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搜查
    雷捕头之前曾受过沈若兰的好处,知道她是个会办事的,也有意结交她,现在听她叫他打听,他就真个打听了一下,结果,没用几句话,就把老马婆子刚才要放赖的事儿给打听出来了。

    “雷捕头,你也听到了,就是这么样一家撒泼放赖的人家,他们的话能信吗?”沈若兰让瘦丫把屋里的板凳拿出来,请雷捕头坐下,随即又让她进屋倒了茶上来。

    雷捕头坐定后,接过茶碗,叫过狗蛋儿,让他把昨天的事儿再一遍。

    狗蛋儿是个怂货,跟他爹娘话时‘巴巴’的可能了,看到了腰间挎着朴刀,威风凛凛的捕快老爷,就想起村里老人起的,官府专门儿砍头打板子抓人下大牢的话来,吓得哆哆嗦嗦的,话也不清楚了,磕磕巴巴的了半天,也没明白个啥。

    沈大锤一看他儿子这副怂样,怕雷捕头起疑,破天荒的对他瞪起眼睛对,吼道,“你个王八犊子,该咋就咋呗,有啥不敢的?,大大方方的,把昨天她咋搁肉哄你的事儿给捕快老爷出来。”

    狗蛋儿毕竟是个孩子,看到穿官服挎腰刀的本来就害怕,现在又被他爹这么一吼,心里就更怕了,他嘴一咧,哇的一声哭起来!

    “你哭啥,你个熊犊子玩意,闭嘴,不行哭……”

    一看狗蛋儿哭开了,还大有没完没了的架势,沈大锤慌了,瞪着牛卵子大的眼睛,不停的低吼着,恐吓着他,“别哭,不行哭,好好跟捕快老爷话……你个熊犊子玩意儿,一到真章就灭火,你等回家的,看我揍不揍你!”

    他这么一吓唬,狗蛋儿更害怕了,闭着眼睛大鼻涕哭挺老长,一直持续了半炷香的功夫也没停下来。

    雷捕头没有耐心了,冷哼一声,,“沈大锤,你别逼他了,还是先好好想想孩子到底没过那些话吧!”

    “老爷,您咋能这么话啊?”

    听到雷捕头这句话,沈大锤一下子傻了眼,这句话,就等于直接判定是他们家诬告沈若兰了!

    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道,“老爷,民对天发誓,我儿子早上的的确实过那些话啊,民要是有一句谎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雷捕头冷笑一声,,“我们在官府当差的,最不信的就是别人起誓发愿了,我们审案,向来是看证据的,没有证据,出花来也是枉然,沈大锤,既然你口口声声沈家姑娘偷了你家银子,就好好的把证据找出来吧,只要有证据,本捕头也一定秉公执法,为你做主。”

    “不过,哼哼……”

    他冷笑两声,随手揭开茶碗,拿茶盖儿拨了拨里面的茶叶,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才道:“你要是找不出来的话,戏弄官差,诬告良民的罪责,你可要掂量掂量了!”

    沈大锤的一下子僵住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他一个原告、被害人,最后会成为被告的,还是不占优势的被告,让他去找证据,除了狗蛋儿那个熊犊子,他还能上哪去找啊?

    他嘎巴了几下嘴儿,想替自己分辨,又不个出啥,忽然看见了立在一边的瘦丫,顿时眼睛一亮,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似的。

    “瘦丫,瘦丫,你整天跟她在一块儿,她干啥没干啥你一定知道吧,你给官老爷,这个兰丫到底偷没偷咱家的银子,好闺女,呀……”

    沈大锤的一句‘好闺女,’还是瘦丫降生十六年来,第一次听他这么叫她呢!

    瘦丫心里也明白沈大锤为什么这么叫她,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随即,大声对雷捕头道:“官爷,兰丫没偷他们家银子,兰丫家有的是钱,根本不用去偷,是他们诬陷兰丫,你一定要给兰丫做主啊!”

    “你,啥?”

    沈大锤和老马婆子一样,没想到瘦丫敢反抗他,一时间给气住了,“你个胳膊肘外拐的死丫头!”

    他气坏了,本想起身冲过来一顿打,但是又怕官老爷怪罪他,只好暂时收起那份心思,瞪起眼珠子恶狠狠的瞪着瘦丫,无声的威胁她。

    从前瘦丫怕他,怕他打,怕他骂,怕他不给饭吃,只要他立瞪起眼睛,瘦丫就会老老实实的听话。

    但是,现在她不怕了,在兰丫的身边儿,她吃得饱穿的暖,还有黑子护着,他们要是再敢打她、欺负她,她就让黑子咬死他们,把他们这一家子畜生全咬死!

    她迎着沈大锤淬了毒似的目光看了回去,没有丝毫畏惧,只有嘲讽,蔑视和发自内心的仇恨!

    两人正瞪着眼呢,吴四爷到了!

    众人闪出一条路,把吴四爷让了进来。

    沈若兰赶紧又回屋搬了个凳子,请吴四爷也坐下。

    吴四爷和雷捕头寒暄了几句,又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理了一下,才:“这件事儿涉及的财产金额巨大,不同于家庭的纠纷,也不同于邻里间的口角,已经超过我这个里正管辖的范围了,还是请雷捕头做主吧,我听听就好了。”

    雷捕头不紧不慢的:“这件事儿,我觉得是沈大锤在冤枉沈家姑娘……”

    没等雷捕头完呢,沈大锤嗷的一声叫起撞天屈了:“大人,冤枉啊,您既没有搜查沈兰丫家,有没有给她上刑审问,咋就断定是我们冤枉了她呢?是不是冤枉,您好歹也搜查过了再做定论啊,您这样审案,民不服啊!”

    雷捕头怒道:“你一没证据,二没证人,就凭那点子疑心,凭什么叫本捕头搜查人家?又凭啥给人家上刑?你以为衙门是给你们家开的吗?”

    “可是,她实实哄过我儿子,问过我家藏银子的位置啊,大人,您要是不替民做主,民就跪死在您面前啦——”

    沈大锤冤枉的跟窦娥似的,挺大个老爷们咧个大嘴呼天喊地的哭起来,哭得跟个老牛在叫唤似的!

    老马婆子和沈大锤媳妇也觉得屈得慌也。婆媳俩也跟着张开大嘴放声痛哭,口口声声的叫着不服、冤枉。

    沈若兰不想雷捕头为难,也不想村民们疑心她,就:“雷捕头,沈大锤一家子我把他家的银子偷去了,今儿就算您判定我没偷,他也肯定不会服气的,再有,不明事理的村民也备不住得疑心我,我可不想背着偷盗的名声过日子,正好今儿个您和吴四爷都在,村里人也都在,不如大家好好在我家搜上一搜,也好彻底解了他们家的心疑,洗清我的嫌疑!”

    她竟然主动要求搜查,这可是沈大锤一家做梦都没想到的,也是雷捕头和吴四爷没想到的。

    不过,为了让大家都心服口服,也是为了给沈若兰洗清罪名,雷捕头就答应了。

    令他带来的四个人一起进屋去搜查,沈若兰又在围观的百姓里挑出了十几个年长有威望的,请他们也一起搜,至于沈大锤一家,更是允许他们里外屋,前后园子随便儿搜!

    沈若兰家面只有两间屋儿,沈德俭的东西都搬到县城去了,沈若兰值钱的东西也都收在空间里,外面并没有多少东西,几下子就搜完了。

    老马婆子和沈大锤媳妇不放心,亲自在沈若兰的屋里搜了一遍,连灶坑和炕洞子都扒了,房梁都没放过,最后也没找出一个铜板来。

    沈大锤和他舅子则在前后园子一棵草一棵草的巴拉,就怕她把银子给埋到哪去,让他们给落下了!

    还有好信儿的村民也主动加入到了寻宝的队伍中,大家在前后园子仔仔细细的搜了个遍儿,屋里也翻了个底儿朝天,结果,还是啥都没搜出来。

    “哼!这下子,你们没话可了吧!”

    雷捕头金刀大马的坐在凳子上,对沈大锤冷哼道。

    沈大锤也心虚了,或许,沈兰丫真没拿他们家银子?

    狗蛋儿这犊崽子从就爱撒谎,没准儿这次也是他撒谎呢!

    老马婆子虽然也很失望,但是看到沈若兰一身厚重的棉衣后,忽然叫道:“她身上还没搜呢!”

    三十两银子也就只有三斤沉,那些散碎的银两个头儿都不大,很容易携带也容易隐藏,不定就让她藏身上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