医馆去找个好大夫好好瞧瞧,抓两剂好药吃,没准就把病给治好了呢!

    “太好了,大娘,那咱们就定了,让我大庆哥从明天开始就帮我干活,至于钱的事儿,咱们是每天一结也好,十天一结也好,你们怎么就怎么办。”沈若兰赶紧把事情敲定下来。

    谢大娘笑了笑,:“钱的事儿好,只是兰丫,大娘先谢谢你了,大娘也知道,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你就拿二十文三十文的也能雇着好人儿干活儿,可非要花大价钱雇你大庆哥,也是帮衬大娘一把,大娘知道你的心思,大娘心里有数!”

    “看大娘你的,还我见外呢,你现在不也见外上了吗?”沈若兰笑嘻嘻道,“咱们之间谁跟谁呀?你忘了我时候没饭吃的时候跑你家去蹭饭了?那时候您没少帮我,我现在帮帮你不也是应该的吗?”

    “呵呵,你有心了,大娘做梦都没想到你能出息成现在这样!”沈大娘欣慰的道。

    沈若兰嘿嘿一笑,,“那当然了,女大十八变嘛!”

    “你还没十八呢,才十四吧?”

    “嗯,过了年刚十四……”

    娘俩一路上搭搭格格的,很快就到了镇上。

    她们先去了谢大娘兄弟开的木器行,正如谢大娘的,他兄弟也是个老实憨厚的人,看看他木器行里的东西也都做得还不错,最让沈若兰高兴的是,他这里有竹竿儿,还有那种大粗的竹子,可以从破开用的,用来做支架再好不过了。

    沈若兰把自己的图纸尺寸都拿了出来,又跟他交涉了一番,最后讲定价格,五个大棚的支架,就都在这里定做了,连工带料,统共是五十两银子,一个月内做完。

    谢大娘帮她弟弟揽了这么大一个活儿,想来她弟弟肯定会很感激她的,不定还能给她点儿回扣啥的。这点,沈若兰一点儿都不反感,反正找谁做都是做,还不如帮帮谢大娘,让她过得到点好处呢!

    离开木器行,沈大娘要去看翠莲姐,沈若兰就暂时先跟她分开了,坐着老于头的驴车去了镇衙门。

    昨儿雷捕头那么给力,她有心表示一下,只是昨天人太多,她想表示也没有机会,正好今儿过来,就顺便表示表示吧,以后自己要是再有事儿的话,求人家也方便啊!

    赶到镇衙门,正好雷捕头也在,沈若兰把他请了出来,大大方方的拿出二两银子,让他带那几个兄弟们去喝酒。

    雷捕头拿到银子,乐得眉开眼笑的,一个劲儿的跟她,往后要是有什么事儿就尽管来找他,他帮她做主。

    是呀,每次她一有事儿他就能捞到银子,自然愿意去帮她做主喽!

    **

    京城北,锦川城里

    一个面黄肌瘦的男孩站在街上,他衣衫破烂,身形单薄,身后还立着一担干爽的柴禾,此刻,他正等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几个朝他围过来的混混。

    “子,你知不知道在这条街上卖柴是得交保护费的,你交了吗?”一个尖嘴猴腮的混混上前,推了男孩儿一把,男孩消瘦的身子给推得一个趔趄,跌倒在柴上,跟那担柴一起倒在了地上。

    混子们哈哈哈的笑起来,十足的恶霸。

    男孩儿坐在地上,眼眸微涩:“我……没钱!”

    “没钱?没钱你敢跑老子的地盘上卖柴火,是皮子痒了吗?还是你觉着老子能惯着你呢?”那个推人的混混一把又把男孩儿拎了起来,像拎一只鸡崽子似的,一边骂,一边推搡着。

    男孩儿有点儿怕了,红着眼圈儿:“几位哥,我娘病了,我这担柴火是要卖了给她买药治病的,请几位哥高抬贵手,等我以后有钱了,肯定给几位补上。”

    “呸!你当爷是傻子吗?你要是卖完就跑了,以后爷他娘的哪儿去找你?”混子一口唾沫飞在了男孩儿的脸上,恶狠狠道:“五文钱,要么交钱,要么把你的柴火抵了。”

    男孩儿一听,急忙扑到了那捆柴火上,紧紧的抓着扁担:“不行,我娘病了,要是没有药她会死的,几位哥你们行行好,等我以后有了钱,肯定就会给你们的,拜托你们了。”

    “少他娘的废话,要么交钱,要么把柴火交出来!”混子不耐烦了,逼上前两步,一副随时都要出手的样子。

    男孩儿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从口袋里拿出仅有的一文钱,那是他偷偷攒起来,留着给妹妹买根头绳的,但是,为了这捆柴火,他只能把这文钱交出去了。

    “几位哥?我先交一文行不行?剩下的四文等我卖完柴再给你们,我话算数,一定不会耍赖的。”

    “去你娘的!”

    一个混混上前就是一脚,一下子把瘦的男孩踹出老远,摔倒在地上。

    “你以为老子是叫花子吗?拿一文钱来打发老子,打老子的脸呢?兄弟们,少跟他废话,揍他!”

    一帮十七八岁的混混,打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只需三五拳,就打的他躺倒在地,只剩下抱着头蜷缩的份儿了。

    “犊子,今儿个老子心情不错,就饶了你,要是再让老子看见你敢随便在老子的地盘上卖货,你给老子等着,兄弟们,拿了柴火,走人——”

    一帮混混拿了那担柴,连地上那一文钱也捡去了,呼呼啦啦的走掉了!

    男孩儿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望着那些凶神恶煞似的背影,终究没敢追上去,他抹了一把眼睛,低着头慢慢的走了……

    对面的茶馆里,目睹了一切的某人站起身,对几个随侍:“你们在这里等着!”

    随即,快步走出了茶馆。

    那男孩走进一条无人的巷子里,看看周围无人,颓然的靠在了墙上,慢慢的蹲下身子,将伤痕累累的脸儿埋在了膝头,抱着膝盖无声的抽泣起来。

    怎么办呢?

    娘病了,家里的钱都花完了,就指着他卖了这担柴火给娘买药呢,可是柴火被抢走了,娘的药可怎么办啊?

    还有,今天是他跟妹妹的生辰,他答应过要给妹妹买一条红头绳,想想自己离家时妹妹那殷切的眼神,他回去了,可怎么面对妹妹呢?

    肚子饿伤口疼都算不得什么了,男孩沉浸在巨大的悲哀和痛苦中,他感到深深的懊恼,自己真是太没用了,花了好几天的时间砍的柴,一下子就让人都给抢走了……

    巷子口,颀长挺拔的男子默默的看着那个蜷缩成一团儿的的身影,看着他瘦弱稚嫩的肩膀微微的抖动,像一片秋风中的落叶似的,孤苦、伶仃,让他的心里竟莫名的有点儿心疼!

    只是,这个人坏就坏在从不会好听的,即便挺可怜这个东西的,想帮帮他,安慰安慰他,可经他嘴出的话依旧是难听。

    “堂堂男儿,被几个混子打一顿就哭成这样,还真是好出息呀!”

    男孩儿听到这声嘲讽,惊慌的抬起头,看见黑衣长袍的男子就站在不远处,不知道他已经在那里看了多久了,深邃的眼神中,幽黑难测,像极了吸人的漩涡,极为骇人。

    男孩儿认得他,就是这个家伙那天跑到他家去投宿,结果把他娘给吓到了,之后就病倒了,一直病到现在。

    娘的身子一直不好,稍有点儿风吹草动就会倒下,他从懂事起就一直很心很心的照顾着娘,从不让她受一点儿的伤害,结果,却让这个可恶的男人给吓病了。

    他讨厌这个男人,不想跟他话。

    男孩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倔强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背后,那个男人凉凉的了一句:“要是活不下去了,就去找你姐姐吧,她可本事着呢,养活你们三口绰绰有余!”

    男孩一顿,慢慢的回过头时,刚才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