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原来是她
    寿仙宫里

    灯火荧煌,暖辉烛地,在一片锦绣珠翠丛中,孝端太后端坐在紫檀木椅上,笑容可掬的接受着众人的叩拜、道喜。

    今日便是她宣布儿子和安安郡主定亲的日子,为表重视,她特意在寿仙宫里举行宴会,宴请朝中一品以上的诰命夫人们,以及她们家中的嫡出女儿,此外,还有各王府的王妃、世子妃、公主、郡主、县主、翁主…。整个儿楚国的贵族妇女们齐聚一堂,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荣嘉大长公主和邓驸马强逼良家妇女,乱杀无辜的事儿已经被应天府‘查明’了,乃系刁民诬告,不关他们夫妻的事儿,此事已经告一段落,彻底翻篇儿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虽然心知肚明,但谁也不会蠢到对此结论作出质疑。此刻,大家分坐在大殿的两侧,纷纷向荣嘉大长公主和安安郡主道喜,谁也没有提及数日前被诬告之事,仿佛那件事已经被忘记或者从没有发生过似的。

    荣嘉大长公主也很是得意,忐忑了好几天的事儿,最后竟轻轻地翻了过去,害她白白担惊受怕了这些天,惊喜之余,她琢磨了一番,觉得这次能平安渡过此劫,还是多亏了她的宝贝女儿。

    因为安安是个知书达理,温柔谦和的女子,广受京城上层社会的赞誉,不仅琴棋书画俱精,且又有楚国第一美人之称,如此出众的女儿,想来湛王也十分心仪,不然也不会将那件事一笔抹去,还毫无芥蒂的跟她定亲!

    当然,也不排除母后临终前那道遗诏起了作用,湛王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太皇太后对他有恩,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对太皇太后的遗诏置之不理,加上她女儿优秀出众,非其他贵女可比,所以不管怎样,这个湛王妃,她女儿都做定了!

    此刻,安安郡主就坐在荣嘉大长公主身旁,粉面绯红,娇羞欲滴的样子。

    适才进来时,她曾无意间瞥到太后身边的坐席一眼,见那人穿一身深紫色圆领锦袍,样式很简单,却在绕袖绕领用金丝线绣着精美的青松图案,腰间系着玄色腰带,金线滚边儿,中间镶着一颗莹润的大东珠,低调中透出奢华。

    他面容俊朗,气质尊贵,临高望来,只一眼,便让她心跳如鼓,羞涩不已。

    多年不见,他依旧是那副桀骜不驯、睨视天下的样子,一如十年前第一次在宫中相见时一般。

    只是,那时的他,身上还带着少年的狷狂和不可一世,但正是那份桀骜狂妄,一下子入到了她眼,也入了她的心。

    从此,一眼万年。

    自那日起,成为他的王妃就成了她全部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她日日守在外祖母的宫里,心侍奉,处处设法讨她的欢心,以便于将来能开口求她指婚。

    当他戕害嫔妃出事时,是她第一个跪在外祖母的面前,痛哭流涕的替他求情,从此,外祖母知道了她的心事,所以才会有那道临死前指婚的遗旨。

    现在,她终于要实现自己多年的梦想,成为他的王妃了,这莫大的幸福,让她整个人都如在飘在空中一般,感觉此生再也不能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

    纯曦县主也在,只是她只是个县主,位分低,这种场合只能坐在宴会下端的位置上,她冷眼看着那个面若桃花,娇羞动人的楚国第一美女,心里冷笑着。

    笑吧,趁你现在还能笑得出来,待会儿你就笑不出来了,你不是美貌无双,便是没有德行,仅凭容貌和仪态(湛王的)就足够做他的王妃了吗?那就叫你的容貌仪态尽失,看你还有什么脸继续做他的正妃。

    她在偷瞄安安郡主,同样,安安郡主也在留意着她,不经意间,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看着离自己很远的纯曦县主,安安郡主礼貌的颔首、微笑,态度温和又友好。

    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是湛王的王妃和侧妃姐妹情深,关系友好,将来战王府的后院肯定是一片和谐了!

    **

    “诸位,想必大家都知道太皇太后留下的遗旨,令湛王娶安安为妃,今日哀家就遵奉太皇太后的旨意,给湛王和安安订下亲事,请诸位来做个见证。”

    孝端太后站起身,举起手中的金樽,正式的向座下的众人宣布了湛王与安安郡主定亲的消息。

    “臣妾等(臣女等)恭喜太后娘娘,恭喜大长公主,恭喜湛王爷,恭喜安安郡主……”

    座下的众人齐齐福身,向太后等道喜。

    孝端太后笑道:“同喜同喜,大家饮了这杯,就不必拘着了,入席吧!”

    “是,谢太后!”

    众人饮酒谢过恩,这才正式入席。

    很快,丝乐起,彩衣舞姬纤步入殿,翩翩起舞助兴,宫人捧膳纷入,往各个桌子上摆放饭食。

    “大长公主殿下,臣妾敬您一杯,恭喜恭喜!”

    丝乐声中,当朝丞相陈奇安的夫人,也就是陈皇后的母亲——虢国夫人杨氏,手执玉杯,笑容可掬向荣嘉大长公主敬酒!

    荣嘉大长公主素来眼高于顶,一般人从不放在眼里,但在皇后老娘的面前,还是十分客气的:“多谢陈夫人美意,来,咱们干——”

    两贵妇碰杯,美酒下肚后,马上又有人来锦上添花。

    “大长公主殿下,妾身听闻安安郡主是我朝有名的才女,尤善诗词,不如借此机会,请安安郡主给咱们做首诗助助兴,想必太后娘娘也一定喜欢。”

    今天乃是欢乐喜庆的日子,孝端太后自然不能扫大家的兴致,听到这夫人的提议,就笑容可掬的对安安郡主道:“安安,既然有人提议,你就即兴给大家赋一首吧!”

    安安郡主起身,翩然的向太后拜了一拜:“是,臣女遵命!”

    她又抬起头,望着那满殿的歌舞升平,缓缓开口:“噗——”

    没听到惊采绝艳的诗赋,倒看见一口鲜血猝然喷出,溅湿殿中献舞宫女的彩裙,那宫女目露惊慌,舞步微乱,却不敢停,只忍着继续跳。

    “安安,你怎么了?”

    见到安安突然吐血,荣嘉大长公主大惊失色,顾不得礼数,上前一把抱住了女儿缓缓滑下的身子。

    满殿的贵妇们也惊愕不已,这是怎么了?安安郡主怎么忽然吐血了?还倒下了?

    “母亲…。母亲……安安肚子,好痛…。”

    安安郡主无力的躺在母亲的怀里,面色惨白、气若游丝,嘴角还缓缓的渗出黑色的血迹来,不知谁大呼一声:“哎呀,郡主这副样子好像是中毒了!”

    荣嘉大长公主一听,顿时慌乱的哭起来:“太后救命,安安好像中毒了,快传太医呀——”

    “传太医,快传太医——”太后也惊慌的叫起来。

    众贵妇惊起,谁也没想到,后的宴会上竟然会发生这种事儿,殿上还聚着献舞的舞姬,多数人瞧不清对面的情形,淳于珟沉声对舞姬道:“退下!”

    众舞姬慌忙迈着碎步,弓着身子倒退出去。

    淳于珟扶着太后的手走过去,只见安安双目紧闭,唇甲发绀,身子还微微的颤抖着,明显是中毒症状!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中毒了?”孝端太后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荣嘉大长公主哭道:“我也不知啊,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喝杯酒的功夫,就中了毒了呢?”

    淳于珟观察了片刻,从身上拿出一个羊脂白玉的盒儿,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枚药丸儿来,“姑母,先把这个给她服下,可暂缓毒性发作。”

    荣嘉大长公主已然被吓蒙了,手忙脚乱的接过药丸儿,拔下头上的金簪,撬开安安的嘴,将那药丸送了进去……

    “来人,把安安抬到后殿去,太医呢?太医怎么还不过来?”孝端太后看着安安郡主越来越白的脸色和嘴角不断渗出的血迹,焦躁起来。

    夏槿道:“回太后的话,太医院的院判已经来了,正在殿外等宣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些?快让他进来,瞧病要紧!”太后急声吩咐道。

    不一会儿,太医院的院判提着药箱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刚要叩拜,孝端太后道,“孙院判免礼,快进里面看看,安安郡主怎么样了?”

    “是,臣这就进去。”孙院判欠了欠身,在两个宫女的指引下,快步往内殿去了。

    此时,寿仙宫大殿里一片沉寂,出了这样的事,宴会进行不下去了,但是谁都不敢离开,因为是在宴会上出的事儿,万一先走了惹上嫌疑就坏了,于是众人便都撂下了筷子,垂首静坐,等候太后发话。

    孝端太后也没想到在她的宴会上会出现这种事,短暂的手忙脚乱后,理智渐渐回笼。

    太后很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竟然有人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杀人,简直是不把她这个太后放在眼里!

    目光冷厉的扫了一眼坐下的贵妇千金们,执掌后宫多年磨练出来的高冷气势也在这短短的一瞥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她端坐在高位,不怒自威:“今日之事情殊可恨,哀家定要严查下去,势必把那投毒害人的奸佞抓出来,以儆效尤!”

    座下的贵妇千金们齐齐躬身:“太后英明!”

    淳于珟拱手道:“母后,儿子想负责彻查此事,请母后恩准。”

    “准了!”孝端太后道。

    此事关系到他的未婚妻,由他来审理再合适不过,况且,让他在这边有点事儿干,也省得他总惦记回北边去。

    “谢母后!”

    淳于珟谢过母亲,抬头时,眸子似漫不经心似的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随即精准的停在了纯曦县主身上。

    纯曦县主感受到他的目光,抬头看了回去,二目相对时,她本打算报以一个落落大方,坦坦荡荡的微笑回去,可一对上那冷峭的目光,眉眼间的森森寒意,她的心一颤,不由得虚了起来,笑到了一半的表情也僵在了那里,不知该笑下去还是该收回去,最后,她有点儿慌乱的低下头,不敢再去看那双寒森森、似笑非笑的眸子了。

    看到她心虚的模样,淳于珟一声轻笑:蠢货,这么明目张胆的害人,这下子就算是太后也帮不了你了。

    “安安啊,我的安安啊——”

    内殿里,忽然传来荣嘉大长公主哭嚎的声音,春柳急匆匆的跑出来,跪在太后面前,奏道:“太后娘娘,大事不好了,安安郡主她,她……去了…。”

    “什么?怎么会?”听闻这个噩耗,孝端太后激动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刚刚给儿子订个媳妇,这还不到一个时辰呢,就死了,这要是传出去,他儿子起不会落上克妻的名声?

    “孙原判呢?他的吗?”

    春柳垂首道:“是,孙原判就是这么的,安安郡主的心脉和气息都停了,已然是活不成了。”

    闻言,孝端太后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脸色煞白,目光发直,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似的!

    安安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外孙女,太皇太后一直拿她当眼珠似的看着,临死前还特意安排要把她嫁给老七,现在,她刚跟老七订婚,就在她的宫里被人毒死了,天下人会怎么议论她呢?百年之后,她又有什么颜面去见太皇太后呢?

    “母后,儿子想进去看看!”淳于珟道。

    孝端太后捂着胸口,半天才颓然道:“去吧,她现在是你未婚妻,又是在母后宫里出的事,于情于理,你都该去向她致意。”

    “安安郡主桌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许动,本王未发话前,谁也不许离开这里。”淳于珟交代了一生,迈着长腿往内殿走去。

    内殿里,荣嘉大长公主抱着女儿,都要哭得死过去了,看到淳于珟要并未收敛半分,反而哭得更响了,“我的女儿啊,我的安安啊,是谁那么狠心要毒死你呀?你死的好冤啊,可怜你刚定下夫婿啊……”

    大长公主一边哭着,一边不忘提醒淳于珟给她女儿报仇雪恨。

    淳于珟走过去,孙院判忙跪下请安问礼,淳于珟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

    他走到榻边,看到大长公主正抱着安安哭得如醉如痴,淳于珟观察了一会儿,问应英战道:“你觉得是真死还是假死?”

    英战道:“回主子,属下现在也不确定,须得试探一下方知。”

    “嗯,那你去准备吧。”

    英战下去了。

    看大长公主还在哭,淳于珟,“姑母先别急着哭,安安郡主死没死还不一定呢!”

    “心脉和气息都断了,又有什么不一定的呢?湛王你就不用安慰我了,你要是想我好受,就快点儿把害我安安的人抓出来,为安安报仇吧……”

    大长公主抱着女儿,一边哭一边喊道。

    这时,英战回来,淳于珟,“姑母,你先把安安放下,让我这个手下救救试试,不定还能有救呢!”

    “还有什么救啊?连孙院判都死了,你看看都不喘气儿了……”大长公主兀自沉浸在悲哀中,已经难以自拔了。

    淳于珟道:“我在北边打仗时,知道这世间有一种死法,叫做假死,看起来跟真死一般无二,只是还有救活的可能,姑母试都不让我试一次,万一安安郡主是假死,姑母把她当真死处理了,岂不是太可惜吗?”

    荣嘉大长公主听了,抬起泪迹斑斑的脸,犹豫的,“老七,你的是真的吗?你没诓我?”

    淳于珟道:“事关生死,岂能儿戏!”

    荣嘉大长公主见他面色严肃,也晓得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拿来儿戏,就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让了开来。

    淳于珟示意了一下,英战立刻上前,把碗放在安安郡主的胸口上,观察了一会儿,突然将碗拿开,抬起安安郡主的下颌,把手指伸到她的嘴里,抠其咽部,又把她翻过来,卧伏在地,拍背压腹,一顿折腾后,只听嗷的一声,英战再将她翻过来时,安安郡主的睫毛轻颤,人已经可见微微的呼吸。

    “佛祖菩萨保佑啊!我的安安又活了!”见到安安郡主又有了生命迹象,荣嘉大长公主竟激动得哇的一声哭起来。

    淳于珟见这边没事了,又宣孙原判重新过来诊治,他则提步又回到大厅里。

    前殿,众人已经听闻湛王把安安郡主又救活了的事,都兴奋不已,大家高高兴兴的来参加宴会,谁也不想出人命的事,不然没准儿还得惹上麻烦呢,现在好了,湛王把她又救活了,这下子没事了!

    不,不是没事,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把下毒的人揪出来,绝不能便宜了这个阴毒的东西。

    淳于珟从里间出来后,孝端太后急忙迎上前去,握着他的手,把他救人的事儿又问了一遍。

    淳于珟简单的跟她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假死,又安慰了她几句,就马上步入正题。

    “母后,儿子想知道都有谁接触过安安郡主刚才喝下的那杯酒?”

    寿仙宫的掌事宫女夏槿忙道:“禀王爷,今日席上客人的酒杯都随意发放的,除了太后和皇后,没有谁用固定的酒杯,负责给安安郡主斟酒的宫女同时也负责给荣嘉大长公主、虢国夫人、陈九姐斟酒,斟的都是同一个酒壶里的酒,只是,荣嘉大长公主,虢国夫人和陈九姐喝了那酒都没事,唯有安安郡主出事了。”

    “把那个宫女给本王叫过来。”

    “是!”

    话音落后,一个惊慌失措的宫女哆哆嗦嗦的走过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叫道:“王爷,奴婢只是负责给郡主倒酒,奴婢什么都没做啊!”

    淳于珟眯起眸子,眸光犀利的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冷声道:“传太医!”

    不一会,孙院判从内殿出来了,“王爷,您唤下官?”

    “去检查一下安安郡主的杯子,看看杯子有没有问题。”

    “是!”

    不用太医询问,夏槿已经把安安郡主用过的那个酒杯拿了过来吗,孙院判拿着杯子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又是闻又是舔的,最后道:“回王爷的话,下官检查过了,这杯子没问题,只是杯里的残酒有苦涩味道,应该是酒被下毒了。”

    淳于珟心中有数了,眸光又晦暗不明的看了地上的宫女几眼,吓得宫女握紧了拳头,把手缩进了袖子里,。

    “孙院判,再检查一下她的指甲有没有问题。”

    宫女一听这话,猛的抬起头来,脸上的惊慌和恐惧一览无余。

    她跪在那里,瑟瑟的抖着,连叫她起来都听不见了。

    没办法,孙院判只好蹲下身子,拿起她的手检查起来,也是又闻又添的,宫女低着头,面如死灰,像一片被狂风吹落的叶子似的……

    很快,孙院判惊喜的奏道:“王爷,下官发现这个宫女的右手拇指指甲里有跟安安郡主酒杯里一样的毒药!”

    太后一听,勃然大怒道,“大胆贱婢!谁给你的胆子,敢在哀家的宴会上害人,来人,把她给哀家拿下,送到慎刑司严刑拷打,务必要查出是谁指使的!”

    立刻有两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了宫女的胳膊,拎起她就往外拖。

    宫女被吓得面如土色,快被拖到门口时,才失声大叫:“纯曦县主,救救奴婢,救救奴婢啊——”

    这一声叫,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把纯曦县主劈在了那里,她眼神飘忽着,面红耳赤,有点不知所措了。

    众人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像发现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似的!

    “县主,你过会保住奴婢无事的,你能不能不管奴婢了啊——”

    宫女在生死关头,什么都顾不得了,纯曦县主就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她不抓住它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才不管不顾的叫起来。

    “闭嘴,贱人,谁跟你过那样的话?你不要含血喷人!”

    听到宫女声嘶力竭的呼救声,纯曦县主脸上乍青乍白的,色厉内苒的喊了一句。

    宫女的话就像是一道劈雷,不仅把纯曦县主给劈懵了,也把孝端太后给劈到了,她惊愕的看着纯曦,像是不认识她似的一般。

    孝端太后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她疼爱多年的侄女,竟是个敢下毒杀人的魔女,还是在她的宫里,勾结她的人!

    太让她失望了!

    **

    凶手查出来了,宴会也很快就散了……

    安安郡主的毒性已被控制住,被荣嘉大长公主接回到府中养病去了,诺大的寿仙宫又只剩下太后等几个人了。

    太后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侄女儿,失望至极,声音凉得让人感到陌生:“吧,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在哀家的宴会上杀人?”

    纯曦大哭道:“姑母,我没想要杀她,我就是想让她在宴会上丢丑,我也不知道那药为什么会毒死人,明明是泄肚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呵,这么来,你是被冤枉的了?”孝端太后冷笑一声,笑容不达眼底。

    纯曦县主哭道:“姑母,我确实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您相信我好不好?我没想要杀她没,真的没想,我就是想让她丢丑而已,姑母我是您看着长大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

    孝端太后冷冷的看着他,良久,“哀家确实不了解你,曾经,哀家以为你是个天真浪漫,毫无心机的好孩子,所以一直宠着你,惯着你,可自从上次你暗中指使穆家的奶娘,状告荣嘉大长公主夫妇,哀家才知道你的心思并不想表面那么单纯,但是,哀家也只道是你一时糊涂,替你瞒下了此事,本以为你会知错就改,悬崖勒马,没想到你非但不知悔改,竟还变本加厉,越发的狠辣了……”

    纯曦震惊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座上的人,眼底除了震惊,还有心虚。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做得那么严密,竟然还被姑母发现了,这下完了,她不可能再相信自己了……

    “你是不是在想,该怎么跟哀家狡辩,那件事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纯曦咬着嘴唇,泪水扑簌簌的滚下来,她摇着头,没敢是,也没敢不是。

    “都是哀家不好,不该把你养在宫里,你本就是个外戚姐,原就该长在自己家中,该怎样就怎样,偏偏哀家心疼你,什么都想给你最好的,结果,倒把你养的心大起来了!”

    “姑母……”

    纯曦听到太后的这番话,忽觉不妙,颤声叫了一句:“姑母,曦儿知错了,您饶了曦儿这一回吧,曦儿再也不敢了。”

    孝端太后摇摇头:“晚了,哀家的眼里见不得脏东西,你已经不能生活在哀家的身边儿了,明个儿哀家就派人送你回惠州去,往后,你就在惠州好好过日子,不用再来京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